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這些人物關係整理一下,牢牢記在心裡,特別將李湘湘的情況記清楚,因為這個李湘湘就是他以後的主人。

車子開了五個時,到了m市。

兩人開了一間雙人房,準備休息一夜,第二天去現場查探。

以前,葉雄跟鳳凰一起出過幾次任務,都是開同一間房,便於雙方相互照應。

當特工的,根本就沒計較這些。

睡了幾個時,天亮之後,鳳凰將葉雄帶到市區西邊,一些奇怪的房子之中。

這房子,跟其他房子完全不一樣,建成古代四合院的模樣,看起來跟周圍其他的房子格格不入。

這塊地皮,佔地面積有上千平方米,價格至少上千萬,這麼一塊地皮就建這麼矮的四盒院,給人暴殄天物的感覺。

「李霸對古代傳承禮儀非常喜歡,他現在的生活,跟古代大戶人家的生活習慣差不多,是有了名的老古董。」看出葉雄眼神中的疑惑,鳳凰介紹道。

「這個李霸是不是想當皇帝想瘋了,現在還有誰像他這樣生活,真變態。」葉雄罵道。

當特工這麼多年,什麼奇怪的任務沒見過,從來沒想到自己會遇到這樣的任務。

不知情的,還以為自己穿越了呢!

「現在我們去見一下後備部隊吧!」

勘察完實地之後,鳳凰將葉雄帶到了後備部隊大本營。

後備部隊在李家五百米左右的一幢三層的洋房,這間洋房的主人出國了,鳳凰不知道怎麼搞到了使用權。

走進去之後,裡面只有三個人,都是熟人。

「這位是陸夫子,你們是老搭檔了,這位是徐陽,這位是王英,都是龍組之中的老人,是首長的心腹。」鳳凰介紹。

陸夫子葉雄認識,他是龍組的第一易容高手,被稱為鬼手,以前葉雄出任務的時候,就是他易容的,他的易容之術神出鬼沒,比起龍天涯有過之而無不及。

至於徐陽跟王英,也是熟人,以前也一起出過任務,當過助手。

龍在天這樣安排是有道理的,熟人之間,磨合更加容易。

「查得怎麼樣了?」鳳凰問徐陽跟王英。

「我們查過了,李湘湘體虛,每過幾天啞巴就會去這附近一家藥店幫她買葯,那裡是我們抓住他,替換身份的最好時機。」徐陽道。

「那間藥店有個後門,應該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完成任務。藥店的老闆,我們證明身份,打過招呼了,完全沒問題,就等死神來了。」王英道。

「很好,大家今天再踩踩,今晚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早上開始行動。」葉雄吩咐。

晚上,陸夫子把葉雄叫進了自己的臨時辦公室,裡面有一台很大的機器,那是他的寶貝,易容機器。

「由於易容的時間比較長,這一次的易容不再是臉皮易容,而是整個頭部易容。我到時會設計一個頭套,讓你帶上,這種頭套的臉部皮膚靠藥水控制,不然會變色,所以兩天之內,你必須回到這裡,換一副頭套。而且,這種藥水對你人體的臉部皮膚會有影響,隔兩天要幫你消一下臉皮的毒素,不然的話,有可毀容。」陸夫子道。

「草,你別嚇我。」葉雄臉黑了。

「這是最壞的打算。」

以前跟陸夫子打過交道,葉雄熟悉他的脾氣,知道他什麼事情都喜歡做最壞的打算。

機器裡面,已經有一個頭部模胚在裡面,只等明天將啞巴抓住,就開始行動了。

葉雄看著模胚,突然感覺右手一痛,陸夫子拿著手術刀,在他手背上劃了一刀,血涌而出。

「你發什麼神病?」葉雄大叫。

「啞巴跟李湘湘,靠的是寫字交流,如果你的手不傷,寫出的字跡會被她懷疑的,現在你的手受傷了,她就不會懷疑了。當然,以後盡量別寫字。」 都市超級醫仙 陸夫子面不改色,好像划葉雄一刀,就跟玩玩似的。

葉雄看著涌血而出的右手,臉都黑了。

龍組傳聞,陸夫子就是個變態,現在一看,果然沒錯。 第二天早上。

王英躲在暗處,目光望著李家四合院門口,盯梢著。

半晌,一名身高一米七八左右,走路弓背,穿著長衫的男人子從裡面走出來,向藥店那邊走去。

出現的男子,正是李湘湘的家僕啞巴,真名吳亞德。

超武槍神 吳亞德二十八歲,父親雙亡,沒有任何親戚,在李家工作了差不多五年,是個比較忠誠的下人。

「徐陽,目標正朝你那邊走去,目標正朝你那邊走去。」王英對著衣領聲地道。

「收到,收到。」徐陽回道。

啞巴走過大馬路,進入惠民藥店,將一張偏方遞給抓藥的醫生。

「嗚嗚!」

啞巴豎起三根手指,意思是抓三帖葯。

「三帖葯,好喲。」醫生準備抓藥.

