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掌控之地間,都會有相應的聯繫。洪君臨近年來,不斷挑戰各族年輕高手,不斷敗退各個天寵。

轟!

二者拳頭相撞了,宛若彗星撞日,激起了無數光芒,整個石室化為了光的海洋!可怕的轟鳴聲響起,撕裂了眾人的耳膜。那隆隆巨音,震的一些人,修為不穩,元神都快要遊離而出。

哼!

石室宛若快要崩潰了一般,但就在此刻,十三道背影上漂浮出了無數的符文,烙印在虛空中,阻止了大崩滅。否則的話,二人這一擊,便能夠將整個石室都是撕裂成齏粉。

兩道悶哼聲同時響起,眾人駭然見到,洪君臨與洪錚的身軀,竟然各自退後了三步!

勢均力敵!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洪錚與洪君臨,竟然勢均力敵!

洪君臨退後三步,眼中出現了濃濃的驚色。他很明白這一拳的威力,就是孕骨巔峰的高手,都難以接下。而且自己經過十道混血的加持,體魄強大的嚇人,就是一座大山被他這樣轟殺,也會崩碎。但是沒有想到,洪錚不但接下了他這一拳,而且還將他擊退了! 洪錚甩了甩自己的手臂,感覺有點發麻,看著洪君臨,開口說道:「不愧是最強天寵,果然夠強大。」

「君臨兄,我來助你。」就在此時,天雪冰畫一族的女子踏前一步,對洪君臨開口。

「蒼宇雖然不才,也來助你。」鳳蒼宇也動了,緩緩向洪錚欺壓而來。

三大高手同時準備出手,就連洪錚,也是難以擋住。

洪錚冰冷的臉上出現了一抹笑意,看了看手中的補天果,張開大嘴,猛然將補天果吞了下去。

「你敢!」洪君臨怒吼一聲,手中出現一把金戈,閃爍冷厲光澤,長有一丈,直接向洪錚掄來!帶有橫掃千軍之勢,金戈上,爆發出了璀璨光華,並且有白色霧氣籠罩。

金戈的速度與力量都達到了一種極致,與空間摩擦,爆發出了駭人的氣爆聲。

吞下補天果的洪錚,渾身上下冒出了金光。補天果剎那間化為液體,沿著他的經脈,不斷向四肢百骸延伸而去。一股磅礴而浩蕩的力量從他的體內產生。

「殺!」他剛一張嘴,口中便是吐出了一大片七彩霞光,照亮石室。同時,他感覺軀體都快要被撐爆了。尤其是眉心中間,出現了一道裂縫,那是缺陷裂縫。

此刻的缺陷裂縫,發出了咔咔之音,如骨節交錯聲。難以想象的劇痛傳來,讓他的靈魂都是不穩定了。而此時,洪君臨那驚天一戈,已經橫掃到了洪錚面前,生死危機之感頓生。洪錚有種感覺,這一戈,他根本接不下來!

「走!」他大喝一聲,口中不斷吞吐出七彩霞光,絢爛無比。迅速向著石室外面衝去,準備沖入到棲魔洞中。

雖然棲魔洞的壓力他也已經到了極限,但是相比在石室中,還是棲魔洞中的生機更大一些。

鳳蒼宇見狀,眼中出現了殺機,一掌橫推而來,佛國絕學——大羅佛手!黃金色的禪光爆發,一掌橫推而至,帶著一種詭異秘力與氣吞山河的決心,要將洪錚給留在此地。

「滾!」洪錚再次打出了太祖神拳,以斗戰真法催動,爆發出了三十倍的威力。

一拳一掌交擊,同時在虛空中幻滅。

超凡宇宙之超獸武裝系統 鳳蒼宇身軀竟然踉蹌幾步,被逼退。趁這個間隙,洪錚一瞬間便衝出了石室,來到了棲魔洞中。

剛一來到棲魔洞,洪錚毫不猶豫,後背折射出黃金光華,一對黃金羽翼猛然展開。一道道黃金光轟出,同時有黃金霧靄出現,他展開了鳳凰翅。

與此同時,難以想象的壓力再次出現了,從四面八方,不斷擠壓而來。彈指間,洪錚全身上下都爆發出了血霧!

但洪錚速度絲毫不停,猛然下降了百丈,然後是兩百丈!

