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雖然江寂塵擊滅了他們的,但也感到手臂隱隱發麻,由此可知,對方的攻擊之力,是何等的驚人可怕。

然而,對方明明只有五品仙將境的修為,為何可以爆發出傷到幽蘭的攻擊。

要知道,幽蘭可是六品仙君后後期境,擁有古幽雲族的至高傳承,更是覺醒了幽雲族的返祖血脈,那是何等的強大,與這些攻擊的殺手之間,有著驚人的差距。

然而,幽蘭依舊被他們留下了淺淺的傷口。

「我懂了,他們是在燃燒生命,以生命換取至強的一擊。」

「但是,這一擊之後,無論結果如何,他們都會變得無力。」

江寂塵很快看穿了他們。

果然,江寂塵聲音一落,一道強大的身影浮現。

「不愧是江寂塵,果然聰明,這麼快就讓你看出來了。」

「沒錯,他們就是在燃燒生命,在換取至強的一擊。」

「他們都是死士殺手,一生只有一擊,但卻是他們最強的一擊。」

「我手上有上萬死士殺手,他們以死換傷,我看你們能支撐多久!」

出現之人,是一個大漢,他冷酷無情地開口道。

而他顯然就是死士殺手的首領,此時在命令著星雲死士殺手在對江寂塵和幽蘭,進行著以命換傷的襲殺。

好狠、好殘忍!

不得不說,星雲殺手狠辣到極點,而且殘忍沒有絲毫人性。

因為,要訓練這種死士殺手,那必須要從嬰兒開始,就在其神魂之中,植入一種以死效忠的意志。

也即是說,這種死士殺手,跟傀儡殺手差不多,區別不是很大。

他們一生修鍊,只為最後一擊,燃燒生命,以命換命,或以命換傷。

若是一般的對手,他們可以直接以命換命,但是,如江寂塵和幽蘭這樣的超級強大存在,遠遠凌駕於他們之上,所以,就只能以命換傷了。

江寂塵越是了解星雲殺手組織,越是覺得這個殺手組織當該滅去。

所以,他此時的臉色一片冰冷。

「你們,真是該死啊!」

江寂塵冷冷地開口道。

直至此時,江寂塵才真正開始怒了。

「不過,你們培養這麼多死士殺手,只怕應該另有用途的吧?」

但這時候,江寂塵忽然話鋒一轉,開口說道。

聽到江寂塵的話,那死士殺手首領冷笑道:「嘿嘿,江寂塵這都被你看出來了,沒錯,這些死士殺手本是用來橫掃星雲的,我們星雲殺手組織,可是有著稱霸星雲之志。」

「但沒想到,被你小子進來壞我們的大計,現在不得不動用這些死士殺手來對付你。」

「不得不說,江寂塵你的強大,超乎我們的想象,但是,你既然進了殺手城,那必然是有進無出,我星雲殺手盟的強大,絕非你能想象的。」

此時,死士殺手首領非常得意和自信。

江寂塵聽了,也暗暗皺眉,看來,星雲殺手組織確實超乎了他的想象。

但是,江寂塵的強大,又豈是星雲殺手組織能夠想象的?

若是,他們知道江寂塵曾擊殺過仙魔老祖這樣的存在,那隻怕就不會有這樣的自信了。

江寂塵此時反而微微一笑道:「是么?那我倒要見識見識你們有何實力?」

說罷,江寂塵竟然主動殺出,手中握劍,殺入虛空中。

而江寂塵的身影快到極致,一眼之間,彷彿有萬千個江寂塵的身影在閃動。

但這萬千身影,其實只有一道是江寂塵的真實身影而已,這實是因為江寂塵的動作實在太快了,快到剎那在虛空留下萬千身影。

噗,噗,噗!

接著,驚悚的一幕出現。

死士殺手首領感到目瞪口呆。

因為,他看到,虛空之中,一顆顆人頭,紛然如雨落,伴隨著的還有一具具無頭屍體,砸在地上。

藏身虛空,隔空數千米的上萬死士殺手,竟然在短短的數十息之間,被江寂塵全屠盡了。

而且,所有的都是一劍致命,斬下頭顱。

這一幕,太過驚人了,嚇得死士殺手首領都不知該作何反應。

「若是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你們燃燒生命的一擊,要以命換傷,恐怕無法做到了。」

這時候,江寂塵才手握著仙劍,一步步向死士殺手首領走來,淡淡地開口道。

剛剛屠掉上萬死士殺手,他如同只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身後的幽蘭都震驚當場!

因為,她也沒有想到,江寂塵已強到了如此的地步。

難怪,江寂塵可以隨意放言,要抹去星雲盟,有這樣的實力,確實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不、不可能!」

「我上萬死士殺手,竟然就此殞滅,江寂塵你這個惡魔,我要殺了你。」

終於,死士殺手首領大怒叫道,竟然也燃燒生命,不顧一切的殺過來。

死士殺手首領,修為無比的強大,遠在那些死士殺手之上。

所以,以他半步仙君境修為,燃燒生命的一擊,可達至六品仙君後期境,可怕到極點。

江寂塵倒沒有想到,死士殺手首領,如此的瘋狂,不要命的殺來。

只是,哪怕他可能爆發出仙君後期境一擊,在江寂塵看來,也算不得什麼。

「憑你,哪怕燃燒生命一擊,也非我對手!」

江寂塵看著向他殺來的死士殺手,淡淡地開口道。

然後,他隔空一劍斬出。

噗!

