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結果也相當明確。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自然現象!

「這是心象!而且是某種效力強大無比的心象!」卡修斯猛地抬起頭來,環顧四周:「有人在刻意針對我們,他想把我們困在這裡,所以我們才整整兩個小時都沒能走出這條小巷!」

總裁的倔強小辣妻 「咦。」溫蒂明顯被嚇了一跳,她雙手放在胸前,緊緊握住手裡銀質短劍,那是她為自己導師所準備的禮物。

這柄短劍看上去極為精緻,劍刃被包裹在銀亮的劍鞘中,使得它在昏暗地小巷裡面顯得格外醒目。而劍鞘上滿布的細密花紋,更彰顯出其價值不菲。

在阿撒維恩,這種短劍作為武器並沒有太大的實戰用途,對於一些強者與惡魔而言,它只能被稱之為精緻的玩具。然而作為禮物,它卻有著特殊的含意。

當貴族少女願意把這樣一柄短劍送給你的時候,那麼就意味著:她認為你的品質像白銀一般高潔,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騎士。

而每一位騎士都以收到這樣一柄短劍為榮。

溫蒂感到有些緊張,她緊緊挨在卡修斯身後,不安地問道:「可是誰會來針對我們?」

「我不知道。」卡修斯再度向前走動了幾步:「但是,或許我們可以問問。」

他忽然站定,仰起頭來高喊出聲:「出來吧,我知道你在看著我們!」

「既然可以隨意困住我們,那麼你必然是極為高明的能者。」

「難道還會害怕在我們面前現身嗎?」

聲音在黑暗的小巷中不斷回蕩著,但是對方卻遲遲沒有做出答覆。

卡修斯不禁有些失望,他剛想回身安慰一下越來越不安的溫蒂,可正在這時,小巷前方的陰影中卻傳來了詭異的輕笑。

「呵呵呵~~~」

「呵呵呵~~~」

「真是的,反應過來地好慢啊……」

「你是誰?」聽到聲音的卡修斯立刻死死盯住前方,想要看清楚陰影中對方的輪廓。

「才幾天沒見呢,就不記得我了?」

清脆的腳步聲響起,陰影中的身影一點點浮現出來。然而,當漸漸看清這個身影,卡修斯卻頓時瞳孔緊縮。

「你是……」

「忘了嗎?我說過什麼?」金髮少女輕輕地笑著,將自己的身形完全展露了出來。

「莉莉絲!」

卡修斯難以置信地驚呼出聲,他無論如何都無法想到,已死之人居然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這一狀況太過詭異,令卡修斯不禁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他連忙握住腰間彎刀的刀柄,想要抽出刀來,做出戒備的姿態。

可是剛一做出這個動作,他卻陡然感到自己的后心傳來一陣劇痛!

「呃!」

驟然受創的卡修斯不由發出一聲痛呼。

他感到一陣恍惚,明明敵人就在眼前,可是為什麼攻擊卻是自身後而來?

回過神來的卡修斯緩緩地低下頭,難以置信地望向自己的左胸。

在那裡,一截銀色的劍尖正突尤地突顯著。

他認識這柄銀質短劍,它一直被收在鞘里,被一個女孩極為寶貝地抓在手心,將要在今天被送給他們敬愛的導師。

「為、為什麼,溫蒂?」

他擠盡最後的力氣望向身後,看到是溫蒂蒼白而又顫抖的臉。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不是我,不是我!」手中緊緊握著劍柄的少女不住地否認道。她痛苦地幾乎想要哭出來,但是身體卻似乎根本就不受她控制!

「所以呢…….」

恰在此刻,遠處莉莉絲的聲音再度如夢魘般傳來:「我不是說過了嗎?」

「你們……都會死。」 「伊恩先生,怎麼了?」

望著眼前忽然止住腳步的少年,塞蘭驚疑出聲。 網購系統拯救異界 她向前望去,發現少年正停留在前方巷道的拐角處。

「是有什麼發現嗎?」卡蜜拉幾步間趕上前來。

幾人已經沿著這附近的小巷搜尋了許久,而然卻一無所獲。

但是此刻,前方的少年卻驟然停了下來。他立於原地,左腳向著那道巷口微微前踏,而後又一下子收了回來。

這樣的反常舉動,顯然意味著他發現了什麼!

兩個少女走到近處,小心翼翼地向那處巷道窺去。然而除了一片陰暗之外,她們卻沒能看到其他任何東西,他們皺起眉頭,腳步不由向前邁去,然而這時,伊恩去忽然抬起右手阻止了她們。

「小心!」伊恩開口道:「這條巷道並不尋常。」他眯起了眼睛,因為就在他剛剛將半隻腳踏入巷道時,靈魂中的劍意卻忽然向他示警!

