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明明知道愛麗絲喜歡的是司厲霆,卻要利用這一張和他酷似的臉,讓愛麗絲拒絕不了。

一次次將她拉入罪惡的深淵。

然而這一切都是愛麗絲自願,怪不得別人,丹尼爾也只能強忍著怒氣。

「你愛我家小姐嗎?」

「愛?哈哈……」卡特像是聽到一個笑話般冷笑,「我怎麼會愛她那樣放蕩不堪的蠢女人。

你知道嗎?剛剛上她的時候我腦子裡想的可是另外一個女人。

對了,我知道你很喜歡她,趁著這會兒她累了,你也可以進去弄……」「啪」的一聲,丹尼爾將卡特打倒在地,「住口,你這個人渣!」 不管別人認為愛麗絲是怎樣的女人,在丹尼爾心中他家小姐就是世上最好的女人。

他只是一個僕人,根本就沒有權利管主人的事情,可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侮辱他的小姐。

丹尼爾這一拳可不輕,直接將卡特嘴角都打出了血。

「你居然敢打我!你這條狗!」卡特揚手就要朝著丹尼爾臉上打來。

丹尼爾自知道自己惹了麻煩,只好站在原地不動等著他打。

這時耳邊傳來一道冷聲:「就算是狗也是我的狗,輪不著你來教訓,卡特。」

愛麗絲裹著一條浴巾出來,剛剛卡特的話她都聽到了耳朵里。

短暫的歡愉被現實所衝擊,愛麗絲徹底清醒,她是瘋了嗎,當真以為他就是司厲霆了?

卡特看到滿臉冷漠的愛麗絲,和之前截然相反。

「怎麼,要為了一條狗和我鬧翻?寶貝,你可真涼薄。」

愛麗絲冷笑一聲,「你搞清楚,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和你有過多的牽扯,除了這件事是我們共同的目標,除此之外你我毫無關係。」

「哎喲,這就和我劃分界限了,也太讓人難受了。」

「卡特,我無心和你為敵,但你要是動我的人,我爸不會放過你,丹尼爾是我爸的心腹。」

對於邁克卡特還是很害怕的,那個不按牌理出牌的人。

「寶貝兒,別這麼大的火氣,咱們在床上不是很合拍?還有共同的敵人。」

「滾。」

卡特擦了擦嘴角流出的血,愛麗絲還有用。

目送著卡特離開,愛麗絲看到身邊的男人垂著手,血珠從他手中緩緩滑落。

「怎麼受傷了?」

丹尼爾沒有說話,而是重新給她倒了一杯水,「把這個吃了。」

愛麗絲看到他手中的葯,她當然知道那是什麼,她有些錯愣,沒想到丹尼爾居然會買這樣的東西。

「你……」

「小姐,那個男人配不上你,不要再讓他碰你了。」丹尼爾認真道。

愛麗絲深深看著他的眼,「……好。」

她咽下藥,很小的一粒,喝下去毫無感覺,不知道為什麼,她卻覺得尤為苦澀。

不知道為什麼事情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她所有的自尊和驕傲都被那個男人踩得粉碎。

「你的手……」

「沒事,小傷而已,時間不早了,小姐休息吧。」

愛麗絲卻沒有放過他,「你跟我來。」

「小姐,你還有什麼事情?」

愛麗絲拿出一個藥箱,坐在床上給他處理的手上的傷口。

她知道丹尼爾的性格,要是自己不管他,他絕對不會管自己的傷口。

丹尼爾有些錯愣,他沒想到愛麗絲竟然會主動給他包紮手。

「小姐,我自己來吧,不要把你手弄髒了。」

「丹尼爾,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愛麗絲一邊執著的給他包紮傷口,一邊輕聲的問道。

「不,我從來沒有這麼想過,我只是有些心疼小姐罷了,小姐,你是先生的女兒,你為什麼要這麼輕視自己的身體?」

愛麗絲手指一頓,是啊,她為什麼要這麼輕視自己?她可是邁克的女兒啊!

「我……」

「小姐,放手好不好?司先生真的不適合你。」丹尼爾還是想要勸她。

只要她放手對誰都好。

「丹尼爾,再一次,最後幫我一次好不好?如果真的沒有辦法得到他,我就徹底放手,否則我真的不甘心。」

丹尼爾無奈的嘆了口氣,他有選擇的權利嗎?

