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當他們看到昏死過去的小姑娘時候,問也沒問直接抗在肩膀上下到樓底,而後是送到了救護車上,連費用都是自己掏腰包。

看的尹琿那叫咂舌啊,沒想到國安局的一張工作牌竟然這麼值錢,簡直就是任何場所的通行證,要是有了那通行證,他這輩子就算一毛不拔的遊遍全中國也不是沒有可能。

這時候他再次想起了那個小姑娘,誘人的小絲襪,不由得又笑了兩聲,這麼簡單就被嚇暈過去,還寫恐怖小說,別被自己寫的小說給嚇到就不錯了。

很快便到了下午,柯南道爾手術刀和黃鶴樓三個人終於整理完了上報資料,尹琿和唐嫣兩人也沒什麼要收拾的,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身體,頭髮,買了一套新西服,便準備跟着柯南道爾去報道了。

在柯南道爾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了北京市大興區,在一個叫西紅門的地方終於找到了國安局所在。

這是國安局大興分區,其實暗地裏就是不可思議小組的辦公所在,只不過不可思議小組是國家機密,不能被外人知曉,所以他們平時是被編排在其餘的小組裏面,到了有靈異事件的時候纔會把他們召集在一塊。

唐嫣不能隨他們一同進入,所以被尹琿暫時安排到了外面的出租房內,這才和他們走入了國家安全局北京市大興分局。

這是一處比較考究的建築,沒有他想象中那麼豪華,偌大的一個院子到處都飄零着樹葉,花花草草似乎也因爲長久無人打掃而顯得雜亂不堪,幾座小樓若隱若現的聳立在這座院落內,組成了一個大圓圈將這個院落的四周都給覆蓋住了。

這和尹琿的想象真是千差萬別啊。

“這是被國安局遺棄的辦公場所,但是考慮到我們幾個人的身份特殊,所以名義上我們是各個小組抽派出來的看護人員,實際上則是第七小組,不可思議小組。”柯南道爾主動當起了嚮導,給尹琿解釋着。

尹琿點了點頭,跟着他們走入了位於北面的一座辦公咯。

這座樓裏面也是荒廢了很久,而且看上去還有坍塌的跡象,裏面的幾個辦公桌子都腐朽了,似乎用手一按就會塌陷,地板也都因爲年代久遠的原因裂開了,露出了一層層的黃土,偶爾有些地方會冒出來一個個的小土丘,想必是有些蛇蟲螞蟻在這裏安家了。

“不是吧。”尹琿的心徹底涼了下來,一想到以後得在這種亂七八糟甚至比殯儀館廁所都羞澀三分的場所辦公,他內心就一陣後悔。

“切,放心,既然讓你加入國安局,我們會虧待你?這只是表面而已,待會兒見到真正的不可思議小組工作室,怕是你眼珠子都得掉下來。”手術刀彷彿看出了他的心思,抑或當初手術刀加入國安局的時候也是有過這種想法,所以猜尹琿也和當初的他一樣。

“只是表面?”尹琿有些不明所以的盯着手術刀,不知他這話何意。

“你看吧。”手術刀神祕的指了指柯南道爾。

尹琿望了過去,卻發現柯南道爾俯下了身子,而後將手掌貼在了一個辦公桌下面的地板上。

沒想到那地板竟然發出了一陣耀眼的光芒,剛纔還是滿布垃圾的地板竟然瞬間變得平靜光滑,就好像是一塊大屏幕。

尹琿愣住了,心裏在發顫:“不是吧,這不是邦德007嗎?”

“歡迎柯南道爾探長。”那屏幕發出了機械一般的聲音,而後那屏幕竟然朝兩邊的地板退去,不多時便出現了一個洞,洞下面空蕩蕩的,被黑暗所吞噬,伸手不見五指。

“我嘞個去。”尹琿愣了一愣,最後驚訝的喊了出啦。

“跟我走。”柯南道爾面色嚴肅的看了看尹琿,而後縱身跳了下去。

手術刀拍了拍有些發傻的尹琿身邊,而後也跳入了那個黑乎乎的洞穴裏面。

黃鶴樓嘿嘿的笑了笑,而後將尹琿引到了洞口,示意他跳下去

“這……”尹琿雙目有些迷茫的回頭看了看他,而後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你確定跳下去沒事兒?”

就算他尹琿膽量多大,是什麼掌門人,但是在面臨這可能危及到生命的東西面前還是忍不住的忌憚三分:“有沒有什麼要交代的,比如說跳下去的姿勢,還有這個黑洞到底又多深?”

