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官,我們必須想辦法拖住啊,一定要撐到總指揮說的神秘增援部隊到來。」

一眾軍官盯著屏幕有些絕望,這種絕望從未有過,畢竟聯盟人統治米藍星這麼久,早已經是戰無不勝的存在,那種自信已經根植入骨,現在忽然出現一個人打破了這種平衡,他們自然是沒辦法接受。

「只有這麼些機械大玩意,可是沒法跟我過招啊。」

秦毅搖了搖頭,有些意興闌珊。

另外兩艘天空戰艦從漆黑陰冷的雲層中探出了身影,一輪萬彈齊射,天空直接被染亮了,那些攻擊鎖定了秦毅,帶著自動追蹤功能,上萬枚導彈、光束在一處炸開,光是衝擊就讓得十公里內沒有了一絲陰雲,全都被盪空了。

月靈拉著露絲一退再退,躲到了安全地帶,七十八號硬是用身體抵抗爆炸餘波衝擊,之後面色的盯著秦毅原本所在的位置。

秦毅被遭受一次重大攻擊他的心便揪緊一分,生怕秦毅出現了意外,那麼他們異能人真的只能心灰意冷的接受聯盟的毀滅制裁了。

那個時候整個米藍星恐怕都將沒有異能人生存的地方,星艦所到之處,一片荒蕪毀滅。

「放心吧,少爺不會有事的,就憑這種級別的力量,就算是少爺站在那裡讓他們打,都不會受傷。」月靈信誓旦旦的說道。

金丹大成的力量,無限接近大成的境界修為,可以說科技在秦毅面前就是個笑話,科技再發達那也是利用自然之中的各種元素或者是已經存在的物質進行重新組合強化形成可控制的攻擊手段,亦或者是各種元素相互結合,產生某種可怕異變並且將這種異變融合到攻擊之中,不管是哪一種手段,都只是簡單的對於物質的理解而已。

而這,是一名修真者的必修課,秦毅的身體他已經完全了解甚至於精通到一顆粒子,他的身體融合了五行,五行本就是世界平衡最基礎的力量體系,那些攻擊到了秦毅神念感知的範圍之內,瞬間就能解析出其中最根本的能量形態,而那種能量形態接觸到秦毅之後也被同化或者是分解,故而傷害不到秦毅分毫。

而即便是秦毅沒有反抗,僅憑這種能量強度,也無法衝破他長生體小成肉身的防禦。

更何況,秦毅長生體還自帶自愈的效果……這是一場幾乎沒有希望的戰鬥。

虛空之中一道影子如急電一般衝上雲層,又像是一根電矛,直接撞向了最近的那一艘天空戰艦。

「完了!他朝著我們過來了!」

戰艦內一百五十人,絕望的看著大屏幕之中越來越近的身影,直到一道光影從周圍穿過,戰艦發出警報,隨即周圍大火瀰漫,劇烈的爆炸聲是他們聽到的最後音節。

烈火吞噬第一艘戰艦后,秦毅去勢不減,直接撞開了第二艘,至此為止開赴此地的五艘大型作戰設備全部宣布陣亡,聯盟力量進一步被削弱。

雖然這些力量在聯盟總體力量中並不算太過核心,可這種打擊也不會他們能夠接受的。

就在那口鼻還有鮮血的指揮官歇斯底里發瘋的時候,他們這支航空艦正前方的玻璃前罩卻碎了。

一道人影站在眾多軍官面前,身影很熟悉,跟剛剛屏幕中那讓眾人絕望的身影一模一樣。

「你們這裡誰能當家作主?你嗎?」

秦毅目光掃了一圈,鎖定了站在正中央,兩腿打顫的指揮官。

「你……你要幹什麼?」

終極狂兵 那指揮官差點沒一屁股坐到地上。

這魔鬼一樣的男人忽然出現在他面前,說不害怕那不是純粹瞎扯淡嗎?

