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浴室,葉風哪裡還有心情洗澡啊,滿腦子都是蘭姐,根本沒心情洗澡了。

拿著毛巾在身上胡亂的擦了幾遍,便迫不及待的披著浴巾跑了出去。

「蘭姐,你沒睡著吧?」

葉風剛一出來,便看見蘭姐已經在床上蓋著被子了,頓時急了,上次笑笑也是這樣,趁著自己出去了一會,直接就睡了,現在蘭姐該不會也跟自己來這一出吧!

「哪有那麼快睡著!」

陳蘭白了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沒睡著!

那就好!

葉風鬆了口氣,他可不想以前的事情又重演一遍!

用毛巾擦乾頭髮,葉風連忙也到了床上,掀起被子,鑽了進去。

「好香!」

剛一掀開,便聞到了一股清香,那是蘭姐身上特殊的香氣。

「蘭姐,我……」

「別說話,把燈給關了吧!」

葉風剛想說點什麼,陳蘭卻是忽然開口說道。

啥?

關燈?

這是要睡覺的意思嗎?

葉風一時也有點頹然,想不到蘭姐還沒有做好這方面的準備。

既然這樣,那就睡吧!

葉風倒也不是那種非要不可的人,只是覺得這個機會難得,所以才會有了一點期待!

「好,我去關燈!」

葉風說完,便下了床,走到門口的地方,把燈光給滅掉了。

回來之後,蓋上被子便準備睡了。

誰知,蘭姐的一隻手伸了過來。

「你是打算自己睡了嗎?」

蘭姐的聲音帶著一絲幽怨,從另外一邊傳了過來,這話一出,葉風渾身一震,先是愣住了,反應過來之後才一陣狂喜,蘭姐讓自己去關燈,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蘭姐,我以為你讓我關燈,是要直接睡覺呢!」

葉風一陣苦笑的解釋著,早知道是這個意思,他還有什麼不開心的。

「傻瓜,誰還沒有個第一次啊,我臉皮可沒你那麼厚!」

陳蘭沒好氣的說道。

「是,是,我的臉皮最厚,好吧!」

葉風這個時候哪裡還顧得上什麼臉皮不臉皮的,蘭姐都答應了,他還等什麼?

想到這裡,便翻了個身,主動貼了過去。

「慢……慢點!」

感受著從葉風那邊傳過來的火熱溫度,陳蘭有點慌了起來,畢竟之前只是小打小鬧,今天可是。

「蘭姐,你就放心吧,我明白的!」

葉風嘿嘿一笑,連忙說道,也放慢了動作。

「這麼說,你很有經驗嘍?」

陳蘭聽到葉風的話,當即問了一句。

額……

壞了!

葉風一時得意,便說錯了話,這下讓蘭姐有點不高興了。

真是該死啊!

「那個……我的意思是說我會慢慢的!」

葉風一陣尷尬,連忙解釋著。

「你的那點事我又不是不知道!」

陳蘭嘆了口氣,「既然選擇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也不會多說什麼!」

「蘭姐,我會永遠記住你的好的!」

葉風說完,便不再停頓,在這個關鍵時刻,他可不能停,停下來就沒了感覺。

「小風……」

陳蘭也是早就微微閉上了眼睛,雙手環在葉風的脖子上,微微呢喃的喊著,彷彿是在呼喚著什麼一樣。

「嘭嘭嘭……」

忽然,葉風和陳蘭正準備沉浸在無邊夢境的時候,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音響起,在寂靜的夜晚,顯得格外刺耳。

我靠!

這誰啊?

這麼煩人,大半夜的來敲門!

從被子里一躍而起的葉風,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腹黑甜妻纏上身 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卻被人給打斷了,可想葉風現在的心情。

「誰啊!」

葉風一陣煩躁,他本想不管他,任由敲門,等會自己就散了,可結果倒好,一直沒停,他也只好走過去,將大門給打開了。

「警察查房!」

門口站著兩個黑炭一樣的警察,淡淡的說道。

我去!

這都能遇到!

葉風一陣無語,直接說道:「我怎麼知道你們是不是警察,把證件拿出來看一看吧!」

「猖狂什麼?查房就查房,你就把燈打開,別在這裡比比!」

其中一個男子看了一眼葉風身上就穿著一件衣服,頓時便有點不爽,「小心我把你帶回去調查!」

「請出示證件,沒有證件,我懷疑你們是假冒警察!」

葉風直接說道,開什麼玩笑,穿著一件衣服就是警察了?

