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莉娜:「嗚嗚嗚!你們都欺負我。」

韋勒斯拉納:「哭什麼哭,只有弱者才會哭泣,強者,只有在戰場中變強!」

凌淵:「這就是你一直裝逼的理由嗎?阿韋。」

韋勒斯拉納:「.…..不要用那個名字喊我!」

韋勒斯拉納一臉鬱悶。

不知道為什麼,在聽到這個名字后他很像說一句:’阿韋已經死了,你挑的嘛群主,某人我吃定了,密特拉也留不住他,我說的!’

卡塔莉娜:「我就知道,群主大大你還沒有拋棄我對不對?」

凌淵:「沒錯,自家的寵物被欺負了,當主人的怎麼也得為你當回鍵盤俠!」

卡塔莉娜:「???」

凌淵:「咳咳,不逗你了,我來揭曉一下謎題吧,琪亞娜的全名是琪亞娜卡斯蘭娜,是齊格飛·卡斯蘭娜的女兒。」

凌淵強行扭轉正題。

「卡斯蘭娜?」

天命浮空島

塞西莉亞看到那熟悉的姓氏愣了一下。

無他,因為這個姓太熟悉了。

天命是由三個家族組成的。

代表主教的阿波卡利斯,代表聖女的沙尼亞特,還有代表騎士的卡斯蘭娜!

卡塔莉娜:「額,卡斯蘭娜,這個名字總是會讓我想起卡姿蘭大眼睛……」

凌淵:「你不是一個人。」

沙尼亞特:「額……」

塞西莉亞無奈一聲,她能說什麼呢。

堂堂天命的騎士,最初的戰士,在其他世界的眼裏竟然是這樣的嗎?

沙尼亞特:「凌淵大人,是平行世界的人嗎?」

凌淵:「是的,琪亞娜是來自於2017年的天命。」

沙尼亞特:「這……」

塞西莉亞頓住了。

她所在的時間線是1990年,對方卻在2017年,沒想到她竟然跨越了時空和人對話。

第一皇子:「所以群主你想告訴我們什麼?」

凌淵:「我好像,意外打通了2017年的崩壞……,」

沙尼亞特:「???」

雷之滅龍:「?你在說人話嗎?」

韋勒斯拉納:「我去,你特么這麼吊?」

正在窺屏的阿韋都懵了。

第一皇子:「有世界探索任務嗎?我要報名!」

梅普露:「我也要去!」

卡塔莉娜:「碌碌無為許久,我也要證明我是有用處的!這次報名,我要參加!」

凌淵:「都冷靜點,誰說要讓你們去的,我只是通知一下你們這個消息而已。」

亞絲娜:「啊這」

赤瞳:「@凌淵,有沒有和你說過,你很賤哎。」

凌淵:「說過的都已經嗝屁了。」

卡塔莉娜:「瑟瑟發抖。」

凌淵:「我就是想問一下塞西莉亞,@沙尼亞特,想不想去2017年的天命瞅瞅?」

沙尼亞特:「我,可以去嗎?不會引起時空悖論吧?」

凌淵:「安心,我能帶你去,自然不會有事。」

無視了其他人,凌淵和塞西莉亞約定好之後就退出了群聊。

……

在大約中午的時候,琪亞娜幾人也從隔壁回來了。

「凌淵,找到了嗎?」見到躺在沙發上玩手機的凌淵,琪亞娜面色一喜。

凌淵笑道:「當然,要是找不到我怎麼可能會這麼快就回來。」

「找什麼?」姬子一頭霧水。

總感覺凌淵什麼事都瞞着她。

「姬子阿姨,我們可以回去了!」琪亞娜道。

「回去?坐標找到了?!」姬子也是反應了過來,一臉激動的看着凌淵。

「什麼坐標?」

「是她們世界的坐標,之前和你說過她們是來自其他世界的人,意外降臨到這個世界,現在那個世界的坐標已經找到了。」

「凌淵哥你連這種事也能做到嗎?」夏苒苒懵了。

尋找其他世界的坐標,並破開世界的壁壘將人送回去,這估計連上帝耶和華也不一定能做到吧?