他將意識向上升華,自高空向下俯瞰而去,打算一窺究竟,然而自意識感應中回饋過來的信息卻令他意外至極。

這條巷道在意識感應中竟幾如活物!

這簡直太過離奇,一條巷道竟然散發著生命的波動,彷彿就是一隻活著的生物!

「心象!」

伊恩腦中一下子便得出了答案。雖不知道是由什麼心象造成的,但是這絕不會是自然生成。

「塞蘭、卡蜜拉,我們可能找到了。」伊恩側過頭對身後的兩個少女說道:「這條巷道被施加了某種心象。」

「什麼?」兩個少女互視了一眼,身為能者,她們卻一點都沒感受到心象之力的波動。

「賦予型的心象嗎?」塞蘭很快得出了結論:「只有賦予型的心象,在起過作用后,才會不留下任何心象之力的波動。」

「或許吧。」伊恩點了點頭,他對心象知識的了解遠沒有這兩個少女那麼專業,自然不會對她們論斷有異議。

他再度踏前一步,同時對身後兩個少女囑咐道:「我先進去,你們跟緊我,絕對不要走散!」

「明白。」

「嗯。」

兩個少女點了點頭,隨著伊恩一同步入那道詭異的巷口中。

而他們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伊恩對著那條巷道踏出第一步的時候,巷內的莉莉絲有一次露出了邪異的微笑。

又是一波獵物落網了。

這麼想著,莉莉絲轉過頭來,望向跪坐在地上藍發少女,露出愈加欣喜的微笑:「溫蒂,見到我,你難道不高興嗎?」

「你對我做了什麼?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藍發少女低頭抱胸痛苦地哀嚎起來:「卡修斯學長,卡修斯學長他……」

「所以說,你們還真是健忘呢。」莉莉絲跪坐到了她身前:「連我的心象都忘了嗎?」

意識到什麼的溫蒂頓時一怔,她顫抖著抬起頭來,看向眼前如同夢魔般的少女。

「行為……干涉?」

「那是過去的名字。」莉莉絲愉快地搖了搖頭,撫摸起對方的頭髮來:「它現在應該叫:行為支配。只要是活著的生物,我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支配他們的行為呢。」

「就比如。」這麼說著,莉莉絲胸前的衣領間忽而伸出一條黑色的觸鬚來:「這個不太聽話的孩子。」

「潘塞魔……」看到這條觸鬚,溫蒂的眼瞳驟然放大,露出驚恐無比地表情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它明明、明明就……」

「明明就已經被劍聖殺死了是么?」

「沒有錯,它確實是死了。」莉莉絲髮出一聲嗤笑:「但是,很抱歉,我又讓它活過來了。」

「你說什麼?」

「虛假的生命。」

莉莉絲的嘴角劃過一絲快意至極的弧度:「除了我自身之外,無論是抽象的、還是具體的,只要是死物,我就可以賦予它們生命。」

「這種心象,怎麼可能會……」溫蒂已經感到自己失去了語言的能力,深深地絕望已將她整個包裹了起來。

「你以為,為什麼你們無論如何都走不出小巷呢?」

「因為,我要它別讓你們走出去啊。」

莉莉絲淺笑起來,而正在這是一隻圓球狀的黑色生物亦從她的胸口處爬了出來,落到了她的手上。

她溫柔地望向那隻球狀生物,就彷彿在看自己的孩子一般:「我啊,給了這個孩子虛假的生命。而這個孩子呢,也讓我的生命得以延續了下來。」

「為什麼,那是惡魔啊……」

「為什麼?」 我的超級莊園 莉莉絲詫異了一下,而後笑出聲來:「因為我想要活下去呀。這麼簡單純粹的答案都想不到嗎?」

溫蒂頓時無言以對,這少女對於生存的執念竟然強烈到了這般地步,以至於產生出了如此離奇的心象。

而眼見對方不說話了,莉莉絲卻不由地情緒低落了下來。

「溫蒂,你知道,被惡魔汲取靈魂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嗎?」

「腦子裡的記憶一點一點地消失殆盡,想不起自己的父母,想不起過去的經歷,想不起自己曾喜歡的事物,想不起很多很多東西。」

「而且啊,最近開始,這孩子越來越貪吃了,它本來是想要把你們兩個都吃掉的,但是我不能再讓它那麼任性下去,所以呢,只讓它吃一個就夠了。」

強烈的恐懼感忽然襲遍全身,溫蒂已經意識到了什麼,但是她卻發覺自己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

