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如果靈雪不知道空幻內情,顯然不會這麼說。

經過朋族技術部研究推測,一名普通的能量化幽神,其可儲存(記憶)的信息量,理論上而言是沒有上限的。但在實際情況下,如果不是技術部爲了網絡技術,特意開發出來了分離意識形成信息庫的技術,那麼普通人很難迅速回憶起超過二十年的內容,這就會讓信息中心變成寫入快捷卻讀取困難的悲催硬盤。

當然,畢竟出現了這樣好的技術,所以依靠分離意識形成信息庫的新方法,節點者們提供的信息中心已經能很好地滿足衆人需要。

特別是這種技術推廣之後,整個大朋族體系只要能感受到自己意識的人,都將成爲過目不忘的天才。對於這些能力的使用方法,朋族方面並未保密。

另一方面,相比起記憶量,計算量卻成了最大的限制。

根據實驗,一名幽神級能量體的運算量,最多能同時支撐一萬人的信息交流,過了就會導致其支撐起來的網絡,因爲意識的自我保護而崩潰;一名靈魂級的能量體,更是隻能支撐一千人左右,還視情況而定。

相比起來,一名陰神級能量體,卻能夠支撐至少百萬規模的數量,這卻是推測了。因爲整個朋族現在加上朋人、月靈人、遁甲人、甚至配置外置儀器的影族人,能夠聯入朋族網絡的也都只有十幾萬人,所以根本沒法試驗一名陰神級的極限。

何況,朋族也不可能將陰神、幽神、甚至靈魂級的個人運算,全到網絡上去,因爲它們還要生活。所以,朋族網絡之中擔任節點的成員,一般爲網絡付出的運算量,不過是其自身的30%。

不足之處,就採用多節點分擔的方式。

例如政務院,需要時常使用網絡的不過六七千人,但擔任節點工作的不僅有靈雪這位陰神,還有三位幽神。

相較起來,本來只有幽神級巔峯的空幻,由於主意識的身份,其計算量卻算得上朋族最強的,因爲他能夠借用整個朋族內部成員的能力。事實上,若不是考慮到安全性的問題,整個朋族網絡的核心,只需要空幻一人就可以了,畢竟現如今朋族網絡使用者也不過十幾萬人。

也因爲了解這一點,靈雪纔會在這裏提出讓空幻幫助愛依分擔網絡計算。

不過,空幻卻是疑惑。

“技術部雖然有一萬多需要聯入網絡,可除了愛依,不是還有兩位長老和十幾位侍從。這些數量,就算是考慮30%這個不影響生活工作的比例要求,也足以支撐一萬多人同時在線了吧?”

“這方面你還是和愛依去談吧,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

靈雪擺了擺手:“不過我猜應該是愛依覺得‘浪費了自己的計算量在不需要的地方’之類的原因,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喜歡把自己的意識空間變成菜市場,特別是她那種喜靜的性格。”

“菜市場……”

“噗!”

空幻忍不住笑出聲來,仔細想想這形容還真是貼切,一大堆人雖然不是真的在節點者提供的交流中心說話交談,可所交流的信息都要通過這個中心,還真就像是那麼多人在那裏說話爭吵一般。

黑帝的馴養計劃:女人太犀利 這麼看來,應該是愛依想要偷懶吧?畢竟當初構建網絡的時候,可就說過每人需要分擔的量了,而換一個節點也是很麻煩的事。

不過,終於有藉口拋棄這堆積如山的文件、脫離靈雪的魔爪的空幻,即便不打算同意愛依的想法,卻也不會拒絕這個機會。

“……所以,原因就是這樣了。”

“還真是啊!”

已經通過網絡聯繫上愛依的空幻,聽到對方所抱怨之處,與靈雪所猜測的竟然如出一轍,只不過愛依的情況要複雜更多。

由於節點者還負擔信息中心,節點者所擁有的知識量就決定了這個信息中心的受歡迎度,而受歡迎程度高,人流顯然就高了。而愛依作爲朋族科學界的領軍人物,其所擁有的科研知識豐富量,即便是通過信息中心開放的少部分,也足以讓下面的技術員們趨之若鶩。

相比起來,朋族長老院支援過來的兩名長老和十幾名侍從,完全沒法比。

如此一來,按計劃本應該平均分配的運算量,卻因爲技術員們彷彿植物趨光一般飄到了愛依處,而造成嚴重不平。

總量不變之下,愛依真正卻要同時負責的信息交流長久維持在六千以上,其餘兩位長老十幾位侍從加起來負責的卻還沒愛依多。

這些東西佔據了愛依運算量的70%左右,這讓本就需要將大量運算能力放到自己科研上的愛依情何以堪。

如此說來,即便是再加入一位幽神也無濟於事。

可空幻不同,他不僅擁有龐大的運算量可以輕鬆負擔,更主要的是空幻擁有着不下於愛依的科研信息。別忘了他還掌握着文明控制中心的技術模塊,而且以前本就是技術部一員,參與多項技術研究。

