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嬈剛把他帶到了浴室,一個不留神,戰御宸二話不說,立刻就擰開了水。

水流從蓮蓬頭噴出來,弄得兩人滿臉滿身都是水。

封嬈猝不及防就被噴了一臉的水,連忙伸手把開關關上,又好笑又無奈地說:「你還沒脫衣服。」

「哦。」戰御宸伸手去脫封嬈的衣服,一臉的認真聽話。

封嬈:「……」

不是脫我的衣服,是脫你的衣服!

她按住戰御宸的手:「脫你自己的衣服。」

戰御宸緩緩皺起眉頭,似乎不理解她的話。

忽然猛的一個用力,將她的衣服給拽了下來。

封嬈:「……」

這個傢伙難道是假裝的嗎?

是在裝醉嗎?

不然理解能力為什麼會這麼奇葩!

戰御宸不顧她的反抗,三下五除二,動作快速又熟練的將她脫光光。

把封嬈剝光了,戰御宸才把自己的衣服脫了,然後十分認真的幫她洗澡。

封嬈已經無力吐槽。

戰御宸一臉的認真,一絲不苟的幫她洗白白。

等等,他該死的手指是在摸哪裡!

封嬈又羞又惱,忍不住吼道:「戰御宸,快停下來,不然我生氣了!」

聽到「生氣」兩個字,戰御宸這才停下來。

黑眸定定地看著封嬈,語氣帶著那麼一絲的委屈,弱弱地說:「是你說要洗澡的。」

封嬈看著他那如同孩子一般,委屈又無辜的清澈眼神,一陣欲哭無淚。

她扯過一邊的浴巾,將自己裹上,吸了口氣,說:「我是讓你洗澡,不是我洗。你沒聞到你身上的酒味嗎?這麼臭,怎麼睡?」

戰御宸低頭看看自己,嫌棄地擰起了眉。

忽然拿起放在一邊的沐浴露,擰開蓋子,「嘩啦」一聲,將整瓶沐浴露,全都澆在了自己的腦袋上。

封嬈:「……!」

原來喝醉的戰大Boss,是這麼的放蕩不羈!

封嬈想出去,留他自己在浴室里洗澡。

可看他現在這副樣子,她又實在不放心。

只得拿著蓮蓬頭,幫他把身上的沐浴露全都沖洗乾淨。

好在戰御宸沒有再作妖,十分的配合。

因為他倒了太多沐浴露,好半天才沖乾淨。

也幸好這樣,他身上的酒味基本上都散掉了。

封嬈累得出了一身大汗。

她拿毛巾幫他擦乾淨,又幫他穿上浴袍,將他帶出衛生間。

帶著戰御宸回到卧室,給他吹乾頭髮,將他按躺在床上:「睡覺。」

封嬈剛剛給他蓋上被子,原本一直很配合的戰御宸,眼睛卻睜著大大的,一腳把被子踢開。

封嬈皺眉,下意識就呵斥道:「不許踢被子,把被子蓋好!」

戰御宸十分委屈地盯著她看了一會兒。

幾秒之後,動作慢吞吞地將被子抓進手裡,重新躺好,把被子蓋好。

可他也太過聽話了,竟然連腦袋都給蒙上了,也不怕呼不到空氣。

封嬈忍俊不禁地把被子從他頭上扯下來,扯到胸前,柔聲說:「蓋到這裡就可以了。」

戰御宸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在唇邊吻了下,然後攥著她的手不動了,緩緩閉上了眼睛。

很快,呼吸漸沉,他睡著了。

封嬈盯著他俊美的容顏,唇角情不自禁地彎起淺淺的弧度。

真沒想到,一向殺伐果斷的戰氏集團總裁,喝醉之後,竟然乖得像個孩子一般。

她看著他的睡顏,唇角的笑容漸漸散去。

一股難以言喻的傷痛又湧上心頭。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一輩子都陪在戰御宸的身邊。

可等紐約之行結束,她就要離開了……

她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做,還有好多話想和他說……

在走之前,她希望她和戰御宸的婚姻,能夠有一個完美的句號。



第二天,封嬈聽到身邊的聲音,慢慢從睡夢中醒來。

看到戰御宸正坐在床沿上,背對著她。

她揉揉眼睛:「你醒了?」

戰御宸轉身,眉宇微微蹙著,眼眸中還有些初醒后的茫然不解:「我居然會睡得這麼晚,都快十二點了!」

他的生物鐘一向都很準時,每天早上七點起床,跑步半個小時,然後洗澡,吃早餐。

這麼多年,一天都沒有變過。

怎麼來紐約第一天,就睡得這麼晚?

封嬈斜眼看了他一眼:「你昨晚喝醉了,不記得了?」

戰御宸皺眉想了想,覺得頭有點疼,還有點口渴。

這明顯是宿醉之後的狀態。

封嬈心疼他,急忙撐起身體,拿著小手,在他的太陽穴上面輕輕地按揉:「這樣好點沒有?」

她纖軟的身子,軟軟香香的,沁人心脾。

豐盈的柔軟緊貼在他的身上。

從良小妾喜翻身 戰御宸轉過身,忽然把她撲倒,壓在身下。

然後大手不要臉的扯開她的睡衣。

「幹嘛?」封嬈按住他亂動的大手。

一大早就這麼禽獸!

