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是我的婢女,平日里跟我沒大沒小慣了,疏於管教,讓諸位師兄見笑了。」

「小青,給諸位師兄道歉。」

白依依有禮有節,令人讚許。但這個小青,可就是野丫頭一個了。

「我不!」

「我是不會給淫賊道歉的!」

重生年代嬌寵小福包 小青說完,還惡狠狠的瞪了葉雲端一眼。很明顯,她眼中的淫賊之首,就是葉雲端!

「白師姐位列北斗四大美人之一,我等師兄弟只聞其名,從未見過真人。今日有幸一睹嬌容,自然得看個真切。」

「這是人之常情。」

「白師姐都未曾說些什麼,你一個小小的婢女,有何資格妄下論斷,說我們是淫賊!」

葉雲端巧舌如簧,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

在場的流雲弟子還好,念在七宗多年來的情分上,並沒有繼續追究的意思。

但周圍的那些圍觀者,可就一個個得理不饒人了。

「我們不就是想看看,傳說中的四大美人,到底長什麼樣嗎?這有什麼罪過啊!」

「我是女的,我剛才也盯著白姑娘看了,難道我也是淫賊!」

「要是怕看,出門就戴面紗,把臉罩上!」

「老夫幾十歲的人,黃土都埋到脖子了,何曾受過此等侮辱,你必須得給老夫一個說法!」

小青犯了眾怒,現在是受千夫所指! 「都給我閉嘴!」

「小青姑娘,今天我陳玄北保了,誰要再敢對她出言不遜,那就是跟我莫王山作對!」

北斗七宗,莫王山排名第四。流雲宗、南海劍派則墊底。

「都散了吧。」

「人家是莫王山的少主,咱們惹不起。」

「可以理解,美人當前,誰不想表現一下呀。」

「……」

在陳玄北的脅迫下,圍攻小青的人群,總算是緩緩散開了。

「多謝小王爺出手相救。」

小青破涕為笑,上前行禮致謝。

「北斗七宗,同氣連枝,弟子之間理應互相扶持。」

陳玄北微微一笑。

眾所周知,陳玄北在追求白依依,他站出來替小青出頭,就是想要在白依依面前討一個好。

「小王爺真乃謙謙君子。」

「不像某些人,滿嘴的仁義道德,暗地裡卻一肚子的男盜女娼。看樣子,這一路上,小青也得小心著點了!」

小青先托高陳玄北,然後再話鋒一轉,貶低葉雲端。

其本以為借著莫王山的勢,葉雲端便不敢還嘴了。哪曾想到,莫王山在葉雲端的眼裡,其實連個屁都算不上!

「正所謂,食色性也!」

「我承認,像白師姐這等天仙一般的人物,的確是讓我產生了一些男人應該產生的遐想。」

小王爺的眸子里,明顯閃過了一絲冷芒。

「但某些人……」

「肥腰、炸屁、扁胸、闊腮,白給我,我都不要!」

葉雲端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誰都知道,他口中的那個人,就是小青。

「你……」

小青用手指著葉雲端,想要反擊,卻又一時詞窮。

「小師弟,小青姑娘的相貌雖然普普通通,但性子卻別具一格。」

「不如,你跟白師姐說說好話,將其討要過來,慢慢調教,和青璇一起給你做侍女。也能偶爾換換口味嘛。」

羅雲天這番話看似是在針對小青,但實際上,卻是故意將話茬引到綾青璇身上,其心可誅!

「綾姑娘竟然是這小子的侍女!」

「這個姓葉的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能夠讓綾宗主,把自己的親生女兒,送給他當侍女,莫非……他是哪個王爺的私生子?」

「哎,真是可惜了。」

「綾姑娘的容貌,並不輸給白師姐,只是修為弱了那麼一點,若是再努力兩年,北斗七宗肯定就是五大美人了!」

「……」

綾青璇再次成為了眾人議論的焦點,葉雲端的臉色並不好看。

「真沒想到,綾姑娘堂堂的宗主之女,竟然淪為了一個淫賊的玩物。我跟著我家小姐,還真是幸運啊。」

小青抓住了葉雲端的痛處,她嘴巴都要笑開花了。

「小青,你越來越不像話了!」

白依依瞪著一雙杏眼,她是真的生氣了。

「小姐,奴婢也是實事求是,有一說一。」

「再者說,葉公子剛剛自己不都說了嗎,食色性也!男人嘛,有點特殊癖好也是很正常的。」

「今天少爺、侍女,明天老師、學生,後天醫師、病人。花樣多著呢,是不是很刺激呀!」

小青的話越說越露骨,越說越過分。

話題被她這麼一引,在場所有人看著綾青璇的目光,便全都帶著那麼一絲意味深長了。

狗男女!

把你們的名聲搞臭,看你們以後還如何在七宗立足!

