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在那石台下方,有著一道暴喝之聲突然的響起。然而在那石台之上,凌辰的身影沒有絲毫的停頓,剎那之間便是來到了龍軒的身旁,一爪劈砍而下! 哧啦!

如同是一道裂帛般的聲響在此刻響徹起來,那龍軒的脖子之上,此刻一道血紅的痕迹突然之間顯現出來,幾乎是同時,一股血流便是從這一道傷口之間爆射了出來。

這一股血流,就像是噴泉一樣,不斷的朝著外面激射而出,這龍軒在此刻也終於是回過神來,看著從這自己脖子之上不斷爆射而出的血流,整個人頓時驚慌了起來。

他感受到了自己生命的流逝,他無比驚恐的看著凌辰。

「你……你竟然是敢殺我?」他指著凌辰,瞳孔之中的光芒漸漸的渙散了去,整個人在此刻重重的倒在了後方的石台之上。

砰!

一道沉悶的轟響,龍軒整個人就此倒在了地面之上。在他的脖子之上,還在不斷的朝著外面噴薄著鮮血。

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所有人彷彿都是沒有回過神來,呆愣的看著這一切。不僅是那些普通的武者,縱然是三大豪族的人都是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凝固在了一起,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切。

「這傢伙……」神盾軍團的神侯看了一眼那石台之上的凌辰,嘴角則是掀起了一股弧度。事實上,作為皇家嫡系的神盾軍團,對於那三大豪族則是最為不感冒。不僅這三個家族的實力實在是太過於強悍了。他們有些時候都是不得不忌憚於這三個家族。

此刻凌辰擊殺了這龍家的人,頓時讓這神侯心頭有著一種暢快的感覺出現,就像是凌辰做了他們想了很久卻是不敢去做的事情一樣。

在他旁邊的黃袍青年,此刻同樣的也是有著一抹弧度在他的嘴角之上揚起。

「不過,這傢伙接下來可就要危險了。」黃袍青年朝著那龍家的隊伍之中看了過去。果不其然,現在那龍家的領頭人龍騰此刻臉色陰沉的可怕,那種樣子,彷彿是想要將凌辰千刀萬剮一樣。

「好,好,好!竟然是敢殺害我們龍家的人,呵呵,看來真的是我們龍家沉寂的太久了。」龍騰面色冷然的說道。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把殺人無數的血刀一樣。

「龍宇,你待會兒若是遇到了這凌辰,千萬不要讓他輕易的死了。」龍騰朝著這人看了一眼,便是輕聲說了一句。

聲音寒冷如同是刀鋒,字字殺機。

龍宇點頭稱是。對於龍軒的死,他同樣的也是感到震怒異常。他們可是三大豪族的人,竟然是被一個鄉下來的小武者給生生擊殺了。這已經是踐踏了他們龍家的尊嚴。

不管這傢伙是誰,都要死!不僅是他要死,他的家族都要死!

龍騰臉色寒冷的朝著凌辰看過去。他已經是在心頭打定主意,在這皇都大比結束之後,他便是要家族帶領著護衛隊,進入到那太倉郡之中,將那陳家和范家統統擊殺乾淨,不留一人!

這就是招惹他們龍家的代價。他要告訴天火帝國的所有人,只要是膽敢招惹他們龍家,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起的。

凌辰慢慢的走了下來,在走到那龍家跟前的時候,腳步一頓,然後轉頭朝著龍家的人說道:「嘿嘿,是不是想要殺我,是不是想要誅我九族?」

「我勸你們不要輕舉妄動,否則的話,你們需要付出的代價,會很慘,請相信我說的話。」

凌辰轉身朝著太倉郡隊伍之中走去,留下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然而在這龍家旁邊的那些人則是蒙了。這凌辰什麼意思?殺了龍軒,盡然還威脅龍家不要找他的麻煩,否則的話會有大麻煩上身。

開什麼玩笑?這年頭到底是怎麼了,先是有人朝著龍家做出了抹喉這種挑釁的動作,而是更是有人將龍家的下一代家主候選人給擊殺了,最後更是威脅龍家不要去找他的麻煩,否則的話,那種代價,龍家會承受不了?