“哪那麼多廢話,跳下去就成了。”黃鶴樓有些不耐煩了,大概是害怕柯南道爾和手術刀等他們太長時間吧。

“那好吧。”他終於拿出了道門斂宗傳人的身份,縱身跳了下去。

一瞬間,身體徹底被黑暗吞噬,四周黑乎乎的,伸手不見五指,他從來都沒有看到過這麼黑的黑夜,在這個陌生的地方還是有些心慌。

不過這種感覺持續不到十秒鐘,身體竟然被一個軟綿綿的東西給接住了,而後雙手也觸到了一個軟綿綿的東西,明亮刺眼的燈光照的他睜不開眼睛。

他用了好久才慢慢的適應了強烈的光線,睜開有些迷茫的雙眼,看着四周。 四周全都是散發着光芒的燈管,看不到燈管的後面是什麼,刺眼明亮的燈光將這個橢圓形容的通道給徹底的包圍起來。低頭看了看,身子卻被一個類似於敞篷的車子給接住了,剛纔那些軟綿綿的東西是從車子裏面彈出來的安全帶,此刻安全帶正在逐漸的壓縮,緩緩的消失,他的屁股接觸到了那不鏽鋼車身,冰涼的感覺瞬間讓他渾身顫抖了一下。

四周延伸出來了無數的繩帶,將他給緊緊的束縛住,無法移動,他知道那應該是類似於安全帶的東西。

鍡栥

一陣風聲迅速在耳邊響徹,車子竟然自動啓動,而後翁的一聲,飛一般的順着通道朝前方飛行。

強烈的風吹得臉部五官劇烈的扭曲,冰涼的空氣讓他的臉猶如刀割一般的疼痛。但是又不能喊叫出來,因爲張開嘴就會被兜一肚子的風,很難受。

現在他只想快點到達目的地,快點停下來,讓臉休息一下,他實在是受不了這種刀子一般的風了。

車子終於緩緩的慢了下來,他看到了正在前面不遠處等着他們的柯南道爾和手術刀。

不過當他們看到尹琿的時候,一個個都驚訝的張大嘴巴,就好像是看到了鬼一樣。

尹琿捏了捏生疼的臉,而後開口問道:“你們看什麼看,這車子設計的一點都不好。你們兩個人臉皮怎麼這麼厚,一點傷都沒有。”

手術刀則是爆發了一陣狂笑:“老大,我看是你臉皮厚吧,難道你沒注意到車子上面有一個頭盔的嗎?帶上頭盔不就可以了?”

尹琿的腦子翁的一下子充血了,急忙望過去,果真發現車子上面有一個頭盔,這才後悔萬分,都怪他當時沒有仔細的觀察。

“你臉皮可真夠厚的,這要是一般人不戴頭盔的話,他的臉肯定會被撕開一個口子的。”手術刀無奈的聳聳肩,看着通道的後面,黃鶴樓的身影也出現在車子上。

剛纔被尹琿乘坐的車子大概感應到了身後有車子來了,轉了個彎,從另一個通道回去了。他猜想這個通道可能是橢圓形的吧,一邊是出口,另一邊是入口。

黃鶴樓摘下了頭盔,看了看幾人身後,苦笑一聲:“久違了,不可思議小組的兄弟們。”

他回頭看了一眼,發現他們是站在橢圓形通道的尾端,那是一個圓形的門,呈現一個八卦太極陰陽兩半的分界線分開的兩扇門。

柯南道爾走上去,雙手在一個類似於指紋識別機的機器上面按了一下,八卦太極門便徐徐打開,尹琿緊走兩步,裏面的一切盡收眼裏。

這麼一瞬間,他便是徹底的愣住了,這是一個碩大的地下室,一眼望不到盡頭,兩邊都是巨型計算機,圍成兩排,中間是一條寬闊的通道。每座巨型計算機都有一個小平房那麼大小,大約佔了計算機一般體積的熒幕上面正在源源不斷的計算着各種數據,發出唧唧唧唧奇怪的聲音,萬千計算機的工作指示燈在閃爍着,發出各種聲音。

“這……這些計算機……到底有多少啊,到底有多長?”尹琿有些發愣的問了問。

“也就是差不多兩公里而已,主要是偵測全世界的陰陽平衡,計算世界各地各種靈異事件的發生頻率。我們有專門的三十二顆地球衛星無時不刻的監控着世界的風水格局。”柯南道爾簡單概略的介紹了一下,而後是走下了臺階,朝着左邊的一個走廊走去。

