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麻煩了!」張燁心中暗道。

無論是幽靈,還是幽靈王,都擁有物理減免的天賦。

張燁現在只有一個三階骷髏法師,和一個四階骷髏法師。

輸出方面,恐怕不太夠。

不過張燁也沒有因此而退卻。

反正挑戰亡靈塔失敗了,死亡也不會有任何的損失。

張燁直接下令強攻。

戰術,已經沒有必要了。

因為雙方的戰力差距,的確有點大。

隨著張燁意念一動。

六隻腐屍和骷髏軍團們直接展開攻擊。

最終,殺死了幽靈王,和七個幽靈。

張燁的部隊也已全滅作為結局。

【挑戰亡靈塔第五層失敗】

【當前最高記錄通關亡靈塔四層】

【獲得兩萬金幣,五百木頭、五百礦石、疾風靴】

當系統提示聲響起后,張燁的眼前一花,回到了亡靈塔外。

金幣、木頭、礦石是通關亡靈塔前三層的獎勵。

疾風靴則是通關四層的獎勵。

【疾風靴(低級寶物):增加所有兵種百分之二十移動速度,對天馬的增益效果提升為百分之百】

很普通的寶物,沒什麼太大的價值。

當然,如果是對擁有天馬的玩家來說,這疾風靴算是不錯。

不過天馬是森林族銅冠兵種,想要獲得可沒那麼容易。

聊勝於無,張燁將疾風靴穿上。

腐屍的移動速度,明顯變快了一點,但提升並不大。

得到疾風靴倒是其次,兩萬金幣才是主要的。

但張燁現在也不著急回墓園,一來一回太浪費時間了。

他現在還能夠再招募二百五十個骷髏兵,這個星期就無法招募了,想要提升戰力,就需要靠其他辦法。

張燁現在打算去骷髏領地一趟。

骷髏領地,是一個都是骷髏兵的區域。

要去骷髏領地,需要穿過荒野。

張燁將所有的兵種都收回。

玩家在遊戲內的時候,可以將自身的部隊收入士兵空間內,無論多少都可以收下。

要不然帶著腐屍這種兵,玩家前行的時候,還要等著腐屍,這不是扯淡嗎?

張燁獨自前行的速度不慢,對於這荒野,張燁也很了解。

輕車熟路的朝前行進。

沿途之上,遇上了不少的骷髏兵和殭屍攔路。

張燁沒有動手,直接繞過它們。

前行了很久。

張燁穿出了荒野,進入了骷髏領地。

骷髏領地和荒野沒太大區別,除了骷髏領地內散落著大量的森森白骨。

【警告,你已經連續遊戲十四個小時,請進行休息】

系統的警告聲在張燁的耳邊響起。

張燁無奈的苦笑一聲。

現在就算想要繼續遊戲,也會被系統強制踢下線。

張燁只得原地下線。

……

張燁家中。

張燁取下遊戲頭盔,長舒一口氣。

現在已經深夜兩點了。

外賣也沒有人送了,張燁自己煮了點吃的,之後坐在電腦前,打開了《英雄無敵在線》的壇論,一邊吃著飯,一邊看著帖子。

《英雄無敵在線》開服不到一天,壇論的帖子已經達到了十多萬,可想而知有多火爆。

壇論內的帖子,大多數都是尋求組隊的。

玩家們可以在遊戲內組隊,同時操控手下的部隊進行殺怪。

有的玩家擁有近戰兵種,有的玩家擁有遠程兵種,雙方組隊遊戲,殺怪的效率自然大增。

當然,也有不少公會收人,萌妹子求帶,土豪收購強力兵種的帖子。

其中還有一些獲得了強大天賦的玩家炫耀帖子。

張燁對其只是淡淡一笑,炫耀?

他擁有骷髏合成的天賦,他炫耀了嗎?

看了一會壇論,張燁飯也吃完了。

關掉電腦,張燁直接洗了澡,調好鬧鐘,ShangChuang睡覺。

被系統警告遊戲時間太長后,需要八個小時才能夠繼續上線,張燁也有些疲憊,自然需要休息。 殘雲籠罩下,燕州城這原本就破舊的城牆也越發顯得殘破,彷彿已經再也撐不住猛烈的襲擊了一樣。

城牆上,無數遼軍士卒往來在這他們最後的堡壘處,頂著猛烈的炮火,在和城下的敵人對抗,做著殊死搏鬥。

然而,在金軍和神武軍聯合的強烈打擊下,整個大遼都已經搖搖欲墜只剩最後一口氣,就更不用說,他們這些最後剩下的抵抗力量了。

儘管如此,他們也不願意屈服,城內的三萬名契丹戰士,每個人都將白色布帶纏上了頭部,口中念念有詞,他們分成三組,一會他們這一組就撤退到城下,休整后再上城戰鬥。

這種戰術自然出自兀顏光之手,此刻,他正死死攥著方天畫戟,眼神陰沉地看著下方那些順著雲梯攀爬而上,又被滾石和弓箭砸下去卻死戰不退的金軍士兵,渾身的殺意只是越發濃郁。

他想讓這些人全部都死在這裡,不管怎麼說,也必須最大限度殺傷這些金人!