就這一會兒功夫,死在他手中的聯盟士兵少說有好幾千了。

「我想讓異能人跟你們聯盟人和平相處在一起,你看我這個提議怎麼樣?」秦毅咧嘴一笑。

「如果你們能讓你們的聯盟首領點頭,我可以不對你們趕盡殺絕,剛剛感受了我的力量,我想你們應該清楚,我想滅了你們不過是彈彈手指的事情。」

「放屁!」

「該死的異能人,我們聯盟就算戰至一兵一卒,也絕對不會跟你們生存在一起,有種你就殺了我!」

一名悍不畏死的軍官站了出來,他手中拿著一把手槍,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好吧,如你所願。」

伸出手指頭堵住了槍口,那子彈射出來之後瞬間被秦毅以反震之力彈了回去,子彈穿透他的心口,不過他卻沒有因此就死。

「我很佩服你的勇氣,你是聯盟的好士兵,不過你跟我做對,很明顯下場只有一個。」

那名軍官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直接燃燒汽化,最後消失在空氣中,那張絕望的臉似乎還浮現在眼前。

「我跟你拼了!」

又有一人沖了出來,不過只跑了兩步便被活活燒死。

又有一人……

又有……

秦毅都快被他們的勇氣感動了,可惜殺戮卻讓秦毅生出快感,宛如身體中負面能量又蘇醒了一樣,秦毅知道這是錯覺,他必須壓制。

九個人相繼死亡,終於是讓秦毅消停了一會。

其他人都怕了。

這根本是一個視人命如草芥的殺人狂魔。

莽夫一樣衝上去或者是證明對聯盟的衷心分明就是找死的行為,這個惡魔可不會被感動。

他只是隨便動動手指頭,便把那些不按照他的思想進行下去的人給殺了。

「現在應該差不多聽話了。」

秦毅再次望著那名指揮官。

「我……我不能做主,我只是區區一個指揮官……像我一樣的人就有幾十個,您應該去問總指揮……」那名指揮官很沒有骨氣的說道。

「是嗎,這樣的話留著你也沒有什麼用了啊。」秦毅摸了摸下巴。

「別!別別別,尊敬的強者閣下,我現在可以幫您聯繫總指揮……」

說著根本不等秦毅說話,他連忙沖著指揮台跑過去,輸入了一串字元,很快,一道影像就出現在大屏幕上。

「增援馬上就會到,再堅持一會!」

總指揮只有這麼一句話,正準備掛斷的時候,才看到屏幕那邊似乎不對勁。

「你是誰?」

此時此刻秦毅已經走到屏幕面前,並且推開了那名指揮官。

「還有增援呢?有意思,還嫌死的不夠多是么?也對,聯盟大軍少說也應該有幾百萬幾千萬甚至幾個億的樣子,偌大的米藍星球,不至於兵力會如此匱乏,看來我得再殺個幾百萬,才能跟你對對話。」秦毅咧嘴笑道。

「你就是今晚鬧事的異能人對吧,我不知道誰給你的勇氣跟我們聯盟抗衡,還是說你們異能人覺得好日子到頭了,想要被滅絕,總之我們聯盟這次絕對不會善罷干休,你們就做好被滅族的準備吧。」那邊總指揮十分確定的說道,面色凜然,並不把秦毅放在眼裡。

秦毅情不自禁的笑出了聲,「我覺得你們聯盟可能會先被滅族。」 「哈哈哈哈,這是我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我們聯盟屹立米藍星球幾千年,一直壓著你們異能人打,百年前的終結之戰你們被逼退到北方大陸,已經完全沒有跟我們戰鬥的力量,現在我們聯盟科技發展到極致,我拿出三成的力量就能滅了你們,你說出這種話也不怕笑掉大牙?」

「還是說幾十年沒有挨過打,你們異能人已經開始狂妄自大,不知道曾經的疼痛了是嗎?嗯?」

這總指揮似乎對秦毅的愚蠢產生了濃烈的興趣,同樣是情不自禁笑出聲來,兩人都在笑,只是誰能笑道最後就不知道了。

「看來現階段是沒什麼好談的了,今晚之後,明天早晨我會準備給你問好的。」

秦毅咧嘴露出牙齒,一拳砸碎了面前的屏幕,電流滋滋滋的濺射出來。

「不能怪我心狠手辣了啊,你們總指揮並不想要你們活著。」

秦毅走之前留下了一道火焰種子,等他離開之後那火焰種子才爆發開來,掀起的滔天火焰浪潮,將大地烤的炙熱焦灼。

而另一邊,總指揮發現對方主動切斷聯繫之後,火冒三丈直接也是將通訊設備給砸爛了。

這卑劣種族實在是太囂張了,區區一個年輕人居然已經敢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了?等會增援到了看你能不能繼續蹦噠的起來。

