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校長決定向一中二中學習,學習人家怎麼準備的。

怕自己學不到精髓,譚校長還特別的將硃砂給召喚過來,充當著臨時秘書的角色,然後跑去一中二中作觀摩。 硃砂想吐槽了。

平時自己跑去做點生意,這譚校長就是大驚小怪,整天都擔心自己耽誤了學習。

可這會兒,讓自己充當臨時秘書,跑去一中二中刺探著軍情,這就不怕耽誤自己的學習了?

吐槽歸吐槽,可硃砂也不能真的摞攤子啊。

這中午吃了譚校長家的飯菜,現在還沒有消化呢。

要是自己不合作,譚校長讓自己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那自己怎麼辦?

硃砂就跟譚校長一塊兒跑去一中二中的考察。

首先去的,當然是一中。

誰讓這一中一慣是全縣的標杆呢。

從硬體上來說,一中當然是全縣最好的。

硃砂陪著譚校長去的時候,還特意的留心了一下張金芳她們的小吃店。

這會兒上課期間,不管是「辣妹子」小吃店,還是「鑫鑫」小吃店,都是門可羅雀。

楊大嬸看見硃砂還很意外。

這店現在由她承包了,硃砂也沒有再來過這邊,這乍然看見硃砂,還頗為奇怪。

「生意還好吧?」硃砂也就隨和的跟楊大嬸打著招呼。

「還好。」楊大嬸高興的說,甚至招呼著硃砂進來坐。

硃砂指了指身邊的譚校長:「我這會兒,得陪我們校長辦正事,要去一中。」

楊大嬸笑眯眯的點頭:「好,辦完正事出來,就過來吃飯啊。」

末了,她還不忘記提醒自己身後的兄弟:「你到時候,也要好好的培養培養你家的小敏。看見了吧,這讀書厲害啊,腦子就是夠用,校長都得高看幾份。」

硃砂陪著譚校長繼續昂首闊步的往前走,一點都沒有來偷師學藝的低調。

甚至經過「鑫鑫」小吃店的時候,還特意的跟朱貴明和張金芳打聲招呼:「嬸,看樣子,你們生意還不錯啊。」

張金芳一聽,就感覺硃砂在挖苦她們。

明明生意就不好,還說她們生意不錯。

可真要當著硃砂的面,說生意不好,這又有些丟自己的臉,長他人的威風,只怕硃砂更要看笑話。

朱貴明就打腫臉充胖子:「托你的吉言啊,我們店的生意,不說日進斗金,可也算是生意興隆了,一時半會兒,是肯定不會垮的。」

硃砂笑微微的點頭表示肯定:「那就好,你們生意好就行,我讓人將朱大娘給你們抬來。你們生意這麼好,肯定不吝嗇給她一碗飯吃,怎麼說,你們都是一家人,親著呢。」

這話一說,朱貴明和張金芳的臉色,頓時就白了。

靠,這要將朱大娘那個老不死的給抬來?

這是存心來添堵。

張金芳立刻就改口:「誰說我們的生意好了?我們現在都經營不下去了,整天客人都沒兩個,我都還準備關門大吉了。」

硃砂就正色提醒:「嬸,你可千萬別這樣說啊,這關門多不好的,這一中這麼多的學生,也有不少家境貧困的,人家都等著你的低價飯菜,好解決生活呢。你們的功勞,這些學生還是會記在心中。」

