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那三個人里有一個氣象師,他把天氣變成了黑夜。

「算了,人都死了,想那麼多幹嘛,最要緊的事還是把坡打下來!」

楊離索性不去想了,原本他們就是為了半坡而來,怎麼可能因為丁溫死了區區一件事小事就放棄呢?

在賽場上,選手被淘汰那簡直是在正常不過的事了,無時無刻都在發生,鬼知道丁溫是死在了哪。楊離可不相信這世上還有這麼巧的事,而且話說回來,不管半坡剛掛掉的人是不是丁溫,他們也不能往後退了,因為他們已經離半坡近在咫尺,不可能再掉頭拐彎往圈邊緣跑。

這要放在圈沒刷之前,他或許還會猶豫、思考,但開弓沒有回頭箭,既然選擇了衝擊半坡,那就一定要貫徹思路,堅決執行下去!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對方的人不多,只有三個。就是這三個人沒準還不是一個隊的人,所以楊離沒任何道理後退。

堅定了決心,於是他第一個停車,同樣拿出羅盤,隨即選擇了一種天氣,以此來抵消對方的黑夜。

「聽我命令,黑天一沒你們立刻衝過去,對方三個人的位置是一個半坡右邊,一個——」

正說着,他忽然止住話語。

因為他已經撥動了羅盤,但想像中的黃沙卻未曾到來。

天空仍一片漆黑,寂靜且無聲。

熱成像的視線中,對方三個人正在小範圍移動,似是快速做着防守佈置。

「怎麼還是黑天?」楊離非常驚訝,難道他記錯了,兩個氣象師的天氣不能互相抵消?

「大哥,用2+2的啊!」他的隊友蠕蟲立馬急聲提醒,同時心裏罵了一聲煞筆。

人家是2+2的天氣,你用1+1的天氣怎麼行?

這不可能抵消的了啊!

雖說楊離的能力強大無比,不過地穴來客的眾人其實打心底是瞧不上他的,作為一名職業選手,楊離卻只有普通路人玩家的水平,既不能打,也不能提供戰術,除了給隊友報點,他幾乎沒有任何作用。

實話講,楊離剛來的時候他們關係還是不錯的,對他的特殊能力既有好奇,又有希望。

可隨着比賽的開展,好奇已逐漸減少,他們從楊離身上,也看不到太多的希望。

有些路人玩家都不一定犯的失誤,卻在楊離身上頻頻發生。

這不,如此關鍵的場合,他竟然犯了一個換錯天氣的低級失誤!

放在職業選手的眼裏,這是令人不敢想像的一幕。

五個人里只有楊離停了下來,其他四人都在繼續開,眼看就要開到半坡,這種時候你不給隊友開視野,豈不是讓他們成為瞎子,白白去送死嗎?

沒辦法,四個人當即很有默契的原地停下,謹慎的蠕蟲順勢下車,躲在了車后。

下來后,他還不忘記着急的對另外三人大喊:「快!你們也都下來,小心對方的遠——」

「草!」抱臉蟲怒罵一聲,面門插著一根箭,慌張的推開車門:「暗瞳,快給我加血,我要死了!」

「馬上,馬上!」

還在打算換天氣的楊離手忙腳亂,一時也不知道哪件事的優先順序更高,只能順着隊友的話,暫時收起羅盤,切換成了葫蘆。

柔和的白光頓時在抱臉蟲身上飄起,同時還有一道細微的勁風響起,楊離給他剛加上血,後者剛好又中了一箭。

好在得虧是加上了,抱臉蟲聽聲辨位,判斷出了箭支來源方向,立刻換了個方向,躲在車后,掏出藥包給自己加血:「安全了!你把天氣換了!」

「好,好。」

楊離匆忙應了聲,手速不快的重新切換成羅盤。

「等等換,先別急,你——」蠕蟲正要說什麼,卻發現隊友列表裏楊離的血量陡然降了一大截!

「我被射了!」楊離大喊,天氣也顧不上換,快速趴下,在車輛旁邊蠕動。

他手速不快,趴下的動作倒是挺快的。

如果說普通玩家有哪一項技能強過職業選手,恐怕也就是『卧倒』的動作了,尤其是比較菜的玩家,一直不敢跟別人打,也打不過,於是長年累月就養成了這個習慣。

「靠!」

莫名的,楊離忽然又叫了一聲。

蠕蟲不明所以,看向隊友列表,然後驚愕的發現……他竟然又掉了一截血!

