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是被控制心智了,呵呵,我就說雙魂之身,沒有這麼簡單,那個小老頭的心魔之魂,你應該知道吧。”阿冪羅的聲音突然想起。

中年婦女面色刷的一下慘白一片。

陳浩看着中年婦女,臉色陰沉下來:“道友,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解釋。”

毒妃輕輕撩:王爺請上座 就連公雞都好奇的看向中年婦女,它不知道那種類似食物卻對它有着很強誘惑力的東西,難道對它還有什麼傷害?

中年婦女沉默片刻,苦澀道:“對不起道友,我不是有心算計你,我也是被逼迫的,重陽他,的確是被心魔控制了。”

陳浩沒說話,只是看着中年婦女。

中年婦女只好開口解釋了起來。

超品透視 原來王重陽早在幾年前就出現問題了,那時候他爲了追求更進一步,修成九轉靈童法,強行閉關突破,因爲這種心浮氣躁,給了心魔可乘之機,佔據王重陽身體,不到兩年時間,就成了第二個寄魂,並且反客爲主,讓原本的王重陽靈魂被壓制了下去。

等中年婦女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而後她也被心魔王重陽控制,要求她幫忙做很多事。用的就是以王重陽的身體威脅。

就如這一次,來葬神祕境,他就是來尋找兩生花,好讓自己超脫身體的限制,化身天魔。

而這一次她被意外打傷,就是心魔王重陽的詭計,想要得到公雞。

“得到我?我擦,我和他有什麼過節嗎?”聽到最後,公雞驚呆了。

中年婦女還沒開口,阿冪羅就說道:“如果我估計不差的話,他想要的就是你傳承中的佛性。天魔之物,自古和佛門就因果牽扯不斷,釋迦牟尼成佛時,都有欲界天魔波旬來找茬,這可不是尋仇,而是佛性和魔性的天然對立和吸引。佛魔對立,互成道果,不過這個小心魔也是個垃圾,只想得到佛性,沒想過他凝聚的魔性對小黃來說也是大補。”

說到這裏,阿冪羅道:“心魔這種東西,說白了也是魔的一種,只是心魔很低級,只能影響個體,而且宿主死心魔自散,除非心魔能夠解脫本體的限制,化身天魔,到時候逍遙自在,無拘無束。”

公雞瞪大眼睛,怒道:“呵呵,算計我,做夢,還想化身天魔,雞爺讓你變成天屎。”

說完公雞看向中年婦女道:“說吧,這貨在哪裏?”

看它語氣,和陳浩一樣一樣的,當真是影響很大。

中年婦女急忙道:“雞道友,這一切都是心魔的錯,和重陽無關,你們千萬不要牽連無辜啊。”

阿冪羅道:“你現在說這個,已經晚了,心魔都開始算計化身天魔了,那位王道友的意識肯定很虛弱了,完全無救,否則心魔可無法化身而出。現在即便我們不對付他,他也存在不了多久。”

中年婦女急切的表情一僵,不敢相信的看向黑貓道:“這不可能,重陽一甲子多的道行,不可能面對心魔沒有反手之力的。”

阿冪羅道:“是不是我沒必要和你解釋,不信你就去找他問問。

中年婦女遲疑了一下,正要開口,突然慘叫一聲。

“喵嗚。”

黑貓一聲厲叫,身影一掠而去,追向一方。

片刻後黑貓迴轉,有些氣餒。

不過這時候中年婦女已經死亡,七孔流血,雙目瞪圓,如果不是陳浩拿出了靈香,中年婦女本身也有一定的道行,她的魂魄都差點不能聚合。

在靈香的滋養下,好一會兒後,中年婦女的魂魄聚合而出。

出來後,中年婦女面色呆滯,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

“怎麼會這樣,明明說可以,怎麼就沒了,重陽不可能,不可能會這樣的。”

陳浩道:“道友,事情已經發生,無可挽回,你現在很危險,身體受了詛咒,一經發動,連你的魂魄都差點沒了,還是好好的養魂,等待重新投胎吧。”

“不,我不能走,我要救重陽,我要救他。”中年婦女面色認真的回答。

陳浩嘆息道:“何必呢,你都已經死了,那心魔又徹底佔據王道友的身體,你怎麼救?”

中年婦女一愣,隨後看向陳浩,期待的問道:“道友,求求你幫幫我,只要能讓重陽解脫心魔的控制,我願意付出任何的代價。”

叮咚:往死鬼白茱萸,一天道靈,完成死願,扣除五年道行。

意外的任務觸發。

可是當陳浩感知到任務完成後,眼珠子都瞪大了。

臥槽,假的吧,這不是心魔害人嗎,而且鬼物死願完全符合條件,爲毛激發了的任務,居然是扣道行的,還一扣就是五年,逗我玩呢。這樣的任務,讓我如何敢做。

“系統大佬,你這任務總歸不是我自找的吧,怎麼卻是個扣道行的,你這不是亂來嘛,是不是對我之前的行爲打擊報復。”陳浩心中聯繫。

叮咚:是。

陳浩:“……”