小青在心中暗暗得意。

綾青璇不知道該如何為自己的清白辯駁,她想要堅強,但眼淚卻止不住的往下流。

「綾青璇,別在這兒給我丟人,把眼淚憋回去!」

葉雲端的聲音,冷酷得令人脊背發寒。

「小師弟,這幫人對七師妹出言不遜,你不幫她出頭也就算了,怎麼還能反過來呵斥她!」

陳浩飛在替綾青璇鳴不平。

「大師兄,這事……跟你沒有關係。」綾青璇哽咽道。

「哎……」

陳浩飛搖頭苦嘆,退到一邊。人家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他作為外人,想管也插不上手。

「把頭抬起來!」

葉雲端再次呵斥。

豪門花少:前妻不退貨 綾青璇把頭緩緩的抬了起來,其緊咬嘴唇,努力控制著情緒,但眼淚還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白師姐,你的侍女,很沒教養。」

諸天時空萬界行 葉雲端走到白依依的面前,臉色陰沉的嚇人,那目光就好像能將人生吞活剝了一般。

「你才沒教養呢!」小青小聲嘟囔道。

「死丫頭,還不閉嘴!」白依依厲聲呵斥。

小青躲到了白依依的身後,事態正在朝著不可控的方向發展,說句實在的,她心裡也有點害怕了。

「葉師弟,是我平日里對小青疏於管教,養成了她這蠻橫無理的性子。一切都是師姐的錯,師姐在這裡,替她給你和綾師妹賠罪了。」

小青雖是白依依的侍女,但二人是一起長大的,情同姐妹。所以在這個時候,白依依不能撂下她不管。

「青璇是我的侍女,也是我的女人,你們今天必須得給我一個交待。」

聽到葉雲端當眾承認,說自己是他的女人,綾青璇的身體微微一顫,她突然覺得,現在的自己,好像也沒有那麼難堪了。

「小青,還不快去給綾姑娘道歉。」

「不必了!」

葉雲端一擺手。

「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那還要刀劍做什麼?」

「白師姐,我今天就給你一個面子,饒這丫頭一命。」

小青驟然鬆了一口氣。

小青雖然沾了白依依的光,也加入了南海劍派,但她跟綾青璇的身份畢竟不對等。

所以此事一旦上綱上線,鬧到宗門去,南海劍派就算是為了息事寧人,也會重重的責罰於她。

「丫頭,少爺今天就給你上進門的第一課。」

「人在世間走,該忍的得忍,但該煽回去的,也得煽回去。不然人家還真以為咱們好欺負呢!」

「過去,煽她嘴巴!」

「我不叫停,不許停!」

眾人都以為,葉雲端所謂的賣白依依一個面子,這事就算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哪曾想到,還是要當眾掌嘴!

「是!」

綾青璇挺起胸膛,一步步的走向小青。她的淚水仍舊沒有止住,但裡面卻再也不包含一絲屈辱。

「煽死她!」

「小師弟,夠爺們,我支持你!」

「還真當我們流雲宗好欺負啊,七師妹,狠狠的煽她!」

流雲弟子群情激奮,都恨不得自己也衝上去,狠狠的煽小青兩巴掌。

「小姐,救我啊。」

小青躲在白依依的身後,她都已經被這陣勢給嚇哭了。

「葉師弟,咱們都是七宗……」

白依依硬著頭皮,想要再幫小青說些好話。

「白依依,你最好把嘴給我閉上。」

「你要是再敢替她求一句情,我就直接割了她的舌頭!」

葉雲端是一點面子都沒給白依依留,什麼四大美人,在他的眼裡,其還及不上綾青璇的一滴眼淚。

白依依無可奈何,讓到了一旁。

小青癱倒在地上,獨自一人,面對著高高在上的綾青璇,哭的是梨花帶雨。

「綾姑娘,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饒了我這一回吧。」

按照綾青璇以往的性子,小青這麼一哀求,她的心肯定就軟了。但這一次,其卻沒有。

「既然知道錯了,那就好好長記性,以後不要再犯。」

綾青璇掄起胳膊,卯足了真氣,然後一巴掌便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

小青被抽得口鼻竄血,牙齒都崩飛了兩顆!

但!

這還只是第一下! 「主人在奪取厄慕的血靈晶,攔住厄鉞,別讓它過去!!」

花錦本就有傷在身,阻攔厄鉞時極為吃力,忍不住朝著周圍厲喝出聲。

我愛着你,你顧及她 而凌秦等人本就已經察覺到事情有變,聽到花錦的話后,見到那邊原本兇狠的厄慕被焱陽死死扣住,而姜雲卿則是在奪取血靈晶。

他們早就從花錦口中得知,血靈晶便是所有血靈的命脈,一旦血靈晶被奪,無論是再強的血靈也只有死路一條,而如若姜雲卿能夠取了厄慕的血靈晶,原本註定的危局自然也就有了轉機。

他們哪怕拼盡全力,也絕不會讓眼前這隻血靈王壞了姜雲卿的事情。

「攔住它!!」

凌秦手中一揮,整個人便朝著厄鉞撲了過去,而宗瑞等人哪怕傷重也幾乎同時化作殘影朝著這邊攻了過來,各施手段阻攔於它,務必不讓它影響到姜雲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