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主……”他們三人原本只是普通的人,一個小小的平民,做着平民的生意。地獄魂魄說白了只有他們三人。 直到遇到界主,他們纔在瞬間變的強大,超越了大部分人,幾乎無敵的存在感。可是現在看來並不是那樣的,雖然他們和另外一夥人將城市所有“特殊的人”都抓了,並圍困起來。但這也只是開始而已。

“宋德華……”方天則倒是想知道這個宋德華究竟有什麼特殊之處,居然能殺死他的弟弟。

穿過大街,方天則向宋家地盤走去,對於宋德華的地址他們倒是知道的,誰讓前段時間宋家那麼出名,電視上常播。所以方天則不愁找不到宋德華的住處。

“誰的車?給我滾開!”正當方天則憤怒的時候卻是有一部車攔住了他的去路,這簡直是在找死!

“哈哈……”不料車子不但沒有離開,反而從裏面傳來笑聲,似乎正在嘲笑着方天則。

“你不是要找我嗎?”宋德華笑着從車內出來。有小土哥給圖片,宋德華一眼就認出來對方正是自己要找的人,第三個人。

方天則怎麼也想不到宋德華會出現在自己面前,或者說宋德華太厲害,居然現在就找到了他。

“你這是找死!哈哈……”見到宋德華,方天則更開心,還省了不用自己去找。

“死或不死,你試試就知道!”宋德華淡笑,就是眼前這些混蛋把方天則弄成這樣的。今天宋德華就是來報仇,爲方天則報仇。

“哈哈,你知道你會怎麼消失的嗎?”方天則有些好笑看着宋德華。現在想來自己的弟弟被殺,肯定不是宋德華的能力超過他們,而是宋德華使用了什麼手段。

“我只知道和你們三個人會死,最好你就把你知道的告訴我,否則,你沒有機會了。”宋德華不是方天則的對手,自然不會做送死的事。

但這次宋德華是有備而來,這一次殺方天則,他志在必得。但也因爲如此,他和那邊的人說好了,對方一動,則擊殺。

“我沒有機會?哈哈……這是我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我偏不告訴你。”方天則猙獰笑着,眼中帶着冷意嘲笑般看着宋德華。

“你想套我的口風?”方天則覺得宋德華太幼稚了,難道這樣就能想把自己的話套出來?還是逼出來?宋德華太天真了。

“隨便你怎麼想!”宋德華冷冷看着方天則。

“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那麼快的!”

現在的方天則不能立刻殺了宋德華,對於一個遲早要死的人,與其讓他那麼快死去不如好好的讓自己折磨他,揉虐他。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心裏痛快,才能報兩個弟弟的仇。

“雖然我不知道你叫什麼,但我知道你比你兩個弟弟要愚蠢。”宋德華輕笑。他寧願死也不會做這種作賤自己尊嚴的事。

起碼眼前這個傢伙的兩個兄弟不會那麼多廢話,而是直接用武力想至於自己死地。宋德華想,這樣的方法更適合自己。至於這些求饒的事,宋德華不會,也從不做。

“是嗎?那你的意思是靠你自己去找到界主?我沒聽錯吧?哈哈……”方天則大笑。找界主?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

世界太玄妙,在沒遇見界主的時候方天則不相信這個世界有奇蹟也不相信有那種人。但現在他信了,難道他會告訴宋德華,界主隱匿在一個山洞中,而且界主並不屬於人類,是極其厲害人。

至於人的魂魄只是界主一種物質,吃了就改變普通人體質,達到自身潛力的最頂峯?

這些宋德華都不知道的,而且是宋德華急需知道的。

“我告訴你,你想知道任何的一切我都可以告訴你,你求我呀,求我,我就告訴你。哈哈……”方天則雙眼通紅,臉色漸漸變的猙獰。

他要折磨宋德華,盡情的折磨。不但要折磨,還要把宋德華的全家殺了,還有他的女人,所有的所有!只要宋德華痛苦,那麼方天則就爽。

“求你?你還是自己死去吧!”宋德華不再廢話,直接右手舉起,向空中一揮。

方天則不明所以的看着,舉手在天空是要告訴別人?代表着他在給對方信號?