「呦呵,你小子膽量挺大啊,還敢懷疑我們?不想活了是吧?信不信我現在就帶你回警局?」

葉風的態度也激怒了這兩個警察,色厲內荏的說道。

「你們要查房可以,但是,必須出示證件,否則,今天這個門,誰也進不了!」

葉風站在門口,不動如山,很是強硬,沒有絲毫妥協的餘地。

「找死!」

兩個警察一向囂張慣了,何曾被人這樣對待過,當即伸出一手,朝著葉風的手臂處抓了過來,想要將葉風給制服。

「滾!」

葉風冷哼一聲,一手拍在那警察的手上,一股巨力打出,那警察一臉痛苦,彷彿遭受到了恐怖打擊一樣,連連後退了幾步,靠在身後的牆壁上,才堪堪停了下來。

「還敢還手?」

另外一個警察見到這一幕,不再猶豫,一手成拳,狠狠的朝著葉風的臉上直接砸了過來,一雙拳頭,虎虎生威。

「嘭……」

葉風也是一樣,伸出拳頭,硬碰硬,打了過去,一道沉悶的響動傳來,這警察也是被葉風一拳打的砸在牆壁上,緩緩的癱倒在地上。

「什麼時候有證件了再來查房!」

葉風看了一眼兩個坐在地上的警察,冷冷的說道,沒點本事,還學人家裝逼?

真以為我不敢動手?

「嘭……」

走進去,又將房門給關上了。

兩個坐在走廊地上的警察,一臉懵逼,忍著疼痛,將對講機給拿了出來,今天的酒店查房是市局統一行動,這小子敢破壞這個行動,那就是在阻撓辦案,必須要嚴懲!

「城南分局請求支援,請求支援,遇到頑固分子,拒絕配合,還動手打傷兩個人,請求支援!」 第301章

九月份,是各個大學的新生報道時間,新生又是來自全國各地,屬於一個比較混亂和雜亂的時間,天海市局領頭,各個分局都是全局出動,對天海的賓館、網吧、酒吧等各個場所都進行了一次大清查。

「夢楠啊,最近分局局長的位子做的怎麼樣啊?還習慣嗎?」

市局局長凌天南和城南分局代理局長王夢楠呆在一塊,這裡是一個移動支援點,趁著這個休息的時間,他便和王夢楠聊了起來。

現在王夢楠是他手下的得力幹將,借著機會要好好談談。

「局長,我現在只是代理而已,您可別太給我戴高帽子!」

王夢楠苦笑了一聲,然後說道:「也沒什麼習慣不習慣,既然要代理,那也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

情根深種 「做好本分工作,這一點不錯!」

凌天南笑了笑,隨即說道:「現在很多人,都忘記了自己的本分工作,整天就知道在外面瞎搞,你啊,好好乾,過兩個月,我給你轉正!」

這話一出,王夢楠臉色一陣驚喜,作為市局局長,敢說出這樣的話來,那基本上就是八九不離十了。

「局長,您可說話算數!」

王夢楠笑了笑,「我可當真了啊,到時候沒有轉正,我可是要去市局找你的!」

「哈哈!」

凌天南聽到這話也是笑了,「我既然敢說,就肯定能做到,這段時間要好好做,爭取做出點成績來,年輕不是問題,重要的是水平和業務能力過硬!」

「只要你業務能力達標,沒人敢說你年輕,位子也是你的!」

王夢楠剛想表一下決心,忽然傳呼機里傳來一陣急促的求援聲音。

「城南分局請求支援,請求支援,遇到頑固分子,拒絕配合,還動手打傷兩個人,請求支援!」

不配合還打傷了警察?

聽到這個求援聲音,凌天南和王夢楠都是神色一震,這是在挑釁警隊的聲譽啊,簡直找死!

「立即彙報具體地址!」

王夢楠拿著傳呼機冷冷的問道。

「城南橘子酒店三樓!」

有了具體的地址,王夢楠便準備獨自駕車過去。

「我跟你一起去,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膽子,敢在這個時候挑釁生事!」

凌天南厲聲說道,敢在這個時候挑事的人,非富即貴,最大的可能,對方是哪個大家族的子弟,他是怕王夢楠一個人去有些鎮不住場子。

他凌天南出馬,不管是天海哪家公子哥,也必須要接受懲罰!

「是,局長!」

王夢楠應了一聲,開著車子直奔橘子酒店。

……

房間內,葉風又回到了裡面。

「小風,怎麼了?」

陳蘭剛穿好衣服,葉風便關上門走了出來,她只聽到有點響動,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沒事,兩個警察而已!」

葉風隨口說道。

「啊……?警察……警察怎麼來了?」

陳蘭一時有點慌,「他們來做什麼的?」

「說要查房,但是不給證件看,我沒讓他們進來!」

葉風彷彿是在說著一件極其普通的事情一樣。

「那我怎麼聽見有人慘叫的聲音,誰被打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