這傢伙以為他是誰?龍家都承受不起的麻煩,那得有多大?

要知道,在龍家之中,可是有著元靈境級別的高手。龍家都是承受不起的麻煩,莫非會有異元境的強者出手?

這他么是糊弄誰呢?異元境的強者,會出現在這小小的天火帝國之中嗎?別傻了。所有人都是在此刻就像是看待一個白痴一樣的看著凌辰。

「呵呵,你覺得僅僅只是憑藉你的兩句話便是能夠威脅到龍家了嗎?雖然你的天賦不錯,但是在龍家之中,比你天賦更強的人比比皆是。想要威脅龍家,你還差了點。」

龍騰冷笑著說道。 豪門替身:撒旦寵兒別囂張 然而此刻凌辰已經是走遠了。他的話彷彿是在對牛彈琴一樣,一股怒火,陡然的從他的心頭升騰而起。

深吸了一口氣,龍騰坐了下去,臉上殺機閃爍。

這一次的比試,到了這裡,發生了這樣的意外,並沒有讓這比賽結束,反而是顯得這一次的比賽更為的有趣起來。許多人都是繼續留在這賽場之中,等待著最終的結果。

凌辰將那龍騰給擊殺了,龍家自然是不會罷休了。

龍家VS凌辰,誰輸誰贏?

范裂在這一次的比試之中,遇到了羅家的一個選手,在戰鬥了一百多個回合之後主動認輸,便是走下了石台。

羅家和凌辰他們沒有仇怨,那羅家的那名選手也是沒有多加刁難,放任范裂離去。

「我靠,小凌子,你果然是生猛無比。不過這下子你可是慘了,不如也是學我吧,主動認輸,不和那群傢伙玩了。」看到龍家那邊想要將凌辰千刀萬剮的龍騰,范裂則是小聲的朝著凌辰建議說道。

凌辰無語的看著這傢伙,是自己主動認輸就可以認輸的嗎?

現在的人數,還剩下十四個選手。

現在三大豪族的人,則還是剩下七名選手。

其中兩名是龍家的,分別是那龍家的領隊龍騰和另外一名龍家弟子龍宇。

另外,羅家則是還剩下三名選手,包括那羅魂在其中。影族則是剩下了兩名選手。

另外,還有著七名其他家族的人,除了凌辰以外,其他的都是皇都五大家族的人。 凌辰目光無畏的朝著那龍騰四人看去,現在那龍家僅僅只是剩下龍騰和那龍宇兩個選手了,接下來不知道他還會不會遇到那龍家的人。

不過遇到了又是如何?凌辰根本就不害怕他們。那龍騰不過是元魄境中期巔峰的樣子,那龍宇更是和那龍軒相仿。凌辰能夠將那龍軒斬殺,如果是在面對龍宇的時候,自然是有著絕對的勝算。

「沒有想到,這凌辰竟然是真的將那龍軒給斬殺了。」羅家的領隊在此刻雙目一閃之後,有些不可置信的朝著凌辰看了一眼。凌辰的實力,頓時讓他有些捉摸不透起來。

如果說僅僅只是看表面的修為,凌辰自然是無法進入到他的法眼之中。畢竟他們三大豪族的參賽選手,每一個都是擁有著元魄境中期以上的實力。然而凌辰僅僅只是元魄境初期。

但是現在凌辰先是將那影族的影衛擊敗,而後更是將這龍軒給斬殺。這兩場戰鬥所表現出來的實力,縱然是他也是不得不正視了。

「就算是我面對那龍軒,恐怕都不能夠做到在如此之段的時間內擊殺他。」這羅家的領隊在此刻沉吟了下之後突然的說道。

聽到了這羅家領隊的話,羅家的另外四個選手則是面色有些驚然了起來。莫非,這凌辰已經是超過了自己的領隊?