“不好!”方天則知道自己大意了。只想到宋德華不是他的對手,卻想不到宋德華也有朋友。只要對方在暗,自己就不知道。並且將自己整個人暴露在外,着無疑是在自己找死呀!

“砰!”

槍聲在一座高山上響起,消聲阻擊槍。在黑衣青年耳朵響起,但沒有外傳出去。就是這裏的的樹葉被風颳起的沙沙聲都比槍聲大。

他開槍了,開完槍直接將阻擊槍一件件拆下收拾好,放在木箱裏直接離開。

也不去看結果,但只要是他自己瞄準的目標,並且開槍,那麼對方必死!

宋德華看着已經倒在血泊中的方天則,他死了,一槍爆頭。死的時候甚至連眼睛都沒合上,可惜的是他再也合不上了。

龍月蘭的人槍法果然準,這些都是些特殊的人。

“特殊的人”的職業已經代表着他們的特殊性,何況原本就和國家特工有關係,這一層面上自然有許多別人不知道的事情。

“我不管你界主是誰,但只要危及我身邊的人,那麼我宋德華連你們界主都殺!”宋德華望着已經死去的方天則道。

魂魄本就不屬於正常的一個能源,所以宋德華乃至其他傭兵團的人都知道那魂魄就是外星的東西。只不過他們當初對魂魄並沒有太多的瞭解,現在宋德華卻知道了,這個所謂的魂魄可不是好東西,起碼現在事實是這樣的。

當車子行駛在大道上的時候,宋德華已經開始出發。不過這一次宋德華僞裝的名字叫地蟲,是一個加入倒斗的新人。

這次能跟上這個三人的倒鬥隊伍也是宋德華花了不少心思的,這年頭什麼都得講關係,而宋德華則是拖關係進來的新人。

即便宋德華現在什麼都不會,連專業術語也沒有。但這個隊伍還是接收了他這個新人,因爲他的關係夠硬,硬的讓眼前兩個中年男人不得不答應下來。

“地蟲,我跟你說。你跟了我們就得聽我們的話,雖然你的那位對我們來講有威脅,但你也不能破壞我們倒斗的事。”開口說話的叫張三,不是專業倒斗的人。和另一箇中年人一樣,他們都是某個探險隊的隊員而已,但癡迷倒鬥才組織起來前去倒鬥。

“好的,三哥,盜墓這事自然不能亂說。”宋德華笑道。他現在的身份是個不學無術的混混,因爲其家人實在看不下去宋德華的無所事實,最後只能塞到張三他們這個倒鬥隊中。

誰讓張三有把柄在宋德華的家人手中,最後只能不得不答應。不過也因爲張三他們不是專業的倒鬥隊,所以對多一個人也沒什麼大意見,只當是多了個挖土搬石頭的人。

“我跟你說了,那叫倒鬥,不叫盜墓!” 冷情首席的前妻 張三有點恨鐵不成鋼的看着宋德華。如果說盜墓,那麼對方肯定是個新人,只有說倒鬥什麼的才讓同行覺得是自己人,這樣才被同行接納。