雖然論精細深入程度,空幻也許不如愛依,可論信息的廣泛性,專精能量的愛依卻沒法和大面積撒網的空幻相比。

而那些個科研人員,大部分自己就是本專業的領軍者,對於專精知識的需求相對而言少很多,加入網絡的主要目的,還是從中發現自己忽略的細節,以及從更廣泛的信息中發現可用道路。

這樣的需求就意味着空幻所能夠提供的,要比愛依多。

至於現在,隨着網絡產生的信息交流作用越加明顯,技術部內部網絡信息交流也越加頻繁,外部擁有準入權限的人使用技術部網絡的人也越來越多,人氣很高的愛依‘網站’,理所當然就更受歡迎。

但是,愛依服務器娘卻表示不堪重負了。

所以,要讓空幻服務器分流。 仔細想想,這他嘎的還真是網站啊。

空幻從技術部總部走出來後,腦海中飄動着一大堆諸如‘網站’、‘服務器’、‘網絡’、‘戰鬥力五’、‘封你IP’之類越來越詭異東西,忍不住滿頭黑線。

不過相比起人類世界各個網站死命撈人氣,甚至維持不惜弄出數量衆多、害人不淺的彈出窗口之類東西的行爲,朋族這些擔任網站服務器的節點者們,卻是正好想法,因爲計算量的問題很是抗拒人氣過高情況的出現。

也許是還沒認識到這種人氣和信息掌控,將爲本身帶來多麼大的優勢吧?

不過空幻並不打算在這時候,就讓這些節點者認識到這一點,畢竟朋族網絡的不斷髮展之後,網絡節點者們組成的階層在某種程度上,將會成爲朋族的第二政府,身爲朋族第一政府的框架搭建者,空幻覺得自己需要慎重。

事實上,長老院也是在空幻的推動下,以及開始按照組建網絡政府的目的搭建現有網絡節點體系,否則也不會如此嚴格地要求節點者本身素質了。

不過,未來會不會出現噴子這些網絡特產呢?

空幻歪着頭,腦海中不知不覺地冒出了A字開頭的兩個字母和一張不斷抖動的小電視,隨即搖頭。

“這裏可沒有11區和bilibli。”

至於愛依的問題,要解決很簡單,將愛依信息庫中一部分東西複製出來,交由另外兩名長老記憶住並用他們的信息中心貼出,到時候再在技術部上發點公告,人氣自然就會分流過去。

只不過,朋族網絡內部沒有複製粘貼這種神器,採用的都是‘人’爲組成的網絡模式,信息交流基本上只能靠着自主記憶,即便是朋人們的記憶能力再好,達到過目不忘,可也需要過目不是。

這過目一次所需要的時間,顯然遠超複製粘貼。

所以,在另外兩位長老記憶愛依所分流出來的信息這段時間,空幻也就臨時擔任一下幫助愛依吸引技術部成員熱情和火力的肉盾即可,反正他的運算量很大,留着也是浪費。

豈是蓬蒿 如是想着,空幻卻突然,空有如此龐大的計算量,實際使用卻連7%都沒達到的自己,是不是有點站着【嗶——】不【嗶——】的感覺。

太浪費了。

“要不發個公告,出售運算量,每一百人信息交流規模的運算量,一個月收幾塊錢上來當零花?嘎嘎。”

“這倒是個好辦法,順便可以幫政府回收一些資金。”

旁邊突然響起的聲音,將正深入思考運算量出售問題,並很快發現這是一個多麼龐大商機,於是面對估算出的收益開始流口水的空幻給驚地跳了起來。

等他回神,那聲音已經狂笑起來,並對空幻的過激表現表示嘲諷。

“有什麼好笑的,這叫警惕!知道嗎?這是身爲重要人物的應有素質。”

“哦,重要人物原來都是在背後有人說句話就跳起來的兔子啊。”

“額,誰會在耳朵邊說話啊!”空幻咆哮!

“誒,不是很多嗎?我記得除了我外,靈雪、靈韻、小8等等等等……很多,嗯。”暗血一臉無法統計的表情。

而此時,深受打擊的空幻已經蹲在了牆角。

不過也許是產生了抗體,他很快恢復過來:“說起來,你怎麼回來了?黑骨族那邊出什麼問題呢嗎?我的分身暗血哦。”

“分你個頭的身!”

纖細的腳丫子將空幻一腳踹飛,暗血冷哼一聲,等到空幻幾分鐘後灰頭土臉地跑回來,才撇了撇嘴,發出嚴正聲明。

“我說過!我是暗血,不是空幻!!”

