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這個節骨眼了,姜超當然橫不起來了。

先保命再說吧……

命都沒了,說什麼都是屁話。

宮三元看着查察司,欣慰地點頭道:“你看,姜超同志說的也很有道理。”

“既然如此,罰惡司,你來斷一斷,姜超這個情況應該怎麼處理呢?”

肖洪一樂。

媽的,有生之年我居然也能審判董事長了。

哈哈哈哈!

但看到宮三元那小眼神後,肖洪又立馬嚴肅了起來。

他將衣袖放了下來,把官袍拉挺,擺正了官帽。

“啊,鑑於諸位說的以上內容,下官認爲,完全可以按照查察司所言判決。”

“不過,姜超必須寫下保證書,保證明天不讀書,讀書苦,讀書累,讀書還要交學費,要不如參加黑……”

“啪!”的一聲。

大牌甜妻 宮三元猛地拍響了驚堂木。

“混賬!你在胡言亂語些什麼東西?!”

朱蕾也是拿他沒辦法。

這個肖洪呀,動不動就拿出小流氓腔調來。

肖洪一驚,趕緊改口。

“不不不,下官說錯了,下官的意思是姜超必須保證,以後絕不胡亂殺人,必須奉公守法!”

“還要寫個三萬字的保證書。若有再犯,天打五雷轟!命魂俱滅!永世不得超生!”

真夠毒的。

“那個……姜超,你可服本官的判決?”肖洪問道。

姜超面無表情地看着肖洪。

怎麼聽怎麼覺着變扭。

“服……”

你小子給我等着!

宮三元清了清嗓子。

“好,既然如此,都沒有異議的話,這事就這樣吧,姜超同志,你可以走了。”

趕緊走!

“再慢着!”

所有人都看向杜子仁。

“南帝,請問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宮三元問道。

杜子仁冷笑一聲。

豪門千金:單身媽咪追愛記 “有意思麼?你們覺得有意思麼?一唱一和的幹什麼呢這是?”

“唱雙簧?說相聲?收到門票了嗎你們?唱得那麼起勁,看來賺的不少啊。”

好吧。

能在地府成就一方帝王的人,當然不是傻子了。

宮三元也不爽了。

“那你到底什麼意思?!說出來聽聽!”

媽的,我們討論的時候你不吱聲,我們商量完了,你跟個狗似的跳出來噁心人!

狗都比你可愛百倍!

杜子仁摸着茶盞,淡淡道:“姜超的確有功,我也知道,地府自然不會視若無睹。”

“這樣吧,火山地獄就不用去了,直接拉去銅柱地獄即可。”

“我這麼判,不知大家認爲怎麼樣啊?” 宮三元冷聲說道:“我反對,姜超爲地府做出的貢獻,難道就這樣抵消了嗎?我認爲,姜超無罪。”

說話時,宮三元閉上了眼睛,即便連一個最簡單的陰差,都能感覺到宮三元在強壓着怒火。

“對不住了宮總判,我是本案督查,反對無效。”杜子仁得意洋洋道。

宮三元越是生氣,他就越是開心。

和之前一樣,杜子仁也巴不得對方現在能打自己一頓呢。

這一打,絕對能把宮三元的烏紗帽給打沒了。

“是麼?你僅僅是監督調查而已,並不能對我進行直接管理。”

“姜超,本判已經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定你無罪,你可以走了。”

肖洪把姜超往後拽,小聲道:“董事長,快跑啊,你到了凡間就定案了!”

姜超卻是沒動。

宮三元閉眼說話的樣子,姜超不是沒見過。

依稀記得是十二年前吧,那會兒當宮三元睜眼時,殺了一隻陰氣值高達八萬的蛇妖。

杜子仁感受到了宮三元身上釋放出來的威壓。

“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今天有本事你就動我一下試試!”

佯裝出來的憤怒,心裏卻是笑開了花。

打我,打我呀!

宮三元緩緩站了起來。

“試試就試……”

“慢着!”

鏡頭轉向總判殿門口。

那是一個身穿白色官袍的青年男子,他身體瘦弱,臉上毫無血色,還掛着一對黑眼圈。

像是個癆病鬼。

宮三元身上的氣勢一下子就散了,他睜眼看向那人。

“你來幹什麼?”