打從跟在她身邊的那一天起,他就發誓這輩子都要讓她開開心心的。

「小姐,我再幫你最後一次。」

「丹尼爾,我知道這個世上你是對我最好的人。」愛麗絲感動得一把抱住了他的身體。

她本來就只裹著一條浴巾,這麼近距離接觸,丹尼爾的臉瞬間變紅。

「小姐,時間不早了,你該睡覺了。」

他推開愛麗絲,一把將被子扯過來蓋住她的身體。

愛麗絲輕輕笑了聲,似乎覺得這樣的丹尼爾特別可愛。

丹尼爾收拾好藥箱手忙腳亂的離開,他的心中莫名緊張起來。

在院子里透透氣,看到天上的月亮,他想到了當年和她的初見。

他遇上她的那天也是這樣的月夜,家裡貧困,他才十二歲就輟學出來打工。

然而豪賭的爸爸已經將家裡輸得傾家蕩產,媽媽被逼死,家裡一貧如洗,那一晚他也被人逼得走投無路。

「小子,你爸欠的賭賬就有你來還,他欠了我們那麼多錢。」

周圍圍繞著一圈的人,將他打得頭破血流。

「喂,這麼多人欺負一個孩子,你們就不覺得羞恥。」開口的是一道稚嫩的童聲。

大家回頭一看,一個身穿粉色連衣裙的小女孩,手上抱著一個洋娃娃。

她金髮碧眼,就像是一個大娃娃抱了一個小娃娃。

丹尼爾睜開迷茫的眼睛,看著那月光下的小女孩,她好漂亮!

「哈哈,我當是誰呢?原來也是個小女孩,小姑娘,還是快回家吃奶吧。」

「瞧你細皮嫩肉的,再養幾年應該就可以開葷了,不如跟哥哥走好不好?」

丹尼爾著急死了,他朝著小女孩吼去,「這裡危險,快走。」

話音剛落,就被一人一腳踢在了後背,口中鮮血吐出來。

「自己都自身難保了,居然還想要管別人。」

「來,小姑娘,哥哥抱抱。」

月光下,小女孩突然詭異一笑,明明應該失聲亂叫的場景她居然在笑,這抹笑容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射擊。」她的嘴裡發出這兩個字。

下一秒便聽到有人哀嚎,身體頹然倒地。

誰讓這個國家是不限制槍支呢?

小女孩身後出現十多個保鏢,小混混們見此,哪裡還敢逗留,一個個瘋了一般逃離。

丹尼爾渾身動彈不得,他看到小女孩走到他的面前,朝著他一笑。

「吶,他們被我打跑了。」

「謝謝你,小姑娘。」

「我不叫小姑娘,我是愛麗絲。」

「愛麗絲……」他喃喃念道,如同小仙女一樣的名字。

「我叫丹尼爾。」

「好的丹尼爾,你願意當我的騎士嗎?」

愛麗絲那段時間一直在看各種童話,她將自己幻想成了公主,公主身邊是需要有騎士的。

丹尼爾瞳孔閃爍,幾乎是毫不猶豫就回答。

「我願意。」

「吶,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

「是,我是小姐的人。」

想著過去的事情,一晃就是這麼多年,當初那個小姑娘已經長大。

從小她想要什麼就必須要得到什麼,哪怕過了再久的時間都無法改變這一切。

丹尼爾將手放到自己胸口,「小姐,我會保護好你的。」

「呵,裝什麼情聖。」身後走出一人。

卡特怎麼會放過這個敢打他的男人,從小到大自己也是天之驕子,還從來沒有被人打過,更何況對方只是一個卑賤的僕人。

「卡特。」丹尼爾直覺有危險。

「剛剛你打了我的事情沒這麼簡單,給我跪下。」

「抱歉,我只聽命於小姐和先生。」丹尼爾冷漠道。

「不用拿邁克出來嚇我,我知道你喜歡她,你要是不肯給我道歉,那我現在就上去做到她下不了床為止。

你應該知道,她對我是沒有抵抗力,道不道歉隨便你。」

「你……卑鄙!」

不敢正面來,卡特只能用這樣的手段,丹尼爾知道他一定會那麼做。

小姐那麼喜歡司厲霆,絕對拒絕不了這張臉。

該死!

