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有錯,也不需要給任何人交代,將你和我們的未來都交給我,好嗎?」

「好。」

蘇錦溪緩緩閉上了眼睛,最近兩人是否也太頻繁了一點?

可是情到深處,誰也控制不了內心中的躁動。

「三叔,把窗帘拉上好么?」

從前大多是在密閉黑暗的空間,暖陽穿過酒店的落地窗灑落到床上。

她連司厲霆臉上的每一根細密的絨毛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這樣清楚可見的場景她還沒有做過。

白日宣淫,怎麼都覺得奇怪。

司厲霆輕笑了一聲,「好,我家蘇蘇臉皮薄。」

起身拉上了遮光窗帘,屋子中瞬間一片黑暗,兩人在黑暗中親密相擁。

「三叔,三叔……」聲聲燕語呢喃催人心蕩神怡。

「我在,寶貝兒。」

事畢,蘇錦溪和他泡在浴缸之中,「三叔現在總可以告訴我你這兩天在忙什麼了吧?忙得一個電話都不給我打。」

「這個暫時保密,反正我能保證我做的都是和蘇蘇有關的事情。」

蘇錦溪咬著手指,「三叔究竟在做什麼呢?好好奇。」

司厲霆摸著她的頭,「很快你就知道了。」

「呀,三叔,你把我頭髮都弄濕了。」

「反正都濕了,我給你洗。」司厲霆將她的頭放在自己大腿上,還真的溫柔的給她洗起頭來。

蘇錦溪閉著眼睛享受,「三叔,真的想不到你還會做這些事情。」

「以前我也不知道自己會,愛一個人慢慢就學會了。」司厲霆控制住手中的力道,不輕不重。

蘇錦溪不由得開始幻想將來自己真的和三叔光明正大在一起,那樣該是怎樣的幸福。

兩人相擁而眠幾個小時,美國也是日落時分,蘇錦溪的門被敲響。

「錦溪,你醒了嗎?」

唐茗的聲音傳來,嚇得蘇錦溪從夢裡驚醒。

也許是沒聽到蘇錦溪的回復唐茗又給她打了個電話,蘇錦溪趕緊接了電話。

「唐總。」

「應該休息夠了吧,我們出去吃飯。」

蘇錦溪的聲音吵醒了司厲霆,司厲霆湊到她的頸窩蹭了蹭。

「唐總,那……那個我不餓,我可能有點不適應,想要再睡一會兒,你先去吃飯吧。」

唐茗有些失望,專門帶著蘇錦溪來美國就是為了有機會和她單獨相處,才來第一天就睡過去了。

「你身體沒事吧?」他很想進來看看蘇錦溪怎麼樣了。

「沒事。」

「明天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記得早點起來。」

「好。」蘇錦溪掛了電話。

司厲霆在她背後輕笑一聲,「撒謊越來越熟練了,讓我看看耳朵有沒有紅?」

「三叔,你又笑我。」蘇錦溪想著第一次和唐茗撒謊的時候還會哆哆嗦嗦,現在她確實沒有那麼害怕了。

「只要不對我撒謊就沒事,睡好了嗎,好了就起來吃飯。」

蘇錦溪伸了一個懶腰起床,拉開窗帘外面已經天黑,看著繁華的夜景,蘇錦溪心情也變好了些。

「好美。」

司厲霆從背後擁住她的身體,「蘇蘇晚上想吃什麼?」

「和三叔在一起,我吃什麼都可以。」蘇錦溪安逸的將頭靠在了他的頸窩。

「我去定位置,你先換衣服。」

蘇錦溪也有了幹勁,將衣服都拿出來掛好,以前從來不注意穿衣打扮的她挑了又挑。

難道是現在有了在意的人,所以連外形都會這麼在意了么?

選擇了黑色蕾絲裙,長度正好到小腿以上的位置,配上黑色高跟鞋說不出的優雅知性。

蘇錦溪還特地夾了自己的空氣劉海,化了眉毛和口紅,簡單的裝扮一下就美不勝收。

「小妖精,你是想要誘惑死我?」司厲霆微笑著看她。

「因為我記得三叔說過你喜歡黑色。」

司厲霆在她額頭上親吻一下,「我的小蘇蘇彷彿瞬間就長大了。」

「之前我不喜歡穿細跟鞋嘛。」蘇錦溪拿了手包,「我們出去吧,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先出酒店,三叔再下來。」

「都依你。」

蘇錦溪微笑著出了酒店,也許是因為在異國他鄉,除了唐茗之外,她不用防備著任何人,心情也好了很多。

「蘇小姐,這邊。」林均搖下車窗,蘇錦溪上了車。

過了五分鐘司厲霆才出現,他已經換了套休閑的衣服。

原來他也住在那個酒店裡面,他是怎麼對自己的行蹤了如指掌呢?

