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一鳴迅速讓貪狼準備了一輛賓利車,他親自開往俱樂部。

。 石堅期待的事情沒有發生。

拍下玄都升真火鈴雷法之後,第二十六件拍品風水輪流轉,從道門道術變成了佛門佛法。

也不知誰拿出來賣的。

品級還不低,是一門從五台金輪寺流傳出來的上乘佛法。

這下五台金輪寺的心性大師坐不住了,率先開口喊價,企圖阻止本門佛法外傳。

佛門五寺分佈在天南地北,雖是佛門菩薩佛陀的道場,但並非鐵板一塊,彼此間的往來也不甚密切。

難得拍賣會上出現其他佛寺的佛法,其他幾寺也抱著買來一觀的想法。

佛法是根基,是底蘊,誰也不會嫌少。

梵凈彌勒寺、普陀觀音寺、峨眉紫金寺、九華蓮生寺、靈教等門派也紛紛開口競價。

謝絕淵為報『前仇』,一口氣加了五千兩銀子,石堅看到五台金輪寺的心性大師臉都綠了,咬牙加價,不由暗樂,拍賣價越高,茅山派抽成的傭金就越多。

第二十七、二十八件拍品都是靈教印印法和佛門佛法,狠狠割了佛門一刀。

下面幾件拍品很雜,東西都是好東西,可石堅用不上。有一件名為霹靂彈的東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猜就知道是九叔的手筆。

上一次鬼母派董小玉驅使任老太爺去任府吸任老爺、任婷婷的血,九叔扔出一顆霹靂彈炸壞鬼母的鬼嚎鎖鏈。

電影殭屍至尊里,九叔便用這玩意炸死了棺材山殭屍林的殭屍王和幾十隻殭屍。

霹靂彈近距離激發,銅甲屍、宗師級修士都可能被炸死,威力極強。

事實上,霹靂彈並非九叔的發明。

霹靂彈源自北茅山。

北茅山的霹靂彈用雞蛋為主要材料,在蛋殼上破開一個小洞,用細管漏斗,將硃砂等粉末灌進去,與蛋清混合,密封小洞,再在蛋殼上畫符咒。對敵時扔出,立時爆炸。

石堅得到北茅山道法,從中選出其中幾門傳授給嶺南的茅山同道。有一次,九叔來鎮魔堂找石堅買安神香,無意間窺得北茅山道法全貌。

他這個人,優點是好學,缺點也是好學。

學的太雜。

這霹靂彈的製作之法被他學了去,將硃砂等物替換成火藥,施以茅山咒術,破壞力數倍提升。

其蘊道長相當雞賊,介紹時著重提及霹靂彈能炸死宗師。

宗師可是現今靈界明面上的天花板,頂尖強者,能將宗師炸死的霹靂彈立時身價倍增,不僅旁門散修感興趣,便是宗師級大佬們也目露異彩。

聽著連連攀升的價格,九叔欣慰地笑了,石堅也笑了,暗忖道:這幾年林師弟欠下的債,可以結一結了。

「第四十件拍品,也是今天這場拍賣會的最後一件拍品,太陰之精!」

其蘊道長環視全場,笑道:「太陰之精,為天材地寶級別的寶物,乃是玄**魄,可用於凝鍊神魂、煉製太陰法器、修鍊太**術、煉製太陰丹藥等方面,用途十分廣泛。本次拍賣的太陰之精有拳頭大小,實屬幾百年來難得一見的稀世珍寶。」