不然恐怕他們還沒挖墓就被同行直接排斥在外,更別說盜墓盜到什麼好東西了。

“是是,三哥,我知道了,我以後不說盜墓,說倒鬥。”宋德華嘻笑,但眼睛不忘記看向車後鏡。

“幸好小土哥他們能追上。”宋德華內心暗道。這一次外出他直接讓小土哥和狗蛋兩人跟了過來,還有小黑。目前他的身份自然不能暴露,只能讓小土哥他們緊跟在後了。

“張三,你和這個小孩子說個屁呀。你還是想想等下我們怎麼找點吧。”另個一中年人叫陳四,比張三大一歲。

“我說的是實在話,誰讓這小子跟了我們,自然要告訴他點東西。免的到時候禍了我們的事。”張三覺得細節很重要。

過去他們是探險隊的,危險和性命是等號,如果自己某和細節沒做好,那麼丟性命的就是自己。所以在探險隊那些日子裏即便少了不少對手,但張三卻成了元老。

只因其他的隊友不是丟了性命就是害怕死亡早早退出,惟獨張三堅持到現在。後來見有人倒鬥賺到錢,張三也就離開了探險隊,依靠自身多年探險的經驗做起倒斗的事來。

要生活就需要錢,所以張三向錢看。和他一起的還有陳四,按兩個人的意思是搞小鬥,大斗他們肯定是不行的。

一是人手問題,二是大斗一般都有大大糉子什麼的,這些髒東西張三和陳四是搞不定的。

所以兩人的目標只是一些尋常人家的小墓,而不是古代大墓。錢賺了也要有命花,這是張三的話,經歷無數次探險和生死邊界後,張三早想通了。

“隨便你了,反正你長氣。檢查下工具什麼的帶齊沒,我可不想第一次出來搞這個不但沒搞到值錢的還弄的一身勞累,那些挖土什麼的可不是人乾的活。”陳四也不和張三羅嗦,自己檢查起揹包,洛陽鏟什麼的。 “你個老東西。”張三嘀咕幾句,不過他還是和陳四一樣開始檢查自己的揹包和工具。

還好出發的時候兩人還是準備的夠充足,各自檢查了揹包和工具都沒少什麼。

“發財致富靠盜墓……”在車上是寂寞難耐的,張三直接哼起了小曲,頭靠在車座,半閉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陳四是司機,他專注的開着車,比起張三那一副悠閒自得,陳四則一臉嚴肅。畢竟這次他們要去的地方叫地果村,據說是倒鬥者的宋少。

在那裏有大到皇帝的古墓,也有小到不少古代小臣下葬的小墓。最主要的是在地果村裏有着世界上最大的古墓,星墓。在地果村的最邊沿,沙漠最裏面。

地果村邊沿同時也是地球的最邊沿,出了地果村則是茫茫的一片沙漠,條件十分惡劣。

沙漠裏有恐怖的沙塵暴,一旦狂暴起來則是如洪水猛獸吞噬着整個天地。每每那個時候有心的人透過沙塵暴就能看到一座古墓,大如金字塔,那裏纔是倒鬥者的顛峯所在,倒鬥界裏的最大古墓,星墓。

目前卻沒人能靠近星墓半步,條件的惡劣讓很多靠近它的人失去了生命。那沙漠和沙塵暴則是張大血盆的大嘴野獸,只有進沒有出的份,想接近古墓,那麼就先掂量自己有幾條性命。

當然,地果村過去並非是村,而是沙漠。從古時候開始,倒斗的人慢慢被這座星墓吸引,接着就是一撥又一撥的人前來。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有心人利用這一點在這裏開起了店鋪賺錢,發展成村。

地果村裏的人即便是村民對倒鬥都十分熟悉,看多,聽多也就懂了。何況在地果村裏一天都能遇見三到七個倒鬥隊,吃飯喝酒都能聽到那些倒斗的在吹噓,長久後地果村幾乎都成了倒鬥村。

張三他們來到這裏的時候純碎也是聽到其他倒斗的隊伍經常叫嚷着來這裏,然後張三以爲有利所圖才讓陳四按照地圖向這裏出發。

等車子停在地果村外的時候,張三才開始罵人。而陳四則是有些癡呆的看着眼前的地果村。

堅如古城,四周有高七八米的圍牆,地果村整一看去就如堡壘一般,那裏是村子。

“他孃的,這個,這個怎麼倒鬥呀!”張三看着地果村心到叫地果村不如叫地果堡壘或地果城貼切點。

張三從沒見過這樣的村,簡直在害人嘛,這也叫村的話那張三在城市見到的城市和村落都成什麼了?