啞巴走到葯架上,準備買東西,突然一隻握著手帕的手捂住他的鼻子,只聞到一鼓濃烈刺鼻的味道,啞巴大腦一片空白,暈倒在地上。

幾分鐘之後,徐陽從藥店里出來,手中已經多了一個大大的行旅箱。

「這件事,誰也不能知道,不然要負法律責任,聽到沒有?」徐陽警告。

「警官,我知道怎麼做。」藥師急忙道。

徐陽將行旅箱拉到馬路邊,一輛車子停在那裡,開車的正是鳳凰。

將箱子扛上車子之後,車子呼嘯而去。

十分鐘之後,車子停在指揮中心的洋樓邊,徐陽將行旅搬進去。

當葉雄看到啞巴模樣的時候,嘴角忍不住抽了一抽。

尼瑪,這傢伙長得也太丑了吧!

大頭,馬臉,皮膚又黑,臉上坑坑窪窪,全是痘痘坑,看起來怎麼一個丑字解得。

「把他放到掃描床上。」陸夫子命令。

徐陽將暈迷的啞巴放到床上,擺正他的腦袋,推進機器中掃描。

機器滴滴地響了起來,一束束光落到啞巴頭上,電腦正通過光線掃擂。

「正在進行頭部掃描……」

「數據掃描成功,正在複製數據……」

「數據保存成功,請輸入複製比例……」

陸夫子用手在電腦板上按了幾下數字之後,機器再次響了起來。

「正在製作之中……」

滴滴不停的聲音響了起來,旁邊的模胚開始在光線的切割之下,操作起來,只聽到滴滴不停的聲音,幾分之後,一個跟啞巴完全一樣的頭部描型就安成了。

那臉部表情跟啞巴的一模一樣,看起來真是鬼斧神工。

接下來,是製作面部皮膚,製作頭髮,不多久,一個跟啞巴一模一樣的頭套就完全暴露了出來。

整個過程,鬼斧神工。

「以前在美國片之中見過這麼牛逼的技術,沒想到華夏國也有,這易容之術,真是鬼斧神工。」葉雄感嘆。

他見識過陸夫子易容,但那時候他製作的只是人皮面具,而不像這種製作頭套。

「比較幸運,啞巴的頭比較大,這樣製作起來會容易很多。」

陸夫子將頭套從裡面取了出來,遞給葉雄,道:「試一下。」

葉雄將頭套帶上之後,幾人眼前一亮,差都認不出來了。

只不過,細看還是能看出來的,比如眼睛,嘴巴這些粘合處,還沒有處理好。

接下來,陸夫子將葉雄眼睛四周,還有嘴巴四周的皮粘合好,半個時之後,一個跟啞巴一模一樣的人就出現了。

「陸夫子,你這水平真是太厲害。」葉雄感嘆得叫了起來,忍不住道:「你能不能將我化妝成宋吉的模樣?」

「宋吉是誰?」陸夫子奇怪地問。

「一個賤男人,我準備化妝成他的模樣,把馬容干一頓,錄製成視頻發到網上,滿足廣大狼.友的需要。」葉雄。

陸夫子根本不知道宋吉那賤人是誰,道:「只要拿到他的面部數據,任何人都可以裝扮成。」

「陸夫子,別聽他胡八道,抓緊時間吧!」鳳凰看了下時間,催促道。

一個時辰之後,啞巴的面孔,重新出現在藥店。

那名醫生奇怪地望著葉雄,欲言又止。

葉雄沒理會他,拿起桌面上抓好的葯,朝李家大院方向走去。

模樣上過關是沒問題的,但是很多細節方面,他必須要心。

比如性格,習慣,日常,等等,這些如果不心,很容易暴露的。

為了不讓自己暴露,葉雄決定以後盡量少在眾人面前跟人打交道。

李家大院的情況,情報上寫得清清楚楚,他知道李湘湘住在哪個廂房,所以進去之後,第一時間就往那邊走去。

剛走進門,突然一個女孩的聲音傳來。

「啞巴,你給我站住。」

聲音很大,很囂張。

葉雄轉過身,一名二十四五歲左右,長得還算可以的女人正朝自己走來,一雙眼睛落到自己身上,滿是厭惡。

此人,是李霸大老婆生下的女兒,嬌蠻任性的大姐,李環。

李環一米六八左右,身著緊身的長裙,胸部很高,眼睛很大,看人的時候喜歡斜睨著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此刻,她手裡正拿著一本書在看,是一本時尚雜誌。

「啞巴,你幹什麼去?」李環走到葉雄面前,傲慢地問。

嗚嗚!

