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鈴響起,送水師傅來了。

……

元嘉坐在電腦前,左手邊是一壺冒著熱氣的綠茶。

他端起杯子輕抿一口,查看著上周記錄下來的來訪者檔案。

每一位來訪者諮詢后,元嘉都會詳細地把諮詢檔案記錄下來,平時會翻看一下,一方面是對自己的查漏補缺,另一方面也方便對來訪者做回訪。

老闆,來一卦吧! 「楊小姐你好,我是元老師。」

「啊,元老師你好!上次的事真的很感謝你!」

楊小姐語氣很輕快,跟之前來諮詢時的心事重重不一樣。

「不客氣,你最近和你男朋友的相處的怎麼樣,還有其他的煩惱嗎?」

「相處的很好!上次聽了老師你的建議,我也跟他說了我安全感不足的事,他很體諒我,然後我這些天也看開了許多,昨晚我還陪他一起打遊戲了,他很驚訝,但我能看到他真的挺在乎我的。」

元嘉聽著楊小姐絮絮叨叨地說著話,一邊快速敲鍵盤記錄下諮詢后改善的情況,偶爾也會給她一點小建議。

「元老師真的太感謝你了!我沒想到你還記得我呢,還特地打電話回來,真的特別感謝!」

「應該的,那祝你生活愉快。」

冷君的嬌妻 掛了電話之後,元嘉翻看了一下劉媛的檔案,然後微信上跟她說了一下,兩人通了微信電話。

「元、元老師早上好……」劉媛說話很小聲。

「劉媛早上好,你在上課嗎?」

「還沒呢,我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我爸媽已經辦理離婚了,媽媽帶我出來旅遊散散心,她還在睡覺呢……」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唔……上次聽完元老師的話,也能坦然接受了吧,就是簽字之後,突然感覺輕鬆了一樣。」

劉媛在酒店衛生間打著電話,怕打擾母親休息,繼續道:「主要是我看到爸爸和媽媽都解脫了一樣,這些天我跟媽媽一起睡,她都睡得很沉,但是醒來精神很好。」

元嘉跟劉媛聊了一會兒,又給了她一些鼓勵,可以在通話中感覺到小姑娘對以後的生活還是很有自信的。

心理治療不像藥物治療那樣見效飛快,但可以很有效地幫來訪者轉換看待問題的角度,換一種生活的方式。

「加油!」

「嗯嗯!」

元嘉掛了電話,最後給諮詢考試綜合症的陳遠做了下回訪。

陳遠是他利用催眠的方式植入積極心錨治療考試綜合症的第一個患者,元嘉還是很在意治療結果的。

電話接通,便是跟初見時不一樣的爽朗聲音。

「元老師?哦哦,我現在好多了,想想考試還真的沒啥,我這會兒正準備去外面打球呢!」

「最近睡眠怎麼樣?」

「特別好,我這些天也請了假,後天回學校,這幾天夜裡總是夢到你上次描繪的那個場景,然後平時的心情也都挺暢快的。」

「現在想到考試還緊張嗎?」

「還有一點,不過一緊張的時候就會想起那個不一樣的未來,就沒那麼緊張了。」

「好,加油啊!」

掛斷了電話,元嘉記錄著催眠治療后的反饋信息。

陳遠的療效倒是有些出乎元嘉的預料,他通過在陳遠緊張的時候,植入『你的未來不會因這次考試而糟糕』這個心錨,沒想到陳遠平時做夢也經常夢到這個內容,就相當於無形間重複加固了這個心錨,對潛意識的影響就變得十分有效了。

當然了,陳遠也不會因為這個心錨就變得無心考試、無心學習,這跟一個人長久以來形成的性格還是有很大關係的。

對於勤奮好學的學生來說,這個心錨會幫助他們減輕考試壓力,要是對於本就不愛學習的人來說,可能就是不學習的好借口了。

這次實踐得到的反饋支撐了元嘉對心錨應用的理論,他打開文檔,這有他昨天做下的論文初稿,標題是《利用心錨治療心理疾病-隱藏的自我》

他將陳遠的案例做了化名處理,再把一些關鍵點詳細記錄到論文裡面,整篇文章大概在五千多字左右。

元嘉打算給《心理學報》期刊投稿,《心理學報》在國內屬於第一梯隊的學術期刊,對投稿的論文審核十分嚴格。

寫論文向來是一件頭疼的事,必須按照期刊論文的格式要求來寫,包括文題、摘要、關鍵詞、前言、方法、結果報告等等一系列流程。

元嘉以前讀研的時候便有給《心理學報》投過稿子,掛在了外審那一關,聽編輯部的老師說,掛稿率高達五分之四,而且周期很長很長,哪怕稿子優秀,從投稿到收錄到見刊,也起碼四五個月時間過去了。