這個走廊差不多也就是一般樓房的走廊那麼寬而已,除了整潔乾淨之外,和其他走廊也沒什麼不同。

幾人走上去,皮鞋發出的啪啪聲音迴盪在這個樓層內,顯得有些恐怖和詭異。

“前面就是我們的辦公室了。”回到了國安局,柯南道爾身上的特工和領導者的嚴肅勁以及強烈的威壓開始施展出來,現在尹琿感覺柯南道爾根本就好像是電影007裏面的m夫人,嚴肅而又幹勁十足。

“柯南道爾,這個地方,都是不可思議小組的工作間?”

柯南道爾點了點頭,卻並沒有回答,矜持嚴肅的很,還真有那麼一絲肩負國家安全重任的味道。

手術刀和黃鶴樓兩人的話也明顯少了不少。

“這個是我們的檔案室,裏面記載着從1945年不可思議小組成立到現在我們所發現的所有靈異事件。當然,我們都用科學的理論矇混過世人,所以你們纔不會知道。”

柯南道爾走到一個表明着檔案室的門前,而後輕輕打開了白色的門。

尹琿疾走了兩步,內心充滿震撼,他完全沒想到世界上靈異事件竟然又這麼多,一排排的架子整齊的擺放在這個足足有上千平米的房子裏面,每一個架子之間只有一米左右的距離,每個架子上面都密密麻麻的擺放着落滿了灰塵的檔案少說也得有一百份。

這讓他有些難以接受,試想一下,一個只撞過兩三次鬼的中國老百姓,一下子知道在中國其實發生過數十萬件靈異事件,讓他如何相信?

現在他內心不僅僅是震撼,還有疑慮。同時也感慨不可思議小組的保密能力,數十萬件靈異事件無一宗泄密出去,老百姓依舊堅信着無鬼神之說。恐怕連美國的中央情報局都沒法把持住這種局面吧。

霸氣重生之超強天后 柯南道爾有些驕傲的語氣講道:“在這些檔案裏面,發生在這幾十年的比較多一點,根據我們超強計算機的分析數據表明,靈異事件正隨着社會的進步而愈發頻繁,紙始終是包不住火的,用不了多長時間,鬼神之說肯定會被大衆慢慢接受,到時候人類和鬼,或許會答應共用一個地球。”

柯南道爾的話有道理,尹琿也有些相信了,雖然許多捉鬼的行業都都已經失傳,現在他繼承的道術不過是滄海一粟,但是他相信將來隨着科技的發展,鬼神之說逐漸的被民衆所接受的時候,肯定會有高科技摻雜進來,說不定還會發明捉鬼器。

霸道帝少惹不得全文免費閱讀 到時候等待人們的,可能不是人和鬼共享一個地球,而是人和鬼之間的戰爭。

“走吧,這邊來。”柯南道爾關上了門,然後帶着他繼續走,長長的走廊很整潔明淨,地板照射出他們的身影來,徐徐晃動。偶爾有反光照着臉龐,讓他有些不適應。

雖然是位於地下,不過確實比地面還要明亮,這裏的照明設施是二十四小時常開的。

順着走廊沒走多遠,便是另一個門。門前同樣有一個偵測工具,柯南道爾的眼睛湊上去,一道紅光在他的眼睛上掃描過。

“柯南道爾組長,歡迎您。”門上再次傳來了一陣機械聲音,接着門便吱吱呀呀的打開了。

房間很大,不過卻被厚重的防彈玻璃隔成了一個個的小辦公室,數了數大約又七個房間。四個房間裏面有人,其餘的三個房間卻是無人。

每個房間的擺設都非常的簡,,除了電腦電腦桌以及一些喝水茶具和一隻沙發之外,再無其他。

柯南道爾的雙手啪啪在半空中拍了兩下,發出尖銳的響聲,然後大喊道:“都給我出來,咱們又有新成員了。”

話音剛落,房間裏頓時忙活起來了,四個人慌忙從辦公室裏面鑽出來,匯聚在柯南道爾跟前。

這麼一看,他真的愣住了,這可真是一鍋大雜燴啊,雖然僅僅是四個人,不過卻是各個行業的精英。

這四個人之中,一個穿着道袍,另一個穿着和尚服,其餘的兩個人裝束也很怪異,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麼職業的。

