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面對他這樣的傢伙,蕭晨也唯有避退。你永遠不知道這種人的下一句話是什麼。

蕭晨收起笑臉,轉而對東方小白說道:“小白,從現在開始,你可以把旅館中的血符咒全部去掉了。除了用來保護人的血符咒,其他的血符咒全部貼在外面的叢林裏。最好是能夠佈下有利的陣型,讓無恥二人組不論從哪個方向過來都能偵測到。”

“嗯,知道了。”東方小白知道,蕭晨一定得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情報,不過他沒有說,她也沒有問,她只知道,聽他的,沒有錯!

緊接着,蕭晨又對着三十三號島的其他執行者吩咐了一下,最主要的還是讓他們小心。他也通知了其他的執行者,不過那些執行者放不放在心上,就不是他能管的了。因爲,要是那兩個人手中有那件東西的話,恐怕他們真的麻煩了! 自己辛辛苦苦尋找屍丹,爲的就是早日晉升屍王,好扛過天劫,誰知屍王還沒修到,天劫倒先來了。

頭頂烏雲中的紫電光是感受一下就讓他莫名心驚,要是落在自己頭上,絕對沒有好下場。

“不好!” 惡魔總裁的嬌蠻霸妻 林天生也是面色凝重,擡頭看着天上的烏雲,“渡劫之時絕不能靠近屍王,否則我們都會被攻擊!”

宮裝鬼首也收起自己的鬼氣,一邊退一邊對張誠喊道:“尊上,快走!屍王引動的是四九天劫,你絕對擋不住!”

所謂四九天劫就是三十六道神雷,而且一道比一道威力大,屍王已經是不壞金身,還可以硬抗,但是如果張誠被劈中,那絕對是灰飛煙滅的下場。

所有人都是面色駭然,互相看去。

寵妻總裁你別鬧 今天費了這麼大力氣,死了這麼多人,從早上一直打到晚上,沒想到結果居然是這樣。

屍王見所有人停手,突然轉身朝山谷外奔去,而頭頂的黑雲也隨之而動。

所有人都是一臉猶豫,想追又不敢追。

頭頂上的烏雲覆蓋了方圓上千米的範圍,只要進入這範圍就會遭到神雷攻擊。

屍王屍身強悍倒是能硬抗,但在場的人卻沒一個能頂住,追過去就是個死。

張誠此時十分不甘,但也沒什麼好辦法,現在人人負傷,就算齊心協力,短時間內也拿不下屍王,等到天劫一出,絕對是團滅的下場。

但是如果讓屍王逃走,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而且要是讓屍王進城,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無數鬼物懼怕的天劫,居然被屍王用來退敵,光是想想就覺得不可思議。

看着厚重的黑雲在天空中移動,葉小曼咬了咬牙,飄身到張誠身邊,低聲說了兩句。

張誠一愣,猶豫着說道:“有把握嗎?”

“現在這情況,不管有沒有把握都要試一試!”葉小曼眼中滿是絕然,“如果讓屍王進城,婉兒他們都活不了!”

張誠嘴角一抽,猛然看向林天生,“老爺子,幫我一把,攔住屍王!”

林天生一愣,搖頭道:“就算攔住它又能怎麼樣?現在我們都是實力大損,天劫一出沒人擋得住。”

“放心吧,我有辦法,你想幫我擋住它!”