更何況他們還有飛在太空的星艦,還有無數的士兵,無數的武器,不怕磨不死區區一個異能人。

秦毅站在空中,他的神念之中,有著幾十道黑影越來越近。

「這就是所謂的增援?」秦毅看著那些黑點越來越近,雙手環在胸口。

起初秦毅以為是機器人或者是生化人之類,不過神念能夠感知到的時候才發現,他們居然是真的人,只是這些人貌似狀態有些不對勁。

或者說秦毅並不能從這些人身體之上感受到明顯強烈的生氣,用民間的話說,或者是陽氣。

一個人沒有陽氣,證明已經死了,沒有自主意識的生命活動。

秦毅很奇怪,如果是死人的話,為何會有這麼靈便的行動,甚至秦毅可以感受到那些人眼中強烈的殺氣,越近……殺氣越發的激增起來,似乎他們將秦毅當成了殺父仇人。

「瀚文!」

就在秦毅考慮要不要把他們拆開好好看看的時候,忽然遠處的地面傳來一聲驚叫。

「怎麼了七十八號?你認識他們?」

秦毅聲音遠遠傳來,十分清晰的落在七十八號的耳朵中,七十八號連滾帶爬跑了起來,朝著這邊跑來,他不會飛,只能拚命的跑。

秦毅看到這一幕輕輕托力,七十八號直接飛了起來,飛到了秦毅身邊。

「瀚文?真的是你?你不認識我了?」七十八號死死的盯著那群黑衣人中一個面色蒼白,消瘦,跟他竟然有幾分相似的男子身上。

然而面對七十八號的呼喊,對方並沒有絲毫的精神波動回應,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秦毅身上。

「大人,那個人是我弟弟,他怎麼了?」七十八號哀求般的問道。

「他死了,你別想太多了,現在大概是已經淪為了聯盟人的傀儡。」

秦毅拍了拍七十八號的肩膀,將他送了下去。

沒有辦法,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的殘忍,秦毅甚至不知道七十八號真正的名字,可他也不需要知道,對方的遭遇確實很慘,即便是秦毅作為一個外人,都深有感觸,可他該報的仇也報了,其他的事情不是人力可以逆轉的。

這些人確實已經死了,之前秦毅只是猜測,現在卻是實實在在的感受不到他們身上一丁點兒的生者氣息。

他們的雙目充滿血腥跟殺氣,不過卻沒有一絲神采,那種殺氣就像是程序添加進去的,專門為了戰鬥需要而已。

而這個青年既然是七十八號的弟弟,那麼肯定也是異能人,可以猜測到,這裡全部都是異能人,只不過被聯盟人抓到,進行實驗,而後改造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之前那個勞倫也提到過,他缺少一些實驗材料,正好需要異能人,這聯盟人是真的不把異能人當成人來看,完全就是牲口。

「殺了他!」為首的黑衣青年嘴中發出機械般的聲音,眼中的冒出紅光,忽然間他竄了出來,手中竟然有著風刃匯聚,這是異能的標準手段,他們雖然死了,可卻保留著異能人的力量,甚至是被改造的更加強大。

風刃劃過虛空,割裂在秦毅身上,只是連秦毅的汗毛都沒有割斷,秦毅反手將他抓住,粗暴的擰斷了後者的脖子,想要看看他的身體之中到底有什麼。

長陵 只是奇怪的是那剛剛斷裂的脖子竟然快速復原了起來,完好如初。

「有意思。」

「還有這種操作?」

秦毅笑了,他如同一尊戰神,身體一扭,一記腿鞭將他的腰凌空抽斷,並沒有鮮血淋漓的場景,甚至於內臟都沒有流出來,那斷裂的腰身也快速恢復,合攏到了一起。

同一時間,一道龍捲風將秦毅覆蓋了進去,這龍捲風的攻勢明顯比剛剛要強橫不少。

而其他黑色人也迅速加入戰局。

火焰、寒冰、毒瘴、風暴、吞噬之力、光之長矛,幾乎各種系別的異能人都有,秦毅被各種法術直接覆蓋了。

不過頃刻之間一道青影便撕裂了風暴、燃盡了火焰、拍碎了寒冰、吞沒了毒瘴、湮滅吞噬之力、折斷了光之長矛,沖了出來,一道金光橫掃,衝上來的黑衣人被打的七零八落,身體全都斷了。

