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一小塊東西源源不斷地製造出陰煞之氣,陳浩連忙熄滅了火焰,然後面色變得凝重無比,喃喃自語道:“黃泉木。” 黃泉木,生長在幽冥忘川河邊的一種樹木。

這玩意在幽冥之中只是最普通的東西,遍地都是,毫不出奇。

不過這並不代表黃泉木不厲害。

它生長的忘川河中,淹沒着無數無法投胎,只能在水中沉沉浮浮的孤魂野鬼。

這些孤魂野鬼匯聚着龐大難以想象的怨氣,煞氣,被這樣的怨氣煞氣滋養,黃泉木自然也有些許特異之處。那就是陰煞之氣特別的強。

在幽冥那樣陰煞之氣爲主的世界,這樣的特異自然沒卵用。

但是放在陽間,那就是陰靈之樹,有着難以想象的危害,尤其是對陰魂鬼物,更是刺激甚大。

只不過這玩意除了危害,貌似也沒有發現有什麼特別好處,所以即便那些能夠靈魂出竅,進入幽冥的修行高人,也沒有誰會願意帶這玩意回來。

意外的看到這東西,陳浩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有人要搞事情,這搞事情的人,修爲還不低。

第二反應就是,搞事情的人是傻逼。

要知道靈魂出竅,擺渡幽冥,這可不是說去就去的,那是需要提前做好保護措施,消耗很多珍貴之物的,即便如此,根據修爲不等,少則數個月,多則數年,都只能去一次,這樣珍貴的機會,卻帶回來一些無用之物,這是腦子進水了吧!

搖搖頭,陳浩把黃泉木收了起來。

越是反常的事情,就越是有問題。

結合最近一帶出現陰魂暴動復仇的情況,黃泉木的出現,肯定不是意外。

不過陳浩不打算自己調查。

迴轉三水觀後山,學校內,熊老師已經接待了新的老師和學生。

原本一羣鬧騰的學生,在熊老師的面前,意外的端正,哪怕是最調皮的牛寶寶,都顯得很規矩。

而女鬼也跟在熊老師身後,一副跟它混的態度。

倒是靈車,停在學校門口,無臉司機也下不來車,只能掏出一根菸,插在了腦袋上,菸頭明滅,一吞一吐。

這是公雞給它的,陳浩的開光煙。

雖然對它這樣的等級,這開光煙幾乎沒啥作用,不過那種抽菸的感覺,卻被公雞帶了出來,不知不覺,就成了菸民。

“大師。”看到陳浩,熊老師走了過來。面色認真的道:“陳校長和你說過了吧,最近那些異常的陰煞之氣開始侵襲學校,學生們的學習狀態影響很大。這事兒……”

它還沒說完,陳浩就打斷道:“問題我找到了,不過事情還沒有搞清楚,這段時間,我先給山谷四周佈置一個陣法,斷絕外界陰煞之氣的侵襲,等事情解決之後,再開放吧。”

熊老師沉默。

這禁斷陣法,禁斷的可不僅僅是那種異常陰煞之氣,還有普通的陰氣,這會阻止學校繼續擴張。

不過權衡利弊,熊老師點頭道:“行,聽大師的。”

“嗯,這羣孩子,還有這位老師,你覺得如何?”陳浩笑問。

熊老師平靜道:“孩子都是好孩子,以後能教導出來,老師不行,我建議它旁聽一起學習。”

女鬼:“……”

陳浩:“……”

“咳咳,一起學習就不必要了吧,我高中雖然沒畢業,但是帶小學生,我還是可以做到的。”女鬼連忙爲自己表態,表示自己還是給力的。

熊老師道:“你覺得你可以?”

女鬼連忙點頭,一臉自信。

小學生啊,加減乘數,簡單的文字教導,這有什麼難的。

熊老師道:“我考考你,有三個質數,如果它們的和可以被2、5、7整除,那麼,這三個質數中最大數的最小值是?”

女鬼,眨巴眨巴眼睛,呆呆的看着熊老師。

熊老師道:“這個不會嗎?那下一個,30個自然數的乘積是奇數還是偶數?”

女鬼:“……”

熊老師繼續笑了:“你別告訴我,你就會加減乘除?那成,我問點別的,唐詩宋詞,你會背幾首?詞義解析如何?地理知識有多少積累? 重生名導養成計劃 我說的是從古代到現在的諸多變遷的每一次改動,還有……”

“等等,你這是找小學老師,還是找大學教授!這要求也未免太高了吧!”女鬼吃不消了,連忙詢問。

熊老師道:“這點積累都沒有,有什麼資格當老師?誤人子弟嗎?”

女鬼:“……”

熊老師懶得廢話,直接道:“當老師你是別想了,兩個選擇,學校還缺個雜物整理員和一個看大門的,你想留下就選一個。”

“啊?我不是,這……”女鬼一臉憋屈。

這倆職務,根本和我不符合啊,我明明是來應聘老師的,怎麼就成了打雜的和看門的!

