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那劉鋒就根本不吃自己這一套。

想起兩人在召喚師公會首次見面時,他旁邊站著的那名出塵脫俗的女孩——迦娜,她就忍不住嘆了口氣道:「男的機智多謀、才華橫溢,女的出塵脫俗、單純清麗,還真是天生一對。怪不得這傢伙對我一點興趣都沒有,有迦娜這麼個美人在身邊,他的眼界早就上天了吧……」

抬頭看了看鏡子,卡西奧佩婭臉色突然一變,急忙把眼睛閉上,腦袋也從鏡子的方向轉到一邊——在想起那劉鋒說起的事情之後,她無法想象一旦自己真的碰上變成蛇身,那今後該如何面對其他人。

只怕就連這府邸里的人都會變得不敢看自己一眼吧?想到這裡,卡西奧佩婭心中不禁一陣酸楚,真的要為這諾克薩斯城邦放棄自己的未來么?

還沒等她酸楚過去,卡西奧佩婭就聽到一陣輕巧的敲門聲。

蹬蹬蹬!

三聲敲門過後,門外又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卡西奧佩婭,你在么?爸爸提醒你客人已經到了。」

聽到對方的話,卡西奧佩婭睜開眼睛,猶豫了一下輕聲請求到:「能幫個忙么,卡特,我想選件漂亮衣服,這樣可以提高任務完成的效率。」

門被輕輕推開,一個比卡西奧佩婭稍稍年長一點的女孩走了進來,女孩大約二十歲,有著跟卡西奧佩婭相似的臉孔,但更顯純熟一些。

但兩人的風格完全不同,如果說卡西奧佩婭體現了柔美和典雅的話,這個女孩就體現了鋒銳和自信。

女孩一頭血紅色頭髮,上半身穿著輕便的黑色短皮衣,露出了性感健康的粉嫩腰部,下半身卻完全包裹在黑色皮衣里,腰間別了幾把彎刀,彎刀上閃爍著令人心悸的血腥氣息,似乎在訴說著主人的強大。

女孩名叫卡特琳娜,是卡西奧佩婭的親生姐姐,有著極為不錯的英雄天賦,在上一次評測當中,她終於被確認擁有至尊級英雄天賦。這讓她很是驕傲和自豪,但他們的父親杜amp;#8226;克卡卻對她卻不怎麼放心,總說她的實力不足以馳騁沙場。


卡特琳娜據理力爭,但也知道父親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不過身為將軍的女兒,他有自信在戰場上證明自己的實力,而最近,她似乎找到了一個證明自己實力的方法……

看著屋裡亂七八糟的樣子,卡特琳娜有些意外的問到:「卡西,這可不是你平時的風格——自從你6歲那年,我就沒見過你的卧室被弄成這個樣子。」

聽到姐姐的話,卡西奧佩婭臉色不禁一紅,但想起自己接下來要面臨的事情,臉色又瞬間蒼白起來。

略作思索,卡西奧佩婭避開這個話題問到:「姐姐,你覺得那些蠻子會喜歡什麼樣的衣服,是柔順一些呢,還是這種野性的?」

一左一右拿著兩件不同風格的衣服,卡西奧佩婭給姐姐出了道選擇題。

「刀鋒才是女孩最好的夥伴!」

看著兩件精美飛服裝,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別著數把尖刀、卻依舊很是輕便的皮質衣服,卡特琳娜皺眉說道。

見卡西奧佩婭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他最終不假思索的選擇了那件黑色野性服裝並解釋到:「蠻子可沒那麼上好的修養,即使是他們的高層也沒什麼藝術鑒別能力,你穿那件柔美衣服肯定是沒什麼效果的。我猜這件應該更符合他們的需求。」

短暫的交流過後,卡西奧佩婭目送姐姐匆匆離去,同時有些好奇她今天似乎有些心事,就算只耽誤了她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可她卻表現出了足夠的著急。

或許是有什麼事要發生吧……

卡西奧佩婭搖了搖頭,自己這邊還有一堆麻煩要處理,換上這套鏤空野性服裝后,她就好像一個妖嬈的母豹子一般充滿了誘人的氣息,讓人忍不住想要親近,但親近之後卻又會立刻感受到一股濃烈的危險感覺。