不過跟之前一樣,那些黑衣人被分屍之後迅速就合攏到了一起……彷彿打不死的存在。

……

「總指揮,那邊怎麼樣了?為何你這麼生氣?」

聯盟總部,一名同樣上了年紀男人走進了總指揮室。

「哼,前線部隊似乎全部犧牲了,不過我們當初第一批投入研究的不死者小隊已經派遣了過去,那小子必死無疑!」總指揮冷笑著說道。

「不死者小隊你都給派遣過去了?」 重生千金大翻身 後面走進來的那男子面色一驚。

「沒錯,也是為了實驗一下那批不死者小隊的戰鬥力,看看還有沒有什麼改進的地方。」總指揮關閉了屏幕,跟後面那個中年男子聊了起來,隨即不約而同的會心一笑。

而秦毅這邊,秦毅試了幾次將對方分屍成了幾半,然而卻都完好無損的恢復如初,戰鬥力絲毫不減,甚至秦毅到現在沒有搞清楚這種原理在哪?

即便是秦毅他自己,身體被分成幾半可能肉體也無法保存了,只能想辦法保留金丹神魂,除非是有療傷聖葯。

當那群黑衣人再次衝過來同時施展了無數法術的時候,秦毅終於是動用了些許珍貴的真元,無盡火域直接在上空展開,所有法術瞬間湮滅,他們這種級別的異能跟秦毅金丹境界的法術是無法相比的,秦毅抓住最近的一個全身被火焰燒著的黑衣人,殘忍的撕裂了他的身體,身體中找不到一絲血液,已經被抽幹了,不過去額流淌著一種不知名的液體,不像是什麼能量液,有種腥臭的味道。

而他們身體中內臟也全部被掏空,這種方法實在是殘忍。

秦毅終於是發現了端倪所在,他們的皮肉是重造過的,本身具備極強的吸引修復能力,就像是吸鐵石一樣,只要身體破碎后相距並沒有太遠,都是自動吸引到一起,重新按照原來的位置組合起來。

可以說是非常逆天了。

而他們之所以能夠在保證這種不死身體的同時還能施展法術,這是因為他們的腦域保存完整,精神力沒有受損,只不過被洗腦控制,已經成了非生命體,與其說是人,倒不如說是被機械操控的人造生命。

「生前也是可憐人,我也不折騰你們了,送你們好生入輪迴吧!」 駐馬太行側 秦毅嘆了口氣,將手中那黑衣人丟的遠遠的。 雙手輪動,秦毅結出一道道印法,一枚枚神秘的紅色符號文字在虛空中滾滾連成一片,忽然之間似乎空間都變得不一樣了,沒有火焰滾出來,那名擅長使火的改造異能人卻無法調動一絲一毫的火焰能量。

「縛!」

秦毅落指,那些紅色類似火焰的文字將三十號人緊緊圍在中間,宛如一道道跳動著的火焰精靈。

傲嬌總裁:甜妻漫漫追夫路 只是這片空間的火焰元素卻是完全被封鎖了,即便是高等級的火焰異能者,即便是能夠感知到強烈的火焰力量,卻也無法調用分毫,秦毅將那些火焰力量盡數聚攏起來,壓縮再壓縮,最後隨著他一彈指,在圍攏的中央位置猛地爆發出來,濃烈的火光燃亮了天空,那火焰不停的扭曲,變幻著或紅、活紫、或黑的顏色,讓人僅僅是看一眼就有種渾身發燙的感覺。

這已經不是普通的火焰了,經過秦毅的引導,以火焰種子為基礎將之凝聚成異種火焰,呈現深紫色甚至是漆黑之色,已經快要達到地級火焰的程度。

火焰分為普通火焰,人火、地火乃至天火。

人火便是修鍊者通過自身的力量、真元、法術凝聚出來的火焰,這種火焰比一般火焰強橫不少,如同秦毅之前使用的,可以瞬間將人蒸發,那般溫度鋼鐵都無法承受更不要說人的身體。