「這也多虧了我的契約獸。」凌淵伸出食指,摸了摸貝貝龍的側臉。

「貝拉好厲害。」

「嗷!」貝貝龍得意的喊了一聲。

笑着摸了摸貝貝龍的頭,凌淵轉頭看向兩人:「你們準備什麼時候出發?」

這麼一說,兩人反而愣住了。

有點茫然的看向旁邊的夏苒苒。

雖然時間不多,但也能算得上是談心的好朋友了。

這樣什麼也沒說就直接離開也不好。

「那,後天中午吧。我還答應了苒苒姐陪她一起去購買食材呢。」琪亞娜思索了一下,道。

「食材?」

「你不用在意,到時候就知道了。」琪亞娜急忙搖手。

凌淵:「那行吧。」

真是令人摸不著頭腦。

就這樣,三人拋下了凌淵獨自朝着樓上走去了。

時間飛逝

轉眼便到了分別的時候

「苒苒姐,你真的不一起來嗎?」

「我就不去了,等下次吧。」

凌淵已經開通了兩個世界的坐標,也就是說,可以隨時在兩個世界往複。

她也不着急這麼一次。

就這樣,雙方道別之後,凌淵踢了踢某個系統,讓其打開了通往崩壞世界的空間通道。

等到從空間通道內走出后

看着那一望無際的雪原凌淵愣住了。

這個地方……是巴比倫之塔?

第二次崩壞?

「嗯?」

就在凌淵為眼前一幕感到好奇的時候,遠處巴比倫之塔的頂端,亮起一道紅色的光芒。

緊接着,一道暗紅色的光芒朝着四周擴散,將整個天幕變成了紅色。

。 「你是按準備來的,可是你也得看看他們要去的地方是那裏,你在家裏想要和家人好好相處一下,別人跑過來就指手畫腳的,你自己想一下會是什麼樣的心情,更不要說兩個付小同志都是能力非常強的人,能力越強的我,越是不喜歡別人對自己的生活指手畫腳的。」領導也是真的很頭痛,小吳是他們這一批里能力最強的,他們都以為對方不會出任何問題,誰也沒有想到,只出了一個任務,突然就被退回來了,這是真的很丟人了。

「我想要回去重新學習。」小吳愣了一下,其實那樣做的時候,他自己也覺得不對,可是教官都是這樣教的,他又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事情,所以就將那一陣一陣的不確定藏了起不,沒有想到裏面真的有很多的問題,小吳本來就是一個對自己要求嚴格的,覺得自己做錯了一次,就要好好的將所有的錯處都修改好,再投入到工作里。

「不用,小吳叔叔做得很好,只是有一些不足的地方,這些都是可以磨合的,不用非得離開,可以跟着其它的同志一起學習一下。」這次調過來的是一個老頭志,可能戰士力不如小吳,能力也是真的不錯,至少教會小吳怎麼做一個合格的保護人員,這個是不成問題的。

說起來,小吳的問題因當不是一天兩天的,不可能現在才發現,所以為什麼還會被放出來,是小吳的問題沒有被發現,還是有人想要找他們的麻煩了?