「就這件了……」

輕輕的嘆了口氣,卡西奧佩婭把其他衣服收拾好,再次照了照鏡子,推門離去。

***

「劉鋒,你完了,即使這次我的英雄徽章被解除,可我們兩人卻還有著另一個英雄徽章,只要耗過一分鐘的冷卻時間,我們就可以激活另外一個英雄徽章,屆時你將會變得毫無威脅!」

見劉鋒依舊在尋找著自己兩人的破綻,李茂冷笑一聲后,陰沉著臉說到,由於剛剛的攻擊失誤,現在的局面變得沒有最開始那麼高的勝率,雖然依舊佔據著絕對的優勢,可如果這傢伙再閃過自己一次攻擊,那他完全可以扛著約翰的攻擊打掉自己的英雄徽章。

在沒有英雄徽章之後,雙方的戰鬥力將會被拉回同一個水平線上,畢竟英雄徽章不僅增加了生命和血量,同時還增加了一些靈活程度,沒有啟用英雄徽章的召喚師,通常是很難對啟用者造成太大威脅的。

之所以說是同一個水平線,是因為就算事情朝著那一步發展過去,他們依舊佔有人數優勢,在二對一的局面下,劉鋒的英雄徽章也只能抗住一次攻擊,這次攻擊過後,他就會再次陷入絕對的劣勢!

「來把,劉鋒,你還剩下最後1分鐘時間,難不成還想翻天不成!」看打劉鋒的英雄徽章生命護盾開始突然變得虛晃起來,約翰哈哈大笑一聲之後,大搖大擺的沖著劉鋒走了過來。

看著陷入困境的劉鋒,王剛的眼神中閃爍著一絲決心。 作為代表蠻族出使的將軍,米拉諾很是興奮,有消息稱諾克薩斯最近的軍隊正在急速調動,看起來是準備打一場大規模的戰爭。

蠻族地處偏遠,環境惡劣,不可能引起諾克薩斯軍部這麼大的動作,因此首領泰拉米爾判定這次諾克薩斯會有大動作,而且只怕是要對付其他某個城邦。

諾克薩斯大軍出動,後方定然空虛無比,而他們負責鎮壓蠻族的軍事力量就會變得薄弱起來,這可是蠻族崛起的大好機會,只要能突入諾克薩斯城邦,蠻族就能憑藉強橫的個人實力搜刮到大量的財富和物資,今後蠻族的再想做動作,就變得更有底氣了。

拍了拍腰間的詛咒之劍,米拉諾嘴角微微掀起,這是蠻王泰拉米爾走上復仇之路的第一步,那擁有最高刺客力量的杜amp;#8226;克卡將軍之女將會是他復仇的第一個目標。

想想那個年輕貌美的小姑娘遭受罪惡懲罰后的樣子,米拉諾心裡就一陣暢快。

你們諾克薩斯城邦高層的所作所為,必將承受應有的報應!

這,只是第一步!

***

聽到約翰的話,周圍人也紛紛開口提醒到:「他沒騙你,生命護盾開始閃爍說明你只剩下1分鐘了,而現在時間更為緊迫!」

劉鋒臉色微變,這情況真是越來越糟糕了,好在他也看到了李茂的生命護盾同樣開始閃爍,心裡這才安定下來。

憑藉著速度的優勢,劉鋒一拳砸在了約翰身上,頓時把他的生命護盾打成紅色,同時躲過對方的攻擊。在沒有英雄徽章的影響下,召喚師的戰鬥力確實直線下降!

砰!

約翰被擊中,生命護盾頓時變成深紅色,5/10。

見約翰臉色狂變,李茂自然不會看戲,也沖了上來,一拳砸了過來。不過他這次動身卻慢了半拍,被劉鋒閃了過去。


「跟我換吧!」見劉鋒開始拋開,李茂猙獰著臉追了過去,雖然擁有家族武藝,但他卻是第二次攻擊失效,這讓李茂覺得不可接受。

打出一擊的劉鋒知道這李茂不會放過這種絕佳機會,借著剛剛那拳的反作用力後退了幾步,好不容易躲著李茂的攻擊熬過20秒冷卻時間之後,終於再次獲得攻擊能力,迎著李茂的拳頭就轟了過去。

砰!

