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翻出來一具被掩埋的屍體,還是翻出來一些可以用的東西,就算是食物跟武器,也不能讓他們古井不波的臉上出現一點表情,就像是一群行屍走肉一樣機械的在動著。

但無一例外的,這些人在看見秦思宇的車隊過來時,就突然活了過來,就像是受到了驚嚇一般,臉上首先浮現的都是驚慌,眼神躲閃間不敢與秦思宇望出來的眼神對視,只是加快了自己手上的動作。

越向前走,這樣的人越來越多,最後秦思宇幾人只能從車裡面出來,然後步行向前面走去。

沿路上,在兩邊的廢墟中布滿了斑斑血跡,甚至有時還有一節布滿灰塵的肢體露在外面,等著有人前來發現他。

秦思宇就好像看不見這些,邁動的腳步跨過一具具沒來得及搬走的屍體,然後在血泊中,堅定地向著市政府大樓走去。

等他的腳步終於踏上市政府大樓的台階時,在他的身後,在那些低著頭的倖存者裡面,有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且聲音裡面竟然有那麼一絲嘲諷的意味。

『秦團長,恭喜你掌控長安城!』

聽見這聲音,負責留在市政府樓前警戒的一個二級進化者面色一變,眼神銳利的看向了聲音響起的地方,同時嘴裡立刻厲聲喊道;『誰,是誰在胡說!』

他也聽明白了這話裡面的陰陽怪氣,一瞬間就嚇到了,擔心秦思宇責怪到他的頭上,便趕緊先出聲訓斥道。

在那聲音響起的時候,周圍的倖存者就知道要遭,等那二級進化者的聲音也響起來時,在那聲音周圍的倖存者們,立刻一鬨而散,只留下了孤零零的三道身影站在原地。

這三道身影,除了其中一個沒有任何能量反映的普通倖存者是中年外,其他兩人都顯得年輕許多,但也看著比秦思宇年齡大,更重要的是這兩人是進化者,在周圍人離開時,這兩人迅速擋在了中年人身前。

『你是什麼人?』那二級進化者走了過來,而且邊走身上的能量波動反應越強烈。

兩邊一些負責警戒的隊員們,看見這一幕,有的選擇一起走了過來,有的則面露凝重,站在原地緊張地看著那三人,似乎在為他們擔心一樣。

周圍其他倖存者也是一樣,雖然他們為了避免被波及及時離開了,但卻站在一邊,看著那二級進化者向著三人走去,甚至有的臉上已經有了一絲憤懣。

秦思宇站在台階上,將面前的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然後他看向了出聲的那位中年人,而那中年人則怡然不懼地看向他,眼神里有著一股不加掩飾的悲憤。

就在那位二級進化者快要走到三人身前時,就在那兩個保持戒備的進化者臉色轉換的時候,秦思宇喊出了聲。

『住手!』

聲音響起時,秦思宇的身體動了,他一步邁下台階,然後向著那三人走去,至於那二級進化者,則是面露忐忑的笑容退了幾步,然後站在了一邊。

秦思宇眼神掃了一下這人,精神力就進到了市政府大樓裡面,直接找到了還在裡面主持清理的麻籍,然後他明白了這人是誰。

『你是?』秦思宇看著對面那中年人,居高臨下的低頭問道。

『我叫歐陽振華,一個普通的倖存者而已,怎麼秦團長打算親自收拾我!』中年男人,也就是歐陽振華微微抬頭仰視著秦思宇。

秦思宇掃了眼兩邊已經臉色發白,但眼神里卻透漏著一絲堅定的兩位進化者,搖了搖頭道;『這倒不至於,嘴長在你身上,想說什麼是你的自由,我就是好奇你這話裡面的意思而已!』

『怎麼這話對秦團長很難理解嗎!』歐陽震華眯眼,但說出的語氣卻是濃濃的嘲諷。

歐陽振華知道秦思宇為什麼這樣問,他知道秦思宇是在故意裝傻,畢竟現在場中還有一些其他的倖存者,他作為一個勝利者,自然要維護自己的臉面。

而且說這話時,歐陽振華的身上流漏出一絲威嚴的氣勢,這股氣勢令秦思宇感到了熟悉,似乎眼前這人以前身在高位,訓人已經訓習慣了一樣。

『歐陽先生是政府人?』秦思宇挑眉。

『秦團長,這人我想起來了,末世之前好像是市政府裡面的一個處長,但末世后新組建的市政府,他好像沒在裡面!』 聽說娘娘是小作精 邊上那個二級進化者聽著歐陽振華的名字,終於想起了這麼一個人。