腦子聰明,商情又高的人,總是會想很多的事情,就比如說小吳這件事情,主要就是考試的時候,並不是很全面,因為這個原因,小吳的問題沒有被提出來,上面對他們也不是特別重視,分配給他們的人,自然也不會是最好的,能分到小吳,已經很運氣了。

這下好了,那位領導看不用將小吳退回去,還將一個年紀大了的老兵問題也解決了,兩個老大難,這樣也很好,因為覺得對不起兩個小科學家,這位領導還給分配了一個營養師,幫着管理他們的生活,讓他們的生活可以更好。

哥哥出去一次,就帶回來兩個人,這下一下就多出來兩個人,這讓付綿綿覺得好神奇,不過這輩子,她就想當一個由國家養著的人,也沒有怎麼關心這些,只要讓她覺得不舒服了,那就讓人離開好了,反正她就是這樣想的。

「哥,咱們研究一下光屏好不好,這個手機太大了,拿在手裏太不方便了,有時候不注意就會忘了拿。」付綿綿對這個是沒有什麼研究的,不過這個也沒有關係,他們還年紀,有很多的時間,可以用來做這些事情。

「可以,這個因當可以做一年時間了吧?」付青言也對那個思想學習有點受不了,如果可以用研究來讓他們不用去學習,那就更好了。

「不一定,要不然咱們先來一個小發明,這樣也就兩三個月就能完成,咱們還可以休息一個時間,接着再做那個?這樣咱們就可以不用學習了?」可能還是會聽網課,不過沒有關係,他們可以一邊做實驗一邊學習,要記錄的數據那麼多,他們一時忙不過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這個可以有。」上次的平衡車其實付青言並不是很滿意,因為就技術上來說,這種已經在汽車上實在了,並不是多難的技術,如果沒有真正的創新,這種東西總有點小兒科了,所以如果可以做成懸浮平衡車,那就更好了,只是這項技術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他並不覺得能在三個月之內能完,只是他也想要升級這個東西,所以並沒有將心裏活說出來。

果然懸浮技術並不是那麼好突破,付綿綿他們花了三個月時間,只是能讓平衡車飛起來一些,並且非常朱穩定,可是這個問題一直成在,他們還找不到真正的辦法來解決,還真的是一件讓人頭痛的事情。

「不對呀?怎麼還是不對,數據做好了復盤嗎?要再重新做一次了。」付綿綿有些煩躁,這個實驗他們已經做過兩次了,每次都有一點點的進步,這樣的進步,讓他們都方向是對的,可是因當有一個問題一直沒有被解決,所以才會這麼麻煩,但是問題來了,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是那個問題,這讓他們一直都找不到真正解決的辦法。

「這裏,你看這裏,是不是數據一直在變動?」付青言將所有的數據都清理出來,最後將問題指出來,兩人又開始細細的研究,這個問題真的很麻煩呀!因為他們找不到真正的問題在那裏。

「或許,我們可以換一個方向,哥,這次我們各自做一次,按自己的心意來好不好?」付綿綿心裏有了一個答案,她覺得他們兩個都找到了方向,只是這個方向如果單獨用都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可是如果合起來一起做,可能裏面就會出現在一些問題。

兩人都點了點頭,接下來就是真正的實驗了,一個人做事和兩個人是不一樣了,他們做的時候,花費的時間就會更多,這一個實驗一下就用了三個月時間,東西也真的做出來了,可是兩人都試了一下,又讓人一起試了一下,最後發現,這東西可能真的不如他們想的那麼簡單。

「問題還有很多,我們再合計一下。」付綿綿嘆了一口氣。

「不用擔心,東西已經出來了,總是會想到辦法解決的。」付青言看妹妹恨不能回家裏躺下不起來的樣子,還真的是有些好笑了。

「說得也是,不過現在已經是九月份了,差不多要進行愛國主義教育了吧?這段時間咱們有多久沒有聽課了?」兩人對視了一眼,都覺得有很久了,想了一下,覺得可以放鬆一下,出去聽聽課,說不定能讓他們冷靜冷靜,又找到新的思路了。