兩個拳頭對上,攻擊力相互抵消了一些,雙方都掉了1點血,劉鋒的生命護盾變得更紅了,而李茂也變成了半血狀態。

「再來!」

見那約翰有些慫了,似乎是在坐等自己的英雄徽章時間消失,劉鋒自然不會去找他的麻煩。

待下一次攻擊間隔的時間熬過,劉鋒又是一拳打了過去,跟李茂換了。

李茂的英雄徽章被打掉,而劉鋒的徽章也同樣被打掉,而約翰也趁此機會補上了剛剛那一拳。

劉鋒不禁徽章護盾崩潰,生命護盾的防禦力也大減,瞬間下降到了8/10,雖然自身並未受到傷害,但情況卻更加惡劣起來。

三人都解除英雄徽章之後,差距突然變得更加明顯。

約翰血量5/10,攻擊力2

李茂血量10/10,攻擊力2

而劉鋒自己,則是8/10,攻擊力1

劉鋒臉色變得蒼白,怎麼打?

***

遠處被黑衣人簇擁的年輕人臉上露出一絲耐人尋味的表情,他已經認出了那李家李茂,也對這剛剛擺脫「超級廢柴」名號的劉鋒多少有些耳聞目睹。老實說,他開始好奇劉鋒到底是用什麼方法擊敗的藍隊,不過能讓那諾克薩斯李家吃癟,他就覺得很是滿意。

他的家族,跟李家並不怎麼和睦。

現在李茂一方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年輕人有些擔心,但同樣很好奇這處於劣勢的劉鋒會採取什麼對策。

隨著劉鋒的英雄徽章解除,場面頓時急轉直下,這約翰和劉鋒都有著高血量和高攻擊,即使單打獨鬥,劉鋒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可現在居然又碰上一對二的情況,雙方的差距更大了!

看著一臉蒼白的劉鋒,李茂和約翰對視一眼,紛紛從口袋裡摸出一本筆記,隨意翻看了幾頁,都把目光定在了其中一頁上。

帶著一臉笑意,李茂把頭偏向約翰說到:「對了約翰,我記得大名鼎鼎的劉鋒隊長是昨天才晉級為1級召喚師的吧,雖然他用了點垃圾手段,但確實是一級召喚師了。不過聽說他在勝利之後直接就回家了,連召喚師筆記都沒領取,也就是說……」

聽到李茂的話,約翰當即哈哈大笑起來,用嘲笑的眼光看著劉鋒說到:「他還沒領召喚師筆記!恐怕這傢伙以為贏了之後就萬事大吉了,跑回去跟媽媽撒嬌去了吧?」

說到這裡,約翰腦袋沖著劉鋒微微一揚,一臉輕蔑的問到:「嘿,小子,你媽媽有沒告訴你,召喚師在提升至第一級之後,需要領取筆記的啊?」

頓了頓,約翰又說到:「對了,給你個提醒哦,提升至一級后的12個小時之內如果沒有領取召喚師筆記,那會吃大虧的哦?」

聽到約翰這麼說,劉鋒環視四周,發現所有人都皺起眉頭,一臉同情的看向自己,臉色變得更加蒼白起來。

深深吸了幾口氣,劉鋒很是艱難的緩解了一下心中的苦悶,沉聲問到:「會吃什麼虧?」

「今後兌換召喚師技能時,前三個技能花費的召喚師等級消耗將會提升一倍!」回答他的是王剛,此時就連李偉和麗薩兩人看向劉鋒的時候眼睛里也帶上了一絲惋惜。

劉鋒眼角猛的一跳,沉聲問到:「兌換召喚師技能需要消耗等級?」

看見劉鋒震驚的表情,李茂和約翰笑的更歡了:「這你都不知道?召喚師技能是一種屬於召喚師的獨有技能,就連那些強大的英雄們都無法使用的存在,想要使用這些技能,就只能通過消耗召喚師等級帶來的能量視線,每兌換一個技能,召喚師的等級都會有所回落,因此很多召喚師起初都不太捨得兌換技能。」

