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徐朗也是走錯了房間。

……

「哈哈哈,笑死我了。」

「尼瑪,王寶這是和面呢。」

「媽蛋,人妖那邊也有意思啊。」

「哈哈哈,兩個人妖玩的真他媽爽。」

「這他娘的,畫面美呆了。」

「只能說老外真會玩啊。」

「媽蛋,徐朗在床下邊估計都快崩潰了吧。」

……

電影里眾人都是快笑斷氣了。

簡直是太他媽的好笑了。

尤其是接下來坐火車的時候,王寶的一句:「那你告訴我昨天晚上是不是讓人妖給打了。」

火車上,徐朗本來用電腦已經快把圖片給下載下來了,結果王寶把上網卡一拔,然後直接手伸在外邊砰的一下。

上網卡飛走了。

「我跟你認識不到24個小時,沒有任何交情,更談不上朋友,我到泰國來是為了幾個億的合同,你知道嗎?根本沒有什麼狗屁組合,從現在開始不要跟我說一句話,OK。」

徐朗直接爆炸了。

王寶則說道:「你到底是什麼星座的,人格太分裂了。」

……

隨著劇情的發展。

徐朗發現王寶竟然有他之前下載失敗、公司董事長所在寺廟照片的明信片,王寶說這是自己的一個願望——在那個寺廟種一棵健康樹。

王寶為兌現願望清單,總是耽誤時間,流連於各種風土人情之間。到一處溫泉,他又要做魚療,這讓一腦門子官司的徐朗沒了耐心。

他偷偷甩掉了王寶,自己前往寺廟。

此時,高博也是找到了王寶。

不死帝尊 「你倆之間的事我已經知道了。」

「他倒什麼都跟你說。」

「這種事吧,也不能只怪他一個人,我媽說了,一個巴掌拍不響。」

「人生就像一盤棋,誰笑到最後還不一定呢。」

高博略顯淡然的說道:「不過這種事我已經習慣了。」

「你已經習慣了??」

王寶有些驚訝:「那就是你老婆有問題。」

「關我老婆屁事。」

高博渾不在意的說道。

王寶突然說道:「是你老婆先勾引他的。」

「啊???」

「人家那是真愛。」

「不過你放心,我已經讓他發過誓了,再也不會給你戴綠帽子了。」

突然聽得王寶的話,高博猛得一個剎車。

看到這裡,電影院再一次的響起了笑聲。

「我能說這簡直太好笑了嗎?」

劉一山也是呵呵笑道:「真的是有意思啊。」

「這個高博演員是誰?倒是有點意思啊。」

「哈哈,心疼高博,感覺高博這個時候估計要瘋了吧。」

「尼瑪,真是笑死我了。」

《大話西遊》一眾主演也都來了。

你像朱倩、孔亮、柳甜等,同時,畢竟這部戲高晶晶和童晴也都友情參演了。

這時,高博一臉震驚的望著王寶,至於王寶則是恍然:「這事,你還不知道啊。」

另一邊,徐朗在寺廟裡見到了老周,可惜不是那一個周。

朱顏改:有鳳來儀 原來這裡是一堆人在走私。

接下來笑點再一次的上演。

徐朗有些害怕的看著這一幕,他到道自己走錯地了,於是準備要走。

可是王寶突然追來了。

一副憤怒的質問徐朗,根本不給徐朗說話的機會。

「這他媽根本就不是一個廟。」

徐朗大聲的說道。

「這他媽怎麼就不是一個廟了。」

高博也是追了過來,神情憤怒無比。

「高博,你跟的夠緊的啊。」

徐朗說道。

高博憤怒道:「徐朗,你公的私的都玩我整我是吧。」

「我跟你說,別在這鬧啊。」

「怎麼了,黑的白的都玩是吧。」

「你趕緊給我出去。」

「怎麼著,我怕你是吧,我現在才知道你為什麼給你老婆下跪。」

「你在說什麼?」

「我在說什麼,是不是東海那一次?」

「東海怎麼了?」

「你他媽還跟我裝??」

……

亂套了。

接下來大家笑成了一團。

「老周呢?」

「我就是。」

「他不是。」

「我他媽當然知道他不是老周。」

「他就是老周。你是誰」

「你他媽管我是誰,你是誰呀。」

「你不知道我是誰。」

……

「你豬腦子啊,你看不出這裡有問題啊。」

徐朗都快瘋了。

「我早看出有問題了,上次去東海……」

高博一把掐住了徐朗的脖子。

然後亂成了一團。

接下來就是街頭大逃亡了。

高博被抓住了,然後高博一翻搞笑的比劃笑死了個。

此時,徐朗和王寶兩人則是逃了出來。

但是車壞在了半路,徐朗想回去救高博都辦不到。

「你滾啊。」

徐朗把王寶給趕走了。

此時,泰國下起了雨。

高博被勒索了一筆錢,然後被放了。

不過他跟媳婦打電話那一段也是笑的大家不行。

接下來就是另一個笑點。

徐朗找到電腦本來正在接收文件呢,結果王寶猛得一盆水從上空澆了下來。

「洗腦子咯。」

這時,徐朗吃著香蕉,正一臉得意的準備看著電腦里的圖片呢。

突然就大雨傾盆了。

此時,徐朗表示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

這時,村長也是給徐朗畫了一個地圖,告訴他了正確的寺廟。

感染著寺廟的氣氛,望著放的一盞盞孔明燈,徐朗也是神情略顯嚴肅。

結果第二天,高博竟然來了,把地圖也搶走了。

……

「哈哈哈,尼瑪,太他媽搞了吧。」

「這造型,徐朗和王寶真的可以弄成一個組合了。」

「媽蛋,高博和他媳婦對話也有意思啊。」

「是啊,死脖子啊。」

「哈哈,高博和自己媳婦還挺有愛啊。」

……

「哈哈,這王寶肯定是笨死的啊。」

「尼瑪,鑰匙竟然也沒有拔。」

「不止這個,最重要的是竟然把油霸全給滴了上來。」

「媽蛋,笑死我了啊。」

「哈哈哈。」

……

電影院里響起了經久不息的笑聲。

開著破車的徐朗和王寶兩人最終是撞了下來,砸壞了房屋,然後兩人趕緊想騎大象過河,後邊,戴著綠頭盔的高博也是緊隨其後跌了下來。

徐朗和王寶嘲諷高博,可是高博一個飛鏢讓徐朗和王寶跌落了河裡。

最終被河流衝到杳無人煙的原始森林。

徐朗接下來被王寶給弄崩潰了。

「你到底是幹什麼的?你是觀世單下來折磨我的嗎?」

徐朗看著授權樹也被王寶給打落水裡了,這個時候失去了理智。

王寶忙說道:「我,我做蔥油餅的,你冷靜一點。」

「冷靜你妹啊,你這個二到無窮大,西遊記嗎?我他媽要個授權書比西天取經都難,你說從哪冒出來的一朵奇葩你說。」

「我全砸了,我全砸了」

……

憤怒的徐朗這個時候突然被王寶一巴掌給扇暈了。 醜女奪夫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