『那也叫市政府,只不過是一個傀儡而已,只是可惜了一腔熱血,竟便宜了三兩混蛋!』歐陽振華看著那二級進化者憤怒道。

一想到這些事情,他的心中就有一股憤怒的情緒在激蕩,可看著四周的血跡,以及腦海中那個剛剛離開不久的身影,他的眼圈有點泛紅,鼻息也變得粗重了許多。

『既然如此,又為何說我掌控長安城,你難道不知道長安城現在還有其他幾家超級勢力存在,就算是那些二級勢力,也是還有不少的!』秦思宇心中想到了些什麼,但卻並沒有急於驗證,而像是在陳述某個事實一樣平靜說道。

事實上長安城確實還存在三個三級進化者勢力,至於二級進化者勢力還有多少,他自己也沒數過,但他肯定絕對不少,畢竟昨晚的戰鬥,他相信一定有人臨時突破。

『他們就算再多又如何,長安城目前還有可以對抗你們的人嗎,我想其他幾位三級進化者,此時恐怕正巴不得怎麼跟你們握手言和吧!』歐陽振華對秦思宇的話根本就不相信一個字。

『既然這樣,我也沒有什麼話好說了,但我剛好要去看望袁市長,你要不跟我一起!』秦思宇心中笑了,但話里還是在隱隱激他。

『袁市長還活著?』歐陽振華話里不相信,臉上更是表現的更明顯。

『這事本來是個秘密,我們計劃等過兩天才公布的,現在我先告訴你,其實不僅袁市長還活著,就連游忠雲隊長、王國軍副廳長、呂俊柳團長這幾人,他們也還活著!』看著歐陽振華的神色,秦思宇打算給他加點料。

果然隨著秦思宇後面說的這三人名字出口,歐陽振華的臉上閃過一絲怒意,然後直接看著秦思宇的眼睛道;『我跟你進去!』

『振華叔,不要去!』左邊那個進化者第一個出聲。

『就是叔,不要相信他們,不能光聽他們在這邊說!』右邊的進化者也著急的勸阻。

歐陽振華根本就不為所動,見秦思宇一直看著他,似乎在等他先走,便直接邁步跨過他身邊,然後當先向著市政府的台階走去。

『這麼多人看著,秦團長都不怕我死在裡面,我又怕什麼!』歐陽振華一臉的傲然,然後在兩邊倖存者複雜難明的眼神中踏上了台階。

『哈哈哈,歐陽先生放心,我說的話都是真的,我親自帶你去看,我也保證你的安全!』秦思宇邁步追上,只不過在經過那二級進化者時,只是淡淡的留下一句話。

『收拾一下,等下隨麻隊長一起出去!』 第五百零五章新的長安城(二)