宋德華也是一臉驚訝的看着地果村,臉上掩飾不住的震驚。原本以爲自己身爲“特殊的人”,距離國際特工也就差那麼一點。對於什麼高新科技都已經很瞭解,也見過不少不可思儀的儀器什麼的。

但宋德華從沒見過這樣的“村”,太令人驚訝了,無論如何也掩飾不住的驚訝。

“歡迎來到地果村!”正當宋德華和張三他們呆滯感到驚訝萬分的同時,在地果村的村口,那足可以進入兩輛坦克的村門走來一中年男人,直接向宋德華他們走來。

“啊……”到這個時候他們才恢復過來,有些驚恐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怪異的制服,白色鎧甲一般,肩有披甲。

要不是宋德華剛剛捏了自己一把能感覺到疼痛,宋德華現在懷疑自己踩過國界,來到另一個世界,或是外太空。

“這裏,這裏是地果村?!”張三望着中年男人,不忘再拿出地圖比劃幾下。事實這裏確實是地果村。

“是的,先生。這裏就是地果村,世界盡頭的地方,穿越地果村外的沙漠,也許你能看到你夢想的世界。我叫冷凱休,地果村裏的嚮導。”冷凱休在看到車上那兩個大揹包和幾個小洛陽鏟就知道這又是一個倒鬥隊。

不過一看就知道是個新倒斗的隊伍。

“啊,真難想象。”張三最後將手中的地圖都丟在地上,許久後才喃喃道。

“好吧,進去看看。”看到冷凱休正微笑看着自己,張三猛提一口氣昂首挺胸向地果村走去。

再怎麼說他也是城裏人,難道還怕一個村?這不是在刺激他這個城裏人嗎。

宋德華也跟了進去,但腦子裏更多的則是思索這裏究竟又是什麼地方,怎麼那麼奇怪的。他可從不知道有這個的村,也沒見過這個穿着的人。

但當宋德華進入地果村內的時候才發現,在裏面的人大部分都是這樣的穿着,也有少部分是和宋德華他們這樣穿着休閒服或普通服裝,當然也有西裝革履的。

但像宋德華他們這種“正常”穿着的人來到這裏就顯得有些不正常了。明眼一看就知道,他們這種打扮的就是外地人,而穿着白色鎧甲,肩膀有護甲的纔是地果村的本地人。

“在我們地果村只有兩個口。一個入口,還有一個出口,至於其他地方,大家也能看到,全是厚有三米的牆壁所包圍,高有八米三,所有牆中間是有鋼板的,絕對牢固!”

冷凱休像在介紹一件得意之作,伸手對着四周水桶一般圍起來的牆壁介紹着。要知道這個“村”確實是村那麼大小,不過是大村的大,半個城市的樣子。

“這裏是旅館,或者說酒店也行,唯一的。在這裏你們可以認識很多和你們一樣是倒斗的人。”

冷凱休一路不停的介紹着地果村,不得不說冷凱休是個優秀的嚮導,起碼這一路來他說個沒停,從不休息。

宋德華和張三,陳四向這地果村唯一的旅館看去,裝飾倒是一般,不過面積夠大。旅館的門打開着,從外面看向裏面能看到不少人在閒聊着什麼,並且還有吵鬧的聲音。

“好了,我的任務完成,祝你們倒鬥發財致富。”冷凱休帶着宋德華他們逛了半天,總算是到此爲止,完成了他的嚮導任務。

“哎,小費!”張三不緊不慢的從皮夾裏拿出一張青牛,正準備給辛苦半天的冷凱休嚮導,只不過當張三有點傲慢拿出錢的時候,冷凱休已經走遠了。

宋德華有些好笑的看着張三,似乎張三依舊以自己是城裏人爲傲。人家冷凱休壓根就沒想過要小費,讓張三想擺架子都不好擺。或者說,地果村裏的人不會在乎這點小錢。

這一路來宋德華沒忘記觀察四周,先說冷凱休身上穿的衣服,那絕對是種很高端的產品。料子比起一般人穿的制服都要好上不少。

鎧甲模樣,有點類似超人一樣的感覺,又像是變形金剛。 清冷王爺:郡主請上榻 反正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高科技的其他星球一樣。