朱貴明和張金芳都是氣得鼻子生煙。 一中現在正在大興土木,又加種了不少的樹。

這大概是要讓別人一看,這一中就是綠樹環繞。

譚校長看著這一幕,倒是高興,暗戳戳的跟硃砂道:「這種樹,我們學校肯定沒問題。」

硃砂特別認真的肯定:「當然,只要我們願意,一個同學捐一棵樹都沒問題。」

那什麼黃桷樹、榕樹、桉樹、洋槐樹……隨便鄉下哪個地頭弄兩根來,都沒問題。

搞不好,這些樹說不定都是上百年的歷史了。

硃砂就記得上一次經過某地,人家都說那棵黃桷樹起碼上百年,都成精了,還用了什麼紅布、狗血之類的往樹上潑,就要壓住這個樹精。

雖然這成精的說法,根本是不成立的,可是,這也是從側面說明,這些樹都是有些年齡。

所以,這花山中學別的比不上,可是栽點樹,這還真沒問題。

胡校長看著這兩人來參觀,可真是不爽啊。

這要是什麼都讓別人學去了,然後別人在自己的這個版本上,再改進一點,不就是比自己的學校強多了。

所以,胡校長也努力的想把這些東西給藏起來,不讓人看。

可有些東西,不是你想藏就藏。

比如那在改建的操場跑道,那又在粉刷的教學樓,還有那新修起來的藍球場……

只要長了眼,都能看得見。

譚校長看著也是羨慕。

可是,這羨慕歸羨慕,他也自知花山中學的財力不夠。

上次已經給他們撥過資金了,譚校長也有自知之明,肯定是不能再好意思向上面要錢了。

從一中這邊參觀過後,硃砂和譚校長馬不停蹄的,又立馬趕往二中去參觀。

就連楊大嬸再三留她們在這邊吃飯,硃砂都拒絕了。

你好,墨先生 當然,跑到二中參觀的時候,硃砂和譚校長也就在李明蓉的這個店中吃飯了。

李明蓉這邊的生意,一直經營得穩穩的。

這靠飯菜的質量取勝,是她一直堅持的核心。

把這些學生娃當自己的兒子照顧,這是她的準則。

硃砂趁著吃飯的時候,也就順便再詢問了這一段時間李果的表現,不知道他在這二中的情況如何,有不有跟上這邊的教學進度,對於老師的授課方式適應不適應,和同學們之間相處融洽不……

譚校長就在旁邊聽著,甚至想,這硃砂同學,還真是會順便啊。

這明明是說好出來當秘書,跟著自己好好的考察,看看別的學校有什麼地方值得借鑒的,結果她倒好,象是忙著出來處理她的私事的。

在李明蓉這兒吃過飯,硃砂也將李果的情況了解得差不多了,然後,她才陪著譚校長開始考察這二中的情況。

不出所料,這二中和一中一樣,都在大興土木,不僅移栽了一些樹,還把學校的花園也給重新翻修,還在校門口進門處的地方,修了一個噴水池,池底用藍色的馬賽克給鋪底,池子一蓄上水,整個水池都藍得發亮,頗為漂亮。

「這東西真不錯。」譚校長很是羨慕的說。 崔校長就慫恿著譚校長:「你回去,也在你們學校門口修一個。」

譚校長連連搖頭:「老崔,你這不地道啊,你這是在慫恿我犯錯誤啊。」

這花山中學,現在還沒有條件來整這什麼噴水池這種虛頭巴腦的東西。

這崔校長的態度,就比胡校長好。

他還非常熱情的陪著譚校長一起,在全校轉了一圈,讓譚校長看看他們的情況,還歡迎譚校長提意見。

譚校長牙都酸了。

他一個鄉鎮中學的校長,都沒有經過這樣重大的事情,他都是跑來取經的,還讓他提意見?

這不就是擺明了看他的笑話?

硃砂跟在旁邊,心中也是暗暗好笑。

這些校長們,平時在學生面前,一個個端著,極為嚴厲的樣子,這私下,還是有這麼互相拆台不留情面的時候。

譚校長一行人,在二中這邊考察了解到的情況,當然是跟一中差不多的。

都是各種修修修。

可花山中學沒有這個資本來各種修修修。

呆萌小皇帝:國師,隨朕入宮可好 所以,參觀完一圈后,譚校長帶著硃砂告辭了。

兩人坐著班車回花山中學的時候,譚校長還在嘆氣:「哎呀,這些學校不夠意思,什麼東西都不拿出來我們看。」

這表面上看著,是在大興土木,可這隻屬於硬體方面的,還有別的軟體方面的,人家藏著,你也看不到。

硃砂點點頭。

譚校長就看著硃砂:「那你剛才看見什麼,了解了些什麼?」

硃砂向著譚校長笑了起來:「剛才沒見我跟我小姑聊了這麼半天嗎?不就是詢問著李果在學校的情況?這其實也是變相了解二中做了些什麼啊。」

譚校長不由伸手,指了指硃砂:「你這個鬼精靈,我就知道,帶上你一路沒錯的。」

硃砂就將剛才的情況,分析給譚校長聽:「這學校各種大興土木的事,我們也可以照做。反正現在春天,種植樹木也容易成活,我們也發動全校同學,一起種植點樹木。然後,這全校的調皮學生,也肯定要進來集訓一下,務必不能讓他們在關鍵時候調皮搗蛋。」然後這什麼儀容儀錶之類的,都是需要再進行強化的。