秦思宇陪同歐陽振華,兩人一起來到安置袁榮祥的房間時,袁榮祥已經醒了,只不過因為之前受傷了,他的身上還纏著一拳繃帶。

『袁市長,你怎麼樣,嚴重不嚴重?』歐陽振華看見袁榮祥的第一眼就快步走了過去,然後站在一邊問道。

秦思宇站在門口,將袁榮祥的身體觀察了一下,看到他已經進化成為了一級進化者,點了點頭,然後就看著二人在那邊交流。

『秦團長也來了,進來坐吧!』 因爲愛情 袁榮祥笑的很難看,但還是招呼著秦思宇也坐下。

『我就不坐了,聽隊員說你有進化的趨勢,我只是過來看一下而已,既然袁市長已經進化完成,那你就先休息,我就先去忙其他的了!』秦思宇婉拒,然後轉身出了門。

『你怎麼跟他一起來的?』等秦思宇出門后,聽不到他的腳步聲了,袁榮祥才看著歐陽振華問道。

歐陽振華便將他們在門口的相遇講了一下,然後告訴袁榮祥,游忠雲、王國軍、呂俊柳三人還活著的消息。

『這三人竟然沒死,你說他是什麼意思?』袁榮祥皺眉,看著面前的歐陽振華問道。

就在袁榮祥與歐陽振華在那邊猜著秦思宇的意圖時,秦思宇已經走進了臨時搭建的通訊中心,然後守在這邊的麻籍對著秦思宇點了下頭,就帶著刀疤以及小五憂心忡忡的離開了。

就在秦思宇走進市政府大樓的這段時間裡,通訊中心的電台裡面,不斷傳來各支隊伍遇險的情況,麻籍早就坐不住了,要不是通訊中心實在太重要,他早就出去了。

此時看見秦思宇進來,麻籍直接就離開了,然後下了樓之後,就將等在下面的,那個跟刀疤拜把子的二級進化者帶走了。

也不是他想帶著這些人的,實在是他自城東出發時,隊伍的人數太少了,考慮到他這個方向將會遇到的阻力,麻籍這才同意刀疤的提議,將城東這邊依附於他們的隊伍帶上。

其實城南過來的兩支隊伍同樣如此,也將路上加入他們的一些隊伍吸納了進來,再加上原先依附的隊伍,這才形成了兩支人員充足的攻擊箭頭。

這些人並不是全是真心的歸附於暗黑中,實際上他們有的是在投機,只不過他們投機贏了,獲得的回報也豐厚到了讓他們咧開了嘴。

因為攻堅硬仗全是暗黑團的隊員完成的,他們做的只是跟在後面,趁勝追擊以及協助攻擊,還有的就是此時他們做的,維持穩定。

但這些人裡面有的人卻比較心急,竟然一邊穩定一邊搜刮,甚至還擴大打擊範圍,一下就激起了倖存者們的反抗情緒,這才造成了城內衝突不斷的情況。

暗黑團主力隊員在前面追繳頑敵,後面這些人卻在勒索搶劫,這種情況秦思宇路上已經察覺了,但此時進了通訊室后,他才明白事情究竟演化到了何種地步,說到底他還是低估了末世對道德的顛覆。

『發明碼消息出去,我暗黑團隊員,主要任務是肅清城內反抗勢力,儘快恢復長安城治安,所以對於主動放下武器者,我們可以做到不追責。

對於那些堅決不予投降的人,他們必須於今天晚上離開長安城周邊,不得在周圍逗留,我們可以放棄對他們的追擊行為,否則堅決打擊。同時對於那些假冒我們暗黑團的進化者以及倖存者,我鄭重聲明,事後我不會放過一個。

另外要求其他保持中立的勢力,立刻負責維持自己勢力周邊區域治安情況,同時請求西城監獄、三星廠、獵鷹大隊等一眾三級勢力,派人維護城外安定!』秦思宇對著通訊室的一個負責人說道,並示意他儘快發出去。

很快秦思宇的聲音,就在長安城各大勢力的營地響了起來,但響應者卻是寥寥無幾,秦思宇一點不著急,只不過卻仍讓人記下了幾個疑是最過分的進化者小隊。

所有人都在觀望,他們沒有參加昨晚的戰鬥,並不是因為市政府一方給予的利益不夠,而是他們從根本上就不相信這雙方。所以此時暗黑團雖然已經勝利,可這些人還是保持緘默,靜靜看著事態的發展。