「為……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我說過,我啊,忘記了很多事情。」莉莉絲笑出聲來,而其手中的潘塞魔卻陡然伸出無數道觸鬚來。

「但是呢,生而為人時,至少有兩點,我還是記得很牢的。」

「第一點。」莉莉絲在溫蒂面前伸出一根手指來:「我叫莉~莉~絲~」

「第二點。」金髮的少女頓了頓,而後豎起第二根手指來:「你們……都會死。」

「那麼,再見了,溫蒂。」

無數的觸鬚在瞬息間蔓延開來,望著溫蒂臉上的絕望神情,莉莉絲不由發出快意至極的笑容來。

然而正當這些觸鬚將要觸碰到藍發的少女時,它們卻忽的亂顫起來。

莉莉絲感到掌中的圓球不住地震動著,彷彿感受到絕大的危險正在快速地接近。

莉莉絲忽然渾身一顫。

從一開始她就知道有其他人闖入,她本想著等料理了溫蒂再去收割新來者,但是她怎麼都沒想到,對方居然來的如此之快,被賦予了生命的小巷竟然沒能阻礙對方分毫。

這怎麼可能?

她腦中剛閃過這個念頭,忽而便感到巷道在一瞬間失去了生命的氣息。伴著一聲清脆的嗡鳴,一道無形的氣刃於剎那間斬斷了場中所有的觸鬚,令其手中的潘塞魔發出驚懼之極、也痛苦至極的尖嚎!

「什麼人?」

驚慌失措的莉莉絲頓時跳了起來,彷彿之前的從容不過只是虛妄。

大難不死的溫蒂也不由想要回過頭,看清究竟是誰救了自己。可是還沒等她有所動作,一道漆黑的熟悉背影便以突尤地出現在了眼前。

「莉莉絲小姐。」一聲熟悉的低沉男音響起,溫蒂在聽到這個身影后只感一陣恍惚,似乎自己又回到了那天,回到了圈外。她沒有注意到身後還有兩個腳步在接近著,只是如同失去了所有力氣般癱坐了下來。

並非因為絕望,而是感到無與倫比的安寧。

她望向莉莉絲的方向,發現那張剛剛還恐怖無比的臉,在這一刻變得慘白而可笑起來。

這一刻,在顫抖的金髮少女面前,帶著兜帽的男子微微抬起頭來,發出了滿含著莫名情緒的聲音。

「我找你,很久了……」 「溫蒂!」

「卡修斯學長!」

隨著兩聲驚呼,塞蘭與卡蜜拉也終於趕到了現場。

望著倒在血泊中的卡修斯與跪坐在地的溫蒂,她們的心中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塞蘭連忙單膝跪坐在地上,扶住溫蒂的遙遙欲墜的身子。而看到血泊中的卡修斯,卡蜜拉已經忍不住捂住了嘴。

她們終究還是晚來了一步……

用意識牢牢鎖定了莉莉絲后,伊恩收回了直視著她的目光,微微側過頭來,望向倒在血泊中的青年:「抱歉,我們到得太晚了些。」

在腦海中閃過莉莉絲的心象能力后,伊恩已然清楚這裡發生了什麼。而微微用意識一感應,他便知道,倒在地上的青年已經沒救了。

「不。」稍稍緩過神來,溫蒂痛苦地搖了搖頭,沾滿鮮血的銀質短劍自她手中跌落:「是我害死了卡修斯學長,如果,如果我過去能再稍微努力些的話,變得更強些的話,那麼,或許,或許……」說到這裡,她不由哽塞起來。

伊恩沉默了片刻,嘆了口氣:「卡蜜拉,塞蘭,照顧好她,接下來的事情,就由我來處理。」

「我也要一起……」卡蜜拉連忙上前一步,而塞蘭立刻便制止了她:「卡蜜拉,你先照顧溫蒂。」

「但是……」

「行為干涉。」對於櫻發少女的不甘,塞蘭死死盯著莉莉絲,道出了她的心象。

卡蜜拉頓時反應了過來。

既然對方可以直接用心象操縱溫蒂,那麼同為下位能者的自己恐怕也不能倖免。

想到這裡,卡蜜拉不由咬住了嘴唇:「我明白了。」她後退一步,扶起倒在地上的溫蒂,向後退去,以免影響到之後的戰局。

「你呢?」伊恩向塞蘭問道。因為勸阻了卡蜜拉之後,這個棕發少女自己卻走上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