林天生皺眉看了張誠一眼,低嘆一聲,身形一動朝屍王追去。

屍王引動天劫,等到神雷的力量蓄積完畢就會發動,到時候方圓千米之內的東西都會化爲飛灰,在這種情況下,他不相信張誠還有辦法對付屍王。

而且屍王是以肉身強橫才被稱爲陽間極限的,神雷不一定奈何得了它,進城之後必定會大開殺戒,到時候實力也會逐漸恢復。

一旦恢復巔峯,除非陰司派出重兵圍剿,四大鬼將聯手,否則沒人能消滅它。

不過林天生還是上了,不是因爲相信張誠,而是相信張誠的前世。

雖然轉世投胎之後性情大變,不再是以前那幅冰冷模樣,但是林天生相信張誠不會胡說八道,既然這種時候說有辦法,那就肯定是有。

林天生很快追上屍王,一手揮出青色符文,一手將鋼鞭握住,同時朝着屍王的腦袋打下。

在他的全力攻擊之下,屍王終於停下了腳,交手幾回合之後,發現林天生不好對付,屍王也不想糾纏,眼中金光一閃逼退林天生,轉身朝旁邊的樹林奔去。

屍王如同蠻荒野獸一般,所過之處將一顆顆大樹直接撞斷,林天生又追了上去,從山坡上往下攻擊,不讓屍王逃脫。

頭頂上的雷聲越來越響,無數紫色電光在烏雲中瘋狂翻騰,好似一條條光龍,看得所有人膽戰心驚。

張誠跟葉小曼跑到山腳下,葉小曼在前,張誠在後。

張誠將雙手放在葉小曼的肩上,回頭大喊道:“不想死的就上去幫忙,把屍王趕到我這裏來!”

雖然不明白張誠想幹什麼,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也來不及多想,所有人都繞到了屍王前方,各自用出最強手段,合力將屍王往下趕。

面對衆人合擊,屍王也前進不得,有轉頭朝山坡下衝,看到張誠跟葉小曼之後絲毫沒有減速,咆哮着撞了過來。

看着聲勢駭人的屍王從山坡上衝下,葉小曼的身軀都有些顫抖,但仍舊咬牙沒有後退。

張誠站在她身後,也是面色凝重。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目光落在張誠跟葉小曼身上,不明白他們究竟想幹什麼。

之前衆人合力都拿不下屍王,現在就他們兩個又能起多大作用,等到天劫開始,只怕所有人都會被劈成飛灰。

在衆人疑惑的目光下,葉小曼緩緩擡起了手,陰陽八卦鏡飄飛而起,飛向了屍王的頭頂,瞬間變大。

屍王一驚,突然一個轉向朝旁邊跑去,想逃出陰陽八卦鏡籠罩的範圍。

但是在葉小曼的操控下,陰陽八卦鏡也跟隨着屍王移動,中間的銅鏡放出一道道紅光,宛若實質般的纏繞向屍王。

紅光一閃,很快繞在了屍王的肩頭,將龐大的金色身軀吊離了地面。

屍王怒嘯連連,不停的抓扯那些紅光,紅光立刻黯淡了幾分,屍王的身體也往下沉了一沉。

葉小曼身軀劇烈顫動,臉色蒼白如紙,張誠連忙將自己的鬼力洶涌的灌入對方體內。

有了張誠的支持,葉小曼終於穩住了身形,雙手一翻,紅光又凝實了幾分,拉扯着屍王不斷向銅鏡位置靠近。

而陰陽八卦鏡此時也漲到了十平米大小,如同一把巨傘一樣懸浮在半空,隨着屍王的靠近,中間的銅鏡突然如水般盪漾起來,慢慢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一股吸力憑空而起,捲起地上的殘枝落葉,盤旋着升上半空,轉眼就消失在了銅鏡之中。

屍王感受到了威脅,在半空中不斷掙扎,不斷朝陰陽八卦鏡噴出墨黑的屍氣,企圖掙脫。

屍王沒攻擊一次,葉小曼的身體就劇烈顫抖一次,張誠咬緊了牙關,將自己的鬼力源源不斷的渡進葉小曼體內,全力維持陰陽八卦鏡的運轉。 蕭晨深吸了一口氣,知道現在,他才感覺這次任務有些麻煩了。之前他也是想要拖下去的,但是現在知道了這個最新得到的情報,那麼拖下去的想法也就不現實了。

現在他能做的,就是暫時性的防守。不能讓對方得逞,保護好自己這邊的人。而第二點,就是要快點找到他們兩個,只要能時刻知道他們兩個的動向,那麼就算是對方手中的東西,恐怕也用不上。

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找到詛咒的根源,把根源性詛咒之物找出來,只有這樣,才能做到進可攻,退可守。否則的話,他們就必須一直待在這裏。因爲詛咒沒有消除的話,詛咒世界是不會讓他們離開的。

又是新的一天到來了,這一天也很主要,因爲今天也有一個人會在電影中死去,那麼詛咒也一定會爆發。只不過這個人並不是執行者,而是一個土著。

這個傢伙本來是個劇務,並不是演員。只是因爲兩個主角陳忠澤和馬聶雄因爲殺人跑掉了,又有一個配角王海,死掉了,所以他就只能上去頂缸了。本來,這個角色的扮演者是一個執行者的,現在換成了他。