死士殺手首領,還未近身,便已被江寂塵一劍生劈,立死當場。

而死士殺手首領,因為燃燒生命,所以,死後立刻被焚滅成灰,化用虛無。

事實上,剛剛上萬的死士殺手屍體,此時也紛紛化灰,消散天生間。

「沒想到,星雲殺手組織還有這樣的一股力量,若是他們真的行動起來,只怕灰色星雲之中,沒有任何一個單一的勢力能與之對抗,太過驚人。」

幽蘭這時候,也不由得驚嘆開口道。

江寂塵道:「怕只怕,這只是星雲殺手組織冰山一角的力量而已,要知道,他們可是有稱霸這片星雲的打算。」

說話之間,江寂塵與幽蘭繼續前進。

這時候,他們終於來到了殺手之城的盡頭。

這裡有一座古殿,古殿大門上,有四個大字,非常的顯眼。

殺手之殿!

看到這四字,江寂塵和幽蘭便已明白,顯然,這就是星雲殺手組織的總部所在了。

只是,現在看來,這裡竟然空無一人,氣息森然冰冷。

「躲躲藏藏,難道這就是殺手的風格么?」

「可是,這樣的手段,於我無用。」

「出來吧!」

最後,江寂塵冷喝一聲,直接一劍斬向殺手之殿。

轟!

殺手之殿大門,轟然碎滅。

噗!

接著,血水飛濺,幾具無頭屍體,從虛空掉落下來。

這是四名看門的殺手,他們隱藏在虛空之中,但卻被江寂塵一劍斬滅。

殺手之地,看似無人,但其實是處處都有人,只是,他們都隱藏了起來了而已。

若是一般的人,這般走入殺之殿,只怕早已經被分屍了。

唯有江寂塵才如此的霸氣,直接一劍招呼,讓他們門毀人滅。

「幽蘭,我們走吧」

「我倒要看看,這殺手之殿,能有幾層。」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

他現在藝高膽大,夷然無懼,帶著幽蘭,踏入殺手之殿中。

殺手雖然破了大門,但是裡面的依舊是完好無損。

而且,因為江寂塵一劍,已經激活了殺之手殿的守護大陣,層層古殿,散發出神秘之光。

江寂塵現在斬滅古殿,絕不是一件輕易之事,所以,他只能一層一層的走進去。

剛踏入第一層,江寂塵便感到無數攻擊之光,將他包圍其中,根本無處可逃。

這種情況,想要避開,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了,唯有正面對抗了。

江寂塵冷冷一笑,然後直接是一式霸仙劍訣。

劍光掠過,一切攻擊,盡化虛無,甚至連藏身虛空中的星雲殺手,也都被一劍斬殺。

無數殺手的屍體,紛紛掉落。

「你們既然不現身,那本公子趕時間,就速戰速決,每一層古殿,我都走上一遍吧。」

此時,江寂塵淡淡地開口,聲傳天地間。

說罷,江寂塵已經繼續邁步,走入了第二層殺手之殿。

結果,沒有任何的改變。

江寂塵現在已經認真了起來,直接出手,擊殺所有。

不得不說,殺手之殿中的星雲殺手,非常強大,但可惜,他們遇到的是江寂塵。

所以,江寂塵現在幾乎是橫推而進。

第三層、第四層、第五層……

第九層、第十層、第十二層……

直至第十五層,殺手之殿,依舊沒有盡頭。

而且,星雲殺手組織的真正大人物,依舊還沒有出手。

殺到這裡,連江寂塵與幽蘭都有些氣喘了。

顯然,一路橫掃殺來,仙力消耗太過龐大了,連他們都有些無力了。

「寂塵,這殺手之殿倒底有幾層,我快要累死了。」

「再這樣下去,我只怕要仙力耗盡而亡。」

幽蘭喘著,開口說道。

江寂塵道:「我也不知道有幾層,但無論有幾層,總會有盡頭的,我們繼續吧。」

然而,幽蘭卻道:「不行了,我們先在這一層休息吧,等恢復全部仙力,再繼續前進吧。」

江寂塵竟然點點頭道:「可以!」

說罷,江寂塵也盤腿坐下,進行休息。

然而,江寂塵剛坐下,一道聲音傳來道:「想要休息?江寂塵你想得太天真了!」

「進入殺手之殿,不把你活活耗死,你休想停下來。」

聲音一落,在下一刻的殺手之殿入口處,一個個殺手,紛紛走出。

其中,是一個中年殺手為首,修為非常高深,手握一把血色匕首。

剛才,也正是他在說話。

看到這些來人,江寂塵卻露出了一絲笑意。

他站了起來,看著來人道:「果然如我所料,你們這是想活活耗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