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中一塊布正緩緩飄落下來……

好險!

這是佐佐木小次郎心中唯一的想法,如果剛剛再慢哪怕一點,他絕對會被一刀斬斷的!但即使這樣衣擺也被斬下來一塊。

而且……剛剛那是什麼力量?還有這種一切追求殺傷力的招式,怎麼能在比試之中對別人使用呢?

他想罵陳洛洛,但又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畢竟自己剛剛可是非常的自大……

「臭老頭你也太遜了吧?亞當先生可是輕輕鬆鬆就避開了呢~」佐佐木小次郎還沒有想好該怎麼開口說話,陳洛洛就直接先開口堵死了。

「亞當……」

一時間佐佐木小次郎沉默了,亞當是他能比的嗎?那可是被神明創造出的第一個人,實力絲毫不遜色普通的神啊~

「以後這種追求極致殺傷力的招式不要在尋常是比試中用……」無奈之下,佐佐木小次郎只會拍了拍陳洛洛的肩膀叮囑道。

「我知道了,以後不會對佐佐木先生這樣弱的人使用的。」陳洛洛異常認真的點了點頭,煞有其事的說到。

「噗!老夫那是輕敵了!輕敵!」看著陳洛洛一臉的嚴肅,佐佐木小次郎頓時感覺一口老血堵在自己喉嚨處,只能毫無說服力的解釋一下。

「哈哈哈哈哈~」

陳洛洛頓時笑出了聲,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頓時眯成月牙,代表著少女活力的銀鈴般笑聲蕩漾在院落之中。

【姓名:佐佐木小次郎

種族:人

性別:男

數值:42】

陳洛洛看著佐佐木小次郎的數值,有些失望,哪怕是加持了金光咒也僅僅是剛剛突破40。

不過也可以理解,畢竟佐佐木小次郎強大之處在於那高深莫測的劍術,數值弱一些算不了什麼。有了神器練成的加持,他甚至能殺死大意的波塞冬!

「佐佐木先生,這是關於我剛剛使用的劍術有關的力量……」陳洛洛拿出了一本早就寫好了的【風之呼吸法】的書籍,交給了佐佐木小次郎。

因為燕返與風之呼吸的契合度最高!

而後又陸陸續續拿出數本書籍,分別是五大基礎呼吸法。至於其他的個人色彩太濃重了,除了像陳洛洛這種天賦異稟的人,一般人根本學不了!好不如把五中基礎呼吸法交給他們,讓這些人自己選擇。

「這些……又像上次一樣?」佐佐木小次郎看著眼前的五本書,立刻就想到了點上。

「嗯,請將它們交給實力強大的人,務必讓更多的人變強!拜託了!」陳洛洛收起那種古靈精怪的樣子,深深鞠了一躬而後說道。

「這種話……以後別說了。老夫也是人類啊~我代人類向您致謝!」

佐佐木小次郎沒有追究這種力量的來源,這是屬於陳洛洛的秘密,她不想說自己也不會逼她。

更何況這是有益所有人類的東西啊! 「事故地點,依然是在王家村村口的那棵大槐樹附近。」

「沈劍和王強趕到了王家村,一輛黑色小轎車正停在大槐樹下面。」

「年輕婦人坐在車裡嚎啕大哭:『怎麼辦啊,我撞人了!』」

「沈劍安慰她:『女士,您冷靜一點,請把事情經過告訴我們。』」

「年輕婦人抽泣道:『就在一個小時前,我開車到這裡,突然……突然一個穿著藍色連衣裙的女人從這棵槐樹下面衝出來,我來不及剎車,就撞了上去。』」

「年輕婦人害怕得雙腿發軟,連車都不敢下,只能坐在車裡等JC們來。」

「沈劍和王強在附近搜了一圈,和兩天前的情況一樣,地上只有急剎車的痕迹,根本就沒有血跡和屍體。」

「而這個年輕婦人,也沒有醉駕,更沒有超速行駛。」

「接連兩次,都有不同的人報案稱自己撞到了一個藍衣女子,這件事,肯定有貓膩。」

「沈劍看向了路邊的那棵大槐樹,他突然想起了瘋癲乞丐說的話,他說,王家村村口有個藍衣女子死了。」

「沈劍轉身對王強說道:『王強,這棵槐樹可能有問題!』」

「兩人召集警力,一群人合力挖開了槐樹下的土。」

「他們赫然發現,土裡深處竟然埋著一具渾身是血的女性屍體!」

「這具屍體,身上正穿著藍色連衣裙!」

「他們把屍體拉回局裡驗屍,第二天,屍檢報告就出來了。」

「女人是出車禍被撞死的。死亡時間四天左右,肇事司機撞死她后,就埋屍逃跑了。」

「王家村那一帶沒有監控,想要找到肇事司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幾日,他們局裡的人加班加點,都想要儘快破案。」