要是正常情況,他還是很幸運的。能夠參與到這次電影拍攝的,都是這個世界裏比較出名的明星。他一個連演,員都不是的人能參與到這次電影拍攝中也算是非常幸運了,但是現在。他就是不幸的。因爲馬上,一個殺人的詛咒就會爆發在他的身上。

沒有人會想要救他,就算是蕭晨和東方小白也一樣。因爲他們都明白。自己的力量是有限的,只能拯救自己,至於其他人,還是算了。要是執行者的話還好一點,一個土著居民,能帶來什麼樣的幫助?又不是像以前蕭晨執行過的任務一樣,土著也有詛咒之物。

不過。東方小白還是決定去看看。不爲了救他一命,只是想要看看詛咒的根源。每一次詛咒現身,都是查看詛咒出現原因的最好時機!

“啊!!!!!”毫無疑問的。第二天一大早,一聲尖叫迎接了他們。那是和那個土著住在一起的另外一個電影劇務組成員,一大早起來,就看到了同伴滿是鮮血的屍體。

所有人都集中在了他的房間裏。房間不大。還有很多人站在外面。劉醫生在檢查屍體的情況。

“內臟大出血,確定是重物擊打致死。根據現場情況來看,這個東西應該就是兇器了。”這是劉醫生的屍檢報告。

衆人看着那件“兇器”,正是一桶飲用水。就是那種大桶的純淨水,由於山裏沒有自來水,所以他們喝的水,都是這種水。當時劇務組的成員是先來到山上的,他們拉了一大車水。足夠他們整個劇組有一個多月的了。

“你確定這就是兇器?它能殺人?”馮立強有些不敢肯定的說道。因爲確實,就算是有人把這桶水舉起來砸人。恐怕也不是一下子就能砸死的。要是沒有死,那一定會呼救。而距離他的牀位不到兩米,就是另外一個劇務組成員,怎麼可能沒有聽見呢?

“應該就是它!”劉醫生肯定的說道,“你看這裏。”說着,他指着死者的胸口說道,“這個位置,是心臟的位置。兇手用水桶,直接擊中了這裏。導致死者肋骨五根斷裂,其中一根扎入肝臟中,這也是死者死亡的主要原因。”

“這,這,這實在是太兇殘了!”馮立強不敢置信的說道,“到底是誰幹的!?”

聽到他這麼問,所有人都沒有出聲。執行者們都知道,這根本不是人乾的,而是詛咒!而其他人則是將一切都推給了曾經的殺人兇手,無恥二人組。在他們看來,兇手無外乎就是他們兩個中的一個,或者是他們兩個一起上了也說不定。

八卦女王 “應該還是他們。沒有想到,他們竟然這麼的喪心病狂!”這個時候,編劇張曉東說道。

“我看,我們應該組建一個巡查隊了!晚上的時候,巡查整個旅館。避免那兩個喪心病狂的傢伙再來襲擊!”馮立強咬牙切齒的說道。

“不錯,早就應該這麼幹了!要是抓到他們兩個,先把腿打斷。然後等到山路通了,就把他們送到公安局,我在活動活動關係,把他們兩個給斃了!”張曉東說道。

這邊說着,馮立強就把劇務組的幾個人給分離了出來,讓他們擔任晚上的巡查員。當然,也還給他們加了工資,畢竟這份工作還是有危險的。

當然,他們的危險也就是這幾天而已。這幾天他們值夜班,等到過幾天,他們就應該要值早班了。因爲,他們的電影中,也是有夜戲的。不過由於白天的戲份比較少,所以馮立強纔會決定將白天的戲放在前面拍攝。等到過兩天拍夜戲的時候,恐怕詛咒的事情恐怕就瞞不住了。

當執行者在土著的面前被殺死的時候,誰也不會以爲土著還會迷迷糊糊的認爲殺人的是兩個已經逃走了的傢伙,肯定會知道這就是詛咒!

