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第1登陸隊接近大氣層,無異常……第1登陸隊接觸大氣層,無異常……第1登陸隊進入大氣……吱……層,溫……第1……)

……

吱吱(報告,第1登陸隊在恭古歷3229年15月3日20:131完全失去聯絡。)

嘎吱吱(知道了,第2至第10臨時登陸小隊軌道固定,其它的小隊,全部開始沿軌道蒐集生態星資料,無需加密直接送入主巢。)

~~時間飄~~

嘰嘰!(報告,最新檢測到生態星大氣層出現異動,第4臨時登陸小隊請求提前登陸。)

嘎吱吱(第1、2、3登陸小隊有無迴應?)

嘰嘰(信息更新中……最新信息顯示,無迴應。)

嘎(嗯……同意第4登陸小隊請求,發送登陸許可。)

嘰嘰(登陸許可獲取……第4登陸小隊突入。)

嘰(第4登陸小隊接近大氣層,無異常……第4登陸小隊接觸大氣層,無異常……第4登陸小隊進入大氣層,無,無異常……第4登陸小隊突入臭氧層,溫度上升,無威脅,開始攝取生態星資料……第4登陸小隊突入平……)

……

吱吱(報告,第4登陸小隊於恭古歷3229年15月9日19:11完全失去聯絡。同期生態星大氣層異常恢復。這裏是第4登陸小隊有關生態星的最後報告。)

嘎!(【查看】這……立刻加密送交主巢,第5登陸小隊立即突入!)

吱吱(是,第5登陸小隊立即突入。)

……

地點:衛星軌道主巢控制中心

吱吱(老大,搜索羣最新報告。)

嘎(信息解密,圖像顯示……)

如同置身於記錄者所處的位置一般,觀看者感到自己正從空間軌道上慢慢脫離,然後一點點向前方巨大的蔚藍色星球靠近。

梭形身體不斷偏轉,變成以尖銳的一頭指向生態星,而從這裏,可以明顯的看到這顆星球的大氣似乎在不正常的波動。

而如同背景一般的聲音,也不時迴盪在觀看者的耳中。

(指向修正,關閉推進系統以節省能源,全力開啓通信以及記錄系統。)

(第4登陸小隊接近大氣層,無異常)

梭形物體漸漸接近大氣層,周圍的空間中漸漸出現稀薄的物質,外殼似乎也正在承受着撞擊與摩擦,而那看似兇猛的大氣層異狀,卻如同另一個世界的變化一般,對梭形物體的動作毫無影響。

(第4登陸隊小接觸大氣層,無異常)

嘎嘰嘰(該死,這叫無異常,這種星球級的大氣層異動,居然沒有對它造成任何影響,這也叫無異常,這個該死的小隊!你怎麼不去死啊!)

吱吱(老大,它們已經掛了。)

(……)

隨着畫面的變化,周圍的空氣越來越濃密,陽光開始散射,使得環境中佈滿光芒,只有身後才能看到星空的黑暗。

(第4登陸小隊進入大氣層,無異常)

空氣開始與梭形物體摩擦,它那黝黑的外殼色彩,漸漸地變暗變紅,而空間中的光芒也逐漸變得刺眼。

(減速層打開,加強通信信號輸出,能源不足……吸收登陸小隊戰鬥單位能源補充。)

梭形的物體突然間變成工形,速度也驟然減弱,但這個物體卻彷彿毫無損傷一般,展開的傘衣只是稍稍抖動了一下,便依舊盡忠職守的延緩着物體的降落速度。

而在打開的空腔內,幾根吸管狀的物體從中伸出,開始四處揮動。

(第4登陸小隊突入臭氧層層,溫度上升,無威脅,開始攝取生態星資料)

突然,原本躁動不安的大氣層毫無徵兆的靜止下來,然後如同什麼也沒有發生一般,隨着一道又一道的波動梯次平復,最終歸於最初的形式。

而觀看者所看到的最後場景,就是突入平流層的第4登陸小隊,其前方所出現的幾片如同水母般,閃着電光的雲朵,或者說……是如同雲朵般,閃着電光的水母,浮空的帶電水母。

畫面靜止在主巢幾位觀看者面前,整個主巢通信網絡內鴉雀無聲,似乎在同一時間,所有一切都同這幀圖像一樣靜止了。

終於,還是身爲老大的聲音最先打破了沉寂,那幾乎是咆哮般的聲音。

嘎吱吱!(誰它M的告訴俺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有生命存在,而且是這種高級生命體!)

吱……吱(老大,感……感應羣一切觀測設備都顯示該生態星只有大陸和海洋,沒有任何生命。)

嘎!(沒有生命,那這是什麼,你吃壞肚子拉出來的腸蟲嗎?還是帶電的!)