宋德華所認知的由人打造的制服有抵禦的作用,也就是說外部力量攻擊在他的身上的時候,透過制服後的力道將被削減百分比,至於削減多少也是要看力量的大小,一般百分之二十上下還是有的。

還有一點的就是穿着制服的時候,在夏天不會感覺到熱,冬天不會感覺到冷。這種結合着科技的衣服在宋德華心目中已經是很高很厲害的存在。

這還是宋德華見識過最高級的制服,或者說鎧甲也成。

但如今看來,這個地果村纔是真正的深藏不露。這裏是人人都一件,這可是大手筆。

還有地果村的村民所表現出來的處事不驚也讓宋德華內心感到震撼。一個人能有這種氣質可以理解,但全村人都是一臉平靜,似乎天塌下來都不關他們的事,也不擔心的樣子卻讓宋德華不得不深思。

這地果村肯定不是那麼簡單的。以後有機會宋德華會慢慢調查。很久以前出現了魂魄,然後成了很多祕密組織想去尋找和獲得的東西。

結果如今又出現一個界主,似乎也是極其強大的存在。起碼他的手下能把城市裏的所有“特殊的人”一次性捉走並不留痕跡,單憑這一點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到了地果村卻又有如此怪異的一個村落,這讓宋德華把所有事情連在一起得出的結論那就是所有的事情肯定和星球有關。

宋德華不排斥星球這類的傳說,但是宋德華不知道的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外星球就已經開始進入自己的星球,並展開了什麼陰謀一般。

但不管如何,宋德華現在目前要做的事情就是還是尋找。宋德華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在乎的人。管他什麼星球界主的,凡是破壞他安靜生活的,宋德華都會統統砍掉。

“媽的,那個鳥蛋說這裏到處是墓的,今天找了一天都沒找到合適的。”

“真想不到,居然都是同伴,我看這次我們是來晚了。大小古墓都被人挖的差不多咯。”

“不是吧,你居然想去星墓?!你這是找死!”

正如冷凱休說的,在旅館裏面看到便裝的人十個九個是倒斗的,也因爲這一點,大家都敞開話來講,毫不顧忌。

都是同行,沒什麼好裝的。何況難得見到那麼多倒鬥同行,大家只當是討論研究和交朋友什麼的。 宋德華跟在張三,陳四身後,背上揹着包,手中拿着工具進來。誰讓他現在身份最低,苦活只好他幹,而張三則老成的負着手進去,然後尋了個地方坐下。

當宋德華他們進來的時候旅館裏的十多人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們身上,尤其在宋德華身上多看了幾眼,看的是宋德華的揹包和手中工具。

“看,又來一個倒斗的,又上當一個。”

“哎,那個龜孫子整的資料?去他孃的墓誌!”

“反正什麼都沒有,過不了多久他們就會自己走,然後老老實實的到東北方向的地方去,那裏估計比這裏要靠譜的多。”

衆人恢復討論,而他們口中說的墓誌宋德華知道,張三就是看了那書才決定從事倒斗的。後來也去詢問過倒斗的朋友,確定了倒斗的前途,張三才改行。

“我……”剛剛他們的話張三也聽到了,此時他拿出那本破久的墓誌良久,不知道想些什麼。

但從他臉上表情看來卻是憤怒。原本他以爲這本墓誌只有他一個人有,張三把它當成寶貝一般。

這是他從古董市場淘的,價格還不便宜。主要這墓誌的書破舊,看起來就是古時候不知道是誰遺留下來的倒鬥書本。

裏面介紹了很多關於倒斗的事蹟,也還有地圖。而在書本里面這個地果村是重點中的重點,所以張三的第一個來的地方就是這裏。

但顯然,事實和張三想象的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並且從他們談話的內容分析,這本破舊的墓誌其實和普通的一本印刷書是一個樣的。