“來,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個是剛剛加入我們不可思議小組的成員,是斂宗的繼承人,以後你們死了可以找他給你們入殮。”柯南道爾嚴肅中無不透露出風趣幽默的開口,同時開始介紹對面四個人:“這個是鳥鳥大師,少林寺出身。”他指了指一個光頭和尚,但見他光頭大眼鼻子塌,胸前掛着檀木念珠,頗有一番宗教人士的風範。

“這位是……”

“老道名喚道姑,原爲嶗山道教太清宮的大師姐,一身道術修爲可圈可點。這麼說來,你還應該喊我一聲師姐呢,畢竟都是道教傳人。”

尹琿打量了一下這個師姐,穿一身墨綠色道袍,左眼被頭髮擋住。頭頂扎有朝天辮,雖然已近中年,但因爲時常保養得的緣故,膚色一直比小姑娘還水嫩。

他微微點了點頭,然後恭恭敬敬的伸手握了個手。

“來,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個人。”手術刀則是拉住他的手臂拽到了一旁那個虎背熊腰的人面前,他仔細的打量了一眼,卻發現這人長得的確夠彪悍的,一身肌肉在陽光的照射下亮光閃閃,充滿了強勁的爆發力,力量堪比機器人,國字臉,刀字眉,表情淡漠,好像根本不把這些人放眼裏似的。

“此人是狙擊手孫天,小組中資格最老的成員,解放軍雲南第14集團軍一級英模,獲‘共和國衛士’勳章。退役後被吸收進首都公安廳。個人戰績是上世紀對越自衛反擊戰中,孤身一人潛入原始森林,不吃不喝潛伏了兩天兩夜,在三百米開外狙殺了越南英雄阮成,之後三十名越南士兵包圍,全殲後抽身離去,而現場留下的屍體無一不是槍槍爆頭。”手術刀好像在介紹裝備一樣的介紹他,最後還唏噓不已:“名副其實的英雄,我的偶像。” 尹琿點了點頭,看看狙擊手淡漠的眼睛,深邃而且充滿了危險氣息。

“這個人是爆破專家孫東。”手術刀繼續的介紹着。

話還沒說完,那個被稱爲爆破專家的傢伙卻是做了一個爆炸的動作手勢,手裏還高喊了一聲:“砰,砰,藝術就是爆炸,砰砰砰。”

“喂,大叔,能不能老實點,給新童鞋留下一個好印象嘛。”

“嘿嘿,好印象?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我這幅模樣還怎麼給人留下好印象?”

那個看似大叔級別的人物吊兒郎當的回答。

尹琿仔細打量了一下他,一箇中年的怪大叔,戴蛤蟆鏡,蓄長髮,儼然是一副非主流的形象。

“他是爆破專業的天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組裝出各種大小不一,威力不一的炸彈。在他的眼裏,“藝術就是爆炸”。”手術刀給他介紹着,同時看看尹琿的表情,卻發現他表情淡定,似乎沒有被這些奇妙罕見的人給震撼住。

“喂,尹琿,你難道沒發現不可思議小組的人都很厲害嗎?”手術刀一臉不解的問道。

“恩。”尹琿回答着,有些心不在焉。

“怎麼了師弟?那裏不舒服嗎?”沒想到看出來不對勁的竟然是道姑。

“恩,現在天差不多黑了,我怕我外面的朋友會有危險,心頭有種不祥的預感,我覺得我應該出去看看。”尹琿眉頭皺起來,很明顯是擔心的表情。

“喂,道姑,你到底和多少男人接觸過,竟然能看透男人的心思,作爲一個道姑,你要清心寡慾,不爲難色所誘人才行。”鳥鳥大師竟然有些反感起來:“最起碼不要在我面前和別的男人勾三搭四的,我會吃醋的,阿彌陀佛。”

“喂,這是我們女人的第六感成不成,和那牀上經驗沒一點掛鉤的地方,你不要胡亂誣賴好人啊。”道姑也回罵了幾句。

兩個人爭吵糾纏互相調戲的聲音在這個碩大的地下辦公室穿的沸沸揚揚,迴音不斷。

尹琿這時候纔開始驚訝起來:“我的天啊,這哪像宗教派人士,根本就是兩個輕浮男女,竟然當衆打情罵俏。”

“喂,小夥子,不要誤會,我們只是宗教交流罷了。”那鳥鳥大師捋了捋尚未成形的鬍子,忽然變得一本正經起來。

鐮幫紝鐮幫紝鐮般

虎背熊腰的特種兵邁動着特大的步伐,朝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尹琿從他孤獨的背影上看得出來,此人肯定性格孤僻,不怎麼合羣,肯定有心理疾病,或許和當年殺人過多有關。