他只得緩緩下跪,才一跪下就被卡特一腳踢到地上,接下來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你這隻狗敢打我!」

丹尼爾默默承受著這一切,腦中全是愛麗絲的臉。小姐,我是你的騎士,一生都是。 有了司厲霆的保證,顧錦對錦諾也就沒有一開始那麼擔心了。

畢竟在顧安南身邊還有一個凱拉,她幾十歲的人總不會像是顧安南那個傻子一樣亂來。

從她給司厲霆發的圖片視頻,以及認真詢問一些錦諾的習性來看就知道她對錦諾很在乎。

像是司厲霆說的那樣,現在諾諾在她們那說不定還安全一些,畢竟自己和司厲霆都需要查明白真相。

經過一番查證,司厲霆臉色不太好看。

「愛麗絲偷偷離開了美國,我的人才發現。」

「這麼說來是她動的手?」

「十有八九是,還有一個更不好的消息,她應該是和卡特聯手了,卡特也消失了。」

這兩個棘手的人沒想到居然最後會走到一起,對顧錦和司厲霆來說會產生巨大的威脅。

「卡特和愛麗絲,厲霆哥哥,他們會不會對你的公司下手?」

如果說愛麗絲是為了司厲霆,那麼卡特則是為了史密斯家族,兩人想要的東西完全不同。

不過也正好如此,他們聯手就可以各取所需。

「公司一時半會兒他是沒有辦法的,我運籌帷幄一年,自然不會給他留下一點翻盤的機會。

所以他才會從錦諾這裡下手,為的就是用錦諾來威脅我,以此滿足他的要求。」

「沒有了諾諾,咱們也就沒有了後顧之憂,連我們都不知道小姑姑和顧安南的事情,他們肯定也不會知道。

現在我們只需要查出她們兩人的下落就能夠掌握主動權。」

司厲霆一副鬥志昂揚的樣子,顧錦也有些激動,這兩人竟然敢對她們的孩子下手,那就要付出同等的代價。

「看來他們就是不撞南牆不回頭,到現在還想要妄想得到不屬於他們的東西。」

「我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後悔。」

「厲霆哥哥,你可不許一個人偷偷的玩,這一次我要和你一起。」顧錦擺明了也不會輕易放過兩人。

動她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動司厲霆和兒子。

「好,帶你一起就是了。」

「你知道他們兩人最心愛的東西是什麼?我很想要讓他們也知道失去心愛的東西是怎樣的感覺。」

司厲霆認真思忖了一下,「愛麗絲心愛之物我不知道,不過卡特最重視的就是史密斯家族繼承權。

這個已經被我拿到手了,他手中還有一些股份,現在也是公司的副總裁,在一些大事上還是有一些可以決斷的權利。」

「那就……撤了他的副總如何?」顧錦笑眯眯道,「將他趕出史密斯公司,讓他一無所有。」

司厲霆沒有否定,手摸著她的頭,「怕是不太容易,畢竟他自己也是持股人。」

「可最大的持股人是厲霆哥哥你呢。」顧錦知道他不會真的坐視不理。

「不過為了我的兩個寶貝,我儘力而為,就是要花點時間。」

畢竟卡特在史密斯家族這麼多年的時間,哪怕他現在已經是總裁,也不可能隨隨便便開除卡特。

當然這裡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司厲霆的爸爸太過善良。

在他看來大家都是家人,如果不是到了絕境,他並不想司厲霆做出太沒有良知的事情。

當年的史密斯家族可是十分龐大,如今人丁稀少,如果可以,他希望一大家人都和睦相處。

看在爸爸的份上,司厲霆上一次也只是拿了股份,之後也並沒有做一些讓卡特太過難堪的事情。

這次錦諾沒有受傷還好,要是真的有個什麼,司厲霆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當然就算是諾諾沒有受傷,他也會狠狠懲罰那兩人。

「需要我幫忙嗎?」

「老婆,我覺得現在最重要的是你應該好好休息,已經很晚了。」

「我想再去看看茗哥哥,畢竟他是為了我們諾諾才受傷。」

「放心吧,我諮詢過醫生了,他就頭撞到方向盤昏迷,最多就是輕微的腦震蕩,不會有太大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