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程家的恥辱,是光榮。

這一切,終於在一場哭泣里,迎來了完滿的結局。

宋三喜長嘆一聲,道:「哭吧,哭出來,大家就好受了。」

「都是程姓相關的血脈一家人,沒有什麼怨隙不可以化解。血脈親情,畢竟濃於水。」

「逝者長已往,生者當奮起,願程家,越來越好。」

教父,總有他的過人之處。

一言一行,壓鎮全場

飯後,宋三喜便作了安排。

程映武夫妻倆,這些年,為了給父親治病,的確舉了債,欠了不少的錢。

但有宋三喜在,程映雪要拿錢還債,天經地義,再也沒有反對。

程映武和周清,都是一家會計公司的小會計,工資也不是很高。

宋三喜直接讓夫妻倆在家休息,守孝。

過些日子,他說家裏那邊的葯業項目上馬,直接去項目做會計,正好也缺人手。

工資,怎麼也比現在,要翻個幾倍。不破個萬,都對不起倆夫妻會計的。

這是相當的誘惑力了,夫妻倆感動得一塌糊塗。

但他們的兒子程度,今年在丁香村的村小學,上四年級。

周清說,要是去江北縣了,就沒法照顧到他了。

程映雪說,可以接到她家裏,換醫學院附屬小學就讀,她可以辦到的。

哥哥和嫂子,包括侄子,當然是高興的。醫學院附小,那也是很牛的。

但,宋三喜說,雪導忙於醫學,時間很寶貴,不合適。

他表示,就打一個電話,把小程度安排進海蘭國際學校算了。畢竟那裏是寄宿式,教學質量好,學費、生活按公費生走,也不貴。

這,簡直就是殺手鐧一般。

份量太足了。

中海多少人擠破頭,想把孩子送到海蘭國際學校。

別說公費生,就是按私立給錢,也行。

可惜,有時候一般的給錢,人家還不收的。

哪個當父母的,不願意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呢?

關鍵是,還便宜。

當場,宋三喜一個電話打給崔永年。

這事兒,就這麼定了。

過了元宵節,孩子入學就是。

宋三喜這能力,簡直完成了對程家的征服。

作了安排之後,便準備離去。

要干大事了,差不多得跟王霞較個勁了。

程映雪的內心,非常感動,也非常認可這個病人。

真的,很了不起的一個男人。

她說,送送宋三喜。

宋三喜說,好好休息一下吧,這些天,你也真是累了。

程映雪,的確有些憔悴。

但,板着臉,「不聽老師的嗎?」

「好的,謝謝老師。」宋三喜會意笑笑。

感覺這冰麗的高知女人,開個小玩笑,也頗有意思。 一場大戰終於落幕,這場戰鬥的發展,也算是曲折離奇。

先是乾珏破開了白溟的紫晶暴風刺和紫晶定影冰組合技,然後就是白溟以守為攻,讓乾珏的遠程攻擊手段失利。然而遠程手段雖然失利,乾珏卻用近戰將白溟壓得喘不過氣來,等到白溟再次反擊,讓乾珏中了他第四魂技的寒冰蠱毒后,在白溟和眾人都以為這場比賽會以白溟的勝利而告終時,卻不料乾珏硬是憑藉着身強大的身體素質,拖着中毒的身軀將白溟拿了下來。