投稿也不是免費的,還得交審稿費、版面費。

當然了,會訂閱這種學術期刊的,自然也不是普通的吃瓜群眾,基本上都是研究學者。

要是能在這上面發表一篇論文,無疑是對自身學術能力的肯定,業內人士都很在意這點。

論文還是要寫的,元嘉並不急著投稿,下午還有一個可以使用催眠治療的案例,他打算再多一點實踐數據。

好像又回到了大學時代趕論文的日子裡了,等論文搞好,還得到知網查重呢。

資歷、學歷、實踐、論文等,是一個學術研究者的光環,元嘉要想成為心理學界頂級專家,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不然哪怕以後有錢開心理諮詢機構,也會被人認為是不入流的營銷機構。

很多『名師』都這樣,靠宣傳來的噱頭,本身一點真實力都拿不出來。

今天一早上都在忙活這事兒,十二點到了,元嘉整理好東西,下樓吃午飯。

坐在台上等餐的時候,梔子發來消息。

梔子:「元嘉,你下班了嘛。」

.

.

(感謝散人粑粑的萬賞呀,成為新舵主了~) 許南梔想一直跟元嘉聊天,但元嘉要上班,她就乖乖地不打擾他,而且上下班時間掐得比元嘉還准,她一直在等元嘉下班呢。

元嘉:「嗯嗯,在吃飯呢,你吃了嗎?」

梔子:「嘻嘻,我也在吃飯。」

元嘉:「那你要多吃點,太瘦了就沒有力氣了。」

看著元嘉的消息,許南梔就握了握自己纖細的腰肢,瘦胳膊瘦腿兒的,確實沒啥力氣。

梔子:「你怎麼知道我很瘦……」

元嘉:「猜的。」

元嘉:「課本收到了嗎?」

梔子:「嗯嗯!收到了!我今天上午就在看書,感覺自己好像回到以前讀書那時候了,然後現在變得好笨,很多題都不會做了。」

元嘉本想說讓梔子百度的,發出去就變成了:「我教你啊。」

於是梔子就發過來幾道物理題,元嘉看著看著,臉色凝重。

完蛋,高中學的東西都還給老師了……

元嘉不動聲色地一邊查百度,一邊用語音教梔子做題。

許南梔佩服極了,覺得元嘉好厲害,以前他就是學霸,果然學霸過再久,也不會忘記學過的知識呀。

梔子也聽得很認真,以前總想著像其他女孩子那樣,可以厚著臉皮來找元嘉問問題,沒想到現在她也可以讓元嘉來教她了。

元嘉:「那今天就先講這幾題吧,我還留著高二、高三的課本,等你把高一的學完,我再把我的課本寄給你,上面有很多筆記的。」

梔子:「嗯嗯!」

梔子很開心,元嘉不但幫她保留著她的課本,還要將自己的課本送給她,便又好像他送了禮物過來似的。

其實元嘉不止留著課本,還留著N套模擬題,以後就留給卉卉用吧!

