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那頭的008惡狠狠道:「要是出了問題,我找你算帳!」

有時候要做成一件事,多少要付出點代價。

現今羅陽沒辦法救出一道師太和花兒,如果能救,就救;救不了,她們就當是為了十大聯盟而犧牲。

結束了通話,羅陽說道:「木炭兄,如果你覺得危險,那就不要去了。」

哪知第十塊木炭說一句很拽的話。

「你想讓十大聯盟的人來對付我,我就成全你!」第十塊木炭冷道。

聽了這話,羅陽嚇了一跳。

其實第十塊木炭有所懷疑,這一點羅陽早看出來了。

只是它在這個時候把話說的那麼清楚,倒讓羅陽有點意外。

話說到這個地步了,羅陽也不能再裝了。

「木炭兄,十大聯盟確實派人來對付你。但你不肯先去對付他,我只好說點謊。我想跟你聯手幹掉那個人,不管對你,對我,都有好處。」羅陽說道。

不久前,羅陽已向第十塊木炭說明他跟十大聯盟有恩怨。

是以,現今這番話,也不算很假。

見第十塊木炭沒有應聲,羅陽接著道:「木炭兄,隨你吧。如果你覺得太危險,那我就開車回去。」

一般而言,激將法對第十塊木炭沒什麼效果。

但第十塊木炭也會有中招的時候。

聽了羅陽的話,第十塊木炭說道:「開弓沒有回頭箭!」

那意思就是要去跟十大聯盟派來的人火併了。

若第十塊木炭被十大聯盟收拾了,羅陽倒有點不忍心。

畢竟沒了第十塊木炭,羅陽就會成為十大聯盟的頭號眼中釘。

是以,還得保護好第十塊木炭。

「木炭兄,聽我說。這次我倆去對付那個人,可能會有去無回。你怕不怕?」羅陽說道。

第十塊木炭沒有應聲。

若不親自帶第十塊木炭到十三姨所說的地點,那第十塊木炭自己可能不肯去。

羅陽去了,進了法陣,恐怕就出不來。

在羅陽看來,十大聯盟為了消滅第十塊木炭,若誤殺羅陽,那也是在所不惜的。

在這種情況之下,羅陽不得不小心謹慎。

頓了頓,羅陽又繼續說道:「木炭兄,你確定了?這次我倆可能真的會很危險。你沒意見,我就開快些。」

第十塊木炭還是不說話,表明它下了決心。

十大聯盟派來的那個成魔的人是不是比第十塊木炭厲害,還是個未知數。

但那個法陣一定會對第十塊木炭造成傷害。

當然,那要視第十塊木炭的能力而定。

據羅陽所知,第十塊木炭的能力還是挺強的。

但以第十塊木炭的力量是否能對抗法陣,則還是個未知數。

行駛了大約二十分鐘,快要到指定的地點了。

那算是郊區了,不遠處有別墅區,燈火通明。

羅陽想跟第十塊木炭說他等它,讓它自己去。

不過有一個問題,萬一第十塊木炭敵不住那個成魔的人,那就麻煩了。

跟去,那還能伺機而動。

「木炭兄,等把那個人幹掉,我們就去找八仙堂要夜傀。」羅陽說道。

「這是我最後一次相信你!」第十塊木炭冷道。

說話間,已離指定的地點更近了。

羅陽說道:「我們就在這下車吧。」

把車停在路邊。

月色之下,周圍一片朦朧。

幾株松樹,再加幾條電線杆,近處沒有人家。

遠山如黛,夜色之中,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神秘。

從小路摸過去,踏著青草,聽著蟲聲,偶爾遠處有狗吠聲傳來。

羅陽也不知十大聯盟布下的法陣在哪兒。

大概就是在這附近一帶,羅陽真的不想誤進法陣,要是被困住了,那自己死活都未可知。

越過兩道木籬笆,再往前走,就到了那片種了三五棵觀賞樹的草地。

據十三姨和花襲伊說,十大聯盟就是在那兒布下了法陣。

這時羅陽想說「木炭兄,我在這裡等你」這類的話語,畢竟對於未知的危險,羅陽也有點擔心。

他還想安安靜靜的發展成為世界首富,不想年紀輕輕就掛掉。

可不跟過去,那好像又不好。

周圍極為安靜,就算是白天,也不見得有什麼嘈雜聲。

四周草地居多,偶有樹木。

半里之外才有房屋,有的亮燈,有的黑燈。

十大聯盟派了多少人來對付第十塊木炭,也是個未知數。

來到一叢灌木叢旁邊,羅陽停了下來。

第十塊木炭問道:「十大聯盟的人在哪裡?」

話音不算高,但在很安靜的情況下,老遠都能聽見。

羅陽只是想說悄悄話,不意第十塊木炭毫不在乎的樣子。

「木炭兄,應該就是在前面了。你發現有人?」羅陽輕聲問道。

雖說光線不足,但周圍也沒什麼很隱蔽的地方。

換言之,十大聯盟想要布置大批人馬在這兒,那很容易被發現。

莫非十大聯盟只是派了那個成魔的人來,沒其他人了?

