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靈宗數千年傳承,很多東西都已經固化成了規矩,想要更多的資源,通常都是以實力爭取,沒有那份實力,就算是有從龍之功,也最多是表面好看而已,修行者,最終還是要靠實力來說話的!

此時的葉擎,停留在縛靈宗的守山大陣一旁,周圍用陣旗和陣盤布置了一個小型守護陣法,而更多的陣旗和陣盤,則是被他看似散亂,實則比較有規矩的,圍繞著縛靈宗的山門灑下……

「嘿嘿,守山大陣?這次,它可是要變成絕命大陣了,嘖嘖,果然,還是我們那裡有句話說的對,知識就是力量啊!」

「對方費盡心思布置的守山大陣,可以說是宗門最重要的防護手段,竟然就這麼不知不覺的易主了,對於縛靈宗的人來說,原本保護他們的陣法,突然轉化為了殺陣,不知道心中會作何感想……」

半空中,紫衣少女和那雲姨兩人,仍舊使用那輕羅紗法寶,遮掩住自己的身影,然後將目光投放在葉擎的身上……

「雲姨,這個葉擎,現在到底在做什麼?他告訴青衣說,要滅了縛靈宗,可都等了這麼久,還沒有什麼動作,到底是在搞什麼啊?」紫衣少女道。

「看不懂,不過他手上撒出去的可都是上品,或是極品級別的陣旗或是陣盤,也許他是在布置什麼陣法……」雲姨道。

「陣法?陣法這東西,通常來說,不都是我們人族精通的更多,凶獸一族……尤其是螣蛇一族,沒聽說它們那裡有什麼陣法大師啊……」

「況且,他們也不需要陣法大師……」紫衣少女幽幽道……

每一個神山聖地之中,都存在有成年的純血凶獸,這樣的存在,一人可鎮一國,每一個神山聖地,都是普通修士的禁地,他們的實力太強了,根本不需要什麼陣法守護……

如果真的能有人打上神山聖地,恐怕就算是陣法大師布置下的陣法,也是無用……

「這可我可就不清楚了,以我的身份,還接觸不到這樣的情報,小姐快看,那縛靈宗有動作了,好戲就要開場了!」雲姨指著下方道。

「嗯,是出來一個傢伙,洞天境後期,可惜,只是五品元丹……實力一般……」

紫衣少女的雙眸之上閃爍出一絲青光,看了一眼那言副宗主,隨後輕輕搖頭……

在紫衣少女看來,唯有上品元丹,才能算得上是前途光明,無論是下品元丹,還是中品元丹,在修鍊到一定地步之後,潛力就會耗盡,再想繼續突破,那幾乎是難上加難!

光看這莽荒城就知道了,人類數千萬,修士不計其數,除了三大宗門,四大世家之中出現了洞天境之上的存在,其他幾乎一個沒有……

兩大商會和城主府,嚴格來說,都屬於外來勢力,唯有三大宗門和四大世家,才能代表莽荒城本土……

「小姐,您在京都見多了青年俊傑,怕是不到上品元丹,都不入您的眼睛,這莽荒城可是小城,五品元丹,已經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雲姨道。

修鍊哪有那麼簡單……

沒看到縛靈宗弟子外門弟子上萬,進入元丹的卻只有千餘人,而且幾乎都是下品元丹,中品元丹更只有百餘人,上品元丹,一個沒有……

「這倒也是,不過這種戰鬥,可真是無聊啊,對了,火神秘境就要開了,或許我應該過去看看,在那裡應該可以碰到更多的高手……」紫衣少女喃喃道。

此時,下方,言副宗主剛想出守山大陣,葉擎對這其輕輕一笑,頓時言副宗主只感覺背脊發涼,而後守山大陣竟然不受控制的開始運轉…… 縛靈宗的守山大陣威力不凡,等閑洞天境強者也難以穿越,而葉擎以陣法連接縛靈宗的守山大陣,兵對其加以改進,使得陣法威力更上一層樓的同時,也改變了它的運行方式。