“啊,不好,都趴下,都給我趴下,我的k77定時炸彈忘記關掉定時器了。”就在尹琿放鬆一口氣的時候,那爆破手卻忽然慘嚎了一聲,並且猛然撲到前面將特種兵撲倒在地。

與此同時,手術刀黃鶴樓和柯南道爾臉上都閃過了一絲驚恐,接着黃鶴樓一個撲身,將尹琿壓到自己身下,他甚至都沒反應過來,就是一陣驚天巨響,眼前的火光沖天,那灼熱感讓她快要窒息了。

“啊!”手術刀慘叫了一聲:“我的屁股。”

雖然極其好奇他的屁股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不過現場根本不容許幾個人睜開眼睛,而且就算睜開眼睛恐怕能見度也不足幾米,更別說看在前方十幾米距離的手術刀了。

耳邊的轟鳴聲仍舊不斷響起,剛纔那強烈的爆炸聲讓他仍舊是有些昏迷。

等到四周的濃霧都散盡,火光也沒剛纔那麼大的時候,尹琿才感覺壓在身上的黃鶴樓爬起來了,他也緊接着爬起身,看看趴在身邊的柯南道爾,忙動了一下腰身想站起來扶起她

可是身體剛動彈了一下就是渾身的酥麻,痠痛,頭好像裂開一樣的疼,看東西也是模模糊糊,不知道是不是受傷了。

“打120,快打120,我這個炸藥是用春藥組裝成的,爆炸威力不是很大,可是散發出來的氣味纔會讓你們真正的欲罷不能。”爆破專家想笑而又笑不出來的在朦朧的煙霧裏面大聲的叫喊着。

“春藥?你個變.態。”尹琿破口罵了一聲,一咬牙,拼了全部的力量,竟然猛然站起身來,抱起柯南道爾就是衝出了這個地方。

身後幾個人也紛紛跟了上來,最後砰地一聲關掉了門。

“道姑,道姑,你沒事吧。”鳥鳥大師撲到道姑的身上,拼命搖晃着她的胸部,不知道他是在救人還是在吃豆腐。

“好,不要着急,我這就給你人工呼吸。”鳥鳥大師張開嘴,就要吻下去,不過道姑醒的及時,一翻身,從他的襲擊範圍內闖了出去。

“啊,啊,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特種兵彪悍的身體每走一步地面都強烈的顫抖一下,舉起拳頭一拳打在了門上,那門竟然晃動了三分,緊接着飛起一腳,那門直接碎開了,特種兵叫罵着走了進去。

“不好,柯南道爾,快去阻止他,這種春藥藥性極其強烈,若是他吸附的過多的話,強烈的藥性會讓他對你們兩個女性做出很不理智的行爲的。”

柯南道爾臉色嚴肅,捲起衣服捂住鼻子,也顧不上身上傳來的陣陣撕心裂肺的痛苦,便衝進了房間裏面:“特種兵,現在緊急集合,有重要任務。”

特種兵在軍隊裏面呆慣了,對長官的命令那是言聽計從,三秒鐘時間便出現在柯南道爾身邊,敬了一個軍禮:“長官,請指示。”

“跟着我,咱們到外面去。”柯南道爾轉身便是順着長長的走廊走去。

特種兵也用標準的軍姿跟在柯南道爾身後。

門被踹開,房間裏面的煙霧也瀰漫出來,猶如是漂浮的魔鬼四處張牙舞爪,厚重的霧氣落到地面,朝着幾個人癱軟的地方蔓延而去。

尹琿害怕這股強烈的藥性會讓他對唐嫣做出不理智的行爲,連爬帶走的跟上了柯南道爾。手術刀黃鶴樓爆破專家三個人那也是沒命的想逃出後面毒霧的追蹤。

所幸剛纔的爆炸並沒有對他們造成多麼強烈的傷害,行走能力很快的便恢復了,一直逃到安全通道,這纔是停下來歇息,重重的喘息着。

“沒事吧。”尹琿看了看柯南道爾,她渾身上下似乎都籠罩上了一層黑霧碎屑,潔白嫩白的臉也是黑一塊白一塊。

“沒事,還行。”她重重的咳嗽了兩聲,回答說。同時將臉扭向了爆破專家:“大專家,你沒事吧,現在你感覺如何?”