一息過後,鳳蒼宇,洪君臨等人才從石室中沖了出來,看向下方兩百丈處的洪錚。

洪君臨眼中的殺機毫不掩飾,他語氣冰冷,一手持金戈,一手持天羅傘,欺壓而下。但是只下降了一百丈,他就再難存進絲毫。就算有天羅傘,他也下降不了了!

「該死!」天雪冰畫一族的女子聲音也是冰冷,她同樣下降不了。她自幼在深海中修行,對深海壓力已然熟悉,就算是深海幾萬丈處,她也曾下去過。但是沒有想到,棲魔洞的壓力,比深海壓力高了不止一個層次!

洪錚盤坐在三千兩百丈處,全身上下爆發出了血霧。但同時,吞下補天果的他,異象也是極為驚人的。全身上下的竅穴,如同被點亮了一般,不斷向外面噴薄出霞光。並且伴隨著他的呼吸,吞吐出無盡的大荒氣。

眉心中間,缺陷裂縫不斷閉合,然後又不斷裂開,如此循環。

洪錚只感覺到補天果化為了流體,有一尺長,拇指粗細,沿著他全身的經脈不斷遊走。那流體,呈七彩色,裡面有無數道紋路糾纏交織。這還不是讓洪錚最為驚異的,最讓他想不通的是,那流體,乃是真龍的形狀!

真得如龍,雖然只有一尺長,但鱗片清晰,龍角彎曲,腹部還有四隻龍爪。這條補天果化為的幼龍時而仰天發出一聲與大道和合的龍吟聲。

它先是遊走在洪錚普通的經脈中,所路過之地,經脈被拓寬,韌度增強。然後是奇經八脈,甚至有一些堵塞的經脈,都是被沖開!

雖然這個過程無比痛苦,但是洪錚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軀體強度再一次增強了!

然後,幼龍開始遊走洪錚全身上下的骨骼,似乎在錘鍊。

到最後,它來到了洪錚的眉心之處,那裡,是缺陷裂縫所在之處!

它忽然不動了,靜靜的看著缺陷裂縫,眼中出現了人性化的猶豫之色。

「還等什麼,速速彌補裂縫,他日,我必定讓你凝聚真正形體!」洪錚開口,他看出來了,一旦這條補天果化為的幼龍彌補缺陷裂縫,必定會耗盡所有力量。所以,洪錚許下了一個承諾。

大夢生活 幼龍抬起頭,深深的看了一眼洪錚,眼中有化不開的悲哀之色。它雖然沒有靈智,但是它也是知曉,這是它的宿命!

而後,它不再猶豫,猛然沖向了洪錚的缺陷裂縫中。

補天果化為的幼龍,蘊含了難以想象的極致力量。沖入到洪錚的眉心中之後,頓時,讓洪錚眉心如同開了天眼一般。他眉心中間,宛若孕育出了一輪烈日,照耀無盡山河。

幼龍全身崩碎,極致力量遊離了!

洪錚全身一震,心中震驚。

「怎麼這麼熟悉,這畫面怎麼這麼熟悉,怎麼可能!」他睜開了眼睛,眼中出現了茫然之色。但隨後又閉上了眼睛,因為這個時候的他,根本就無暇他顧了!

磅礴而又浩蕩的能量爆發出后,充斥在洪錚的腦海!

咔咔聲瘋狂出現,缺陷裂縫,不斷在癒合。

咚!

宛若洪鐘大呂一般的聲音響起,在洪錚腦海中許久不懂的六面晶體,閃爍發光,接引一部分力量,那是神域晶體!

當初洪錚以補字元融合斷魂魔猿的符文化為的神域晶體。 神域晶體懸浮在洪錚的腦海中,接引浩蕩神力入內。忽然,神域晶體光芒大放,無盡的光充斥了洪錚的腦海。一道道梵音響起,宛若神魔在永恆禪唱。

「對神域晶體……有功……賜你……仙魔龍齒棍……」宏大而蒼茫的氣息從神域晶體上傳來,傳遞到了洪錚的腦海中。

而後,洪錚赫然發現,神域晶體內,竟然浮現出了一個世界,在那世界中,有無數兵器,法寶,丹藥,以及經文!