「大哥,莫非這凌辰的實力比你還強?」羅魂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

羅家的領隊搖了搖頭,沒有說話,看起來在他心中也是有些不確定了。羅魂的臉上頓時凝重了起來,然後朝著凌辰看了過去。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是擁有著如此之強大的實力?

如果他僅僅只是從那太倉郡的陳家走出來的,怎麼會擁有著如此之強的實力,並且是有著那麼強大的武技以及各種武器?

那太倉郡陳家,不過就是一個連元魄境強者都是沒有的小家族而已,根本就不可能誕生凌辰這種人物出來。

「看來需要徹底的查一查這凌辰了,恐怕他的背景有些不簡單。」羅漢和這羅家的領隊對視了一眼,都是發現了對方雙眼之中的凝重之色。

尤其是聯想到之前凌辰對那龍家說出的狠話,莫非,這凌辰真的是來自於一個實力很強的勢力?

「如果待會兒我們遇到這凌辰,切勿和他結怨。」羅家的領隊在此刻朝著身旁的四人告誡說道。凌辰,越來越讓他看不懂了。

凌辰所做出來的行為,在這廣場之上持續發酵,所有人都是不可置信的看著凌辰。這傢伙,真的是將那龍軒給擊殺了?

莫非他真的是不害怕那龍家的報復,還是說,他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憑仗?

「凌辰哥,我會幫助你的……」在那人群之中,葉曉月的雙眼之中,殺機突然的一閃。

時間一晃,不知不覺的已經是過去了半個多時辰了。休息也是在此刻結束了。大賽繼續開始。

現在僅僅只是剩下了十四名選手,分為七組進行對決,產生前七名。

在裁判宣讀了各自的對手之後,凌辰則是笑吟吟的朝著那龍家的龍宇看了過去。這一次他的對手,赫然便是那龍宇了。

「嘿嘿,就看你老不老實了,如果是不老實的話,那我不介意也把你給抹殺掉。」凌辰在心頭冷笑了起來。雙眼之中,則是有著殺機瀰漫起來。

他從來就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一向奉承的原則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還之。現在這龍家對其不依不饒,凌辰也根本懶得和他們廢話,所有的殺招,咱接著就是,誰怕誰?

雖然這龍家很強大,但是星元大陸很大,這龍家只不過是滄海一栗而已。在某些人眼裡,就像是一隻螞蟻一樣。

「老頭,你可不要坑我啊。」想到了某人說的一句話,凌辰便是在心頭想到。之前在對戰的時候,他便是受到了一股傳音,正是消失已久的老頭傳過來的。

對於這老頭的這一首隔空傳音之術,凌辰則是驚得差點掉下了下巴,不過想到那老傢伙的詭異,也就見怪不怪了。當初自己被那莫家的人追殺,在那懸崖之下,那老頭突然之間冒了出來,也是出現得極其的怪異,讓人沒有絲毫的防備。

這一次隔空傳音給凌辰,凌辰也是沒有做好準備,不過已經是在以前見識過了他的神秘莫測,所以也就習慣了。

也是因為知道了老頭的來臨,所以凌辰才敢表現得這麼囂張,一副不將那龍家放在眼裡的樣子。

如果是沒有老頭的話,多少凌辰不會像是現在這般決裂的。畢竟在他身後,可是有著陳家和范家這樣的家族存在。到時候他自己倒是可以一走了之,但是陳家和范家卻是不可以。

他們還必須要在那太倉郡之中繁衍生息,將那龍家徹底得罪了的話,對於兩個家族來講無疑是一場災難。

「小子,竟然是敢招惹我們龍家,不得不說你的膽子真的很大,現在給你一個機會,自廢雙手,隨我進入到龍家之中請罪,否則的話,我讓你生不如死!」龍宇上來之後便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身上的元力暴動不已,一股氣場頓時朝著凌辰壓迫了過去。

