通體金黃的主皇本體踏裂混沌,昂首怒吼!

神逆瞬發三音,人聲、獸吼、殺音竟是同時爆發!

人聲悲痛,獸吼憤怒,殺音直欲捅破規則、殺穿混沌!

摯愛逝去,只為成全朕逆道!

即如此……

斧劈大道五十下、劍挑大道五十次不過爾爾!

唯有成就大道、逆道功成,方消朕心頭之恨,方告慰吾愛在天之靈,方能逆轉大道,復活吾愛!

神逆下定決心,獸瞳映照出一尊二十多億丈的魔神虛影!

如果龐然大物還在觀戰,一定會認出這尊魔神虛影正是殺戮魔神!

心念一動,神逆的獸掌上出現悟岳道軀!

這是逆神的道軀,也是五成殺戮魔軀!

道軀通體閃爍著五十彩之光!

無盡歲月以來,神逆利用洪荒本源早已將這五成的殺戮魔軀重新煉化,隨時都可以與自己的主皇本體合二為一!

當然,按照倖存下來的混沌魔神的的說法,叫做返本還源!

三千魔神被盤古滅殺后,再無一人擁有混沌魔軀!

混沌魔軀帶給混沌魔神的增益遠不止肉身龐大、道軀堅硬這些浮於表面的提升,最為關鍵的是加速感悟的大道buff!

龐然大物,被盤古一斧砍翻,幾近隕落!卻能與書生並稱為混沌萬界的兩大勢力!

可不是說說而已。

擁有明光與暗黑合二為一的半吊子混沌魔軀,對光明大道與黑暗大道的感悟速度遠超混沌界神,甚至就連書生主宰都不及其萬分之一!

饒是如此,龐然大物擁有的不過是一個半吊子的混沌魔軀!

唯有神逆,本身即為五成殺戮魔軀,手中又有另外五成殺戮魔軀!

巨大的獸瞳掃過目視悟岳道軀,這一刻都終於到來了,自初古的謀划,終將實現!

「魔軀合一!返本還源!」

神逆咆哮!

洪荒本源之光閃耀著覆蓋了悟岳的道軀,激蕩沸盈的殺音大響、恐怖詭異的殺意蔓延開來!

神逆與悟岳的身後同時出現兩尊殺戮魔神的虛影,隨著五成殺戮魔驅出現,虛影愈加凝實!

「刷!」

大道之眼再度出現!

只不過這次不是為了阻撓神逆,而是幫助神逆!

神逆得到弒神槍,大道相阻!

逆劫出世,大道相阻!

神逆欲逆道,大道加以幫助!!

逆之道文渡劫,大道相阻!

神逆逆道功成,大道相阻!

此時的返本還源,大道又加以幫助!

奇哉怪也,大道就是這樣一個無法理喻的存在!

然而不論如何,殺戮魔神重現,大道起碼是喜聞樂見。

神逆抓住時機,以殺戮本源連通兩大魔軀!

「合!」

龐大無比的信息量與本源法則之力湧入神逆的意識之中,曾經困惑許久的疑問得以解開,但神逆卻失去了意識!

「轟!」

殺戮威壓如海潮洶湧般沖向混沌,衝擊震蕩整個混沌!

「咔嚓咔嚓」的破裂聲接連不斷,混沌界壁被衝垮,無數虛無空洞出現!

幸好混沌的自我修復力極其恐怖,毀滅與再生只在瞬間!

混沌萬界與洪荒同樣受到了牽連,但是混沌萬界有大道之眼相護,洪荒有天道相護,得以完好無損!

至於殺入斗殺亂域的至強與大軍,就此杳無音信!

眾生則是依舊沉浸在道音之中,對神逆的變化一無所知,唯有陸壓與龐然大物隱隱有感,龐然大物納悶的說道:「殺戮的氣息?不應該啊?返本還源后的殺戮就算超越混元無極,也不該有如此強大的威壓,究竟是……」

「確實超越了殺戮,並且是超越不知幾何的強大!」

盤古虛影凝視著混沌中的殺戮魔神,喃喃的說道:「終於到了這一刻,這是至關重要的剎那!能不能功成就看此次的收穫了!」

………………

在神逆的意識中,朝思暮想的素卿復活了!這是一件多麼值得慶賀的喜事!

可惜好景不長,一座囚牢從天而降,將素卿囚禁!