葉雄揚起手中撿好的中藥。

「又給那賤人買葯,她都病了一年了,再這樣吃下去,成藥罐子了。」李環把手一伸,喝道:「把葯給我。」

這是給李湘湘抓的葯,葉雄自然不會交給她,搖了搖頭。

影帝是個嗲精 啪!

雜誌書狠狠地砸在他的腦袋上,李環憤怒地吼道:「把東西給我,聽到了沒有?」

雖然頭套是假的,也不是你打就打的。

如果不是在執行任務,葉雄真恨不得將她抓過來,脫掉她的褲子,在她屁屁上狠狠打個三十大板,讓她懂得什麼叫做禮貌。

「瞪什麼瞪,本姐打你是看得起你,快把葯拿過來,不然別怪本姐不客氣。」李環怒道。

在資料中顯示,啞巴平時很忠心,為二姐李湘湘什麼都願意做,絕對不可能做出賣她的事情,想到這裡,他死死抓著裝葯的袋子,不肯放鬆。

啪啪啪!

李環拿起雜誌,狠狠地打在他的頭上,怒道:「敢不聽本姐的話,看不揍死你。」

葉雄心裡那個氣啊!

他這輩子什麼時候被人欺負成這樣?

就算是一名下人,沒招她惹她,也不能打就打吧?

葉雄四下看了一遍,確定沒人瞧見,在躲避追打的過程之中,腳一不心,拌在李環腳上,頓時李環跌得屁股朝天。

億萬寵妻:男神101℃深吻 張開的雙腿盡頭,是一條黑色的內內。

變態女人,看內內就知道是虐待狂。

葉雄知道呆下去,肯定沒好處,於是拿起葯,一溜煙跑了。 「啞巴,你給我站住。」李環遠遠地大吼。

葉雄早就跑得不見蹤影了。

手裡拿著抓來的葯,葉雄朝二組李湘湘的廂房那邊跑過去,很快到了她房間口,看到正準備出來的李湘湘。

李湘湘個子比較嬌,也就一米六多一。雖然長得,並不顯然瘦,那是因為她的骨架比較,看起來跟葉雄的妹妹葉洋洋外表差不多。

她臉色不是很好,偶爾會咳一下,不知道是受了風寒還是本身就咳,看起來很瘦的樣子,彷彿一陣風就將她吹倒。

「阿德,葯買回來了嗎?」李湘湘細聲地問。

聲如其人,李湘湘的聲音很柔弱,聽起來有種有氣無力的感覺,很溫柔,彷彿能暖和到人的心裡一樣。

而且,她不像李環一樣喊自己啞巴,而是喊自己名字,這在很大程度上尊敬了吳啞德。

不知道為什麼,葉雄腦子裡,本能的跳出一個名字,林黛玉。

李湘湘很像這種風格。

嗚嗚!

葉雄只好像裝啞巴一樣,揚起了自己的手。

「買回來了,那就去煲葯!」李湘湘吩咐。

葉雄拿著葯,朝廚房那邊走去。

他這輩子沒服侍過人,沒想到出個任務,居然要服恃人,真是的。

在廚房裡瞎找,終於找到了那個葯傻煲,放到電爐上煮,剛剛煮了一半,突然有人走了進來,葉雄一看,當下就頭疼了。

魔女李環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條皮鞭,臉上是得意的模樣。

他沒看錯,就是皮鞭,那種愛情動作片之中,sm場景之中,經常會出現的皮鞭。

尼瑪,這個魔女,不會有sm的變態傾向吧?

「啞巴,過來。」李環朝葉雄勾了勾手。

葉雄嘴角抽了抽,不情願地走了過去。

啪!

一皮鞭抽了過來,直接就抽在他身上,當下身上火辣辣的。

她還真打啊!

葉雄心裡那個氣啊,怒目圓瞪。

「還老瞪老娘。」

啪啪!

兩皮鞭甩下來,再次落到葉雄身上。

雖然隔著衣服打,對葉雄這種皮厚的人,根本算不了什麼。

但是尊嚴呢?

葉雄氣得拳頭緊緊握了起來,要不是他現在在執行任務,他早就撲過去,將她打得她娘都不認識她了。

這還沒完,李環繼續甩了兩鞭,這才停下來,罵道:「這是教訓你拌倒我,跟用目光瞪我的,下次再敢這樣,我讓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