「原來,這神域晶體,是斗戰神王生前儲存寶物所在。」洪錚眸子發亮,在神域晶體內,他看到,一根擎天之柱永恆的矗立在世界中央,宛若擎起了整個蒼穹。

而在龍齒棍的邊緣,漂浮著一道道光團,每道光團,都蘊含了極致而磅礴的氣息。那些光團中,封印了一個個蓋世奇寶。洪錚看到了一部經文,閃爍詭異氣息。還看到一顆丹藥,四周龍飛鳳舞,異象紛呈。更看到一尊尊異寶,閃爍冷厲光澤。

「儲物空間?」洪錚有些驚異了,心念一動,儲物袋中的一些寶物全部被攝入到了神域晶體內,他點點頭,「有點意思。」

補天果所化的真龍秘力繼續噴薄出浩蕩大勢,另外一部分能量開始彌補洪錚的先天缺陷。他的眉心裂開,霞光迸發,映照棲魔洞。一瞬間,天地給他的感覺都不一樣了。

咔咔咔!骨節交錯聲不斷的響起,裂縫在迅速的癒合。他全身的氣勢反而沉澱收斂了下來,盤坐在哪裡,宛若一尊古佛,氣息深邃,帶有不可測的氣息。

時光飛逝,洪錚在此地一坐,就是三天。這三天內,所有人都嘗試向下方兩百丈欺壓而去,但都沒有成功。於是全部都放棄了,只是在棲魔洞上方,靜靜的看著已經陷入到修鍊深層次的洪錚。

到了第五天,已經有一部分人準備離去了,他們嘆息一聲。就在他們準備離去的剎那,忽然,氣息陷入沉寂的洪錚,突兀的爆發出一種絕巔氣象!

轟!他衣袍獵獵,驚天動地的氣息在他的身上席捲而出,化為風暴,席捲四周。只見洪錚站了起來。他的眉心,缺陷裂縫,已經彌補了一半,成為了半缺裂縫!與大茶壺的一樣,不,應該是六缺裂縫,因為比大茶壺癒合的還多一點!

到了六缺境界的洪錚,感覺天地都不同,多了明亮的色彩。他發現神魂更加的契合大道,腦海中,不斷的閃現一道道靈光,好似閃電劃過。尤其是《煉經志》之中的一些難題,竟然在這一瞬間,迎刃而解!

他全身的皮膚都發出玉一般的溫潤光芒,肌體強度更加的大了一分!

「這就是六缺的感覺嗎?」洪錚喃喃自語,抬起了手臂,他發現,自己對道的理解,增強了。這棲魔洞的壓力,此刻對他來說,似乎也不那麼重要了。

他看向棲魔洞,瞳孔化為了黃金色,冰冷而無情。眼眸像是金子鑄造而成的,隱隱迸發出光亮。棲魔洞的天地,在他的眼中,開始變了。變的很簡單,只是一處空間,還有無數的線條組成。

無數的線條蠕動,向著他擠壓而來。看來這些線條,應該就是棲魔洞壓力的來源。但是洪錚隨後眼神一凜,因為他發現,在無數線條的間隙中,有幾道不同的腳印,穿過線條,一直向著棲魔洞的下方不斷蔓延而去!

「這……這腳印,應該就是當初探究過棲魔洞深層次的人留下。我若順著這腳印而走,會不會能夠到達棲魔洞萬丈處?」洪錚眼中出現了思索之色,隨後再次看向那些腳印。可以看到,一共是屬於六個人的,每一道,都帶有一種衝天的霸氣之感。其中一道腳印,似乎已經留下了太長的時間,已經快要消散了,有得已經殘缺。但可以看到,這腳印,充滿了一種詭異之感,步伐詭異,彎彎曲曲,有種玄奧之感。像是暗合了大道的規律一般,腳印上,還有紫氣瀰漫,極度不凡。

洪錚眼中出現了推衍之色,他看的出來,這腳印,乃是一種極為玄奧的步法。雖然腳印已經殘缺了不少,但是他有信心,能夠推衍出完整的!

他動用了由簡化繁的能力,開始分解第一個腳印。腦海中,那腳印猛然分解了,化為了無數符文擴散。縱然只是一個腳印,但分解后的符文,竟然如同汪洋一般,比斗戰神王當初的斗戰真經,都絲毫不遜色!