「素卿、素卿!」

神逆大吼大叫起來,從未驚慌的他此時竟是如同從水裡撈出來般,濕透了!

察覺到自身異樣的神逆,驚奇的發現自己渾身法力全無、修為盡失!就連身體都變成了七八歲孩童的模樣!

「言出法隨!」

「逆之大道推陳出新!」

神逆斷然喝道,拋開稚氣未脫的嗓音,還有頗有洪荒主皇的氣勢。

奈何,什麼都沒發生!

神逆眼神漸冷,這是哪裡?言出法隨都能失效!

或者自己又穿越了,而且又是魂穿?

還是說這是大道搞出來的試煉?亦或是天道玩的鬼把戲?

「主皇劍!弒神槍!混沌珠!」

神逆一連召喚三大靈寶,靈寶就像不復存在般毫無反應!

「創始元靈,與朕說話!」

獸界的創始元靈自誕生起便與神逆時刻保持聯絡,此時也是音訊全無!

種種跡象表現,如果不是天道、大道把自己搞到這裡的話,這裡起碼是一方不遜於洪荒的世界宇宙!

神逆環顧四周,這是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有數個隔間相連……

自己身上蓋著一張銹有大紅花的被子、半卧在玉床之上,感知了一下,自己彷彿是大病初癒,身體虛弱……

「被有奇香、床有溫熱與寒冰兩種功效、房間設有法陣禁制,嗯,是一個仙道世界!」

雖然毫無法力、毫無修為,但眼界還在的神逆迅速做出了判斷,至於這裡是修什麼仙、成什麼道,還有待考證。

起碼現在,神逆看不出這裡的仙被神床與法陣禁制屬於哪一種大道法則。

伸出小手,神逆撫摸著仙被神床。

「摸起來毫無褶皺,猶如水面般平滑,指尖微涼,一股細細的水流正從指尖湧入四肢,水行之力!」

果然,無論在哪個世界宇宙,水道都是普遍存在的,至於這神床,不會就是……水床?

神逆又抓來這仙被。

登時,一張普通的被子裹在了自己身上,感受到被子的堅不可摧,神逆恍然,困了能當被子蓋,有危險了還能防禦。

「小道爾!」神逆勾起嘴角,都是些側重於生活的小法術,在洪荒根本上不得檯面。

倒是保護房間設下的法陣禁制,有點意思!

這不是一個單一的法陣,其上還有還有無數個大陣,組成陣中陣!

按照經驗判斷,大陣應該是與此方天地相連。

神逆對這裡有了初步的判斷,拖著虛弱的身體緩緩下地,腳尖觸地,地面上閃過一道藍光!

整個房間像被激活了,發出轟鳴!

「哎呀,夫君醒了!」

嗯?

神逆聞得「夫君」二字瞬間聯想到素卿,但這聲音的主人絕對不是素卿!

神逆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聽,這聲音,分明是軟萌蘿莉,甜甜糯糯的的聲音!

神逆尋聲看去,隔間傳來一陣騷動,只見一隻長發披肩的白毛蘿莉,也是七八歲的樣子,雖未長開,但已顯露絕世傾城之姿。

小蘿莉蹦蹦跳跳的進入房間,一見到自己,咧嘴一笑,就往自己身上撲!

「夫君終於醒了!嚇死寒兒了!」

神逆聞言,渾身一震,素卿剛剛隕落,竟然有另外一個女人喊自己夫君?

「別叫朕夫君!你不配!」

神逆激烈的搖動身體,雙手撥開了白毛蘿莉的環抱,嚇得小蘿莉手足無措的看著他,潸然淚下。

「夫君、夫君,嗚嗚……夫君想當皇帝了,寒兒聽夫君在夢中就老喊著什麼『朕欲逆道』,什麼『殺殺殺』,什麼『朕意即天意』!」

寒兒哭著蹲下身子來,蜷縮在一起,哭的可凶了:「聽隔壁的冰兒姐說,當上皇帝就能開後宮,啊嗚嗚嗚,夫君就不要寒兒了!」

神逆絲毫沒有心情聽她的哭訴,但為了搞清楚這裡是何方,還得依靠這小蘿莉。

「你先起來,朕來問你!」

寒兒搖頭,死活不起,嘟囔道:「除非夫君親寒兒一口。」

神逆聽得尷尬不已,冷哼道:「給朕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