【嬉笑聲】

吱吱(老大,要是第4登陸小隊觀瞄設備出問題了呢?也不是不可能啊。)

嘎(你以爲我是白癡嗎!雖然也有可能,但即便是觀瞄設備出了問題?也最多是斑紋和黑點之類的東西,有這麼清晰的問題圖像麼?啊!)

嘰嘰(報告,搜索羣最新情報,第5登陸小隊在第4登陸小隊失去信號後隨即突入大氣層,但依然在進入大氣層後失去聯絡,搜索羣初步分析認爲,之前的大氣層異常與生態星異常狀況有關,請着重關注。以上。)

嘎(【吸氣】搜索羣暫停登陸,嚴密監視生態星大氣層,發現出現此次類似異狀,立刻派出兩支登陸小隊同期不同點登陸,記錄圖片以最快速度傳回。對了,二號衛星有無異常?)

嘰嘰(是……通告以發出,搜索羣顯示接收。另,二號衛星最新情報更新,二號衛星大氣同樣異常,此次事件後,二號衛星觀瞄直徑有輕微縮小,軌道上的二級能源組都在軌道待命,無任何動作。)

嘎嘰嘰(告訴二號衛星軌道上的能源組,命令同上,再有異常,一次派出一個能源組突入觀察。)

嘎吱吱(另,將這個圖像送情報組分析,俺要它們以最快速度給我拿出有關此次突入的結論,特別是那頭水母的信息。另外,三級星球研究組建成之後立即運行到搜索羣軌道,全力分析大氣層組成,俺就不信了。)

吱吱(老大,俺認爲這顆星球不正常,上上次俺們去303軌道空間站時,俺似乎聽過類似的信息。)

嘎(混蛋,怎麼不早說!)

吱吱(額,老大,你也知道這種小道傳言可信度,比俺們馬上就遇上普米加西亞族母艦羣的機率還低,上上上次俺告訴你那個奇科裏星域有落單的普米加西亞組巡邏艇的傳言,你還說以後這種沒有可信度的傳言就不要拿出來混淆視聽了……這樣的話。)

嘎(這次例外,快說,什麼傳言?)

吱吱(嗯……想想,啊!不要動手,俺想起來了!是……對了,是那個次級空間世界的傳言啦。)

嘎(吃雞空間?神馬東西?)

吱吱(【擦汗】額,老大,聽我說完啊,是次級空間。話說,在這個充滿未知與神祕的宇宙,有一種星域,也可能是星系什麼的,反正他們都被稱爲次級空間世界,這是因爲我們如果遇上,一般都能看到這個星域的存在,但卻無論誰都無法進入。而且即便從一面進去,也會很奇怪的從另一面出來,而且出來的地方離進入的地方很近很近。)

(還有說法說,這個空間是孕育強大物種的搖籃,因爲所有物種都不可能一下子就天下無敵,所以宇宙那個主宰就設定了這個空間,來保護它所喜歡的種族,直到它們擁有了一定的生存能力。)

(這還不是最玄乎的,有個神神叨叨的傢伙說,那個普米加西亞族,不是纔出現在宇宙兩千年左右嗎,現在居然進入星際高層了,就是因爲它們也是那個次級空間世界出來的物種。)

(還有還有,有說那個普米加西亞族曾經提議全宇宙懸賞搜捕次級空間,然後在空間周圍建要塞什麼的,只要有東西從裏面出來,就全部幹掉,一點渣都不能留。這可是消滅對手的好辦法啊,不過似乎沒被採納。)

嘎(說的好像真的似的?不過這該不會又是那些宇宙主宰教會弄出來的謠言吧,而且就算普米加西亞族有提過這種議案,可能被你們聽到麼?還有,這種看起來像是世界之謎,卻既沒有好處,還充滿危險的地方怎麼可能被現在的探險者看上,怪不得是謠言。)

吱吱(老大,管它是不是謠言,但俺覺得俺們現在的情況有點像誒,你看,雖然俺們的部隊都被吞掉而不是吐出來,但這種觀測的到,卻察覺不了具體情況,看起來還真的有些像……額,想着想着,俺都有點發麻了。)

嘎(也是……做事小心點沒錯,但是,我們現在這塊星域都不知道在哪兒,以俺們一直表現出來的運氣,要再找這麼個七級能量的生態星,沒個幾千也得幾百年啊,而且一般情況還是被佔了的……)

嘰嘰(報告,情報組初步分析報告:根據圖像顯示情況分析,各大氣值暫無準確結論;有關主要目標,情報組命名爲雷霆雲水母,判定相似達80%以上的已知物種有三,分別是普米加西亞族星球時期的平流層交通獸普陀飛龍;庭靈族海洋深海生物戰提亞水母;我們恭古蟲族被淘汰的一級星球通信終端祖魯宿主。下一次分析報告預計需要二十個星轉,以上。)

嘎(感應,你怎麼看?)