“呸!”躊躇許久的張三總算從呆滯中恢復過來,直接將手中的墓誌丟在地上,並且惡狠狠的吐着唾液。

這就是改變他後半生的書,該死的書。

“現在怎麼辦?”陳四也知道沒戲了。看來事實並沒他們想象的那麼好,開了一個多禮拜的車纔來到這裏,結果卻是白跑,連油費錢都沒搞到。

張三白了一眼陳四“什麼怎麼辦? 兵王傳奇 難道白來?管他孃的有沒墓,勞資不挖幾個我就不回了!”總不能白跑的,張三是倔勁,認定的事就改不了。

陳四不說話了,喝了口水,半閉眼睛休息起來。這是他的習慣,誰讓他是司機,三人裏唯一的司機,所以他早就養成了一有時間就休息的習慣。

宋德華隱藏的很好,現在他就是一個混混青年,不學無術。開車什麼的他都不會,除了買苦力。

WWW◆ Tтka n◆ ¢O

聽到張三他們的話,宋德華知道自己上錯船了。宋德華可不覺得這次來這裏是度假,是出來享受。

換成平日的宋德華,自然不會在乎這些,而是安心享受。但如今不行,他必須趕時間,所以在張三和陳四沉默了的時候,宋德華也沉默了。

宋德華的腦海想着更多的事情是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墓他必須盜,而且盜的數量還不能少,只有這樣才能更大的尋找到成金文說的東西。

“哎,少說幾句吧,星墓你們肯定不敢去,所以勸你們趁早滾蛋。”

“你當我真的來這裏倒鬥?我們從東林山出來的時候已經找到好幾個墓了,不過,你們肯定找不到在那裏,等你們找的,我也都倒完了,哈哈。”

“你就騙吧,誰不知道墓誌裏說的都是假的!”

人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也就只有宋德華這有一桌氣氛做凝重,完全沒與心情再談論其他的事情,也引不起他們的興趣。

宋德華則是把目光看在被張三丟在地上的墓誌。如果那個人沒說謊,那麼就代表着這本墓誌也不完全是假的,裏面肯定有宋德華需要的資料。或者裏面說的都是真的,只不過沒被人發現。

當人們來到的地方和書本上描述的不一樣時,人們則都會以爲書是假的,所以裏面的記載也都是假的。

但從現在他們談話中可以知道,並不是書裏記錄有錯,而是裏面記載的和現實有某些出入就是了。

宋德華伸手把墓誌撿了起來,放在手裏隨意翻看。而張三則不屑的冷哼了一聲,也就只有宋德華這種小屁孩還對這破書感興趣。

“地蟲,別看了,別說三哥不告訴你。”最後張三還是冷冷對宋德華道。張三在恨,當初自己那麼癡迷這本書,想不到自己卻是個傻子。

現在他看宋德華在看,心裏難免不舒服起來,這種書丟到火裏燒都覺得是多餘的,更別說看。

“三哥,我也是無聊嘛。”宋德華接話。眼睛落在星墓的介紹,細細看着文字,越看眼瞳越是擴張,如果介紹說的是真的,那麼星墓裏肯定有宋德華想要的東西。

星墓纔是倒鬥者最想去的地方。但凡自以爲自己能力能達到一定的倒鬥隊都會選擇去倒星墓的鬥,那裏的東西幾乎等於這個國家所有墓地一半的東西,是所有墓地的東西加起來的一半在星墓。

那這裏就是一樣的地方,滿滿都是錢,都是古董。

但事實上目前所有去星墓的人都在沒靠前星墓的時候就被沙塵暴直接吞掉,然後再也沒人看過這人出現過。

“那你就無聊吧。”張三現在可沒好心情,直接說完趴在桌子上睡覺。

“憋,九,晚上要不要鬧一,鬧?”在宋德華的鄰桌上也有兩人,邊喝酒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