儘管明知道做不到,但兀顏光還是死死咬著牙,拚死讓守城將士們抗擊,大量殺傷城下的金人,儘管他知道這麼做,完全不利全局!

因為,城下那個指揮著金國大軍攻城的人,正是和他兀顏光一起共事數十年的大遼副元帥統軍,耶律元宜!

這個和兀顏光一起經歷戰爭,遊走在生死邊緣數十年的戰友,雖然一直性格合不來談不上關係多密切,但此刻,站在城牆上的兀顏光死死地攥著城牆凹陷處,他幾乎是渾身青筋暴露。

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自己同生共死一起戰鬥數十年的人會選擇背叛大遼,投降自己的生死國讎之人!

「殺,給我趕緊殺,給老子賣力點!」

耶律元宜策馬衝鋒在金國大軍中,舞著寶劍四處揮動,讓他的部隊加緊進攻,不許絲毫懈怠。

有人稍微喘息下,就被他斬於馬下,血濺當場,其他人看了又怒又別無他策,也只得繼續戰鬥。

「咻……」

箭矢劃破空氣的聲音呼嘯而過,耶律元宜還在大呼小叫,突然發現一隻利箭已經飛到了他的眼前!

「鏘!」

最後一瞬間,耶律元宜只是槍桿猛一橫掃,早已經將那隻箭給打落,隨後他只是看向城牆上的耶律元宜冷笑道:「別來無恙啊,兄弟。」

「耶律元宜,你這畜生!」

兀顏光左手握著長弓,右手早已經死死攥著拳頭,他看向下方攻城大軍中身著重甲的耶律元宜,整個人都瘋狂了一般吼道:「居然投降女真人,你這個畜生,你還對得起你的良心,養育你的這片土地嗎?!啊!回答我!」

說完,兀顏光只是狠狠一拳砸在城牆石頭上,堅硬的鎧甲濺起岩石四濺,他卻毫不在意。

而此時,城牆上下的猛烈戰鬥還在持續,金人調集來了大量的投石車,這些天修建的高樓車也全部過來了,居高臨下往城內發射箭矢,遼兵可謂苦不堪言,只得死死支撐,以求得片刻苟延殘喘。

「如何,兀顏光,我的這個「十面埋伏」之策還不錯吧?」

耶律元宜絲毫不把城上兀顏光的咒罵放在眼裡,他只是雙手抱在胸前冷笑道:「我們故意不與你交戰,四皇子和燕王又把大軍撤走,為的就是麻痹你,如今我十萬精銳雄獅在此,我到要看看你這三萬老弱殘兵怎麼擋得住!」

說完,耶律元宜只是往後大手一揮,突然吼了起來。

「拿所有火炮調集過來,給我攻城,轟到所有城牆徹底毀壞為止,不要節約任何火藥!」

他這話音剛落,頓時附近的士兵就愣住了。

要知道,這個耶律元宜只是投降不到半個月,全因為完顏婁室對他的看重,才能混的風生水起,以至於這一次主動請纓來收拾兀顏光。

正因如此,這個降將才能僅僅十幾天就掌握了這十萬大軍,要知道,他可是孤身一人像條狗一樣來投降的!

誰知道攝政王他是怎麼想的!

現在,這個人居然還想用完所有火藥,如此飛揚跋扈,又要調用最重要資源,士兵們頓時沉默了。

「噗!」

突然暴喝一聲,耶律元宜就像瘋了一樣,把身前的一個偏將給砍成了兩截。

鮮血淋了附近的士兵一身,那些金軍除了攻城最猛烈的之外,都不禁帶上了恐懼的眼神看向耶律元宜。

耶律元宜和他的親兵也只是怒目而視那些反抗的人,最終,所有人還是妥協了。

金軍動用了所有的火炮,一瞬間之內,戰局被徹底改寫。

「轟轟轟——砰!」

無數火球從天而降,夾帶著隕石撞擊般的巨大威力,砸向了早已經殘破不堪的城牆。

第一陣轟擊,加上衝車的猛烈撞擊配合殺傷下,半個時辰之後,東牆就已經倒塌,西牆,北牆倒了一小半,正在修補牆體的軍民頓時死傷大半,現場慘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