而人火之上的地火,又是一個更高的層次,需要大能者對火焰理解到一個極為高深的層次方能施展出來,如同秦毅這般還沒有真正達到地火的層次。

至於頂級天火?那是先天存在,生生不息的火焰,普通世界幾乎無法發現,恐怕也就只有修真界之中才能偶爾發現天火的蹤跡。

只不過即便是發現了……恐怕也收服不了,天火已經擁有了自己的靈智,而且戰鬥力極高,想要收服天火那都是大氣運匯聚於身的頂級強者乾的事情,秦毅目前是想都不敢想。

捲曲的火焰將虛空焚燒出了一個洞,三十個黑衣人隱約能夠看到在其中融化的影子,即便是那種極具修復型的材料,經過秦毅這種炙熱的焚燒,連最根本都燒成虛無了,根本不可能再次匯聚出來。

大概一分鐘之中,火焰才在捲曲中滿滿消失,秦毅隨手一招,那火焰回來融入了秦毅身體之中,而原本所在的空間已經什麼都不剩了。

聯盟總指揮派來的不死者小隊同樣覆滅。

下方,七十八號跪在地上,心中對於聯盟人的恨意已經無法形容了。

「是非對錯皆有因果。」秦毅搖頭說道。

而聯盟總部那邊,總指揮看到瞬間熄滅並且失去控制的那些光點,哪裡還不知道那不死者小隊全部陣亡了?

只是他無法理解,那些不死者小隊是怎麼消失的?他們的身體經過特殊加工,即便是被千刀萬剮、碾壓成肉餅都能很快恢復原狀,即便是身體被開膛破肚,即便是經受再大的打擊也感受不到絲毫痛苦,完全是一尊尊強大的不知疲倦的戰鬥機器。

「第一支不死者小隊陣亡了,我很震驚。」外面走進來一中年男子,正是之前跟總指揮對話的那個男人。

「別說你很震驚,我更無法理解,按道理說這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情況。」

「可他還是發生了,趕緊讓前線那邊把視頻調過來,我要好好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名男子臉上滿是陰沉之色,隨即露出沉思。

很快,視頻通過衛星傳輸了過來,從秦毅跟那群黑衣人交手開始,起初秦毅也是很好奇,之所以束手無策只是因為秦毅沒有使出全力,他想要了解一下這些黑衣人到底為什麼這麼奇怪?

所以畫面上都是秦毅不斷的將那些黑衣人打的支離破碎,而後靜靜看著他們又恢復原狀。

後來秦毅知道了之後直接一把大火將他們焚燒成灰燼,他們沒有什麼恢復過來的可能性。

「奇怪,不死者有特殊的抗火性,怎麼會被燒死?」總指揮摸著下巴,站在屏幕跟前。

「很明顯那不是一般的火焰,你看看火焰的顏色,跟我們最新研究的火焰噴射器中發出的火焰有些類似,像是高濃度壓縮。」那中年男子冷眼盯著秦毅,「我真想把他抓過來,解剖一下看看他身體中到底有什麼奇妙的地方。」

「這小子有點棘手,抓過來不容易,現在莫西卡主城一片混亂,剛剛其他議長給我電話,已經有普通民眾開始不滿。」

「那就速戰速決吧,把異能人徹底幹掉,以後這顆星球也就沒有威脅了。」那中年男子淡淡說道。

他擁有跟總指揮平等對話的資格,因為他是聯盟人當前科技總院的院長,不死者的研發工作是他提出來的,並且也是他一手執行,包括聯盟現今無數的科技也都是在他的主導之下完成,他是聯盟的核心人物之一,也是最為野心勃勃的角色,更是主張滅絕異能人的聯盟人之一。

他跟軍事總指揮有著同樣的目標,也是關係親密的戰友。

這不死者研究為何是機密?因為這件事一旦公布出來,將會引起恐慌與憤怒,其背後隱藏的東西異能人無法接受,聯盟人也無法接受,知道這件事的人寥寥無幾。

「星艦已經接到了命令,開始了掃描工作,其他的部隊也在路中,攻擊時間預計在凌晨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