「最重要的是,太陰之精為至陰至寒之物,陰之極為陽,煉化太陰之精,也許能領悟陰陽生化,一窺陽神之境的風景。」

聽到這話,呂玄庭、謝絕淵嗤之以鼻,拳頭大一團太陰之精就想領略陽神之境,為免太異想天開了。

明知不可能,但二人心裡還是忍不住泛起絲絲漣漪。

符籙派的陽神真人和金丹派的元嬰真人不是一個路數,卻是同一層次的存在,陰陽生化,或可得到啟發。

再者,太陰之精有凝鍊神魂的神效,修鍊到呂玄庭、謝絕淵這個境界,任何微小的進步,都可能引發質變。

「太陰之精難以保存,不便示人,但請諸位同道放心,我們已經鑒定過,絕無問題。」

呂玄庭道:「其蘊道友,開始拍賣吧。」

「好的。」其蘊道長點點頭,說道:「應拍品主人的要求,本次拍賣有兩種拍賣方式。」

「一是以物易物,拍品主人想用太陰之精交換一樣金屬性寶物。此種方式優先,只要拍品主人滿意,交換就算完成。」

「二是正常拍賣,起拍價五千五百兩銀子,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百兩。」

「現在進行以物易物。」

謝絕淵聽到拍品主人想交換金屬性寶物,心中微動,立時想到了石堅。暗忖道:那小子從我手裡得到五行遁符和大五行輪轉陣法,一定會想辦法湊齊五行寶物,之前出手拍下變異金蠶蠱,明顯是看中了金蠶蠱體內蘊含著水元力。太陰之精的價值遠超一般金屬性寶物,除非急需,否則不會自降身價。太陰之精捨得拿出來賤賣,莫非他手裡還有?

正當謝絕淵浮想聯翩之際,純陽派掌門呂玄庭開口問道:「其蘊道友,必須是金屬性寶物才行嗎?能否換成火屬性寶物?」

其蘊道長搖頭:「拍品主人只要金屬性寶物。」

「麻煩。」呂玄庭悻悻道。

火屬性寶物,石堅手裡已經有神燈了,再不濟,紅袍火鬼也能拿來用,根本不稀罕呂玄庭的火屬性寶物。

他現在只缺金屬性寶物。

「其蘊道友,金屬性法器可以嗎?」一個全真華山派的道士站起身問道。

「可以,不過需要我鑒定,請道友將法器拿上前。」

謝絕淵暗道不妙,有些後悔自己出手晚了。

石堅精神一振,緊緊盯著走上石台的華山派道士,可惜的是,那道士手裡的金屬性法器品質太低了,其蘊道長都沒徵詢石堅的意見就拒絕了。

「其蘊道友,我得到一顆水晶球,此球有匯聚天地金元力的奇效,裡面蘊含的金元力也極其濃郁,你看看能否交換。」

謝絕淵手一揚,一顆斗大的水晶球飛向其蘊道長。

石堅連忙放出靈識一掃,又驚又喜,謝絕淵這顆水晶球蘊含的金元力相當驚人,還非常精純,修鍊金行法的人將其吸收煉化,恐怕能省下一二年苦功。

最難得的是,水晶球能匯聚天地金元力,可比自己修鍊快捷多了。

堪稱一件異寶!

石堅心裡千願萬願,連忙沖其蘊道長眨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布萊恩·銅須往南走了,楊禕讓奔波爾霸跟著老魚人去小魚人村去取製作水之圖騰用的貝殼等材料。