居然就這麼臭不要臉的承認了。

我擦,大佬你這也太那啥了吧,我只是要求公平公正,我也沒有說什麼過分的話好不好。

陳浩一臉黑線。

“大佬,不要這樣好不好,算我錯了,我無償幫阿冪羅,我也不要道行獎勵了,以後你咋說我咋做,咱們正常來操作。”

叮咚:“想改就改,想換就換,你這麼牛逼,你來當系統。”

陳浩:“……”

再次解釋一下,我身在外地,可能要兩天才能回去,帶的筆記本壞了,寫不了,只能手機寫,所以很慢,等我回去,一定爆發一次彌補,說到做到,做不到切大勾勾。 “我家大佬怎麼會變成這樣?這是真被我氣到了?不至於吧?”陳浩看到系統大佬火藥味很衝的態度,心中滿是疑惑。

不過一波懟之後,系統就恢復了平靜,完全不搭理陳浩了。

陳浩斟酌片刻,決定不管。

五年道行的扣除,爲了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人,根本不划算。

說起來,之前帶他們離開詭域,已經是恩情了,繼續幫,沒道理。

另外,陳浩有種感覺,系統大佬不應該是這樣的,它發佈的任務,基本上也都是很公平,難得獎勵多,簡單的獎勵少,雖然阿冪羅的任務被自己強求了一下,不過系統既然肯給出一年道行獎勵,顯然這任務肯定很重要,值得付出。

而現在的任務,直接說扣除,雖然看起來像是報復,可是系統是什麼存在,輕鬆把想要害小黑的九幽麒麟打的沒脾氣。這樣的存在會和自己一個小宿主置氣?這不應該。

極有可能是這個任務有什麼內涵,不能幫。

心中思定,陳浩對中年婦女道:“道友,對這種事,我沒有把握,你還是另想辦法吧。”

中年婦女滿眼的期待變成了絕望,最後雙眼一下子就血紅了,身上也擴散一絲絲的怨氣。

“我不甘心,我不會讓重陽出事的,我要救他,誰敢害重陽,我就要他的命。”

話落,中年婦女就完全變了模樣。

長髮飛舞,滿眼血紅,身上一絲絲怨氣纏繞魂魄,慢慢的氣息開始增強,似乎在發生某種異變。

陳浩看的目瞪口呆。

這是什麼情況,轉化厲鬼?不對吧,這女人是道靈,幾十年修煉,靈魂很強,即便轉化也不是厲鬼,而是陰靈啊。

“不好,我們快走,這女人執念太強,要轉化詭異了。”阿冪羅的聲音響起。

陳浩一驚。

我擦,居然是轉化詭異,這執念可真夠深的啊。

不過詭異可不好惹,陳浩不敢猶豫,轉身就跑。

而這時,中年婦女的身體慢慢的虛化,消失無蹤。

陳沒跑幾步,腳步一頓,皺起眉頭。

“道友,雖然對王道友的事很抱歉,但是這一切都是你們和心魔的恩怨,我與你之間,有恩無怨吧?”

“救重陽,救重陽,救重陽……”

無人回答陳浩的話,只是有一種重音一樣,不斷的在陳浩耳邊響起。

陳浩默不作聲。

黑貓和公雞卻是很不爽,有些躍躍欲試。

“救重陽,救……啊……”

重音還沒有說完,突然就變成了慘叫。

伴隨着慘叫的,是陳浩肩膀上的小怨靈,它伸手虛空一抓,就抓住了一團什麼東西,然後塞入了口中。

這一幕落在黑貓和公雞眼中,讓二小有些驚呆。

阿冪羅更是駭然道:“這怎麼可能,這小怨靈不是一縷怨念嗎,怎麼可能擁有這樣的實力,居然能吃詭異?”

陳浩感知片刻,果然無法發現中年婦女的氣息了,也有些傻眼。

“在詭域中,小怨靈無懼裏面的異常,現在又能輕鬆吃掉詭異,這尼瑪,我真的是招惹了一位大佬啊。”

婚情纏綿 “不對,它剛纔露出來的氣息,它不是普通怨靈,這是怨魔!”阿冪羅繼續說道,語氣有些顫抖的樣子。

“怨魔!你逗我呢,這東西是凡俗生靈能夠誕生的嗎?”陳浩下意識的反駁。

大妖通靈 阿冪羅正要說話,吃了詭異的小怨靈突然扭頭看向黑貓,那一眼,直接讓黑貓炸毛,喵嗚一聲,瑟瑟發抖。

阿冪羅的聲音自然也就不敢冒出來了。

陳浩面色微變,扭頭看向小怨靈。

目光對視,陳浩沒有發現小怨靈有什麼可怕的地方,反而覺得有些莫名的親切,臉色也不由自主的換成了微笑。

正要開口的時候,陳浩回過神來,面色一變,目光凌厲的看着小怨靈。

“小傢伙,我憐憫你,但是憐憫不是你縱容的理由,不要裝傻充愣了,也收起你這迷惑人的手段,我們好好說,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小怨靈的臉色化作了幽怨可憐。

不過陳浩無動於衷,只是認真看着它。

好一會兒後,小怨靈突然開口,發出了怯怯的童音:“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我只是尋求幫助。”

陳浩道:“尋求幫助,直接說不就行了,爲什麼要故意裝成普通怨靈?”