本來這陣法是對外不對內的,但是被葉擎這麼一改變,整個縛靈宗都被籠罩在了陣法的陰影之下……

「想出來?經過我同意了嗎?」

葉擎抬頭看向那言副宗主,隨意掐了個手訣,頓時縛靈宗的守山陣法散發出異樣光彩,一道金色的光線彷彿帶有靈性異樣,憑空出現在言副宗主附近,直接將其纏繞了起來……

「該死,捆元繩,宗主,你這是什麼意思?」言副宗主的直接被那金色光線捆住身體,艱難的轉過頭來……

這捆元繩是守山大陣的一道殺手鐧,專門用來對付高手的,等閑洞天境強者被捆住之後,也只能束手等死!

而守山大陣除了太上長老之外,就只有宗主能夠啟用……

難道,他是要對自己下手了?

可是,不應該啊……

這個時候,大敵當前,他如此作為,豈不是自斷手腳?

眾人也都是用異樣的眼神打量著縛靈宗宗主,並且所有人都默契的向後撤了幾步,下意識的遠離縛靈宗宗主……

「這,陣法怎麼會無辜自行啟動?」

縛靈宗宗主也傻眼了……

天地良心啊,這可真不是他做的手腳,雖然他確實恨不得這個言副宗主去死,這個人的存在,已經嚴重威脅到了他的地位……

「無辜自行啟動? 六渡之逆斬蒼穹 宗主此言,是在騙小孩子嗎?」言副宗主憤怒道。

捆元繩越扎越緊,眾人甚至隱約可以聽到言副宗主的身體骨骼被勒出了斷裂的聲音……

「宗主,趁著大錯尚未鑄成,還不趕緊放了言副宗主?」一名長老驚呼道。

「是啊,宗主,此時大敵當前,可不是內鬥的時候……」

「宗主,一切以大局為重啊!」

……

眾多長老們,一個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紛紛勸誡道。

而縛靈宗宗主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死吧!」

葉擎看著那言副宗主的身影,嘴裡輕聲道。

而那捆元繩則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勒緊,言副宗主原本一個身材高大的男性,腰部竟然被勒的比女人還小,身體內臟破裂,肌肉組織被捆元繩勒破,無數鮮血像是不要錢一樣,直接噴洒在縛靈宗的山門口……

「宗主,你……你不得好……」

言副宗主嘴角大口噴血,死死的盯著言副宗主,最後一個字還沒來得及吐出,整個人已經咽氣……

「宗主,你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殺死了言副宗主?你到底想要幹什麼?」另外一名呂副宗主見狀眼前一亮,而後大聲呵斥道。

這傢伙真是腦袋壞了,這個時候殺死了言副宗主,如果自己能夠振臂一會,弄死他的話,這縛靈宗宗主的位置,豈不是我的了?

「該死,不是我殺的!」縛靈宗宗主怒吼道。

「宗主,你就不要狡辯了,我們都看到了,是你操縱守山大陣,以捆元繩擊殺了言副宗主,各位,我現在嚴重懷疑,宗主大人已經得了失心瘋,或是,他根本不是我們的宗主,已經被人桃代李僵!」