凌辰不由得翻了翻白眼,想要用這種氣場來壓迫我?你這點實力還不夠看吧。

無奈的搖了搖頭,凌辰便是淡淡的說道:「廢話就不用多說了,想要來戰的話那就戰,我趕時間。」

「這是你自找的。」龍宇面色一狠,單手朝著前方猛地是一握,一團冰霧頓時出現在了其身體前方。現在可是炎炎夏日,不過在這一團冰霧出現過後,在這地面之上,立刻是有著一層冰霜出現。

「寒冰真氣!」這龍宇一聲怒吼,手臂一抖,在這前方的寒氣,竟然是在此刻直接是凝聚成為了一把長槍的樣子。在這一把長槍之上,寒冰凝聚成為了實質,有著一股寒氣如同是白煙一般的繚繞而起。

「殺!」一聲厲喝,龍宇手中的長槍一抖,立刻是有著無數道槍影隨之出現,封鎖了凌辰的各個位置,將凌辰徹底的籠罩在了其中。

轟!

凌辰二話不說,直接是施展出了大日雷體,一陣雷霆之音在此刻炸響,在他的體表之上金光一陣大方。他的絕雷體已經是修鍊到了巔峰。

他雙手猛地是於胸前一合,在他的背後,立刻是有著十二條粗壯的手臂凝聚了出來,此刻這十二手臂,如同是十二條蟒蛇一樣的盤踞在了他的後背之上,每一隻手臂,彷彿都像是一個蛇頭一樣。

轟轟轟!

十二條手臂,紛紛朝著四周轟擊出去,一陣驚天轟響,周圍的槍影瞬間消失而去。

然而就在此刻,在那槍影破滅開去的那一刻,在那前方,突然的有著一把長槍朝著凌辰激射了過去。

不過凌辰似乎早就注意到了這一切,在這一把長槍激射過來的第一課刻,立刻是將朱雀盾立在了胸前。

穿越時空的愛戀 轟!

一聲大響過後,長槍重重的撞擊到了那朱雀盾之上。朱雀盾乃是二品級別的星紋武器,然而即使是如此,這一槍之威,仍舊是在這盾牌之上撞擊出了一個深深的坑窪。

凌辰也是因為這一股大力,身子朝著後方爆射了出去。 撒旦交易 而在那對面的龍宇,同樣也是因為這一股反震之力,身子則是不得不朝著後方退卻不過。

蹬蹬蹬!

一臉退卻了十幾步,龍宇這才是將傳到自己身上的那一股反震之力給卸掉。心頭頓時一驚。

他僅僅只是承受了這一股反震之力而已,竟然便是逼迫他不得不退出了這麼遠的距離。然而那凌辰,在正面承受那一股衝擊力之後,退卻的距離也不過是十幾步的樣子。

咻!

不過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在這龍宇的視野之中,突然的是有著一道影子從那高空之中朝著自己力劈而下,如同是一顆流星墜落。

「劈天神斧!」從那一道身影之中,隱隱的傳出一陣喝聲。緊接著突然的白光一閃,在他的視野之中,立刻是有著一道白線出現,然後這龍宇便是突然覺得,自己的脖子之間一陣刺痛,一股血線突兀的出現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噗!

一股血流,從其脖子之上噴射而出,在這龍宇的臉上,此刻有著驚懼的神色出現。他的雙手緊緊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彷彿是想要讓這一股血流停止噴射,然而這卻是徒勞。他根本就無法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他感受到了體內逐漸變得虛弱的力量,雙眼之中的恐懼則是越來越濃。