吱(老大,我隨你。)

嘎(……)

嘎(普米加西亞族看俺們不順眼,遇見就殺,如果這裏是他們的星球,現在俺們搞不好已經被幹掉了,額,等會兒不會真出現它們的母艦羣吧……)

吱吱(老大,不要嚇俺,就算它們想萬無一失的幹掉俺們,一艘驅逐艦就可以了,會拍母艦羣麼,你以爲俺們是大領主啊。)

嘎(也是,至於庭靈族,那羣神神叨叨的傢伙可以無視,而且這一個飛在天上,一個窩在水裏,嗯,不大可能是他們。到是……如果是我們恭古蟲族,這可就糟了,好不容易發現一個好的生態星,難道又得離開。)

吱吱(老大,要不,幹掉它們?)

嘎(你以爲俺不想,但是,這種指揮官的內戰可是重罪啊。而且,是不是恭古蟲族還未可知,繼續監視吧。)

吱吱(哦。)

而在他們所無法注意的地方,剛剛平息的生態星大氣層發出一道無法被觀測到的波動,掃過整個宇宙,最終匯聚在宇宙某一處不起眼的角落。

一個深邃的意念因爲這個波動而稍稍震動,後又迴歸沉寂。

不一會兒,一個通告就擺在了所有編輯空間負責系統的面前。

【編號14939號主意識確認死亡,輔助系統8051確認死亡,編號14939號編輯空間確認因未知原因崩潰,所有輔助系統注意維護空間安全,以免出現類似情況,系統公告673931號。】

而隨着這份公告的發出,覆蓋着雙月星所在星系的一層詭異薄膜開始逐漸收縮,逐漸消散。

※※※

雙月星,嘎山部落神殿。

“快看快看,是流星啊,小靈韻。”一驚一乍的聲音沒有驚起身旁的同伴任何反應。

“哦,前幾天不是每隔一會兒就有麼,有什麼好看的,飛到一半就消失的東西,無法長久存在。”無聊的趴在神殿地板上,雖然也知道楚潔是好意,但靈韻就是提不起興致,因爲空幻已經離開十天了,到現在卻都還沒有回來。

“好啦,空幻那麼厲害,怎麼可能出問題嗎。而且,以前不也是隔一段時間就回來了嗎?”這時,楚潔神情一動,彷彿在聆聽什麼東西,閉上雙眼,片刻之後她又睜開眼睛,望向門外。

哎,又是一個較爲合理的願望。

無奈的從祭壇上起身,楚潔準備外出去完成這個願望,但就在她想給靈韻打個招呼時,突然眼前一亮。

“對了,小靈韻,我這裏有個很簡單的任務,反正你現在也沒事,就幫幫我好嗎?”說着,楚潔上前幾步拉起不情不願的小靈韻,將淺藍色的小嘴巴湊到小靈韻耳邊,如同說着悄悄話一般,將這個願望告訴了小靈韻,然後看着一臉無奈加鄙視的靈韻轉頭望向門外,楚潔興奮的在身後劃出V字,而內心卻不足的說着抱歉。

“好吧,反正閒着也是閒着。真是的,還真是到了發情期,這些傢伙居然許這種願望,直接走到面前說想交(要有愛)配不就行了,居然想先知道對方的想法再說,要我遇到這種雄的,早一腳踢開了,喵的。”

“好啦好啦,說不準你回來之後,空幻也回來了呢?”將小靈韻擡起的小腿壓下,楚潔好言好語的勸導着。

雖然嘟嚕着滿臉不滿,但小靈韻還是提步走出了神殿,讓我們向那位可憐的沒膽表白的雄猿默哀,小靈韻來了!

看着離開的靈韻,楚潔一臉無奈的重新座到石椅之上,“雖然看起來很閒,但是空幻啊,你可是大家的主心骨的說,啊!好煩,又來! 後宮之君心叵測 額……還是冥獄部落的,吾還想看看小靈韻怎麼處理這個願望的說。”

鬱悶的起身走到祭壇之上,楚潔在心中默唸“去這個願望的位置”,然後一陣微光閃爍,神殿瞬間沉寂下來。

大家都很忙碌啊,除了那些無所事事,也發不出聲音的亡魂們。

安靜……飄~~

安靜……飄~~

安靜……飄~~

安靜……“楚潔,我回來啦!太搞笑了,那個女的直接跑到雄的面前,擡手就把它揍了一頓,還說什麼‘是你想和我交(要河蟹)配,還是你想讓大祭司來和我交(要有愛)配啊!’,哈哈哈,太好玩……啊咧,不在。”

繞着神殿轉了幾圈都沒有發現楚潔的身影,而蝶舞前一天也因爲一個複雜卻不怎麼重要的任務出去了,結果現在,神殿就只剩下幾十個飄來飄去的亡魂。

飄~~(好想說話啊飄~~)= =#

“啊,你們這些傢伙,不要再亂飄了!”被煩的鬱悶的靈韻終於受不了爆發了,幾道精神力束縛就將亂七八糟的亡魂們拉了下來。

“你們是不是很閒?”