「現在,我以縛靈宗副宗主的身份,命令你們,所有人聯手,給我拿下此人,等待太上長老返回宗門,再行處理!」呂副宗主大義凌然道。

「呂副宗主說的對,宗主已經瘋了,或者說他根本不是我們的宗主,而是假冒的,現在必須要擒下他,等待太上長老回來發落!」

「……」

呂副宗主和言副宗主這麼多年也不是白過的,自然也拉攏了幾個長老支持,現在言副宗主被殺,那些長老自然都轉而支持呂副宗主……

當然,這也跟死掉的三名長老有關,這三個人,尤其是金鴻和圖長老,都是修鍊出了異象的強者,他們身死,極大的消弱了縛靈宗宗主身邊的勢力。

「你們,這是要造反嗎?」 極夜玩家 縛靈宗宗主怒道。

「宗主,對不住了,你現在實在是太危險了,還是等待太上長老回來再做定奪吧,上!」

呂副宗主說完之後,手中直接出現了五枚圓環……

「宗主,對不住了」

「宗主,你還是束手就擒吧,我不想對你出手……」

「……」

「該死,易安,連你也要對我出手嗎?」縛靈宗宗主大怒,指著其中一名拿出法器的長老道。

那易安聞言,唯有苦笑……

「都別廢話了,一起上吧,注意,不要傷了宗主!」

那呂副宗主說完之後,手中的五個圓環,直接衝天而起,在半空中迅速變大,直接砸向縛靈宗主……

「該死,你竟然用五行環來對付我,當初,你要鍛造這五行環,還是我下令幫你搜集的材料!」

縛靈宗宗主看到五行環之後,不敢大意,一柄法劍直接衝天而起……

其餘長老們看到兩位宗主已經鬥了起來,自然也開始加入戰局。

呂副宗主的實力本身就不比縛靈宗宗主差多少,又有近十名洞天境長老幫忙,他自然不會是對手,但是束手待斃,也不是他的性格,他也明白,自己若是落到了呂副宗主的手裡,哪裡還有命堅持到太上長老返回……

「該死,你們不要逼我!」

呂副宗主輕輕一晃,手中出現了一面金磚樣式的符紙……

「金磚符寶?太上長老的寶物,盡然在你手裡?」呂副宗主見狀,面色一變,直接後退……

其他眾人聽到符寶二字,一個個也是急速後退……

此時,正在大陣之外的葉擎,聽到符寶二字,不由得輕輕一個胯步,進入了縛靈宗之內,而後輕輕揮動手臂,守山陣法全面啟動,濃密的霧氣將整個縛靈宗給包裹起來,似的外面根本看不清山門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打啊,你們怎麼都不打了?」

葉擎笑道。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縛靈宗宗主怒視葉擎道。

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走進來的啊,剛剛看你們自己人打起來的樣子,還真是好看,你就是縛靈宗宗主吧,怎麼你的手下,都開始圍攻你了?嘖嘖,這種不聽話的手下,還要他們幹嘛,不如,我幫你都殺了吧……」葉擎淡笑道……

眾人聞言,一個個不禁緊張起來,同時心中也在懷疑一個問題,守山大陣還在運轉,這個葉擎,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難道,他能控制守山大陣?

那言副宗主就不是宗主殺的了,而是此人乾的?

想到這裡,眾多長老們一個個不禁後悔不跌……

他們一個個剛才都背叛了宗主,現在即便知道是個誤會,怕是也難以盡釋前嫌了…… 「你,你到底是誰?你怎麼能控制我縛靈宗的守山大陣?」縛靈宗宗主面色陰沉道。

到了此時,他們才發現,一直以來,他們都太過於低估葉擎的實力了……

無聲無息的控制了他們的守山大陣,這份實力,簡直太可怕的,等閑陣法師,怕是做不到,難道,此人是傳說中的陣法大師?

可若真的是陣法大師,這樣的人物,即便是在國主那裡,都是座上賓,又怎麼會出現在莽荒城這個荒涼之地?

「區區一個陣法而已,有什麼難的,我的提議如何,你是縛靈宗的宗主,這些人可以說都是你的手下,結果他們卻背叛了你,你難道就不想殺了他們嗎?」葉擎在一旁饒有興緻的問道。

「宗主,我等只是一時不察,誤解了宗主,現在大敵當前,當以禦敵為重!」

「宗主,此人在這裡妖言惑眾,簡直找死,小子,受死!」

一名脾氣火爆的長老忍不住,手中出現了一桿三叉戟,直接朝著葉擎急速射來……

「呵呵,雷來!」

葉擎輕笑一聲,在那脾氣火爆的長老上空,突然出現一道雷電,直接劈下,那長老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劈成了焦炭,散發著肉香味……

「這……這不可能,守山大陣並不具備雷屬性,你……你是怎麼做到的?」縛靈宗宗主瞪大了眼睛道。

要說對守山大陣最為熟悉的,自然是他這個宗主,唯有他,可以通過特定的陣盤,來操控守山大陣。

守山大陣擁有迷惑,守護,攻擊,束縛等多種功能,但是並沒有雷擊這一項……

「這還不簡單,你們的守山大陣布置的太粗糙了,我不過是略作修改罷了……」葉擎笑道。

從珍寶閣那裡購買的陣旗和陣盤,大部分都撒了出去,葉擎又舍了十來塊上品靈石作為陣法的動力之源,自然要起到應有的效果!