秦思宇明白這些人的意思,更明白這些人的顧慮,但說實在的,對於這些人,才是他真正想要爭取過來的,因為他們的獨立,因為他們的絕對理智與冷靜。

這些人才是一群真正適應了這個末世的倖存者,雖然他們走得慢,但他們卻始終在前進,他們或許跑得慢,可他們卻走的穩當,一步一個腳印。

進化者的前進就像是狂風,橫掃身前的一切阻擋,但在遇到高山的時候,也只能撞得粉碎。只有這些人就像是流水一樣,浸潤著前方的道路,然後在潤物無聲間,會繞過或滲透過去。

但這些人並不是一直這樣的冷靜,就像是流水一樣,它也有著各種形態,在暴晒的夏天,它可以是涓涓溪流;而在數九寒冬,他也可以成為萬丈寒冰。

這一切的轉變,只在周圍環境的轉變而已,只是一種引導方式而已。

第一個對秦思宇聲明作出反應的,就是已經被趙東控制大部的互助會組織,然後他們通電聲明,願意協助暗黑團控制城北局勢。

接下來就是西城監獄,他們也同意支持,且願意分出一部分隊伍,進入西內城維持那塊地區的治安。

接連兩家三級勢力表態,慢慢的越來越多的倖存者隊伍站了出來,雖然最終也不到長安城進化者勢力的三分之一,但秦思宇卻感覺到了滿意。

很快散布在城南以及城西的反抗力量被清剿一空,然後外派的各支小隊搖身一變又成了治安巡邏隊,在內城區開始捕殺一些趁亂冒出來的變異獸。

而在長安城局勢穩定下來后,秦思宇也正式派出了侯元跟柏樹兩位代表,分別開始拜訪長安城內的各支勢力首領,邀請他們共同出席後天的聯席會議。

這次的會議,既算是對那已經消亡了的幾個三級勢力的利益,以及市政府的利益重新劃分,也算是長安城倖存者勢力的重新洗牌。

於是在跟劉勝幾人確定下來幾條大致的方針后,秦思宇靜下了心開始在城中頻頻露面,同時也不斷的推出一些列惠及所有倖存者的措施。

最起碼看見那些醫治困難的傷員后,秦思宇指示方瑜拿下了一座位於市中心附近的醫院,然後重新開啟了它,作為長安城的。

當然秦思宇也沒有忘記展露自己的優勢,那就是已經被稀釋了的進化藥劑,完全被他當成了特效藥使用,至於在戰鬥中威力巨大的暗能步槍,他也抽了幾人跟在了身邊。

秦思宇不僅僅將這當成了一場普通的作秀,更是當成了展示暗黑團實力的機會,他在傳達一個很清晰的信息,那就是暗黑團有能力更好的守護以及造福長安城,為自己在後面的聯席會議上造勢。

就這樣在長安城所有勢力,對秦思宇展露出來的這兩樣東西感到震驚時,就在他們私下猜測著暗黑團還掌握著什麼了不起的東西時,聯席會議終於按時召開了。

就在這一天的早晨,數百位進化者聚到了市政府這邊,然後在柏樹的帶領下,來到了位於市政府旁邊的一座商務酒店裡,這裡已經被暗黑團臨時開闢為會場了。

數百位進化者鬧哄哄的匯聚在一堂,相熟的就湊在一起打招呼,然後悄悄地問有什麼暗地裡的消息,不相熟的,就在會場上竄來竄去,不斷遊走於各個小團體之間。

至於僅剩的三家三級勢力,就像是被眾星捧月一樣,身邊圍滿了打聽消息的人,但這些人卻都一臉的苦悶,全然沒了以前的那種超然。

此時還沒有開會,但五家三級勢力的首領卻坐在了一起,其中秦思宇與小趙坐在了一個方向,韓霈蔣仲發坐在了另一個方向,至於宋旭權則面無表情地坐在韓霈蔣仲發對面,只留下最後低調的程堅亮,坐在了靠近門口的方向。

看著坐在面前的四個人,秦思宇知道後面不管自己在長安城想做什麼,最起碼一定要爭取獲得這三個勢力的支持,要不然就必須明確的告訴他們,不要拖自己後腿。

雖然以他們的實力,長安城已經沒有了他們的對手,但秦思宇考慮的卻是另一個方面,那就是他們已經吞下了太多的東西,再吃下去說不定會消化不良,既然如此還不如先維持現狀。

想到這裡秦思宇看了一眼自己側后的侯元一眼,示意由他開始這場大會前的溝通會。

『目前的局勢,我相信四位隊長心中已經很清楚了,首先我在這邊先感謝諸位在之前的戰鬥中保持中立,當然更感謝韓隊長的援手!』說到這裡侯元對著韓霈再次致謝,雖然他之前已經謝過了一次。

『候副團客氣了!』

花花轎子眾人抬,既然侯元在幾人面前公開感謝了自己,雖然自己並不需要這些虛的,但韓霈還是開了口。

『我想諸位隊長對於今天這場大會的目的其實很清楚,今天這場與其說是聯席大會,實際上還是三級勢力的利益瓜分會,只不過區別則是,這一次我們暗黑團拿掉了其中大頭!』

『但我其實想告訴諸位的是,這個大頭我們暗黑團是不會白拿的,相反我們還會拿出來一部分利益,只不過我們卻是有一個建議,那就是重組長安城市政府,不知道諸位意下如何?』說到這裡侯元目光在對面四人臉上轉過。 第五百零六章新的長安城(三)

『重組市政府?』幾人心中一愣,但面上卻不漏絲毫,都在心中猜測暗黑團這樣說是什麼目的。

在來的路上,他們其實已經想到了暗黑團可能會藉機提出自己的利益需求,甚至韓霈已經跟自己的副隊長提前商議過了,那就是盡量不要在這個時候站出來。

颶風過崗,伏草惟存,這句古話可不是說說的。

如今的暗黑團,單要算高層戰力的話,已經是之前長安城所有勢力的三級進化者總和還要多,他們如今唯一欠缺的,就是中層與底層的勢力。

但這對於他們都不是問題,只要他們開始招收人手,蔣仲發相信有的是人願意加入他們,而且這樣的人還有很多。

但他卻沒料到,暗黑團竟然不是以自己的勢力直接統治長安城,而是要組建什麼市政府,所以一時間他也迷茫了,不明白侯元他們究竟要做什麼,這難道就是侯元說的他們拿出的東西嗎?