女鬼看向陳浩。

陳浩也有些尷尬。

完全沒想到,熊老師自己越來越厲害不說,對同行的要求也這麼高,看它表情,陳浩就知道自己不用勸解了,這事兒沒商量。

“咳咳,熊老師負責管理學校,我沒辦法幫你。兩個選擇,選一個留下,一個不選,我可以給你一些回家的盤纏。”

女鬼臉黑。

神特麼盤纏,老孃都死了,要鬼的盤纏啊,老孃給你來個老樹盤根要不要。

可是這不選,那就等於白來了,也白期待了,這那成,除了這裏,女鬼完全想不到去那裏待着,而且還有魂飛魄散的可怕後果呢,除了這裏,也沒地方能讓自己生存的更久啊!

“那個,我可以選擇當學生嗎?我會努力學習的。”女鬼弱弱的問道。

熊老師道:“抱歉,學校暫時不開成年教育班,不過你想要自學還是可以的,學校圖書不受限制,什麼時候你覺得你達到了標準,我也可以給你考覈,考覈過了,你就能成爲學校的老師,嗯,靈幻學校的教師待遇還是很不錯的,工資高,還有靈香補助。”

女鬼大喜,連忙道:“那我選擇雜物管理員。”

熊老師道:“那好,陳校長,交給你了。”

“好嘞,正好最近東西越來越多,需要有個員工幫忙處理呢。”陳老爺笑着帶女鬼離開。

陳浩這時卻是好奇的問道:“熊老師,你的待遇誰定的?我怎麼不知道?”

熊老師道:“陳校長定的,這是規矩,我覺得有理,就贊同了。”

陳浩無語道:“發錢嗎?貌似你也用不到。”

熊老師道:“怎麼用不到?我月薪三十萬,可以要求代購,買我需要的東西,燒給我,這不就行了?”

陳浩:“……” 從鬼學校出來,陳浩暗暗驚歎。

這學校的變化,真是一日三新,說起來,陳老爺和熊老師的搭配班子,真是選得好,一個主外,一個主內,即便現在麻雀還小,卻已經五臟俱全,底蘊具備,以後這靈幻學校,只怕大有潛力可挖!

咦,我怎麼會想到這靈幻學校有潛力呢!

陳浩腳步一頓,感覺腦海中的一道靈光已經閃沒了,怎麼也找不回來。

不過回頭看看靈幻學校,陳浩笑了笑,優哉遊哉的迴轉三水觀。

不管以後怎麼樣,現在至少很不錯,且行且看吧。

一夜無事,第二天一大早,陳浩就起牀修煉。

在外之時不方便,只能暗中琢磨,但是這樣總歸少了點什麼,如今開始修煉,立馬讓陳浩感覺到了差異。

這修行,還是需要身體力行才能感受最深,光是思索,冥想,琢磨,那就是水中月,霧中花,看起來像是,實則很虛。

一套天罡劍法耍完,陳浩又有許多感悟,心中愉悅至極。

收起桃木劍,陳浩笑眯眯的看向牆頭一角,開口道:“看了這麼久,可以出來了。”

陳浩話語一落,一道身影走了出來,正是徐成。

這時候的徐成,和之前有了巨大的改變。

以前的徐成還是個清秀小白臉,帥氣小奶狗。

而現在,又黑又壯,雙目炯炯有神。

“道長。”走到陳浩身邊,徐成開口喊了一聲,語氣不亢不卑,平靜至極。

這讓陳浩有些側目。

一段時間不見,這小子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之前趙靈巧說,這小子被忽悠了一頓,看樣子這效果不錯嘛。

陳浩笑道:“你偷看這麼久不離開,是有什麼事嗎?先說好,你那個招攬我,讓我全力支援你的話就不要說了,我小門小戶,折騰不起。”

徐成道:“道長,徐成也已看透,不做此過分要求,我是另外有事。”

陳浩道:“你說。”

徐成道:“我想學武。”

“哦?怎麼好好的開始要學這個了?”陳浩一臉不解。

徐成道:“因爲學武能夠更好的瞭解身體結構,還能夠打基礎,爲未來更強的道路做準備。”

更強的道路?

陳浩滿頭霧水。

這熊老師它們到底怎麼忽悠了這小子?

想不通,陳浩開口道:“學武這個事也不算難,趙靈巧那邊就可以指點你,而且我對武道,的確不懂。”

徐成道:“道長剛纔的劍法就很厲害,就不用謙虛了,不過我也不求道長教我,靈巧姐那邊說了,她可以教我,不過要通知道長一聲,給我準備藥材。”

“什麼藥材?”陳浩問道。

徐成道:“是靈丹門那邊給靈巧姐專門調配的藥湯的藥材,能夠活血化瘀,癒合傷口,增強體魄,緩解疲勞,效果非常神奇。靈巧姐說了,要學打人,先學捱打,而練武最耗錢,我的錢可能不夠了,所以希望道長能夠幫我一次,這可以記賬,以後我肯定十倍奉還。”

紈絝夫妻互捧日常 陳浩無語。

這小子,你說的我怎麼感覺像是靈巧那丫頭要找個沙包啊!