「龍宇!」龍騰在此刻再也是忍受不住,一下子便是激射到了那石台之上,直接是將那龍宇抱起,在見到其不斷變得暗淡的雙眼,心頭立刻是一沉。

「凌辰,我要殺了你!!!」龍騰猛地是朝著凌辰轉過了頭,惡毒的朝著凌辰看了過去,臉上的神情深深的皺緊在了一起,恨不得立刻將凌辰抽筋扒皮。 「呵呵,他想要殺我,我為什麼就不能夠殺他。莫非我就只能夠乖乖站在這裡,等他來殺?」凌辰在此刻毫不客氣的譏諷說道。對於這龍騰雙眼之中的殺意,他根本就沒有過多的在意,想要殺自己又是如何,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才行,否則的話,下場也就是像那龍宇和龍軒一樣。

龍騰此刻放下了那龍宇,殺氣騰騰的朝著凌辰看了過去。

龍宇是他的親弟弟,此刻竟然是眼睜睜的見到凌辰將其殺死,心頭的怒火,恨不得將凌辰擊殺千萬遍。

「我發誓,一定要讓你後悔今日的所作所為。」龍騰深吸了一口氣,整個人就像是一頭即將爆發的火山,有著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醞釀在他的體內,隨時都可能爆發出來。

「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如何是讓我後悔?」凌辰笑了起來,這龍騰他根本就不在乎。元魄境中期巔峰又是如何?就算是自己不能夠將其擊殺,但是配合著九幽呢?

分分鐘將其轟殺成渣!

凌辰可是對那九幽的實力非常的充滿著自信。

在凌辰的體內,九幽的力量也是開始緩慢的蘇醒過來,在他的雙眼之中,隱隱的有著一縷黑芒遊走而過。

「接下來,就讓我來對付他吧。」龍騰站了起來,然後朝著那戰台最後邊的那裁判說道。聲音森冷無比,彷彿就像是從那萬年寒冰之中傳出來的一樣,有著一股森森的殺意。

裁判員有些為難的朝著台下的黃袍男子看了過去,在那黃袍青年點了點頭之後便是朝著那龍騰說道:「開始吧。」

「凌辰,給我死!」

轟!一股轟然的氣息,彷彿就像是火山噴發一般的從這龍騰的體內咆哮而出。在這龍騰的身體背後,有著一龍一象的虛影浮現而出,不過相比於那龍軒,這龍騰身後的這一龍一象,顯得更加的凝實。

昂!

一聲啼鳴,神象陡然的邁動著步伐,朝著凌辰攻擊了過去。龍騰整個人在現在看起來,就像是一頭巨象一樣。步伐如同千斤之重,每一步落下,都有著一個深深的腳印出現在這戰台之上。

然而這龍騰的速度,看起來則是非常的迅速,絲毫不見笨重的樣子。

轟!

他的身子猛地是朝著前方崩塌了過去,氣勢威猛,勢不可擋,彷彿就算是前方有著一座大山,都能夠將之摧毀一樣。

轟!

此刻從凌辰的體內,同樣的也是爆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氣息,這一股氣息如同是颶風席捲天地,剎那之間便是在這戰台的上空,形成了一個風雲漩渦。此刻他的氣勢不斷的上漲起來,竟然是來到了元魄境後期的地步!

元魄境後期,較之那龍騰更為的強悍!

「怎麼可能!」剩下的那兩名龍家的弟子,在此刻感受到了凌辰身上傳出來的恐怖氣勢,則是震驚的說道。

另外兩大豪族的選手,此刻都是震驚無比的看著凌辰。他們也是知道,有著一些特殊的武技,可以暫時性的提升武者的修為,這一種武技,被人稱之為秘籍。不過像這一種秘籍,根本就不是天火帝國能夠擁有的東西。

在凌辰身上,怎麼會擁有著這樣貴重的東西。他的修為突然之間攀升,是否就是因為這一種秘籍的存在?

「這凌辰,到底是什麼來頭?」在那看台中心之處的那黃袍青年,同樣的也是在此刻吃驚不小,在他們皇族之中,這樣的秘籍都是沒有。但是在凌辰的身上,似乎是有著這樣一種秘籍存在?

「莫非,這凌辰並非是我們天火帝國的人,而是來自於更高級的帝國?」黃袍青年在此刻皺著眉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