而女主持人本身也是一名不弱的魂師,飛在上方,將戰場上雙方的各種博弈都解釋得清清楚楚,讓即使是沒有魂力的普通人,也在她的解說下,感受到了這場戰鬥中的驚心動魄。

是以等到戰鬥結束,雖然很多人都是有些意猶未盡,但也都為了自己看到了一場精彩絕倫的魂師博弈而興奮。

而那些下了注的人更是幾多歡喜幾多愁,大部分支持乾珏的觀眾都是滿臉興奮,樂開了花,而想着投機倒把的,則是一陣愁眉苦臉。

「哈哈哈哈,兄der,跟你說了要相信雙子大人的,你偏不信,現在好了。回家等著挨嫂子罵吧!」史萊克眾人前方,藍衣觀眾笑着拍著紫衣觀眾的肩膀,很是幸災樂禍地笑到。

「行了,別說了,趕緊幫我想一個好點的借口吧!」紫衣觀眾哭着臉,滿是後悔。

「哈哈哈哈….」弗蘭德興奮地站了起來,往場外跑去,他要趕着去提他贏的錢。

「啊呀!糟了,我的斗魂博弈好像過了時間了!」就在眾人準備離場時,馬紅俊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驚慌地站起來。

「嗨呀,忘了就忘了吧,你看小三的上場時間還在你前面,不是也沒急么。」奧斯卡笑着對他說到。

「是呀,這麼精彩的對局,可不能錯過,不就是十個金幣的報名費么,今天押注的錢也不止這麼點了。」唐三點點頭,心中還在回味着剛才乾珏的對局。

「可是…可是我今天沒有押注啊…」馬紅俊哭喪著臉,胖胖的圓臉擠在一起,讓了看了不覺得憂傷,反而覺得有些滑稽。

「哈哈哈,沒事沒事,晚點哥請你吃大餐!」戴沐白走過來摟住馬紅俊的肩膀,笑着擁着他往場外走去。

「那說好了啊…,我要吃回柳肉!」

「行!吃什麼都可以!」戴沐白砰砰地拍著自己的胸脯,豪氣地說着。

。。。。

而眾人離場以後,唐三和馬紅俊也是再次報名,和其他人一起,開始進行他們今天的斗魂博弈。

這次,最先開始的是戴沐白。他碰到的,是一名凌岩豹獸武魂的魂師。

凌岩豹,是一種渾身紫色,帶着白色斑點的魂獸,喜歡生活岩石嶙峋的山脈之中,速度非常快,在各種環境下都能發揮出很強大的戰鬥力,而凌岩豹魂師自然也是如此。

只是可惜,他碰到的是戴沐白的白虎武魂。白虎武魂幾乎可以說是獸武魂中頂尖的了,和藍電霸王龍一樣,少有能抗衡的敵手,所以這名魂尊也是不出意外地敗北了。而戴沐白和寧榮榮的組合戰,一名頂尖強攻系戰魂師,再加上頂級輔助武魂七寶琉璃塔,對面兩名魂師一見,鬥志立刻便被澆熄了大半,所以雖然寧榮榮還沒到三十級魂尊境界,但這場戰鬥最終還是取得了勝利。

然後就是馬紅俊。馬紅俊這次運氣不好,遇見了一名控制系女魂師,手持一串迷魂鈴。馬紅俊迷迷糊糊地就被別人送下了台,迷魂鈴女魂師對他精神的干擾,甚至還影響到了他後續的組合戰鬥,要不是朱竹清發揮神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與自己對戰的那名魂師送下了台,他隊友甚至都沒有機會救援,不然他們這場組合戰恐怕也是要敗北。

而唐三單人戰和組合戰自然不用多說,經過星斗大森林一行后,即使是剛升上魂尊,唐三的實力也超過了大部分這階段的其他魂師,而且就算不算上他的暗器,唐三的第三魂技蛛網束縛和小舞的第三魂技瞬移,都是將他們倆的缺點補足,實力大幅加強,所以這兩戰也是以他們的勝利結束。

最後就是乾珏和奧斯卡的組合戰,兩人的戰鬥更具有戲劇行。那兩名魂尊不久前才欣賞完乾珏與白溟的紫金級一對一的博弈,正想以乾珏為目標,好好磨礪自己呢,結果就真的碰上了乾珏。

結果就是兩人面對乾珏的時候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出手,甚至乾珏只是抬手招出了千珏之弓,兩人就如驚弓之鳥一般,後退了好遠。最後兩人實在是沒有什麼鬥志,乾脆就示意裁判,認輸下了場。