洪錚心中有些駭然,想不到這腳印主人的修為,竟然到了如此的地步。一個最簡單的腳印,卻蘊含了如此的大道!

洪錚的黃金眼眸中,可以看到符文不斷的分解組合,宛若星空中的星辰一般。當那些符文全部被洪錚分析完畢之後,洪錚再次動用有繁化簡的能力,又將那些符文重組,重新化為了一隻腳印。

雖然看起來洪錚是在做無用功一般,但只有洪錚自己清楚。他將腳印拆分又重組之後,等於他完全的掌握了這隻腳印的步法,甚至規則!

洪錚按照自己重組之後的腳印,一步踏出。頓時,天地大變,洪錚的身軀,竟然一下子下降了一百丈!但是棲魔洞的壓力,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感覺。似乎這腳印,找到了壓力的間隙。

洪錚的腳下,竟然出現了無數符文在遊走。每個符文都如星辰一般在閃耀,也就是說,等於洪錚在踏著星空而行!

「我靠,什麼情況?」大茶壺一愣。

七彩天雞的眼中也是出現了迷茫之色,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天啊,難得今天的洪錚真得能夠重現當時東荒三帝的風姿嗎?」

「洪錚,深不可測,天資太驚人了。」

「他似乎找到了棲魔洞的節點間隙,但是這步法,是怎麼回事?」

洪君臨面沉如水,眼神陰冷。就連鳳蒼宇,也是眸光閃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詹璇璣仰天一笑:「此子,我要接引他進入帝皇府,傳承老夫的衣缽!」 「這是一種詭異而神奇的步法,每個腳印,都踩在一個節點上,避開了壓力……如果我將這步法推衍至極盡境界,那麼……」洪錚的眼中出現了明亮之色,「這天下之大,我哪裡不可去得?」

洪錚靜靜的矗立在棲魔洞中,腳下宛若誕生出一片星空。剎那之後,他動了,踏出了第二步。

轟隆隆!寂靜的棲魔洞,頓時雷聲大放,空谷絕響之音瀰漫,從棲魔洞下方,全部傾斜而出。整個棲魔洞,如末日降臨,到處都是雷電聲。

而洪錚的身軀,則是一下子下降了千丈之多,此刻,洪錚已經來到了棲魔洞下方四千丈處。他渾身散發出燦燦金光,照亮漆黑天宇。在眾人的視線中,洪錚就像是一尊真神降臨,宏大無比,威嚴十足。

當第三步被洪錚推衍而出的時候,他的周圍,出現了驚人異象。一道道殘破的宮殿出現,環繞在洪錚周圍。宮殿全部都是虛幻的,透發出灰濛濛的光芒,死氣瀰漫。其中一座宮殿,激起雄偉,有齊天之高。宮殿之內,有日月星辰環繞,有斗轉星移的景象。

同時,灰濛濛的光芒****,似乎延伸進入了無盡的虛空中,汲取天地之間的養分!宮殿的牌匾之上,有龍飛鳳舞四個大字——失落殿堂!

失落殿堂!

眾人看清楚這四個字的時候,全部倒吸了一口涼氣!

「怎麼可能,失落古術……」詹璇璣面容大變,渾身顫抖,臉色潮紅。他還是頭一次有這麼大的反應。

天雪冰畫一族的女子目光獃滯,空中喃喃自語:「失落古術,他竟然推衍出了失落古術!」

洪君臨,鳳蒼宇,玉翅金蟾等人更是難以置信。

大茶壺與七彩天雞哈哈大笑:「失落古術,竟然是失落古術。也不知道洪錚推衍出了哪位大帝的神通!」

李輕依美眸異彩連連,她發覺自己越發的看不透洪錚了。每一次,都給人難以想象的驚喜。無論是十年復活,還是催熟補天果,到現在推衍出失落古術……她覺得,洪錚已經走在了所有同代天才的前面。

她知曉失落古術代表了什麼……

遠古年間,天才輩出,誕生過一個個蓋世天才。每個蓋世天才,都掌握一些驚天動地的大術。但是有些還沒有傳下衣缽,便就已經消失。這些大術,隨著蓋世人物的隕落,也化作了符文,消散在了天地間。

但天地雖然無情,但也還留下一絲生機。這些符文,雖然消散,但不會消失,它們散落在天地各個地方。若有不世天才,將這些符文提取,並且以相同的方式,相同的序列,將這些符文重組,就能夠重新化為經文真法,神通大術。

相同的符文以相同的序列重組,重新化為大術,就是失落古術!