話鋒一轉,暗血盯着空幻滿臉不屑:“而且,你也不是空幻,不過是灰理而已,一個尚不屬於空幻的分身。”

面對暗血的發言和質疑,空幻灰理皺起眉頭,但很快又神情一鬆,臉上露出微笑。

這動作這讓暗血顯得有些意外,畢竟三人之中,似乎只有眼前這個空幻灰理,對空幻的身份最爲執着,也最像記憶中的空幻。

“可就算那樣又怎麼樣,你改變不了你、我、白農都是空幻的事實。而我又是三人中融合度最高的,更是已經獲得承認並擁有了主意識能力的。”

“單從星球意志方面而言,我已經是真正的主意識!”

“我就是空幻!”

空幻灰理挺身直立,站在面前雙眼直視着暗血,大聲補充。

“叫這麼兇幹嘛?”

故意挑釁般地掏了掏耳朵,極爲不雅的行爲暗血做起來卻是毫無壓力,渾然沒有普通女生的矜持,當然,也與性格有關。

至於空幻灰理之前的話,她即便心裏知道也不願意承認。因爲一旦承認,她就不得不接受自己也是空幻分身之一的現實。可暗血已經習慣了現在的生活,也習慣了暗血這個身份,不願意因爲任何原因去變成另一個人,即便對方是自己的起源。

雖然空幻的記憶長度遠超暗血幾十年的生活,可那對於暗血而言,更像是一本別人的自傳,要去接受很難。

更別說,那個人還是個男的。

對此,暗血極爲矛盾。

而另一方面,隨着族羣面對的蟲族壓力越來越大,長老院中有關三意識融合以確保擁主意識空幻這個絕對戰力能夠隨時調用的聲音,已經越來越大。

爲種族考慮,她暗血似乎應該放棄執着,與空幻、白農兩人融合並回到那具嘎山中的身體內,成爲8051口中將會超越靈神級、達到星球意志級別的超級主意識。

然而周圍的人越是以各種理由想要說服她,她的內心卻越是抗拒。

而想要三意識融合,內心沒有一絲抗拒卻是基本前提,這就意味着暗血只要有一絲不願,三意識的融合就遙遙無期。如此一來,她在長老院中的情況卻顯得有些被動起來,更是與空幻和白農的關係變得尷尬。

即便是四陰神之一,情緒複雜的暗血也自我流放般地,選擇了繼續留在黑骨族。

而在暗中,暗血因爲對空幻身份的抗拒越來越重,甚至潛意識地分割了意識中有關空幻本身的記憶。更是在技術部爲網絡節點發展出的意識分割和信息中心技術的支撐下,依靠自己身爲黑骨族方面朋族網絡的核心節點身份,將空幻記憶直接分割了出來。

這個舉動空幻和白農都能夠察覺,卻沒有反對或者告訴別人。在暗血看來這是一種理解。也因此,三人的關係才得以緩和,可暗血依舊會下意識地避免和空幻白農見面。

不過事實上,兩人不暴露暗血動作,也是因爲在他們看來,暗血這種所謂的記憶分割,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徒勞無功的同時,反倒是加大了暗血潛意識下對空幻的認同。

我的薄荷小姐 空幻這個身份,對於三人的影響太大。

因爲從三人相繼覺醒空幻記憶的那一刻開始,這種影響就從未停止,而三人卻都是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覺醒的。也就是說,除非願意讓意識、精神和記憶都變回幾歲小孩的時候,否則他們的未來,終歸是要走上融合成空幻的道路。

更何況,即便是所謂的變小孩脫離身份的辦法,也不過是暗血的猜測,誰能說清楚空幻的身份沒有在她們出生之前,就開始產生影響呢?

這東西,連8051也只能表示不知。

相比起來,暗血倒是知道一種簡單卻不怎麼爲灰理和白農所接受的方法,既可以讓自己擺脫融合的道路,卻又能讓空幻這個主意識出現,只不過缺了點力量而已。

此時看見空幻灰理如此咆哮,她便如同小貓般露出一絲壞笑。

暗自撇嘴,昂首俯視空幻,暗血用出了誘惑性的語氣開口說道:“即便如此,你也不過是空幻的分身而已。相處了這麼久,你應該很清楚我不會同意融合,那爲什麼還這麼執着呢?一直等下去又有什麼用呢?既然擔心,爲什麼不想再就讓空幻真正迴歸呢?你明明知道該怎麼做!!”

“這……”

“想想啦,明明有一個機會擺在你面前,明明只是你自己不願意去把握,爲什麼要找我,而不是你自己去融合嘎山的那具身體呢?”

空幻灰理神情凝重。

“你一個人融合那具身體不是不行,到時候,你就會成爲真正的空幻,也將是唯一的空幻。至於我和白農,我不願意融合這一點是肯定的,白農呢?他就真的願意嗎?”