不得不說,老魚人在她住的魚人小屋裡還真是收集了大小小好幾堆的貝殼,這些都是老魚人多年來在附近海域一個一個收集而來的,正是製作水之圖騰所需要的好材料。

楊禕讓奔波爾霸去貝殼堆里去挑選合適的材料,老魚人看著奔波爾霸對著自己辛苦收集來的寶貝挑來挑去,面露不舍。

「奔波爾霸挑好材料后,我會付錢給你把東西買下來的。」楊禕對老魚人說。

「我們住在這裡也沒有地方花錢,我只是有點捨不得而已。」老魚人說。

楊禕聞言想了一下說道:「不如這樣吧,我把你們都接到棘齒鎮里去住。目前棘齒鎮正打算大量增加魚人數量,而且棘齒鎮里也需要像你這樣有經驗的魚人。」

「感謝波塞冬鎮長,雖然這裡的生活很艱苦,但我並不想離開這裡。但是這些小魚人中有幾個一直想去棘齒鎮看一看,我希望到時候棘齒鎮能夠留下他們。」老魚人說。

「沒問題。」楊禕說,「你既然不需要錢,那過幾天我叫棘齒鎮送一些食物過來。」

「感謝波塞冬鎮長。」老魚人再次表示感謝,食物正是他們所需要的。

楊禕接下來跟老魚人又打聽了一下矮人布萊恩·銅須的事情,他從老魚人那裡得知,矮人曾說過接下來是要去塔納利斯繼續考古探險,難怪他是往南邊離開的。

楊禕正和老魚人說著,這時系統的提示聲突然傳來。

「叮!」

「一個魚人通過【秘錄-魚人呼救】成功學會魚人呼救技能,完成10天時間內讓一個魚人學會魚人呼救技能的任務。獎勵:抽獎機會一次。」

原來的莫嘰姆斯又學會了技能。

自從楊禕把【秘錄-魚人呼救】這個技能書交給莫嘰姆斯,他一路上都在抓緊時間學習,這會終於有了回報了。

「莫嘰姆斯勤奮,咕唧咕咚姐妹好學,都是讓人省心的小魚人。」楊禕再看看眼前正在魚人小屋裡挑挑揀揀的奔波兒灞,這幾個A級資質的小魚人中只有這個小子最不爭氣了。

「算了,這小子不提也罷,還是開始抽獎吧。」

楊禕進入抽獎空間,裡面依舊只有一個抽獎圓盤。

「開始抽獎!」

隨著楊禕一聲開始,圓盤上的黑色指針開始慢慢旋轉。

黑色指針由慢到快,再由快到慢,直到緩緩移動快要停下來。

「不會跟前兩次一樣又是停到四號區吧。」

楊禕看著黑色指針一步一慢漸漸向四號去移動,心裡有些期待。

果然,黑色指針停了下來,最終停在了四號區。

「哇哈哈,【秘錄—魚人眩暈】,果然被我猜中了。」

楊禕笑著從抽獎空間出來,手裡拿著【秘錄-魚人眩暈】。

「連續三次抽到魚人的秘錄技能,這麼難得難道不算三連擊嗎,怎麼不給點額外獎勵,真是小氣。」

楊禕瞎抱怨著,打開技能看了一下。

【秘錄-魚人眩暈】

【魚人技能】

【學習要求:魚人】

【效果:在目標試圖逃跑時從背後猛擊其的頭部,使目標的移動速度降低50%,持續10秒。】

「哦,還算是一個控制技能,不錯啊。」

楊禕看完后高興的把技能書收起來,然後打開任務捲軸。

「留下布萊恩·銅須?」楊禕看完臉就黑了,「系統大爺,系統姑奶奶,咱好歹是一個高大上的系統吧,今後出任務能不能不要這麼耿直呢。」

「再說了,人家矮人都已經走了啊,你不是想讓我去把人給追回來吧?」楊禕無奈地往布萊恩·銅須離開的方向望了望,矮人已經沒影了。

看到這裡,楊禕只能把任務捲軸也收起來。

好在得到的是一個魚人秘錄技能,交給莫嘰姆斯的話很快就能完成學習任務。要是抽到的是什麼德魯伊技能之類的,那這次的抽獎機會就白瞎了。

楊禕抽完獎沒多久,奔波爾霸就挑好了製作水之圖騰的材料,然後急匆匆地要趕回去提度斯牛頭人村。

楊禕也沒有多留,記下這個小魚人村的位置后就騎上大海龜離開了。

提度斯牛頭人村並不遠,騎著大海龜一會兒也就到了。

大海龜還未停下來,奔波爾霸已經抱著淘來的海貝、海螺、海獸骨等等跳下海龜背,跑去牛頭人村裡去找水之先知伊斯倫去了。

楊禕從海龜背上下來,他看了一下,發現小納迦不知何時已經醒了過來。

「還記得見到小納迦第一喝酒醉倒,當時一睡就是三天。現在這麼快就醒來了,看來小納迦最近是進步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