其實,他們早就應該知道了,只是執行者們一直將這件事壓着不讓他們知道罷了。因爲他們越是晚知道這件事,對執行者們來說就越有利。

確定了晚上值班的人手,然後電影當然還要接着拍。因爲這部電影可是李家要的,要是他們不能按時拍攝完畢,那李家有足夠的手段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就是娛樂巨頭在娛樂圈中的實力,他們作爲在娛樂圈中混跡的小魚,必須遵守一些規矩。

電影的拍攝過程中,執行者們少不了偷偷的觀察那顆大柳樹。觀察過後,每一個人都能看出來,柳樹上唯一一個特別之處就是那隻黑色的烏鴉。當然,要不是東方小白提醒了他們,恐怕他們根本不知道注意到這些。只能被動的被人監視,而現在,他們可以有選擇的將一些東西表現出來,而將另一些東西保存下來。

當然,只要內奸一日不清除掉,那麼他們做的這些都沒有太大的用處。不過這樣也能儘快的讓內奸暴露身份,因爲他們知道了被監視這件事情還是保密的,而內奸必須要將這個情報給出去。

這可是相當重要的情報,執行者們都知道,一些重要的情報,是必須要傳遞的。因爲在契約中,肯定會做出這樣的約束,否則的話內奸只是給出一些無用的情報,那付出與回報根本不是對等的,這不可能出現在無恥二人組的契約中。因爲,無恥二人組除了在整個詛咒世界都出名的無恥之外,還有就是智商不低。否則的話,他們也不可能活到現在了。

而這,就是執行者們的機會。只要是內奸想要將情報傳遞出去,就一定會找機會獨處。因爲不管是用什麼方法,哪怕是功能非常特殊的特異類詛咒之物,也絕對是有時間限制的,不可能在一瞬間就將情報傳出去,否則的話執行者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祕密可言了,但這很顯然是不可能的。

而只要他需要獨處,這就是證據。不讓任何一個執行者有獨處的機會,那就可以找出這個內奸!因爲只有內奸纔會要求一個人獨處,只要他們能找到這個人,那麼他們就可以除掉無恥二人組的眼睛,到時候就算是有一個烏鴉在,那他們也可以讓無恥二人組看到該看到的,而不該他們看到的,都會隱藏起來!

蕭晨他們並沒有什麼變化,電影該拍拍,詛咒該找找,現在應該是那個內奸着急了。他必須要將消息傳出去,否則的話就算是違背契約。而違背契約的代價,那就是死亡,被詛咒世界所抹殺!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兩天,這兩天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沒有詛咒,也沒有誰想要獨處,這就讓他們沒有辦法找到內奸。

“難道消息已經被傳遞出去了?是什麼時候呢?晚上?”蕭晨有些奇怪。這很不正常,這種事情,算得上是非常重要的情報了,要是不傳遞出去,絕對會被算作違背契約的!

“不可能的!在這種情況下還想要傳遞情報,只能使用詛咒之物。而我除了在外面的林子裏貼了十張血符咒之外,剩下的十張血符咒都貼在了各執行者的屋內。要是他們使用詛咒之物的話,不可能瞞過我的視線!”東方小白否定道。

“那就是還沒有傳遞信息嘍!看來他是想要麻痹我們,讓我們以爲情報已經傳遞出去了,從而降低警惕心。這樣一來他就能輕鬆的將情報傳遞出去了。”蕭晨說道,“吩咐下去,讓我們島的幾個執行者外鬆內緊,偷偷的散發情報可能已經被傳遞出去了的信息。既然他想玩,那我索性就來個將計就計,讓他以爲我們上當了,然後放鬆警惕,在一舉將他抓獲!”

“嗯,明白了。”東方小白答道。 眼見屍王距離銅鏡越來越近,頭頂都已經接觸到了漩渦,噴出的屍氣瞬間就被漩渦吸收,消失無蹤。

屍王怒吼一聲,兩隻手臂突然繃直,死死的扣住了銅鏡邊緣,硬生生的抵抗住了陰陽八卦鏡的吸力。

此時葉小曼已經是身影透明,張誠也是頭暈眼花,幾個呼吸的時間一身的鬼力就幾乎消耗一空。

不過二人依舊咬牙堅持,眼下就是一場賭博,賭注就是命,如果在鬼力耗盡前還不能將屍王吸進去,他跟葉小曼就只剩下魂飛魄散一條路了。

不過屍王的力量實在太大,手臂扣在邊緣,居然一點一點的將腦袋拔了出來。

張誠心裏一橫,開始燃燒自己的鬼身,繼續將鬼力渡進葉小曼體內,隨着陰陽八卦鏡吸力增強,雙方都陷入了僵持狀態。

“轟!!!”

