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子深和陸子遠兩人還是沉默不語。

陸子楚等了片刻,也不見兩人認錯說話。

「好,好的很,既然你們這麼喜歡打架,那就給我痛痛快快的打,你們兩個打我一個,直到打趴下為止!」

陸子楚說着,從柜子裏面拿出幾雙拳擊手套。

他將外套脫下,斯條慢理的戴上拳擊手套。

門外兩個聽牆角的人滿臉震驚和擔憂。

陸子恆和陸子淺眼神交匯,輕手輕腳的離開。

「完了完了,四哥和小七要被大哥虐了。」

陸子淺一臉同情的表情。

跟大哥打一架,不死也得脫一層皮。

「是啊,這兩人好好道歉不就行了嗎?」

陸子恆抿了抿唇,為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捏了一把汗。

這兩個傢伙怎麼就不能聽話點?

非要被大哥教訓一頓才開心嗎?

欠打!

陸安安正在準備吃的,見陸子恆和陸子淺兩人從樓上下來,不禁抬頭問道:「五哥六哥,大哥他們呢?」

她親手做了幾杯奶茶,焦糖瑪奇朵,芋泥波波奶茶,大哥不愛喝甜甜的奶茶,所以就給大哥準備了檸檬養樂多。

其他哥哥倒是喜歡喝甜的。

「大哥在忙。」

陸子淺低低道,拿了一杯焦糖瑪奇朵。

淺淺的喝了一口,味道好像還挺不錯的。

「忙?」

陸安安眉頭輕輕一皺,目光下意識地往樓上看了一眼。

大哥在忙什麼?

忙着教訓四哥和七哥?

陸子恆則拿了一杯芋泥波波奶茶,看了眼旁邊的兩杯芋泥波波奶茶,他道:「你可能準備的有點多了。」

陸安安看了看,「不多啊,剛好六杯。」

「四哥和小遠可能喝不上。」

陸子恆一臉鄭重其事的道,那兩個傢伙一定會被大哥收拾的服服帖帖。

又不是第一次領教大哥的懲罰了,那兩個傢伙還是那樣的臭脾氣。

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長長記性。

早點認錯,也不至於讓大哥親自動手啊。

「為什麼?」

陸安安一臉不明白。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陸子恆賣了個關子,並沒有明說。

不知道過了多久,陸子楚和陸子深還有陸子遠從樓上下來。

兩個的傷勢似乎更加嚴重。

「四哥和七哥兩人又打架了?」

陸安安驚呼一聲,眼底滿是不可思議。

陸子深和陸子遠莫非是在陸子楚的面前表演打架?

「當着大家的面說吧。」

陸子楚低低道,眼神都沒有看兩個犯錯的傢伙一眼,他來到陸安安的身邊,順手拿起了一旁的檸檬養樂多。

「給我的?」陸子楚問了一句。

「嗯。」陸安安點頭。

她也是一時興起,所以按照配方製作飲料。

「謝謝安安。」陸子楚正有點口渴。。 在林軒拿出血茸芝,準備炮製自己的加強版保健湯時,交易平台上面出現了一個奇異的新玩意。

「兄弟,你交易平台上的罐子,真能開出各種奇異物品嗎?」

「對呀兄弟,可別亂拿個東西忽悠人啊,這個世道大家都不容易了,可經不住欺騙。」

「魔法罐子,這有點類似DNF遊戲裡面的那個罐子啊,如果真是如此,那這個罐子就利害了,搞不得能開出犀利的神裝!」

「兄弟你有沒有開過,給句實話,老哥我想入手兩個!」

·····

聊天頻道一大堆詢問的話語,而這個東西都是圍繞著交易平台上面出現的奇異之物,一個號稱可以開出各種珍稀物品的魔法罐子!

這些罐子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一直非常活躍的二哈主人。

不過他現在已經不是二哈主人了,而是狼王的主人,手底下不單有一隻由哈化狼的戰寵,還多出了一群戰力彪悍的野狼。

是的!

他的二哈真的成功打入狼群內部了,而且因為狼王狩獵不慎被反殺,稀里糊塗的就特么上位了!

好幾個戰力彪悍的母狼支持,想不上位都難啊!

沒想到在這個區域裡面的人生贏家,竟然是總被調侃的二哈!

沒辦法,二哈顏值擔當啊!

你們混個溫飽的時候,咱哈哥不單小康了,還直接開了個後宮。

就問你還有誰?