又進行了復盤,將所有的實驗數據再次記錄了一次,又將兩份數據進行了比對,將不同的地方進行了標註,最後確認沒有什麼事情了,兩人收拾了一下,將東西封存起來,查看沒有什麼問題,這才離開了實驗室,出來才發現,有新的學弟學妹過來,並且愛國主義教育已經結束了,當然如果他們想要學習的話,也可以聽網課,上面常年都掛着,他們還有兩千多節課沒有上,說真的這就有點多了,這種存下來的網絡,唯一的好處就在於,可以倍速進行學習,只要你的腦子跟得上,都是沒有問題的。

兩人都是天才級別的人物,接受知識的速度自然是很快的,將裏面要聽的內容,進行了分類,將已經完結不用再進行重複學習的內容放在了一起,將課按排得滿滿的,不過用了一個多月時間,很快就將要學習的內容消化完了。

「哥,有點餓了,咱們出去吃個飯吧?」學習已經完成,實驗的事情還可以再等一下,這個時候就是要休息的時候,出去吃一些東西,也就變得很正常了,這次他們沒有受到阻攔,很順利的出去玩了一圈。

又去吃了很多好吃的東西,還去書店裏,購買了很多小說,為什麼是紙制的,主要就是天天對着實驗數據,他們的腦子都是脹脹的,拿這個可以放鬆一下。

「這些小說你看得懂嗎?」付青言已經是一個十六歲的小少年,對於情情愛愛的,可能不如正常上學的孩子多,比自家妹妹多太多了,所以他並不怎麼想要看到才九歲的妹妹,看這些一看就很奇怪的小說。

可是,他的腦子不如妹妹的好,所以在平時做什麼事情上,都得聽妹妹的,看看妹妹自己是怎麼想的,如果她自己願意看,她也是沒有辦法拒絕的。

「這個一看就很好笑呀!腦子這麼清奇,一定要好好看看,要是以後真的遇到這樣的人,也能快速的將人給解決了。」付綿綿說得很認真,主要是這個世界也是一個小說世界,裏面就有一些腦子有坑的人,既然都要遇到,那就讓哥哥多多的了解一下,這個世界的人,並不是都是正常人,所以平時出門可得小心一些,要是一不小心,遇到什麼奇怪的人要怎麼辦!

「會注意的。」付青言愣了一下,他其實不明白妹妹為什麼會這麼說,依着他們的能力普通人根本就近不了他們的身,在這樣的情況下,遇到奇怪的人,那機會是非常小的。

當然這種事情他相信妹妹也是知道的,既然是這樣妹妹還提出來,那他就當妹妹關心他好了,其實他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想找女朋友的事情,所以也就是想一想罷了,並沒有別的意思。

付青言沒有再說什麼,玩了一整天,兩人都覺得很累了,坐上車就回去休息了,也就沒有注意到,從他們出來店的側面出來一男一女,兩人這會兒正在打鬧着,小女生像是發現了什麼,向付青言他們所坐的車的方向看了一眼,結果自然是什麼也沒有發現,只當是自己多想了,不再關注這些,又和自己的男友打鬧了起來。

兩人看起來特別開心,笑起來也很幸福。

回到學校里的付綿綿並沒有馬上看小說,而是倒頭就睡,連着睡了兩天時間,還沒有等那些人反應過來,就和付青言一起進了實驗室,上次的實驗數據有很多有意識的點,他們已經基本知道那裏出現了問題,開始調整參數,再一次做了一個實驗,這次的實驗還算是成功。

最主要的還是,平衡飛車已經真正能飛行起來,設定好路線,可以直接用起來。

數據已經出現,這東西現在給人用還是不太行,可是已經可以進入到測試階段,這個是由付青言來做的,付綿綿則是將數據又做了一次復盤,再將數據進行了整理,將其中有問題的點又提了出來。

這邊做完了,那邊測試的結果也出來了,很快就將數據進行了對方,也知道了付綿綿標出的十三個點,其它有七個是真正有問題的,趕緊進行了設整,又繼續看了起來,想要確認一下,數據又進行了一次復盤,最後將整個數據都確認下來,兩人又做了一次,成品這次是由付綿綿來進行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