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合這次來,目的是一點點的適應狩獵,至於調查少陽門情況是否和自己家人失蹤有關,他反而不急。

現在就算他調查出來,也沒辦法報仇。所以還不如先熟悉狩獵,嘗試獵殺珍禽異獸後,提升實力再來處理此事。

當然,若是順帶有機會調查到,那也算意外之喜。

噗!

一聲細響,突然從前面的草叢裏竄出。

魏合收斂心神,腳步減緩,仔細側耳傾聽。

忽然,他腳步停下,輕輕用砍刀,將右側前面的草叢撥開。

他動作很輕很輕,幾乎沒法出什麼聲響。

和周圍風吹動草叢的聲響相比,完全不值一提,混入其中。

草叢另一側,一條手臂粗細的青黑巨蟒,正一口咬着一隻黑老鼠,緩緩一抖一抖的將老鼠往肚子裏囫圇吞嚥。

薄少的心尖密愛 魏合面色不變,手中砍刀緩緩揚起。

唰!

他二次氣血的爆發力和力量速度,都遠遠超越的一般人。

就算回山拳只是在爆發力上有增幅,其餘方面沒什麼側重,但面對普通猛獸。

魏合這一刀也完全不可見。

只見灰影一閃。

砍刀飛出,蟒蛇同時閃電般閃躲。

兩者一同進行,但蟒蛇居然還是慢了一步。

噗的一下,砍刀正中蟒蛇頭部下面的脖子。

不是七寸。

蛇七寸那是專業的玩蛇人才能捏的技巧,那是蛇的頸椎關鍵部位,捏住了就能讓蛇變乖巧。

不過他這本事還是算了。

至於打蛇打七寸的說法,在專業老獵人丁海的傳授中,這不過是個誤傳。

蛇全身脊椎,打斷哪裏都會死,七寸一般只是用來控制蛇。

如果要打死蛇,最快的地方是打頭。

還有,遇到蛇如果打不過,第一時間往周圍上坡的方向逃,蛇上坡慢,下坡飛快,所以….

魏合看着被他一砍刀,幾乎砸成兩截的蟒蛇。

蟒蛇倒在地上血流不止,不斷扭動着,掙扎着。似乎還想苟活一陣。

但被魏合上前一腳對着頭狠狠一踩。

他動作奇快,且準。

總裁夫人萌萌噠 噗。

蛇頭扁了,不動了。

“是蟒蛇,算是一條獵物了。”魏合滿意的提起蟒蛇尾巴一頓亂抖。

這是在實驗老獵人丁海傳授的經驗。

不管什麼蛇,只要你抓住尾巴一頓亂抖,它就咬不到人。

當然,不同規格的蛇,需要抖動的力度也不同。

一般小蛇,需要抖的力度普通人就足夠了。

但這條小臂粗細的蟒蛇….

魏合一頓狂抖,抖得啪嗒一下。

蟒蛇剛剛吞了一半的黑老鼠被他抖了出來。

不是從嘴巴,而是從被他踩扁爛掉的腹腔….

看着被抖出來的黑老鼠,魏合想了想,還是不要這東西了。

他將蟒蛇盤起來,撒上除味粉,然後用隔離的皮袋子裝起來,紮好。

這條蟒蛇足夠他吃上好幾天,這趟算是豐收。

連續逛了這麼些天,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大個頭的獵物。

“那丁海絕對有專門狩獵追蹤的技巧,沒告訴我,不過他教我的這些也足夠用了。其餘的我自己摸索也行。畢竟是別人吃飯的看家本事。”

魏合心裏估計了下,要沒經驗的人,真要靠打獵爲生,這麼多天才遇到這麼點獵物,恐怕打獵的都早餓死了。

將蟒蛇丟到揹包裏放好,原本乾癟的揹包,放進一條兩米多長的大蟒蛇後,頓時顯得鼓鼓囊囊豐滿多了。

魏合決定今天就打道回府,不能急,要一點點來。

他左右看了看,轉身緩緩朝着來路退去。

嗖!

忽然一塊飛石從左側斜斜飛來。

“站住!”

樹林裏忽地響起一陣大喝聲。

飛石砸到魏合身前腳邊,把地面砸出一個小小的土坑。

其力道不弱。

魏合看了眼土坑,站在原地不動。

很快,周圍草叢外,幾個身材有壯有瘦的灰衣男子,從樹林裏走了出來。

爲首的是個光頭壯漢,手上提着一把像彈弓一樣的東西,只是比彈弓大了很多。

“老遠就聞到血腥味,過來一看,果然有貨!”光頭笑着道。

他一看對面揹着獵物袋的魏合。頓時一愣。

魏合一身厚厚實實的墨綠衣服,戴着圓帽,戴着面罩,眼睛以下全身都包得嚴嚴實實。

這天氣裏,包成這樣,不熱麼?

光頭心頭嘀咕了句。

而且對面這人,身材臃腫,眼神平靜,似乎有些底氣。面對他們幾人都居然不怕?