目光古怪的看了徐成片刻,陳浩道:“藥材我可以提供,不過希望你不要忘記了學習,你還有任務沒完成呢,耽擱了任務,練武啥的,就別想了。”

徐成大喜,連忙道謝。

陳浩不在意的揮手打發他。

等徐成離開,陳浩簡單清洗了一下,一邊吃趙靈巧送過來的早餐,一邊給戴雲打了電話。

電話響了兩聲就接通,然後戴雲的聲音傳來:“陳道友,這麼早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嗎?”

陳浩笑道:“有事,我發現了一件事,不知道有關部門瞭解多少?”

“你說的是黃泉木煞帶來的陰魂暴走吧!”戴雲淡定的幫陳浩說了出來。

陳浩也不驚訝,笑道:“看起來你瞭解的比我多,能說說嗎?畢竟這事兒發生在我這兒呢。”

“陳道友,這可不是隻發生在你這兒,而是之前出現過陰車借道的地方周邊,都或多或少的發生了這種事,而且陰魂暴走,看起來很嚇人,實際上還在控制範圍之內,那些被黃泉木煞影響而變得很強的陰魂們,靈魂本源卻遭受黃泉木陰煞的侵襲,變得很脆弱,基本上無法存在太久,根據我部人員推測,這陰魂暴走,和陰車借道肯定有關係,而且這二者都不是關鍵,後續可能還會有其他事情發生,既然道友打電話過來問了,那我也給你提個醒,以後一定要隨時關注天地間的異常情況,保持警惕。”戴雲意味深長的說道。

陳浩聽了,吃早餐的動作一頓,沉吟好一會兒後才道:“謝謝道友提醒,有時間的話,可以來三水觀玩,一定熱情招待。”

戴雲笑道:“招待另說,不過我也有件事想問問道友。”

陳浩道:“你說。”

戴雲道:“首先恭喜道友,居然和研發部達成了戰略合作關係,要知道修行界門派不算少,可是和研發部大多都是一次性或者間歇性的交易,能持久的不多。像這樣和研發部簽署合同,形成交易夥伴關係的,你是頭一個,我只能說一句,牛逼。”

陳浩笑道:“同意了嗎?我還不知道呢。”

“估計很快就會派人前去籤合同,道友不要着急。我呢,想說的是,道友能夠製造靈香這樣的靈物,的確是令人敬佩,不過呢,靈香種類繁多,道友能製造幾種?可方便透露一下?”

陳浩道:“戴雲道友,你這意思,有關部門也想和我交易?”

戴雲道:“如果僅是針對陰靈的普通靈香,交易一些倒也可以,不過我們不會像研發部那樣稀缺大,供不應求。不過道友要是有修行輔佐檀靈香,或者能夠輔佐靈魂出竅的定神香,那有多少我們有關部門就收多少,價格方面,保證道友滿意。”

陳浩聞言,心中微動,嘴裏卻是道:“那真是不好意思,靈香這玩意可不好製作,檀靈香和定神香,更是精品中的精品,我可沒有這麼厲害。”

“這樣啊,那算了,道友還有別的事兒嗎?”

“沒了,不打擾戴雲道友休息。”

掛斷電話,陳浩若有所思,然後快速吃完了早餐,招呼無臉司機,離開三水觀,直奔古城。 來到古城,陳浩就發現,

這些陰煞之氣已經很淡薄,漂浮四周,看起來正在被人間的各種氣同化,已經沒有太大的影響。

不過這麼久以來的陰煞之氣侵襲,古城也不復曾經安詳寧靜的感覺,似乎多了些浮躁,路上行走的人,也變得急匆匆,若有一些無傷大雅的意外,也很容易就引發口角,甚至動手。

另外就是,古城中,多處有陰魂潛伏,其中部分都是煞氣重的惡鬼厲鬼之流。

這一幕發現,讓陳浩眉頭緊蹙。

好好的一處小城,怎麼變成了這個鬼樣子?

那異常陰煞之氣,到底是什麼玩意弄出來的,難道就爲了影響生人,改造陰魂?但是這改造也只是短時間內,根本沒啥用啊?

帶着不解,陳浩來到了一條街道。

這條街正是陳浩曾經購買冥物的地方,那個冥店店老闆可是有一個讓自己都羨慕驚歎的媳婦兒呢。

而這時候,這條街道的一棟房子內,就有一個厲鬼潛伏,而這房子內,也有一個人生氣微弱,命在旦夕。

這是,大白天的厲鬼也出來害人了?這也太兇了一點吧!

從靈車上下來,陳浩靠近這棟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