“恩恩,沒事兒,我還好,多謝老大的關心。”對於柯南道爾的關懷,他竟然有些感激,和他想象中柯南道爾找他算賬的情景相差甚遠。

“恩,沒事就好,現在咱們該算一算那炸藥的賬了。”柯南道爾站起身,拍了怕手上的灰塵泥土,奸詐的微笑讓爆破專家孫東全身戰慄。

“你覺得咱們往上報的時候該怎麼說呢?是說你操作失誤將工作室給炸掉了,還是說你故意炸掉的?”

爆破專家孫東滿臉愧疚神色:“我覺得咱們應該說是恐怖分子襲擊。”

“廢話,恐怖分子怎麼找到這麼隱祕的地方?難道我們中間有間諜?是你嗎?還是新來的尹琿?”柯南道爾步步緊逼:“這件事你別想逃脫責任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柯南道爾發起火來果真讓人害怕,剛纔還是凡事都好商量的表情,現在竟然掛上非要置人於死地的嘴臉,連尹琿都有些害怕了。

“黃鶴樓,你幫忙說說情。”孫東終於害怕了,伏到黃鶴樓的耳邊,輕聲細語的開口,這時候他意識到柯南道爾那難得一遇的臭脾氣今天終於爆發了。

“這件事我也是無能爲力啊。”黃鶴樓嘆了口氣,狠狠地抽了一口煙,吐出了一個大煙圈,緩緩上升。

“這個……你放心,凡事好商量,這樣吧,幫我擺平這件事,你上次要的k12我下個月幫你組裝完成,滿意了吧。”

黃鶴樓看了看孫東,想了想,眉頭皺的老高,看了看柯南道爾,然後又加緊抽了一口煙,嘆了一口氣,濃煙將他的臉都蒙上了:“這件事不好辦那,你又不是不知道組長老大的那臭脾氣,豈是一般人所能勸的了的。哎,不好辦那。”

“兩個k12,這下你滿意了吧。”孫東咬了一下牙,然後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下了狠心。

“好,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黃鶴樓一陣奸詐的微笑:“老大,他給我兩個k12,下次我給你一個。這件事就說是意外爆炸吧。”黃鶴樓一臉得意揚揚的看着柯南道爾,一副奸計得逞的神色。

“好嘞,就這麼辦。”柯南道爾剛纔那作死的表情瞬間消失了,掛上了一副笑臉:“你小子終於肯出血了,不容易啊不容易。”

“你們……你們合夥敲詐我?”爆破專家孫東這才知道上當了,破口狂罵了起來。

“誰叫你這個鐵公雞一毛不拔的。”黃鶴樓嘿嘿的笑了笑,看看柯南道爾,兩人各自伸出手掌一拍即合“合作愉快。”

尹琿那叫一陣汗顏啊,這就是國安局第七小組的成員?怎麼沒一點正經?

“不用這麼吃驚,慢慢你就會習慣的,咱們國安局就這樣,沒事兒的時候咱們就是哥們,混吃混合的不正常人員,等到有任務的時候,一個個都往死裏鑽牛角尖,嚴肅的很,不開一點玩笑。”手術刀拍了拍尹琿的肩膀,嘿嘿笑了笑:“走吧,這座辦公室上頭的人會花費錢財和物力來修復的,不用咱們操心,還有你的檔案和相應的武器工具柯南道爾會親自給你弄好的,這一點你放心好了。” “恩,那就麻煩你了,若是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出去了,現在天色晚了,我害怕唐嫣會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遇到危險。”尹琿的心早就已經飛到外面去了。

“好吧,這個地方暫時也沒法住了,得讓春藥揮發乾淨之後才成。咱們去別墅吧,這幾天我去總部給尹琿辦理一些證件以及把這件意外爆炸的事情報上去,孫東,你的任務也要抓緊哦,只有一個月的時間。”

孫東嘆了口氣:“我這次是認栽了。”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黃鶴樓:“虧我這麼信任你。”

“沒辦法,套用一句古話,朋友就是用來出賣的。”

“出賣你個頭。”孫東苦笑着罵了一句。

上了車,將他們一個個的運輸到國安局破舊的樓房裏面,很快便走出了地下室。

現在纔不過下午兩點鐘左右,好容易來一趟北京,尹琿準備逛上幾圈,和他們幾個人告別之後便找到了唐嫣,帶着唐嫣直奔天安門,在巨大的毛主席像下面,尹琿陡然升起了一股愛國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