戰御宸勾唇,好看的俊臉上盪開一抹慵懶的笑:「你不是說我喝醉了嗎?我聽說喝醉的男人戰鬥力特彆強悍,我只是在檢查戰場。」

封嬈拍開他的手:「沒有!你醉得不省人事,倒下就睡著了。」

「沒有?」戰御宸不信。

又撲過去,檢查封嬈的脖子和胸。

只有一點淡淡的青紫痕迹,應該是好幾天前留下的了。

「我說沒有吧?」 龍魂戰尊 封嬈沒好氣地說。

戰御宸邪魅一笑,忽而低頭咬上去。

「戰御宸,你屬狗的?」封嬈氣急敗壞地說。

眼看著她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了一道玫瑰色的印子,戰御宸這才滿意地說:「現在有了。」

封嬈輕哼了一聲:「招標會都結束了,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

「做……」 在戰御宸說出後面的那個「愛」字之前,封嬈急忙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戰御宸卻絲毫不以為意地扯下她的手,還放在嘴邊吻了一下,一本正經地說:「你不知道嗎?多運動有益身心健康!」

封嬈輕哼了一聲。

那小模樣,看得戰御宸心痒痒的。

將她摟進懷裡,手掌扣住她的後腦,將她的腦袋按在自己肩頭。

「寶貝,我們就這樣,一輩子吧,永遠都不分開。」

他這輩子向來殺伐決斷。

名譽、地位、金錢,他什麼都不缺。

可唯有封嬈,讓他這樣魂牽夢繞,又患得患失。

他常常都會擔心,她有一天會突然離開他。

這樣的擔心甚至讓他覺得有些恐懼。

「戰御宸……」封嬈靠在他的肩頭,喃喃地說:「如果……如果有那麼一天,萬一我們分開了……」

戰御宸的身體明顯一僵,接著立刻低下頭,氣勢洶洶地堵住了封嬈的唇瓣。

帶著明顯的怒氣和懲罰的吻,重重地壓在封嬈的唇上。

強悍的攻城掠地,不帶一絲一毫的憐惜,如同狂風驟雨一般。

直到封嬈的肺部感覺到呼不到空氣了,使勁地推他,他才退開。

他的黑眸里全都是危險的信號。

「答應我,永遠不許離開我。」他修長好看的手指,捏住封嬈的下巴,語氣裡帶著命令的口吻。

可仔細聽來,還有一絲絲不易察覺的驚慌。

封嬈定定地看著他。

她也不想離開他。

可是她的病怎麼辦?

她不想有一天清晨醒來,忽然就不認識戰御宸了。

總裁的天價丑妻 把他當成是一個陌生人。

那樣的她,他更加不能接受吧?

「說!」

見她沒說話,戰御宸的黑眸沉了沉,周身都瀰漫開一貫的氣場,帶著強大的壓迫感。

封嬈在心裡嘆了口氣。

就讓她好好做完這場夢吧。

最後的幾天,不想和他有不愉快。

她希望他們在一起最後的日子,只有快樂和幸福。

這麼想著,她伸手環住了戰御宸的脖子,柔聲說:「我永遠不離開你,我愛你。」

戰御宸的身體震了震。

他沒料到封嬈會在後面加了一句「我愛你」。

他著迷般的用手指輕撫著她光滑的臉龐,輕聲說:「我也是,我愛你,深愛。」

他低頭,吻住了她。

她唇齒間的香氣,像是令人著迷的罌粟,讓戰御宸沉迷不已,欲罷不能。

一次又一次攻城掠地,掠奪她的甜蜜。

毫無意外的,兩人在床上廝磨了好幾個小時。

快要吃晚飯的時候,吃飽喝足的戰御宸,才馬馬虎虎放過了封嬈。

封嬈扶著快要斷掉的老腰,心裡那個慪氣啊。

這男人,前一秒還在甜言蜜語,后一秒就化身為狼,將她吃了一遍又一遍!

戰御宸讓她穿衣服,說帶她出去吃飯,順便逛逛。

「有沒有什麼想買的,還是想要什麼禮物?回去之前,我們還有兩天的時間玩。」戰御宸寵溺地揉著她的頭髮。

封嬈垂下眼眸,掩飾住眼底一閃而過的失落。

這麼快,就要回去了啊?

一回去,她就要離開了啊……

很快,她又揚起了唇角,仰著臉,雙手環住了戰御宸的脖子,將他拉近,一字字地問:「想要什麼都可以嗎?」

「貪心鬼。」戰御宸笑著捏了捏她的臉蛋:「想要什麼都可以。」

封嬈定定地看著他:「那我可不可以,要一場婚禮?」

戰御宸挑眉。

封嬈咽了口口水,繼續說道:「我們結婚這麼久了,一直都沒有舉行婚禮。我看附近剛好有一個教堂,不如我們就在那裡舉行婚禮吧?」

她是很貪心。

就再讓她貪心這麼一次吧,給她一場婚禮,讓她的人生不再有遺憾。

戰御宸的眸色微沉:「是我疏忽了。」

他們早就該辦婚禮了,只是因為之前一直有誤會沒說清楚,婚禮的事情,才一直拖到了現在。

「為什麼這麼急?回去再辦好嗎?我會給你一個豪華盛大的婚禮。」戰御宸的眸底全都是溫柔。

封嬈搖搖頭,怕戰御宸看出她的不對勁,索性一把抱住他,把頭埋在他的懷裡,聲音悶悶的。

「因為女人都想要一場婚禮啊。我不想要很盛大的婚禮,不想要華美的婚紗,也不需要賓客。就我們兩個人,簡簡單單的在神的面前宣誓,可以嗎?」

這個心愿,也太簡單了。

戰御宸心裡覺得這樣太委屈她了。

不過只要封嬈高興,又有什麼關係呢?

最多回去之後,他再找一個好的婚慶策劃公司,好好的為她舉行一個盛世婚禮。

這樣想著,戰御宸點頭:「那我們明天就去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