所以,幾小時下來,除了馬紅俊輸了一場外,史萊克其他人都是斬獲了今天的單人和組合斗魂的勝利,最後剩下的,就只有七人團隊戰了。

「和我們說好的一樣,阿珏肯定不會上,所以這場七人團戰,就由除阿珏以外的你們七人上場,不過你們要記住了,團戰和單人與組合戰都一不樣。團戰更注重的是彼此的配合,個人的戰力會被削弱很多,而且,你們參加的是三十級的團隊戰,除了沐白以外,你們其他三人都是剛升上魂尊,而紅俊、竹清和榮榮甚至都沒有達到魂尊,所以你們在魂力等級這邊,肯定會弱上一些。

還有,你們有兩個輔助魂師,小奧還是食物系的,他的作用不是在這種擂台比賽上,可能會有一些拖後腿,這些你們都要注意了。」

鄰近上場,大師還是忍不住對着史萊克眾人絮絮叨叨地叮囑到,那模樣,像極了送孩子離家的家長。

「放心吧老師,就算沒有阿珏,我們也不會是那麼輕易就被擊敗的,看我們的好了!」

戴沐白很有信心地對大師保證到。

而他的話音剛落,催促他們上場的廣播,也是在這時響了起來。

「請十七號,史萊克戰隊,立刻到第八分斗魂場,團戰鬥魂台準備…」

「小三,你是團隊的控制系魂師,這場戰鬥,等下就由你來指揮,記住,控制系魂師不但是要控制對手,更是要控制得住自身和團隊。….,看你們的了!」

大師看着唐三,說出了他最後的叮囑。

「放心吧,老師!」

唐三對着大師點了點頭,在二十四橋明月夜上一摸,七個史萊克模樣的面具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這是大師交給他的。

「來吧,夥伴們,也該我們上場!」

唐三環顧眾人,每個人臉上都是充滿了鬥志!

。。。。

未完待續。 洛景煜俊眉微蹙,滿心擔憂,吩咐道:「有關王妃身體的事情不要流露出去,若有一點差池,唯你是問!」

「是,臣遵旨。」

眾人散去,洛景煜回到房中陪着明落昔。

回宮路上,有幾位太醫圍了上來詢問華子慎:「不知華大人剛剛診治的病人是何人?」

華子慎捋著花白鬍子:「煜王妃。」

「王妃?不曾聽說王爺娶親啊?」

「是啊,這王爺何時娶的親?」

「華大人,王妃得的是……」

華子慎抬手示意他們安靜,沉聲道:「不該問的事情就不要再問了,免得惹禍上身。」說完快步往前走去,撩簾進了轎子。

明落昔昏昏沉沉的一直睡到天黑,洛景煜一直陪在身旁,雖然身上處處都不舒服,但抬眼就能看到洛景煜心裏還是很開心的,其實安心更多一些。

「煜哥哥……」

洛景煜連忙放下手中兵書,將她扶了起來:「可好些?」

「好多了,就是感覺沒力氣,和別人打架可能會落下風。」這是明落昔唯一能想到的壞處。

「你這小混蛋還想着這些!」洛景煜端來溫水一口口的喂着她,「想吃些什麼,本王讓廚房準備。」

明落昔聽到「吃」這個字胃裏就難受,搖搖頭:「我不餓。」

「一天都沒有吃了,你不餓,小包子不餓么?本王親自下廚可好?」洛景煜哄著。

明落昔把頭埋在他的懷裏,悶悶的聲音:「可我真的吃不下,你別逼我了……」

「包子呢?你不是說近來很喜歡吃包子,所以才給腹中孩子起了小名,本王讓廚房做些你愛吃的餡,可好?」洛景煜耐心哄著。

明落昔食欲不振,勉強應下:「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