總之,就是盡量在學生的精氣神上打主意。

硃砂已經想好了。

這些國際學校,應該是各種高大上了,自己這些學校,再怎麼折騰,在人家的眼中,也就是這麼一回事。只有狠抓學生的精神面貌,這才有異軍突起的機會。

於是,回校后,譚校長立刻就動員學生,讓大家周末的時候,就抓緊時間,弄些樹木過來,先把學校的綠化給搞好一些。

只是,等著周末大家都讓家長幫著把樹木抬過來移栽的時候,譚校長有些傻眼。

他想象的樹木,應該是個槐樹啊、柳樹啊之類的,再不濟,也是黃桷樹、榕樹之類的。

可是,這些學生交過來的是什麼鬼?

全是果樹啊,是果樹。有櫻桃樹、枇杷樹、柑橘樹、檸檬樹、梨子樹……品種繁多,可以一年四季都不斷果。 譚校長都無可奈何了。

有首歌曲是這麼唱:「我們的祖國是花園……」

難道到時候學生們唱:「我們的學校是果園?」

硃砂卻是笑道:「這校園裡栽果子也挺好的啊,這證明我們學校碩果累累。」

這個答案,譚校長並不滿意。

他要的是「那個」碩果累累,不是要「這個」碩果累累。

下面調皮的同學也回答道:「譚校長,這個挺好的啊,到時候這些果子成熟了,大家下課的時候,順手摘一個果子吃,可以補充體力。」

「對啊,這檸檬樹結果了,要是我下午打瞌睡,我就跑來摘一個吃,果真瞌睡都給酸跑了。」

「我們不是還有那種特困學生嗎?人家一天就吃一頓飯,連菜都沒有吃的,這要是能有點水果吃,改善一下生活條件,也是不錯。」

「以後我們組織活動去慰問軍屬老奶奶,就不用再去買水果了。」

這些學生們,七嘴八舌的,倒是講了不少在學校栽果樹的好處。

譚校長都給氣樂了。

這是把學校當作什麼了?

這是別的不考慮,就考慮著吃吃吃?

要是學校真的種了這些果樹,只怕這些學生,整天都爬樹摘果子去了,哪還用心去學習?

何況,這隻要有一個人去爬樹摘果子了,也會讓別的學生跟著效仿的。

只怕到時候這學校就沒個寧日

可現在,讓這些學生把樹給扛回去,另外再找別的樹來,已經來不及了。

硃砂也提醒著譚校長:「譚校長,現在就暫時將就吧,先把樹給種上,以後不合適,再來改過。」

譚校長想想,也只有這樣了。

於是,譚校長大手一揮,大家都開始進行了全校植樹了。

以往譚校長也帶大家去植過樹的。

那時候這些學生娃植樹,完全是在鬧起玩,一個個的在那兒蹦來竄去,哪怕種了兩棵樹,都是東倒西歪,能不能成活,都是一個問題。

可是這一次,大家栽著這果樹,倒是分外的認真,這挖坑的挖坑,培土的培土,澆水的澆水,甚至有人還給施了肥……

當然,這個施肥,可不是那什麼化肥。

那學生弄來潑的,可是純天然有機的糞。

於是,這一片樹下,就籠罩著薰天的氣味。

譚校長捏著鼻子快些走開,真是恨不得將這處施肥的同學給提起來暴揍一頓的。

誰讓施這個肥了?

這是想臭死人?

這是要讓人家歪國朋友看笑話,說我們生活在糞坑中?

在各種笑料百出中,這花山中學的綠化工作,算是初步完成。

接下來的,就是準備搞點什麼禮儀培訓了。

這禮儀往大了說,是個社交的禮節,往小了說,是家庭的教養。雖然這些學生,都是這鄉下的,可大家對於禮儀,還是能說出頭頭道道。

有人說:「吃飯的時候,等著長輩先動筷子。」

「嗯,坐席的時候,讓長輩坐在上方。」

「吃完飯後,要跟別人說慢慢吃。」

大家一一以自己所了解的知識,回答了什麼叫禮儀。 同學們也是以實力證實了,這吃貨國可不是浪得虛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