就在這時,一聲驚雷之聲響徹天地,一道水桶粗的紫色雷電轟然劈下,但是因爲屍王頭頂有陰陽八卦鏡擋住,紫電尋屍氣而動,轉而劈向了張誠。

張誠心中大驚,只來得及將葉小曼往前一推,下一霎就被紫光籠罩。

神雷入體,如同一柄巨錘當空砸下,張誠瞬間趴在了地上,全身巨顫,滾滾濃煙騰空而起,金銀相間的皮膚變得焦黑一片。

“臥槽!”張誠張嘴噴出一口黑煙,哆哆嗦嗦的站了起來,失去了張誠的鬼力支撐,葉小曼身體幾乎變得透明,而陰陽八卦鏡的吸力也飛速減弱。

“還不幫忙!”張誠不敢靠近,只能看向林天生等人,大喊了一聲。

林天生猛然醒悟過來,身形一動就到了葉小曼身後,右掌貼了上去。

葉小曼只感覺一股精純的鬼力洶涌灌入自己體內,但是卻並沒有傷害自己的魂體,連忙操縱這道鬼力,匯聚到陰陽八卦鏡上。

宮裝鬼首也飄了下來,跟林天生並肩而立,伸出一隻手掌貼在了葉小曼身上。

有了他們二人的加入,陰陽八卦鏡頓時威力大增,將屍王一點一點的拉進了漩渦之中。

屍王怒吼連連,手臂上金色的肌肉高高墳起,拼命抵抗。

那些法師一見,連忙放出自己的法器靈符,夏嵐等人也不定開槍,不求能傷害到屍王,只求能將它推入漩渦之中。

“轟!!!”

又是一道紫雷落下,此時張誠屍氣渙散,神雷劈向屍王,卻是被陰陽八卦鏡擋住。

在神雷之下,這件九段光法器都被劈得往下一沉,嗡嗡直顫。

撞擊產生的巨大氣浪將下面的法師全部掀翻,而陰陽八卦鏡上傳來的神雷之力更是差點讓葉小曼魂飛魄散,還好林天生及時護住她的三魂七魄,這才逃過一劫。

不過林天生的臉色也十分不好看,大聲說道:“神雷的力量一道比一道強,要是再來可就擋不住了!”

話音剛落,又是一道雷電探出烏雲,張誠一咬牙,雙腿在地上猛地一蹬,直接跳在了陰陽八卦鏡上面,右手伸直,哭喪棍直接指向天空,剩餘的屍氣瘋狂的灌入棍身。

雷電被屍氣吸引,徑直劈在了哭喪棍上,紫色的電光順着棍身打入了張誠體內。

張誠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被烤熟了一般,屍魔之身在神雷之力下飛速分解。

“張誠!”夏嵐見張誠猶如避雷針一樣站在上面,頓時嚇得大叫了一聲。

“別分心!”張誠忍住劇痛,大聲吼道:“趕緊把屍王打進去,否則大家都得死!”

葉小曼此時也是心亂如麻,不過此時她的責任是最重的,根本不敢多想,只能全力催動林天生他們渡過來的鬼力,希望能儘快將屍王收進去。

又是一道紫電落下,張誠半跪在陰陽八卦鏡上,幾乎都已經站不起來了,全身焦糊一片,不成人樣。

但即使如此,他依舊伸出右手,高舉着哭喪棍,此時他的上半身已經碳化,眼中的光芒也黯淡下去,要是再抗一道,絕對會變成灰。

可是屍王此時依舊在頑抗,無論承受多少攻擊都死死摳住邊緣,怎麼也不進去。

眼見電光又在張誠頭頂集中,下一道神雷即將劈下,葉小曼眼中閃過一絲絕然,突然手勢一變,陰陽八卦鏡猛地翻了個面,將張誠從半空中掀了下來,原本朝下的銅鏡轉而向上。

隨着重力改變,屍王的雙腳也蹬在了邊緣處,四肢合力撐起,緩緩離開了銅鏡。

“轟!!!”

就在這時,一道紫電落下,不偏不倚的劈在了屍王的後背上。

屍王全身一抖,瞬間被砸進了銅鏡的漩渦之中,帶着滿身的電光消失無蹤。

“吼!!!”