看著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的劉鋒,約翰心情不由大好,暗道一句誰讓你說老子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隨後大笑一聲補充到:「不過那召喚師技能可謂每一個都非常重要,即使兌換會扣除等級也有很多召喚師會選擇其中的一兩個。當然,那些擁有強大潛能的召喚師會儘可能多的兌換召喚師技能,畢竟這是召喚師獨有的戰鬥技能,技能越多,戰鬥起來就越厲害。至於你嘛,提升到1級就花費了幾年時間,只怕一輩子也換不了幾個召喚師技能吧!」

聽到這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諷刺,劉鋒忍不住冒出了一身冷汗。

在前任的記憶中似乎還真有這樣的說明,但比賽結束時幾人都一臉的睏乏,精神狀態很是不佳,根本就沒想起來這事情。

記得離開召喚師大殿的時候,劉鋒心裡還想起來點什麼,但很快就被那突然到來的力量提升給岔了過去,隨後又各種事情接連發生,處於興頭上或是焦灼中的劉鋒完全忽略的這件事。

想想前任記憶里召喚師升級的困難程度,劉鋒眼神恍惚了起來。

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劉鋒一臉迷茫,為自己前途擔憂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旁邊有人大喊一聲。

「小心!」

王剛一聲大叫,有些吃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把將失魂落魄的劉鋒推向旁邊。

原本處於失神狀態的在被推開后才猛然清醒,回頭的時候卻發現那王剛被突然衝過來的約翰及李茂同時命中,瞬間飛了出去。

以兩人總計4點的攻擊力,能夠把一個普通人瞬間打成殘疾,雖然王剛身為召喚師比較強壯,但在失去了生命護盾的防護之後也絕對扛不住這一擊!

不過作為召喚師,兩人的反應都很迅速,這王剛背後勢力不小,好歹是諾克薩斯一大家族的高層,因此他們發現這人衝出來的時候手上就收了幾份力,每人只打出了1分的傷害。

饒是如此,王剛也深受重傷,當即昏迷了過去。

見劉鋒躲過一劫,兩人紛紛呸了一口,暗自嘆息剛剛的好機會:如果這一擊命中,身為1級召喚師的劉鋒絕對要下掉一半的血量,只要再來一次攻擊,他就完蛋了!

看著一臉恨意的劉鋒,兩人腳步再次輕輕挪動起來,緩步靠近的同時也做出了攻擊的架勢。

看著被打飛出去陷入昏迷的王剛,劉鋒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這兩人以家族武藝對抗他這個毫無戰鬥技巧的人,又是以二對一,居然還要耍心機偷襲,這簡直太為人所不齒了!

不光劉鋒這樣想,一些最先在場的召喚師也不樂意了,紛紛開始鄙視起兩人的作為,而那被場外年輕人稱作1號的黑衣保鏢當即發出了自己的觀點:「真卑鄙,我看這兩個傢伙才是那作弊的人……」

聽到有人帶頭批評自己,李茂很是惱火的看了看這黑衣男,卻發現自己根本就不認識,臉色也變得鐵青起來。

見有人帶頭,周圍觀眾當即也有了反應,把矛頭指向李茂和約翰紛紛開始議論起來。

「太不像話了,原本等級就不相同,在二對一的情況下居然還偷襲,就算諾克薩斯有自由度,但這種行為也不在自由的行列中!」

「從頭到尾,這藍隊就是在以多打少,一強打弱,根本就是人品有問題!」

見輿論倒向劉鋒一邊,李茂和約翰臉色陰沉下來,知道自己必須儘快解決戰鬥,如果繼續拖下去,就算贏了,自己也不會獲取任何好處。而約翰雖然大腦簡單,但絕不是傻瓜,在諾克薩斯長大的他自然也能意識到這一點。

想到這裡,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急迫,當即有了動作,腳步一錯速度提升,很快就衝到了劉鋒眼前。

劉鋒臉色一變,一時間也沒了應對策略——雙方的差距實在太大了,就算他有心跟選擇其中之一對拼,也絕對打不破他們的生命護盾!

***


「真是給我們諾克薩斯大家族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