看慣了司厲霆的西裝革履,突然看到他穿著休閑風格的衣服,蘇錦溪都移不開眼睛了。

混血兒真好啊,從身高到五官都沒有一點缺陷,完美得無可挑剔。

「看呆了?」司厲霆一來就看到蘇錦溪直勾勾的盯著他。

「是啊,雖然三叔是唐茗的叔叔,但其實你們兩人長得沒有一點相像的地方,三叔應該更像你媽媽一些吧。」

想著那一晚在別墅之中司厲霆那麼可憐兮兮的樣子,他應該是在小時候受過什麼刺激。

那時候自己和他關係還不怎麼親密,蘇錦溪也不好多問什麼。

「或許吧。」提到他媽媽的時候司厲霆表情明顯暗淡了下去,「其實我已經忘記媽咪長什麼樣子了。」

「那阿姨她現在……」

「她死了,在一個電閃雷鳴的晚上死在了我面前。」

蘇錦溪看到司厲霆緊緊抓著自己的褲子,手背青筋暴露。

她不敢再多問什麼,「對不起,我不該問的,都過去了,一切都過去了。」

司厲霆的眸光閃過一抹冷意,「是啊,都過去了。」聽到他的聲音,蘇錦溪覺得背脊一涼,她直覺這裡面肯定還有很多複雜的事情,不過她卻不敢再問。她開始轉移話題,「三叔,我給你介紹一款遊戲吧,挺好玩的,以後我

們可以一起玩。」

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 林均也感覺到了車中的氣氛太尷尬,連忙迎合蘇錦溪道:「爺玩遊戲可是很厲害的哦。」

「是嘛?有多厲害。」

「爺以前還開發了一個遊戲呢,蘇小姐要是喜歡玩……」林均並不知道司厲霆每天都在帶蘇錦溪。

「那個餐廳還有多遠?」司厲霆趕緊打斷道。

「快了,還有五分鐘就到。」

司厲霆看到小女人一臉好奇的表情,「真的嗎?三叔你還會設計遊戲,你也太厲害了吧!你設計的是什麼遊戲啊?」

「就是一款仙俠遊戲。」林均顯然是司厲霆的死忠粉,一找到機會就會推銷自己總裁。

「仙俠?我最喜歡玩了,你快告訴我叫什麼名字,我一會兒就去下載。」

「就是……」林均正要說出那款遊戲的名字,司厲霆一記冷眼掃來。

「你讓人醒好紅酒了沒有?」「三叔,吃飯不重要,你究竟設計的什麼遊戲啊?」蘇錦溪眨巴著眼睛很好奇的樣子。 穆七每天都在等待著穆塵和穆南樞的到來,天黑到天亮,看著朝陽升起,夕陽落下,等到的都是無盡的絕望。