小怨靈道:“我沒有裝,是你們沒看出來。”

陳浩:“……”

“好吧,那你說,你有什麼要我幫助的。”陳浩詢問。

小怨靈道:“我要去倭國。”

叮咚:一千三百年怨魔,完成靈怨,獎勵五十年道行。

陳浩聽到系統聲音就驚呆了。

不僅僅是突然系統大佬又給他來了獎勵任務,而且獎勵居然是五十年道行。

我去,這任務看起來沒啥難度啊,居然給了五十年道行,這要是完成了,瞬間蛻變成爲目前明面上修行界道行最高的人都有可能啊,這剛纔系統大佬不是還語氣不好嘛,怎麼一下子給了這麼大的福利?

陳浩有些懷疑,看着小怨靈道:“你要去倭國幹什麼?只是送你去倭國就行了嘛?”

小怨靈搖頭:“我去倭國,是因爲我藉助人類怨氣化身成了現在這樣,解脫了沙漠的禁錮,否則我永遠無法擺脫這片沙漠,而它們幫我的要求就是,爲它們報仇,仇人是什麼三本家族,你幫我去倭國,還要找到這個家族才行。”

陳浩皺眉。

就算如此,那也很簡單啊,和五十年道行的獎勵完全不符合嘛,這絕對是系統大佬的套路,它不會這麼好心的,有問題

剛剛被系統大佬懟過的陳浩,心中冒出這樣的預感。

看向小怨靈,陳浩道:“你說幫人類怨靈,那你之前是什麼?”

小怨靈道:“我是這一片沙漠之中的沙靈,在很久之前,天空裂開一道裂縫,然後這個葬神祕境就跌落下來,震斷了沙漠的靈脈,我因此隕落,殘靈不滅,這麼多年來,一次次的向天發出不公的質問,可是蒼天無情,沒有還我公道,我於是就和埋葬在沙漠之中的人類怨靈做了交易,它們幫助我完成蛻變,我幫它們討一個公道。”

陳浩聞言瞪大眼睛:“你別跟我說,你是沙漠魔靈。”

小怨靈道:“這是你們人類對我的稱呼,我不太喜歡。” 我擦,還真是沙漠魔靈,這玩意轉化成爲了怨魔!

陳浩心中有些震撼。

沙靈是什麼,陳浩不知道,但是怨魔,陳浩在妖魔誌異上見過,這可是十分強大的存在,而且怨氣越強,實力越強,進階到最頂級的怨魔,簡直不可想象。不過怨魔的形成可不容易,千古罕見。

現在突然看到一個,別說陳浩,就算是阿冪羅都嚇得不敢說話了。

“你是沙靈,一千多年前被天降葬神祕境摧毀沙漠靈脈,導致你隕落,然後你和人族亡靈交易,它們幫你解脫了沙漠的限制,然後你幫它們報仇,仇人是倭國山本家族,是這樣對吧?”陳浩認真的詢問。

小怨靈點頭。

陳浩笑了:“那我想問問,這樣的你,完全可以自己去啊,爲什麼要找我呢?”

小怨靈道:“這一片沙漠雖然不再限制我,但是我現在這般存在也不是哪裏都能去,只要離開沙漠,我就會遭受上天懲戒抹殺,你雖然修爲不高,但是你的身上有一種特別的力量,能夠庇護我離開。”

陳浩無語。

小怨靈說的這種力量,應該就是系統的力量了。

可是即便是這樣,系統也沒理由給我這麼高的獎勵啊?這上一個任務還坑呢,下一個就這麼爆獎,怎麼可能,絕對有問題。

可是放棄,五十年啊,而且不是無解死願,也不是難度很大,放棄怎麼捨得。

這尼瑪,太糾結了。

“怎麼樣,只要你答應幫我,我可以在完成交易之前的這段時間,一直庇護你,不過要說好,我我說的庇護,是在類似葬神祕境這樣的玄異之地,一般的地方,我無法現身,否則人類亡靈的執念未消,我無法抗衡上天的抹殺。”小怨靈認真說道。

陳浩眼睛一亮,問道:“在這葬神祕境也能嗎?”

小怨靈遲疑了一下道:“這祕境我進來過幾次,一般我都無懼,不過這裏有幾個地方,最好別去,那裏即便是我,也不敢放肆。”

陳浩驚訝道:“葬神祕境這麼兇險的嗎?”

小怨靈道:“這域外祕境的可怕可不是說笑。各種兇邪。之前你見到詭域了,那裏面的黑水就是魔神血所化,還有一處蒼山,裏面有一節可怕的手骨,千年不損。東南幽叢之中有一簇頭髮,能殺先天。”

陳浩聽的目瞪口呆。

這尼瑪,聽起來比陰月山可怕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