「你……你難道是陣法大師?」縛靈宗宗主面色慘白道。

此人不但無聲無息的控制了他們的守山大陣,更是加以改進,這種匪夷所思的能力,恐怕只有傳說中的陣法大師才能做到吧……

可是,一個堂堂的陣法大師,地位比一般王侯都要高,國主那裡的座上客,神山聖地都會客氣相待,這麼一個大人物,沒事跑到莽荒城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幹嘛……

與此同時,言副宗主等人聽到縛靈宗宗主所言,一個個不禁流露出震驚的神色……

陣法大師的名頭,他們也知道,那等人物,別說是他們縛靈宗了,就算是王侯也不敢輕易得罪……

尤其是言副宗主,更是面帶驚懼之色,他比其他人更為了解陣法大師的恐怖之處,沒加入縛靈宗之前,他曾經親眼看到一個遠比縛靈宗要強大的多的門派,被一名陣法師,輕而易舉的給夷為平地!

毋庸置疑,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極好的機會,只要「陣法大師?這個我不知道,抽空去找他們切磋切磋……」葉擎笑道。

他能做到這一切,當然不僅僅是他自己的能力,跟傳承光球有著很大的關係,這傳承光球,可不僅僅是一個查看器,更加類似於人工智慧,葉擎能對這陣法做出改造,還是靠著傳承光球給出的方案。

聽到葉擎的說法,一時間,眾人的臉色都變得頗為難看……

而就在眾人愣神的時候,言副宗主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在了那縛靈宗宗主的身側,趁著眾人分神的瞬間,手中五行環陡然發動,瞬間將那縛靈宗宗主的腦袋,雙腿,以及雙手全部困縛,與此同時,手中更是出現了一柄長槍法器,直接從背後貫穿了那縛靈宗宗主的腹部……

葉擎也是頗為驚訝,沒想到那言副宗主如此果斷,竟然殺了縛靈宗宗主!

是的,死了!

這傷勢,即便是葉擎出手,也未必能夠救回來,那言副宗主出手極為狠辣,那一槍更是直接攪碎了縛靈宗宗主的元丹,即便是救回來,能夠活命,肯定也變成了廢人……

「言副宗主,你……」

「言副宗主,你這是在幹什麼?」

「大敵當前,言副宗主,為何要如此啊……」

「……」

那些個長老們,一個個不禁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一幕……

「都給我閉嘴,葉先生,我願意帶領縛靈宗,投入葉先生賬下以為門徒,還請葉先生慈悲,收下我等!」

在眾人驚愕的眼神中,言副宗主直接下跪……

而看到言副宗主竟然對著葉擎下跪,一眾長老之中,有兩人,也幾乎沒有猶豫,直接來到言副宗主的身後,同樣跪了下來……

顯然,這兩位長老都是言副宗主的心腹,一切言行,都跟言副宗主保持一致……

「你,要投靠我?」葉擎也驚呆了……

他也算不到,竟然還有人會主動向他投誠……

「是的,葉先生,我們審問過白衣秀士和蒙氏兄弟,雖然他們並未說出什麼有價值的信息,但是他們的底細並不難查,都是莽荒城附近土生土長的修士,和您本無關係,而他們稱呼您為主人,應該是您收下的僕從!」

「既然您能收下三名元丹當做僕從,那麼應該也不會介意多收一些僕從……」

「我們縛靈宗這點實力,自然不會放在葉先生的眼裡,可是在莽荒城附近的疆域,卻有極大的潛在實力,無論葉先生想辦什麼事,我們都可以為葉先生出力!」言副宗主恭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