「失落古術……」宮殿中,傳遞出了一道道意念,讓洪錚知曉了意念所代表的意思——這種步法,名叫大瘋九步!

極致境界,有九步,一旦九步全部推衍完畢,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九幽尋秘!

第四步踏出的時候,洪錚的天靈蓋上方,衝出了灰色光芒,沖脫了某種桎梏,出現在了外界。

「失落之光出現在了外界,這小子,平靜的日子恐怕不久了。」詹璇璣心中想到。

而此刻的洪錚,也是來到了五千丈處。聽大茶壺所說,五千丈處,乃是一處大墓,裡面有大茶壺的四世身,還有洪錚準備殺白玉珩的軒轅車!

站在五千丈處,眾人的視線中,已經失去了洪錚的蹤跡,再也探尋不到。

「走吧,再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意思。」天雪冰畫一族的女子嘆息一聲。

「也是,還有一個月,小菩提就要成熟了,儘快前去,好爭奪造化。」玉翅金蟾開口。

眾人思索了一會兒,均是點頭同意。白玉珩猶豫了一會兒,也開始同意:「等過了雪域,再殺這小子也不遲。」

李輕依深深的看了一眼棲魔洞下方,也開始轉身離去。她覺得現在洪錚的成長,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意料,她在這裡,反而幫不上什麼忙,還不如離去。若是有那個造化,將菩提樹爭奪來,也是一件妙事。

唯獨沒有離去的,就是大茶壺與七彩天雞。

「我要下去了,尋找我的四世身,你去不去?」大茶壺問道。

七彩天雞滿臉不屑:「就憑你,你能抗的了這裡的壓力?你以為你是那小子?」

大茶壺哈哈一笑:「你太小看你大茶壺爺爺了,我進入祖地多次,對解決這裡的威壓,早就已經尋找好了對策。」

「那隕星地帶呢?」七彩天雞再次問道,「隕星地帶,所有人進去都是瞎子,你能進去?」

大茶壺嘿嘿說道:「我是不能,但如果太初荒瞳配上混沌大缺指呢?」

七彩天雞一愣,隨後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難怪你會跟隨洪錚。原來你是看中了他的太初荒瞳與混沌大缺指。」

「你說這小子是什麼來歷,我頭一次看不透了。什麼太初荒瞳,混沌大缺指,補天之道,失落古術……」七彩天雞搖頭晃腦,滿臉疑惑。

大茶壺搖頭,一邊取出一件破爛的草席。草席很普通,根本看不出什麼出奇的地方,有的地方,甚至爛出了一個洞。總之扔在大街上,都每人會去撿的那種。

但草席出現的瞬間,七彩天雞的目光便被吸引了過去:「卧槽,卧槽,龍鬚席……」

隨後它捂住自己的腦袋,瘋狂搖頭:「為什麼啊,為什麼,這麼好的東西,竟然落在了你的手裡。」

大茶壺洋洋得意:「人品問題。」

戲精聚集攻略 「這可是真龍的鬍鬚編製而成的啊,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七彩天雞有些瘋狂了,像是陷入到了魔障中,「真是逆天的造化啊。」

「很可惜,我現在一個月才能催動一次,一次能催動十個呼吸的時間。不然的話,我倒是想去棲魔洞底看看。」大茶壺有些遺憾。

就在二人有一句沒一句聊天的時候,洪錚的話從下方傳了上來。

「大茶壺,你再不下來,我就走了。」洪錚淡淡開口。 洪錚站立在棲魔洞五千丈處,背後催開了鳳凰翅,輝煌光芒閃爍,映亮一方黑暗虛空。眼前,浮現的是一座門戶,通體晶瑩剔透,像是玉石鑄造而成的一般。上面鐫刻了一些古老而又神秘的符文,滄桑的氣息流轉而出。

大茶壺與七彩天雞此刻都已經下來了。大茶壺渾身包裹了龍鬚席,這席子散發出微弱銀光,將大茶壺全身護住。席子上蒸騰出氤氳霧氣,如萬條絲絛糾纏交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