第十塊木炭的也環視一圈,冷道:「人都在這裡了!」

聽了這話,羅陽又再環視一圈,依然沒有看到人。

還道第十塊木炭說謊,只見它已飛掠向不遠處的一株觀賞樹。

只聽蓬的一聲,那株觀賞樹居然亮了起來。

再一看,原來那裡確實有好幾個人,都是勁裝結束,一看便知是來打架的。

這麼看來,另外幾株觀賞樹也是幻象了。

第十塊木炭的眼睛不一樣,應該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東西。

難道這就是法陣?

走進那塊草地,也沒什麼不適的感覺。

這時另外那幾株觀賞樹也亮了起來,現出幾堆人來。

第一次遇到法陣,羅陽感到很好奇,並不是很緊張。

只是那些人的表情都很僵硬,讓人看了不舒服。

至於哪個才是那個成魔的人,則不清楚。

那些三五成群的人穿著白衣,戴著白帽,男多女少,渾身透出毫光一樣,很是奇特。

當那些觀賞樹化成亮光之後,周圍如同白晝。 左右上下前後看了看,那些亮光似乎組成了一個穹頂。

這就是法陣?

羅陽暗吃一驚。

他想起了一句話:好奇害死貓。

這次為了看第十塊木炭與那個成魔的人斗戰,羅陽算是豁出去了。

若不能活著回去,那就悲催了。

再看第十塊木炭,只見它一副淡定的樣子。

看來它是不懼這法陣了。

羅陽在尋思怎樣才能出去,不然可能要被誤殺。

周圍沒有什麼異樣,只是有些人,有些光亮。

羅陽想轉身走一走,看能不能離開這片草地。

忽然之間,只見那些白衣人像是光一樣,居然開始閃爍變化,像是在尋找各自的位置。

邪御天嬌 看了這一幕,羅陽嚇了一跳。

看來雙方是要杠上了。

第十塊木炭冷笑一聲,化成一道黑氣,如巨蟒一樣飛向那些白衣人。

當第十塊木炭快要接近時,那些白衣人就會化成白光,連成一張網,把黑氣攔住。

只見第十塊木炭沖闖了一陣,並沒有找到破綻。

這麼看來,這個法陣就是為了困住第十塊木炭的。

羅陽想試試能否出去,可是又還沒有看到第十塊木炭跟那個成魔的人斗戰,心有不甘。

周圍全是白衣人,也不知哪個便是那個成魔的人。

第十塊木炭低吼一聲,雙眼射出紅光,如火炬一樣,挺嚇人的。

看來先前第十塊木炭也只是試探而已,還沒有動真格。

站在法陣里,羅陽沒有受到攻擊。

不過是否能出去,則還是個未知數。

說不定這法陣只是用來困住第十塊木炭的。

先前第十塊木炭化成的黑氣,那是純黑氣。

當它怒吼了一聲之後,再次化成黑氣,則帶著滾滾的火星,像是黑煙里夾著烈焰,又像是烈焰冒出黑氣。

當那燒紅了身子一般的黑氣再次沖向那些由白衣人組成的光網時,起先光網還能抵擋。

用不了半分鐘,那些光網就被第十塊木炭衝破了。

破了!

法陣也對付不了第十塊木炭!

羅陽心裡一陣驚訝,感覺沒什麼可以阻擋第十塊木炭了。

十大聯盟若對付不了第十塊木炭,那就麻煩大了。

正在思索間,忽然眼前又亮了起來。

塞外江南 原先光網被第十塊木炭衝散之後,那些白衣人好像消失了。

boss有疾:萌妻,來伺候 但轉眼間,那些白衣人又出現了。

這麼看來,白衣人被衝散只是暫時的。

那些白衣人落地居然也化成了白氣,許多團白氣凝聚在了一起。

羅陽在想這些白氣難道是法陣的另一個攻擊手段?

正想間,只見那由白氣組成的東西,漸漸地有了人形。

又過了幾秒鐘,再看,赫然便是一個白衣男人!

其他的白衣人不見了!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