癆病鬼單膝下跪,雙手抱拳道:“下官,小鑽風有要事稟報!”

肖洪都恨不得踹上去了。

“祕書長?你跑來添什麼亂吶?快出去。”

一旦宮三元動手,肖洪便會緊隨其後,兩個人能拖住杜子仁片刻就行。

只要姜超能脫身,這案子也就定了。

小鑽風直接將肖洪扒拉到了一邊去。

“宮總判!姜超殺害陽人一案,實屬誤會!其實這是一項隱藏訂單!”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淡定了,就連宮三元也是如此。

“快快起身,說清楚來龍去脈!”

小鑽風站直了身子。

“是這樣的,朱蕾花了八百萬華夏幣的高價,聘請一名道門中人,暗殺姜超。”

“因姜超身份特殊,地位超然,朱蕾的行爲,已經構成了現世報,並且是死劫。”

“但上天有好生之德,系統識別出的結果是隱藏訂單。”

“如果姜超放了朱蕾,那麼將會記上一功,如果將其殺了,也只是完成了隱藏訂單而已。”

杜子仁跳腳道:“胡說八道!根本不是隱藏訂單!你們都是一夥兒的!我要去秦廣王那兒告……”

“叮!”的一聲。

姜超的手機響了。

“隱藏訂單已完成——擊殺陽人朱蕾,獎勵2功德點,已發放,請查收。”

姜超總算是鬆了口氣。

重穿農家種好田 “我已經收到通知了,宮總判請過目。”

宮三元一把接過手機,看了看之後,果真如此。隔着老遠,宮三元也給杜子仁瞧了瞧。

“好,既然如此,姜超殺害陽人一案,水落石出,姜超,你就走吧!”

杜子仁急得都快蹦起來了。

“不對!從姜超殺人到現在,都過去那麼長時間了,連朱蕾命魂都走到這裏了。”

“這個通知怎麼可能剛收到?!明顯是陰政司小鑽風包庇姜超!這個訂單有問題!”

一點兒都對。

姜超皺眉道:“這怎麼了?這很正常,地府系統經常出問題。”

“就在最近,我還收到了一個訂單,被執行人的信息居然是被加密的。”

“肚子疼,你來說說,這可笑不可笑?”

一聽到“加密”二字。

杜子仁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他趕緊把話題扯開。

冷公主與淡漠王子的愛戀 “放肆!你居然敢直呼我的名諱!來人!給我拿下!”

兩列鬼差目視前方,一動不動,像是一座座雕像。

“混賬!你們都沒有聽到我的號令嗎?!”

宮三元淡淡道:“抱歉了南帝,你是此案督查,沒有權力調用他們做和本案無關的事情。”

姜超補充道:“而且我一沒有陰職,二不是亡魂,對你不需要那麼客氣。”

“更何況,我說的是肚子疼,難道這也犯法是麼?”

媽的。

這師徒倆唱起相聲來,真叫人沒法接茬!

“總之這隱藏訂單肯定有貓膩!姜超絕對不是清白的!”

宮三元和姜超同時伸手說道:“證據。”

沒證據你說個屁?

我還說你強女幹苗倩倩呢!

杜子仁臉上氣得一抽一抽,他連連點頭道:“好好好,我這就去查!你們給我等着!”

宮三元淡淡道:“那好,本判先把姜超的案子結了,然後陪同南帝一塊去查。”

“不行!在我沒有拿到證據之前,誰也不許走!”杜子仁咆哮道。

宮三元冷笑道:“南帝,你怕是在說笑呢吧?你沒有證據,本判爲什麼不能結案?”

“這麼說吧,你一旦出了這個門,姜超的案子就掀過去了。你走啊,你走一個試試!。”

杜子仁不斷地喘着氣。

他要是留在這裏,就沒有證據,姜超就無罪。

他要是去查那個訂單,自己一走,直接結案了。

就算等自己有證據了,也無法翻案,地府就是這樣,一錘子買賣的事兒。

真有冤假錯案了,照判。

沒有情面可講。

“你,你們!給我等着!”

杜子仁飛了出去。

道理很簡單吶,自己不去,今天等於白來,可要是去了,起碼能把一個陰政司除掉。

杜子仁前腳剛走,驚堂木音後腳就跟着想起。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