光頭心裏頓時有了估計。

“把東西放下,人自己走。”他沉聲對魏合道。

魏合沒有輕舉妄動,這種山林裏,這羣人看裝束,應該是這裏的山匪,能在這裏存活許久,必然是有道理。

他現在打算僞裝的,只是一個上山打獵的獵人,所以….

古代美食評論家 他想了想,把背上的蟒蛇放了下來,放在地上。

“我這就走。”他低聲回答。

他開始一步步的後退,朝遠處離開。

“等等!”光頭見他動作這麼幹脆,頓時眼睛一眯,這貨怕不是在故意裝鎮定?

這樣的人他不是沒見過,還不少。這年頭,人家高手都是有勢力供養着,哪有自己出來打獵的。

就算有,那也很少。

像對面這種獨自一人的,就算是真的高手,自己這麼多人,身上這麼多好貨,陰也能陰死。

光頭以前遇到過一次高手,可惜,那人雖強,打死了他一個兄弟,但還是死在了他幾人的陰招下。

自從那次之後,他就明白一個道理,就算是高手,也是人。

只要是人,就會死。所以只要暗算成功,管他是誰,都能弄死!

而他也因爲那一次的成功,成功弄到了一本武學祕籍,然後繼而勤學苦練,摸索着,終於突破了一次氣血。

藉着一身武力,加上手段了得,他也成爲寨子山匪裏的悍勇好手。

“你身上鼓鼓囊囊的,是些什麼!拿出來!”光頭此時盯着對面那人。

對方身上外衣下面,絕對還藏了東西,而且不是一點兩點,而是很多!

他觀人無數,這點見識還是有。

而且,剛剛這小子二話不說,丟下獵物就走,若是真的高手,可不會這麼輕易應下。

光頭眼神閃爍,頓時覺得魏合的鎮定是硬裝出來的。

他這麼果斷放下背上的獵物,肯定是爲了隱藏身上藏着的更珍貴的好東西!

他越想越覺得如此。

“把你衣服裏面藏着的東西,拿出來!”他面露兇光,身旁的幾個兄弟也相當默契的呈扇形站開,將魏合包圍在其中。

一個個人不懷好意的冷笑起來,手裏明晃晃的砍刀揮來揮去,不斷帶出攝人的呼嘯。

“我衣服裏什麼也沒有。”魏合回答。

除了毒粉,石灰,毒錐,全身皮甲和淬毒把手刺外,他真的什麼也沒帶。

只是對面的劫匪卻不信,一步步逼近。

“什麼都沒有?你衣服這麼鼓,當老子眼瞎啊!?”

一個劫匪走近過來,伸手就要去抓魏合的衣服。

魏合頓了頓,不想節外生枝,他不清楚這羣人到底什麼實力,而且這裏是對方地盤,對方背後到底還有什麼人,也不知道。

但又不能讓他們摸到自己身上的東西。

於是他後退一步,避開對方的手。

“我身上真的什麼也沒有了。幾位大哥,我蹲了好幾天,就抓到袋子裏的那條蛇,其餘真的什麼也沒有。”

“沒有?我看你小子肯定在衣服裏藏東西。”光頭越看越是覺得,對面這傢伙藏頭露尾的,把自己包得這麼嚴實,那麼大袋子裏的東西都說丟就丟,這麼果斷。

肯定有問題!

他身上肯定還有更有價值的東西!

他心頭越發篤定。

“席子按住他,你們幾個,過去搜身,把他身上的東西都扒下來。”

魏合左右看了看,打算先行撤離,這裏是他不熟悉的地域,既然要裝獵人,就要裝個像。

周圍林深草密,誰也不知道是不是還有人在遠處盯着。

萬一對方還有團伙躲着,打冷鏢冷箭什麼的,那就麻煩了。

雙拳難敵四手。

魏合又退後一步,把衣服裏的乾糧袋子拿了出來

“幾位大哥,這是我最後的一點糧食了…”

他憋着聲音,將袋子放到地上。

“乾糧?嘿,你衣服下面可是還有很多東西啊…..”

一個土匪忽然一刀朝魏合腰上划過來。

魏合迅速後退,躲開這一刀。

撕拉。

他躲過了這一刀,但穿着的衣服卻因爲稍顯臃腫,沒能避開刀尖。

一聲脆響下。

土匪嘿嘿笑道:“嘿,看你這下往哪藏…..”

他看着衣服下面露出來的一排毒錐,和一把淡紫色一看就是淬了毒的把手刺。

這一個獵戶,帶這些東西來,是要幹嘛?

土匪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他擡頭看着魏合。

魏合也看着他。 天地劍網。

帝宮策:鳳搖直上 赫然已是籠罩了這一整片天地,數萬柄飛劍,編織成一張恐怖的劍網!密密麻麻,鋪天蓋地,完完全全將林雲籠罩在這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