「這天晚上,沈劍和王強加班到了凌晨三點。」

「沈劍起身對王強說:『我去買點宵夜。』」

「說完,沈劍離開了警局。」

「深夜的縣城很安靜,沈劍獨自一人走在路上。」

「走著走著,他感覺到有人在跟蹤自己。」

「沈劍回頭一看,身後一個人都沒有。」

「他轉過身想繼續往前走。」

「突然!」

「一張滿是污垢的臉出現在了沈劍面前!」

「沈劍被嚇了一跳。」

「他定睛一看,才發現面前的人是前幾天晚上來他們局裡報案的乞丐。」

「乞丐身上散發著一股難聞的味道。」

「沈劍嫌棄的揮了揮手,這味道和屍臭味一模一樣。」

「乞丐嘿嘿的笑了笑:『JC大哥,我知道肇事司機是誰。』」

「沈劍驚訝:『你怎麼會知道?』」

「乞丐說:『我親眼看見那司機撞人了,他的車牌號是JF123456。』」

「聽聞此言,沈劍顧不得買夜宵,直接回局裡調查了這個車牌號。」

「第二天,他們局裡就破了案,這輛車的車主,就是肇事司機!」

「肇事司機被連夜緝拿歸案,沈劍功不可沒,局裡的人都說沈劍立了大功。」

「就連王強也對他讚不絕口。」

「沈劍撓了撓腦袋,笑著說:『其實功不可沒的人不是我,而是一個給我提供線索的乞丐。』」

「王強問他:『哪個乞丐這麼神通廣大啊?』」

「沈劍說:『就是前幾天來局裡報案的那個乞丐,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他右臉上還有一大塊紅色胎記呢。』」

「沈劍說話的時候,指了指自己的右臉。」

「這時,整間辦公室的人都安靜了下來,大家面面相覷。」

「王強從旁邊的檔案架里拿出了一疊文件,他從裡面抽出一張照片,問他:『你說的乞丐,該不會是他吧?』」

「照片里,是個站在路邊撿垃圾吃的乞丐,他身上邋裡邋遢的,滿臉污漬,右臉還有一塊巴掌大的紅色胎記。」

「這個乞丐,就是他看見的那個人!」

「沈劍點點頭:『對啊,就是他!』」

「沈劍的話讓整間辦公室的溫度都降到了極點。」

「王強臉色鐵青:『沈劍,你是新人,可能還不知道。這個乞丐以前經常在我們局子附近撿垃圾吃,但是……但是他已經死了一年了啊!』」

「沈劍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怎麼可能!我這幾天還見過他兩次!』」

「其他同事也說:『對啊,他已經死了一年了,也是出車禍死的。這乞丐可憐啊,無親無故,還是我們局子里的人湊錢,把他安葬在了王家村村口旁邊的那塊墳地里呢。』」

「聽了同事們的話,沈劍的大腦一片空白。」

「他記得,王家村村口的墓園,恰巧就在那棵埋屍的大槐樹附近……」

【叮!收穫聽眾恐懼值10點!】

【叮!收穫聽眾恐懼值11點!】

【……】

江海魯晗:「這屍體估計是在自己的墳堆里看到了肇事司機撞人。」

江海吳煙祖:「樓上的說的有道理。」

【直播間提示:「丁小白」進入直播間。】

【直播間提示:「丁小白」打賞主播價值5000元的「愛的抱抱」道具效果一個。】

【直播間提示:「丁小白」打賞主播價值8888元的「愛你喲」道具效果一個。】

呂信的直播間再一次鋪滿了粉紅泡泡的道具效果,一股濃濃的少女味。

彈幕里,有粉絲認出了「丁小白」。

江海魯晗:「這不是隔壁那個教女人護膚的主播嗎?」

我女神是蘇香:「什麼?蘇香的情敵出現了?」

丁白還故意來了一句:「主播,愛你喲,么么噠!」

魯班250號:「主播這麼能招蜂引蝶?酸了酸了。」

蘇香的小奶狗:「我靠!主播你個渣男!你對不起我們香香!」

有些不認識丁白的聽眾,都把丁白當成了女人,當成了蘇香的情敵。

很快,呂信的直播間里又來了兩條私信。

「給我解釋一下,那個『丁小白』是誰?」

蘇香用質問的口吻同呂信說道。

這口氣,就好像正宮夫人發現自家老公出軌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