『候副團什麼意思?』蔣仲發好奇的問了出來。

三家勢力裡面,他們西城監獄的實力最強,擁有兩位三級進化者,而且隊長的實力更是可以力敵兩位三級進化者的圍攻而不敗,所以自然就成了三家的頭。

而且他相信,如果他們不問出來,另外兩家也一定不會問出來,宋旭權因為剛剛得罪於自己,肯定不會站出來,而程堅亮那人,本身也就是個悶葫蘆。

『沒有什麼其他意思,暗黑團畢竟只是一個私人的組織團體,但我們既然要團結眾多的倖存者,那就必然需要打出一個旗號出來。

而且長安城畢竟不是只有我們一家存在,事實上有我們五家三級勢力,所以我們的意思是,我們重組市政府這一權力機構,我們幾家的力量全部併入進去,然後共同建設長安城這座龐大的倖存者城市!』侯元做了簡單的介紹。

『全並進去?』蔣仲發吃驚。

『是的,只不過因為我們末世前還存在有各種身份,所以我們可以成立相關的部門,將所有人的力量最大化,同時我們應該組建一個約束進化者的部門,要徹底改變長安城之前的狀況!』劉勝在一邊補充道。

『秦團長說笑了,單以你們的實力,完全撐得起整個長安城,又何必做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而且你們考慮過一個情況嗎,你們的實力最強大,組建市政府如果有人不願意參加呢?』

蔣仲發看了一眼旁邊的隊長韓霈,發現他還是沒有說話的慾望,便試探的問道,同時也在仔細留意對面幾人的表情。

『我們不會強求,但後面的利益蛋糕,他們就只能看著了!』秦思宇捧著水杯突然說道。

見團長親自說話了,侯元就閉上了嘴,然後端正身子坐在了後面,將對面幾人,尤其是低調的程堅亮看在了眼裡,還向麻籍投去了問詢的目光。

『你了解這個人嗎?』侯元目光疑惑。

『不了解,沒接觸過!』麻籍搖頭,然後也奇怪的看了一眼程堅亮。

程堅亮身為一個三級進化者,可以說是一個異類了,他的勢力不大不小,而且還是在城東這個方向,但卻不跟勢力周邊任何的三級勢力交流,每次參加市政府組織的會議,也都是坐在角落一言不發,沒有一點的存在感。

就像這一次,他明明坐在秦思宇對面,抬起頭就能看見秦思宇的眼神與表情,他卻全程低著頭,就好像腳下的地毯上有什麼有趣的東西一樣。

秦思宇親自開口了,蔣仲發也就不再試圖試探,現在雙方的首領直接王對王,有什麼事情他們也可以直接決定,就不需要他再猜測了。

『後面的什麼利益?』韓霈看著秦思宇問道。

『長安城要發展強大,離不開各種物資的需求消耗,但這些東西有的我們有,有的我們沒有。

沒有怎麼辦,那就只能出去搜集,長安城周邊雖然還沒被開發完,但就算某些有的東西也是很有限,所以註定了我們需要走出去。

而走出去,也就自然會將我們的消息傳播出去,一座安全強大的倖存者城市,可是很吸引人的,這些都是財富!』秦思宇淡淡說道。

『確實很誘人,可為什麼要拿出來分享!』韓霈不以為然的搖頭,然後再問。

『因為屍族,因為隱族,更因為那些或許還沒有出現的其他東西!』秦思宇想了想,隱晦的提醒道。

聽見這話韓霈眼神一凝,立刻知道秦思宇知道的,絕對比自己預想的要多,而且也更加的神秘。

至於秦思宇說的那,還沒有出現的其他東西到底是什麼,他卻不得而知,也無從猜測,但他卻明白了秦思宇似乎是在做什麼準備,而這恐怕才是他的根本目的。

自秦思宇來到長安城時,雖然他們之間接觸不多,但韓霈卻總感覺看不透秦思宇這人,而且尤其是那晚去救趙冬,他其實也是在進行投機,只不過對於趙冬這人他是真的欣賞,想將他吸收到自己隊伍來。

他在得到情報后,第一時間就判斷秦思宇會去救趙冬,所以他才率隊趕了過去,可惜當秦思宇趕過去時,卻差點嚇他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