一聲不甘的怒吼從漩渦中響起,隨即嘎然而止。

屍王被吸進了陰陽八卦鏡中,天劫也失去了目標,烏雲在半空中翻騰了一陣,緩緩散去。

看着漫天星月,所有人都半天緩過神來,過了好一會兒,那些法師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終於……一切都結束了。

夏嵐回過神來,手忙腳亂的從山坡上跑下,想扶起全身漆黑的張誠,但是剛接觸到,就感覺像是摸到了一團火,本能的縮回手去。

“我沒事……”張誠噴出一口黑煙,艱難的坐了起來,心有餘悸的說道:“不愧是天劫啊!我才抗了三道就差點掛了,要是三十六道一起下來,絕對連渣都不剩。”

屍王消失之後,陰陽八卦鏡也恢復了原本大小,從半空中落了下來。

“小曼姐,終於成功了……”張誠緩緩偏過頭去,看向葉小曼的位置,但是隨即就感覺腦子轟了一聲。

葉小曼的身影透明得幾乎看不見,對着張誠露出一絲微笑,化爲無數光點朝空中飛去。

“不!”張誠目呲欲裂,不顧身上的傷勢,猛地撲了過去,最後卻是撲了一個空,重重地摔在地上。

林天生長嘆一口氣,“她本來已經到了極限,但是爲了救你,還是借神雷之力將屍王劈了進去,屍王被吸入法器,它身上的神雷之力自然也被法器吸收,而她作爲法器主人,魂魄同樣也會受到傷害,我已經盡力了……”

聽到這話,張誠整個人都懵了,傻傻的看着那些光點飄上半空,整個大腦一片空白,不敢相信這一切。

小曼姐……魂飛魄散了? ps:??有兩個同學,一個去當兵了,一個和臺灣方面做了交換生,明天早上走。所以昨天晚上班裏的同學就一起吃了飯,唱了歌,就算是歡送他們兩個了。所以沒有更新,請小夥伴們見諒。會補!

接下來的日子裏,東方小白每天都會全力去感應自己的血符咒。雖然這導致了她在拍戲的時候精神不集中,甚至是導致了數次ng,另外還扣除了大量的詛咒之力,但是東方小白依然不爲所動,因爲她明白,這兩天,就是內奸將要行動的時候!

而在這兩天中,三十三號島的幾個執行者也將蕭晨讓他們散發出去的消息給傳播出去了。那就是內奸已經將消息在不經意間流傳出去了,只是他們沒有注意到。或者是內奸有一件非常強大的空間類詛咒之物,傳遞信息只需要一瞬間,所以他們並沒有注意到之類這樣的留言。

當然,這些留言只是在執行者中間流傳,土著們是不知道的,甚至就連這些人中有無恥二人組的內奸的事情他們都不知道。這是隻有執行者纔會知道的事情。

而李澄婉更是比較聰明,她將這個情報加工了一下,說是從蕭晨的嘴裏傳出來的。這樣一來,可信度就大大增加了,接下來他們要做的就只有等。只要內奸放鬆警惕上當了,那他們就可也成功抓獲他!這也是東方小白爲什麼要每一刻都要關注着自己的血符咒。

此時,東方小白正在拍攝電影。這個鏡頭是一個見鬼的鏡頭,說的是蕭晨和東方小白兩個主角。在旅館一樓的一個廢舊儲藏室中,找到了一塊破掉的手錶。而這個手錶正是已經死去的曾經的旅館老闆。那個老董的。

而當東方小白撿起這塊手錶的時候,突然一陣黑氣從手錶上冒出。然後這些黑氣凝聚成一個灰色的骷髏頭,衝着東方小白嘿嘿嘿笑了三聲,然後就消失不見了。

這也是恐怖片中經常出現的鏡頭,出個鬼臉什麼的,但是啥也不幹,就嚇唬你一下。在以前,執行者們看恐怖片的時候,還嘲笑人家編劇,說這整的是什麼玩意。鬼出來了也不殺人,就嚇唬人一下,那些鬼有這麼好心?

而現在呢,就算是鬼不出來,他們都小心翼翼的,還真的希望像恐怖片中演的那樣,出來只是嚇唬你一下,等到以後再出來殺人。當然,這對執行者來說是不可能的。詛咒世界中的詛咒都沒有智慧。只要出現,必須要詛咒一個活人,而一般來說都是執行者,土著的機率也有。不過要低於執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