她習慣爬上高高的城堡,光著腳丫看著周圍亘古不變的風景,她是自由的,但靈魂卻是孤獨的。

穆塵歸來之時,小七又長高了很多,長長的髮絲垂落腰間,她穿著白裙,高聲歌唱。

古堡的傍晚瑰麗而又漂亮,穆七小腳丫晃動著,微風吹拂著她的髮絲,薔薇花在她身邊綻放。

「她是仙子嗎?」跟在穆塵身邊的少女感慨道。

小七常年不和人接觸,她身上沒有人類的煙火,而有一種空靈的仙氣。

好久不見,每一次見面小七都會有一些變化,從少女走向成熟,小臉更加漂亮精緻,唯一不變的依然是她的赤子之心。

琳達提醒了穆七,「小姐,塵少爺回來了。」

歌聲停止,穆七一如既往的朝著穆塵狂奔而來,「塵哥哥,你終於捨得回來看我了,我都以為你是不是把我忘記了。」

穆塵抱著又長高的小七,好久不見,她依然這麼乾淨,一雙眼睛明亮如繁星。

「怎麼會忘記你,小笨蛋。」你可是我的命啊,穆塵心裡想著。

穆七跟穆塵膩歪了好一會兒,這才發現他身邊還站著一個女人,說是女人也不太貼切。

那人穿的衣服是少女的款式,身材卻是前凸后翹十分豐腴。

小七大眼睛忽閃忽閃,「塵哥哥,你給我帶嫂子回來了?」

那女人臉上閃過紅暈,「小姐你誤會了。」

穆塵捏了捏她的鼻子,「她叫薔薇,無父無母,見她可憐我帶回來給你做個伴。」

原來和琳達是一樣的來歷,只不過琳達是一早就跟著穆七,現在也有十年的時間。

「原來是這樣啊,薔薇你好,我是小七。」穆七對她很感興趣,伸手拉住了她。

「七小姐,塵少爺給我講過你的事情,以後請多多指教。」

「指教什麼,要苦了你陪著我了。」穆七笑容甜甜,對薔薇問長問短。

又是讓人給她收拾房間,又要人給她定做衣服,孤獨的她巴不得身邊多來幾個這樣的人。

帶著星際闖美幻 她沒有朋友,也沒有親人,後來有了琳達,現在又多了薔薇,穆七心裡很開心,瞬間就把薔薇當成了好朋友。

穆塵以前回來小傢伙都是圍繞他的,今天也就三分鐘熱度,被冷落的穆塵咳嗽了兩聲。

「除了薔薇,我還給你帶回了一件禮物。」

「什麼禮物?」

穆塵見小傢伙這才對他有了些在意,整個人也神氣了很多,「你猜猜看。」

「是好吃的?」

「不對。」

「那就是漂亮的衣服,塵哥哥每次回來都會給我帶好看的小裙子呢。」

「也不對。」

穆七實在猜不著了,拉著他的袖子搖晃著,「塵哥哥,你就別和我打啞迷了,告訴我嘛,究竟是什麼禮物。」

穆塵拍了拍手,有人抱著一個精緻的禮盒過來,穆七拆開禮盒,聽到了一聲小貓咪的叫聲。

她已經猜到了是什麼,打開盒子一看,裡面果然是一隻布偶貓。

拒嫁天價冷少 穆七當場就激動哭了,在她很小的時候穆塵見她太孤獨,就讓人給她帶了一隻貓,小七很喜歡貓,每天都要抱著一起睡。

沒多久小貓咪得了病去世,小七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很長一段時間都在憂鬱中度過。

穆塵不敢再讓小七養動物,生怕再有一點意外刺激穆七。

這些年穆七長大了,也能更好處理自己的情緒,這隻貓不管是品種還是身體他都是經過了嚴格的篩選,不會再出意外。

「傻丫頭,哭什麼?早知道我就不給你買了。」

穆七抱著小貓咪,一頭靠在穆塵懷中嗚嗚哭著:「塵哥哥,太可愛了小貓咪。」

「給她取個名字吧。」穆塵愛戀道。

一旁的薔薇打量著兩人,這一路上下她沒有見過穆塵的臉上有其它表情。

他提過帶自己回來的用意,就是為了陪一個女孩子。

在他口中薔薇以為是一個很沒有安全感的孩子,沒想到這孩子應該和自己差不多大。

穆塵從不讓任何女人近身,在這段時間薔薇見到了有很多女人都想靠近穆塵,最後的結果當然是沒有成功。

他卻抱著穆七,兩人不是兄妹嗎?為什麼她覺得穆塵看穆七的眼神並不是看兄妹的那樣。

大於兄妹又不是情侶,很奇怪的一種感情。

穆七看到貓咪的藍眼睛就想到了幾年前救她的大哥哥,只可惜到今天她都不知道那個大哥哥究竟叫什麼名字。

「唔……就叫藍天吧,它的眼睛好漂亮。」

布偶貓本來就親人,藍天一點都不怕生,在穆七手上輕輕蹭著。

「哇,藍天蹭我了,它的毛毛好溫暖好細膩,塵哥哥,我太喜歡這個禮物了。」

「喜歡就好,以後可要好好對它。」

「那當然了,過些日子等她大一些我們再拿去配種,我想小藍天當媽媽,給我生很多小貓寶寶,到時候我就當外婆了,被一堆小貓咪圍著,想想就覺得很幸福。」

「你啊,自己都還是一個小丫頭就在想當外婆了。」穆塵聽到她的話也是哭笑不得。

「小藍天生的孩子我就是外婆呀,我是小藍天的媽媽,塵哥哥是帶它回來的人就是它的爸爸。」

穆七年紀小,加上是和她一起長大的穆塵,她心裡根本就沒有男女之情,倒是穆塵的臉紅了紅。

「對了塵哥哥你餓了吧,我讓人給你做飯,琳達,你帶薔薇熟悉一下環境吧。」

「好的小姐。」

琳達對薔薇的到來也很開心,不停的自說自話,告訴她薔薇花的品種什麼的。「你的名字也太巧合了吧,也叫薔薇,我們小姐最喜歡的就是薔薇了呢,聽說以前這裡的薔薇品種沒有這麼多,因為小姐喜歡塵少爺去全世界各地找齊了所有的薔薇品

種。

不過再好的品種也經不起嚴寒,塵少爺特地讓人做了嫁接實驗,培育出新的品種,一年四季常開不敗。」

薔薇的眼中有些失落,「原來是這樣。」

她的名字本不叫薔薇,是穆塵給她改的,原來只是因為穆七喜歡而已。

薔薇對古堡並不感興趣,她提了一個問題,「琳達,塵少爺和七小姐究竟是什麼關係啊?兩人是兄妹嗎?」

「是兄妹,但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妹關係,塵少爺是七小姐父親收養的孩子,他本來不姓穆的。」

「塵少爺很喜歡七小姐吧。」

「當然咯,畢竟是從小捧在手心裡的人,塵少爺最在乎的就是七小姐了。」

「那他們以後會結婚嗎?」薔薇繼續追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