「不好意思,我聽錯了方向……」楊離臉色紅白交錯,趕緊連忙道歉。

這……

蠕蟲還能說什麼呢,他已經無語了。

本來好端端的沖點戰,卻硬生生被楊離搞砸了,弄的眾人處境無比尷尬,待在了一個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的位置上。

「哎,真的求求你,不要再失誤了……」

蠕蟲心裏哀嘆一聲,對拿下半坡已不抱任何希望。

。 「雪落,我能進來嗎?」

敲門聲響起,隨之落下的是男人低沉的聲音。

浴室內,宋雪落眯眸,腦海里回蕩的都是昨晚發生的事情。

她從小就是被嬌寵著長大的,還是第一次嘗試被人欺騙的滋味!

好半晌,她才剋制住了情緒,保持着一貫的冷靜:「我在洗澡,你在樓下等我吧。」

顧平之聽到這話,也沒多想,兩人雖然已經訂婚了,但一直沒有突破最後一層窗戶紙。

「好,那你慢點。」

等到腳步聲消失,宋雪落倏然站起身,拿過一旁的浴袍穿上,走出了浴室。

系好腰間的帶子,她拿起了一旁的手機:「查查蘇糖的黑料,越詳細越好。」

蘇糖,顧平之,你們給我等著!

……

寧西拿下了《神醫王妃》女一的角色,這個消息很快傳開了。

作為新人,拿下這麼大的一個IP。

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滿,而此時,關於寧西出身豪門世家的新聞爆了出來,不少網友都在感嘆這就是現實。

都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有的人一出生就在羅馬。

好比寧西,一個新人,卻可以拿下這麼大的資源,還不是靠着身後的家族?

「這可能就是人與人的差距吧,富二代想進入娛樂圈,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可真羨慕啊!」

「富二代眼技能好到哪裏去?我倒要看看這是個什麼富家千金,居然能拿下這麼大的資源!」

「不過是一個撿漏的罷了,若不是蘇糖傳出了緋聞,只怕這個角色她都別想碰到!」

一提到蘇糖,不少粉絲立刻炸了。

蘇糖被爆出了醜聞,接連掉了好幾個代言和資源,在對比寧西的春風得意,粉絲哪裏還坐得住?

正想找到寧西的微博罵人,卻沒想到,查無此人。

難道這就是有錢人的世界,連微博賬號都沒有?

網絡上的一舉一動,雲舒都沒忽略掉。

「寧西姐,要不還是註冊一個微博賬號吧?」

寧西窩在沙發里看劇本,聽到這話,連頭都沒抬:「我有微博賬號。」

「?」

寧西伸手:「拿來。」

雲舒低頭看了看自己眼中的平板,立刻遞了過去。

寧西拿過平板,纖細的手指快速的跳躍在屏幕上,很快便登陸了一個賬號:「這是我的私人賬號,有時間我也會發點跳舞之類的視頻,有點粉絲。」

雲舒湊近一看,臉色都變了。

當下正是網絡快速發展的時代,網紅更迭很快,幾乎一個月換一代。

但也有一些不斷輸出優秀視頻的創作者,憑藉着過硬的實力,硬生生創出了一條血路。

三年前,一位名叫Q的舞蹈博主突出重圍,憑藉着雄厚的舞蹈功底,以及姣好的身段,一點一點的在微博火了起來。

卻在半年前突然停止了發佈視頻,一直到現在,都沒發佈過新的視頻,她的粉絲急的跳牆。

奈何Q出了名的低調,幾乎沒人知道她現實中的樣子,只能不斷的催更。

雲舒之前也看過她的視頻,萬萬沒想到,寧西就是傳聞中的Q!

微博足足三千萬粉絲,這叫做有一點粉絲?

現代凡爾賽大師?

看雲舒僵硬的小臉,寧西笑的清淡:「別驚訝了,這是我的私人賬號,等過陣子在宣佈吧。」

雲舒腦子裏閃過一個念頭:「寧西姐,我有一個主意,可以幫你幫整部劇拉拉熱度,但可能會得罪人。」

「誰?」

「蘇糖。」

寧西蹙眉,「你好像很不喜歡蘇糖。」

「我沒有不喜歡蘇糖,我只是想為你爭取更多的曝光度而已。」

寧西癟嘴:「隨你便。」

雲舒知道這是默認了,「寧西姐,衛導那邊已經定下來了,下周二正式進組,這幾天,辛苦您了。」

「我知道。」

寧西頷首。

「下午三點,約了拍定妝照。」

「我知道了。」

兩點,雲舒帶着寧西到了定好的場地,寧西被工作人員帶走化妝,雲舒拿着平板站在一旁,看着微博熱搜。

有了她的推波助瀾,蘇糖的黑料愈演俞烈。

而關於寧西的新聞,也沒有掀起太大的波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