面對靈韻威懾力十足的笑容,衆亡魂不自覺的點頭,有迅速不約而同的高速擺頭,最後不約而同的做出了咽口水的動作……

“嗯,那麼……”

雙眼一睜,靈韻蠻力十足的將這幾十個亡魂分成幾隊,然後指着他們開始分配任務:“你、還有你、以及你們幾個小隊,全部給我繞領域邊緣內側巡邏,發現問題立刻上報給最近的祭司或者靈雪頭領;你們幾個,在天上飛,看見那裏有危險就告訴離危險最近的祭司,讓她去解決問題或者找猿幫忙;最後是你們,給我繞神殿外圍巡邏,不準再亂飄啦!給我閃!”

衆亡魂立即如蒙大赦般沿最近的道路離開神殿,無論是屋頂、牆壁、地板甚至壁爐都是無所不在的道路,而剛剛跑出一定距離的亡魂們,立馬又聽見了靈韻的聲音。

“以後全給我走門,誰在亂竄小心我的精神力衝擊! 大巫紀元 哼!”

衆亡魂落荒而逃,而靈韻看着再次安靜下來的神殿,委屈的趴到祭壇上,甚至撒氣般的亂滾。讓咱們感謝負責神殿維護的嘎嘎猿們吧,如果不是他們每天都使用乾草做成的掃帚和恐龍皮中柔軟易吸水部分做成的抹布清洗神殿,小靈韻那套今天才換上的大祭司服恐怕又得交給她的隊員們清洗了。

這時,一道光芒突然出現在神殿中,靈韻臉色一喜,從地上直起身子,向祭壇衝去。

“空幻,你回來啦。”

“額,靈韻啊,吾是楚潔啦!”鬱悶的看了看這突然撞上自己的靈韻,楚潔看了看四周,這纔回頭看向正失望地掙脫自己懷抱的靈韻,嘆了口氣問道:“空幻還沒回來嗎?”

聞聽此語,靈韻臉色的失落更重,賭氣般的點了點頭之後,她隨即走到壁爐旁躺着,似乎睡着了一般的一動不動,不發一言。

“額,吾說錯話了嗎?”看着壁爐旁的靈韻,楚潔奇怪的偏頭說道。

“我的神啊,那種時候那麼明顯的事,你再說一次不是讓靈韻大祭司更不高興麼?”從臺階上一步步走入,蝶舞的聲音先一步傳入了楚潔耳中。

“啊咧,這樣啊,誒!蝶舞你回來了,正好,靈韻這幾天都一副無聊的樣子,吾都過的不舒服啦。”一頭迎上蝶舞,楚潔像個小孩子般,完全沒有個神的樣子地抱着滿腦無奈的蝶舞。

這也是空幻並沒怎麼注意神的形象,所以像楚潔和蝶舞的關係,與其說是神和她的祭司,不如說更像要好的朋友。

“神啊,你這時候需要的做的是安慰靈韻大祭司,而不是爲自己想哦。算了,算起來空幻應該也快要回來了吧,十天前似乎也是這個時候。”探頭看了看門外的天色,蝶舞想了想說道。

就在這時,一股劇烈的光芒伴隨着清脆的碎裂聲出現在神殿內部。

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氣息瞬間驚醒了並未入睡的靈韻,臉上頓時一喜,靈韻瞬間從地面蹦了起來,衝向祭壇。

“你回來啦,空……你,你是誰?” 排名從王往下下,需要用滑鼠往下滑。

電腦第一面的表格做的不大不小,能看到的只是前二十的排名,江院長葛院長這行人並沒有仔細觀摩第一頁的想法,只大概掃一下前三名是哪個國家的隊伍,畢竟他們預算的名次都在50左右,會從第二頁開始看起。

第一行那隊伍名稱後面的「jingda」大過亮眼,一眼就能看到這是秦苒他媽隊伍的名稱。

別說A大的參賽者,就連葛院長、江院長也沒反應過來。

葛院長做了個他平生幾乎沒做過的動作,拿手揉了揉眼睛,再看一遍。

第一名依舊沒有變化。

葛院長跟江院長都知道,這個名次意味什麼。

葛院長看向江院長,「第一名!我們有隊伍進到前三,拿的還是第一名!」

聽到這句話,原本在隔壁桌子上喝啤酒的一行領隊們連忙磕下手中的啤酒,連忙跑到電腦邊,查看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