而作為哈哥的主人,二哈主人劉發財自然也牛逼了,不單可以弄到不少獵物換取物資,還可以走出安全區域去探險。

這些天發現了不少好東西,屬性增加了好幾點,可謂是林軒之下風頭最高的一個,混得那叫一個風生水起。

加上為人方面確實不錯,從來沒有覺得自己起來了,就盛氣凌人什麼,反而總是拿林軒標榜自己,要做林軒一樣的低調大佬。

現在面對大家的詢問,他直接拍著胸口回答:

「各位兄弟儘管放心就是,我劉發財啥事都可能幹,但坑兄弟這種事絕對不會幹,而且以我現在的實力,也沒必要騙大家什麼。」

雖然要求自己盡量低調,但話語間還是止不住有些得意。

畢竟沒得辦法,有著狼群作為戰寵的男人,就是可以隨時得意。

不過他也沒有看不起誰的意思,只是偶爾得意一下,跟有錢人不覺間的炫富差不多,其實並沒有什麼壞心。

大家對此只有羨慕沒有其它。

他們現在更多的,是關注交易平台上面的魔法罐子。

畢竟這個玩意按照介紹,跟一代大型網游DNF裡面的罐子很像,不管是從影響還是實際,都讓他們不得不關注。

要是真的可以開出神裝或者神丹妙藥什麼的,那絕對是一次逆天改命的機會。

現在大家的戰寵不給力,自然得在其它地方多想下辦法,沒人願意一輩子幫人打工砍樹挖石頭的。

雖然相比於別的區已經非常幸福,只要願意干就不會餓肚子,甚至還可以慢慢積累發展自己的部落。

可有更好的方式,誰又會去嫌棄呢?

「功效方面絕對跟描述的一樣,這點我以信譽擔保,要是假的,你們要是聯合抵制我,我還怎麼混呢?所以請放心就是。」

二哈主人劉發財再度發言,雖然話語非常粗糙,但說得完全在理,眾人紛紛點頭表示認可。

「我相信你不會騙大家,做自掘墳墓的事情,可你這要求用可以加屬性的材料更換,我們實在拿不出來啊!」

「對呀,心動無法行動···」

「遺憾,曾經我在DNF開罐子,可是開過稀有傳承的,要是真能來一件合適裝備,搞不好就起飛了,但奈何···囊中羞澀。」

「可以打白條嗎?開到好東西分紅那種。」

「樓上想得美!」

「財哥哥,接下好友申請。」

·····

相信下來的眾人多想買,可交易需要可以增加屬性的材料,他們實在拿不出啊!

倒是可以用材料換林軒掛著的魔獸肉,但這個劉發財也能換,顯然這不是他所中意的材料。

「我有一個力量果實,可以給我換一個嗎?」

突然有人發言道,拿出了一個真正的好東西出來。

劉發財目光猛然一亮,快速回道:「這太可以了,怎麼會不可以呢,我們馬上交易,我私底下在送你一份開罐心得!」

力量果實可是好東西,憑空增加3點力量,這對於弱雞來說,已經差不多可以翻一倍的力量了。

多出這麼多力量,不管是做生活玩家,還是打獵,效率都大大提升。

劉發財的戰寵已經很給力了,現在差的就是可以加強自身的東西。

而且魔法罐子的功效他沒有騙人,裡面確實可以開出各種東西,系統描述的信息絕對錯不了的。

可這一切永遠繞不過去一樣東西,那就是—幾率!

這裡的罐子比DNF裡面的還狠。

不單好東西非常難開,還有極大的幾率是空的!

也就是說,打開罐子的封印蓋子,裡面空空如也,毛收益都沒有。

他剛獲得的時候不信邪,自己連續開了好幾個。

但最終得了個寂寞。

最好的是一把白板匕首,還是生鏽快報廢那種。

在此之前他還以為自己運氣可以的,曾經玩NDF也開過罐子,當年可是靠這個賺了點錢。

從這可以得知他當時有多期待。

可理想很豐滿,現實往往很骨感。

他被當頭棒喝了···

也是因為這個,他選擇認命了,拿出來換取一些自己需要的東西。

明碼標價,想換就換,也不存在什麼騙人的。

要是真開到好東西了呢?

雙方確實你情我願,所以這個交易非常順利。

「還有人需要嗎?這個罐子雖然不好開出什麼好東西,但系統介紹大家都是知道的,絕對不會騙人,覺得運氣好的兄弟姐妹可以試試。」

劉發財完成一單交易就繼續吆喝,他沒有刻意去騙人購買什麼,但也沒有因此去貶低自己的罐子。

在這個世界裡面,他現在的做法已經很良心了。

畢竟很多區域,已經大範圍死亡了,沒有穩定的食物供給,不知道多少人被活活餓死。

不是每個區都有林軒的,可以做到一人奉養一個區。

很多時候,辛苦獲得的材料,是無法賣出去的。

哪怕賣出去,也被極力壓榨。

也是因為生存有著保障,這個區才能這麼和諧,大家也保持著節操,沒有退化到原始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