梔子:「【圖片】」

梔子:「你看! 冷梟總裁的棄婦情人 這是不是燕子的窩?」

元嘉把圖片點開,梔子怕打擾到小燕子,偷偷躲在窗角邊拍的。

在窗檐下,有一團泥土沾著,泥土間還穿插著一些雜草,已經乾燥的泥土微微泛灰白,上面還有些濕潤的新泥。

元嘉:「真的是燕子的窩啊,我在老家有看過,看來你要多一家小鄰居了。」

梔子:「它們為什麼會在這裡做窩啊,看它們飛來飛去叼泥土,好辛苦。」

元嘉:「諺語有說,燕子來家築巢是一件喜事,跟人一樣,它們不願意和暴戾恣睢、經常吵鬧的家庭做鄰居,它們喜歡你才跟你做鄰居的。」

梔子:「真好……」

許南梔覺得雖然沒多少人喜歡她,但有這麼一家小燕子喜歡她,還來跟她做鄰居,真的是一件非常值得高興的事情了。

梔子:「我想幫幫它們。」

元嘉:「不用幫,只要不打擾它們就行了,它們會自己努力把窩建好的,等你和它們熟悉了,你站在窗戶邊,它們也不會怕你。」

梔子:「嗯嗯!」

許南梔多了一戶新鄰居,還跟她一樣在努力著,梔子突然覺得生活溫柔起來了。

下午她要繼續去擴張領土,這次的目標是花壇,她要在今天埋下種子。

梔子:「【圖片】」

梔子發過來一張圖片,元嘉點開來看,是一個木盒子,裡面分了很多個小格子,裡面有各種各樣的種子。

有葵花、茉莉、五星、毛茛……還有南瓜種子、冬瓜種子、西瓜種子……

白妍按照女兒的要求,跟園藝師傅說了一聲,也不知道大小姐想種什麼,園藝師傅就把一些容易用種子播種生長的植物種子都帶過來了。

梔子:「元嘉,我下午種什麼好啊?」

元嘉:「左上角那個黑黑的,比較大顆的是西瓜種子嗎?」

梔子:「是西瓜種子……」

元嘉:「你喜歡吃西瓜嗎?」

梔子:「喜歡。那,那我就種西瓜吧?」

西瓜種子很容易發芽,適應性很強,以前元嘉就在花盆裡自己種過西瓜,藤蔓爬得陽台圍欄到處都是,然後還結小西瓜了,不過就真的只是小西瓜,長不大的,才兩個拳頭大小就熟透了,倒是非常的甜。

元嘉:「嗯,就種西瓜,等它長成了,我也想吃。」

許南梔期待起來,請元嘉吃她自己種的西瓜,這事兒想想就讓她激動。

她打算種五……不,十顆西瓜!要是西瓜長得很大很大了,就把花壇都空出來種她的西瓜。

梔子興緻勃勃地去準備去了,讓白妍給她拿來了一個小鏟子,還有一包白色顆粒的化肥。

「梔子,你打算種什麼花呀?不用這麼多化肥,會燒苗的……」

「我要種西瓜!」

「西……西瓜?」

白妍眨眨眼睛,女兒好像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午飯後休息了半小時,許南梔已經準備妥當,還特地換上了做農活的短褲和T恤,露出來雪白的肌膚,陽光下還能看到淡青色的血管。

中午的太陽有些猛,她就帶上遮陽帽,左手拿著西瓜種子,右手拿著小鏟子和那包化肥。

她在大門前深吸幾口氣,瞳孔有些放大,心跳很快。

但幹勁壓制住恐懼,梔子勇敢地、一步一步地、目視前方,朝花壇走去……

從今天開始,我許南梔要開始種西瓜了。

……

下午兩點鐘,陽光明媚。

一位女子的心頭卻只是陰鬱,像是有一片散不開的烏雲,她的世界一直在下雨,整整持續一年。

女子名叫王雅琳,今年二十二歲,母親因突然腦溢血去世已經一年了,她被巨大的悲痛纏繞,學業也因此暫停。

這幾天臨近清明,觸景生情之下,她徹夜難眠,總是回憶起母親生前的點點滴滴,痛恨自己甚至連見她最後一面都沒做到。

她時常半夜驚醒大哭,哭到全身無力發抖,那個生她養她的母親就這樣離去,她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現實。

她知道自己應該要走出來的,也為此做了很多努力,但都沒有用,只要一回到那個家,看著空蕩蕩的沙發、陽台也沒有母親晾衣服的身影、廚房也沒有母親做飯的身影,她就無法控制悲傷的情緒。

娛樂抽獎人生 已經看了三位心理醫生,也有很多親朋好友給她安慰,可她就是忘不掉這份疼痛。

像是心突然就空了一樣……

聽不到、看不到、摸不到、感受不到……

前兩天在直播間里,她認識了心理諮詢師元嘉,私信跟他說了自己的事,簡單的溝通中,王雅琳能感受到對方的理解和真誠的幫助,今天便特地過來接受心理治療。

王雅琳按照手機的導航,來到了『我懂你』心理諮詢事務所門前。

地方有些偏僻,但看到招牌之後,心裡還是不由地信任起來。

「媽,我不想忘記你,我想永遠記住你,而不是這樣悲痛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