“不,你也知道白農對那個妹妹的關愛,而白敏可是看你很不順眼哦。你認爲她願意自己的哥哥變成空幻,還不得不和小8她們搶男人?”

“額……”囧。

“而且,雖說單人融合無法讓主意識的實力獲得飛昇,但同時卻讓朋族多了我和白農兩人,一個陰神,一個幽神,而且都有成長潛力,這也很划算不是嗎?”

眼見空幻似乎有些意動,暗血也有些控制不住情緒,產生了加一把勁的想法。

“再者……”

“夠了!停下停下!”

傲情:歸來的愛 暗血還想鼓動,可空幻灰理不過眼神閃爍片刻,就扛過了她的蠱惑搖頭看向了嘎山方向:“不可能的,你抗拒成爲空幻,可卻沒法摸消那個事實。暗血,你應該知道……”

“別說!!”

比之空幻更爲激動的尖叫,打破了黃昏街道的平靜。

空幻甚至哭笑不得地發現,在自然散發的精神力範圍內,已經有城務局的人因爲這一聲尖叫而向這裏跑來,大概是以爲發生了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吧。

而眼前的暗血,似乎更加麻煩些。

“就算那樣又怎麼樣! 鳳鳳于飛 空幻當初分成三個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今天,這不是他記憶中玄幻小說的分身,我們從出生開始就是三個獨立的人,不同的人格、不同的經歷,甚至……不同的性別!”

說到這裏,暗血又一次堅定起來。

“這就是事實!我們是三個不同的人!”

“所以空幻,永遠,我永遠也不可能接受所謂的融合!”

說完,暗血頭也不回地轉身向長老院方向飛去,甚至都忘了本身擁有的瞬移能力,跟別提她找空幻的本來目的。

而看着那落荒而逃的背影,空幻卻略微失神,隨後嘆氣。

難道真的要放棄一躍成爲超越靈神級,讓朋族獲得極大優勢的機會,而選擇單一融合?可那樣融合的空幻真的是完整的空幻嗎?

空幻灰理並不確定。

捫心自問,自己等人真的如暗血所說是完整而又獨立的人格嗎?

這可不一定。

空幻灰理相信另外兩人其實也有認識到,在灰理擁有相對高出常規的理性同時,白農和暗血都缺乏理性而顯得毛躁;在暗血的戰意昂然、殺氣騰騰的同時,灰理自己和白農卻顯得毫無戰意、平和而又隨遇而安;也正是在白農親近自然的同時,灰理和暗血更顯得更爲趨向於環境改造、以及生物掌控而非平等交流。

這應該不是巧合,而是某種必然的聯繫。

“人格分裂?”

也許吧,但空幻灰理自己也不確定。

而且現在,他對於周圍行人的視線感到壓力更大,特別是在依靠精神力能夠感知到周圍人想法的時候更是如此。

“看啊,那個人在那個漂亮女孩說‘不可能’後,這可憐的小夥子都發愣了十幾分鍾了。”

“真可憐,看起來雖然不是很帥,但畢竟是能量體,而且仔細看還給人種親切感誒。”

“這年頭的年輕人啊,真是大膽。”

“看這年輕人不錯,是不是藉機會給女兒介紹介紹呢?”

“又一個被甩的,同志啊!”

“本團裁定,此人無罪!”

“%%……¥”

“……”

這都什麼人啊!

即便是身爲幽神級巔峯並獲取了主意識的身份使用權,可空幻站在大街上,還是感受到了羣衆的力量。最主要的是,他還不可能對這些人解釋些什麼,天知道一旦做出解釋,這羣傢伙會理解出多少不正確的東西出來。

果斷跑吧。

於是,在蟲族千軍萬馬面前也不會有絲毫退縮的空幻大人,面對街道上十幾個三姑六婆去死團成員的調侃,就不得不灰溜溜地逃回了長老院。

……

“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天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暗血,似乎已經忘了之前的話,沒事人般地在長老院內對剛剛回來的空幻表示嘲笑。而見到對方的表情,空幻神情一黯,心下了然。對方一定有將之前的記憶又給分割了出去,可這樣逃避真的好嗎?

搖頭。

越來越無法理解暗血的空幻,作出一副悶悶地樣子轉身坐到轉移到新朋島之後,外觀沒多少變化的長老院中,看着整個移植了過來的那顆老祖樹,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茶。

至於此時的暗血,不去理會,鬧一會兒自己無趣了就會停下。

就像對付小孩子一樣。

“切,真沒趣。”

果然,等到月上枝頭時分,暗血終於彷彿耗盡力氣般,趴到空幻面前的桌面,渾然不顧胸口那兩塊偉岸的東西就這樣擠在桌面的場景,對空幻的這位妻子長時間不在家的男性有多大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