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電話給楚行,讓他送你過去。」

「不必了,他開車速度太慢,讓他把車鑰匙給我,我自己開車過去。」

裴燁:「……」

能做裴燁的司機,楚行有車技方面還是有兩把刷子的,兩年前,楚行拿了雲城一次賽車比賽的冠軍,也是因為這個比賽冠軍的稱號,楚行才通過了重重考驗,成為了裴燁的司機。

可是,在傅芊芊的眼裡,楚行被定義為:開車速度太慢。

如果楚行聽到傅芊芊這句話的話,一定會被氣的吐血。

雖然,楚行的開車技術在傅芊芊的面前確實很菜。

裴燁:「好!」

隨後傅芊芊便離開了酒店,走時,順便叫上了吳名和曾月月一起。

因為接到了裴燁的命令,楚行趕緊連車和車鑰匙一起送到了傅芊芊的面前,傅芊芊自然的開著車載著吳名和曾月月倆人絕塵離去。

以傅芊芊的開車速度,只二十分鐘的時間,傅芊芊便到達了魏首長所在的軍區。

到了軍區門前,傅芊芊報了自己的名字,守衛兵便打開軍區的大門,把傅芊芊的車子放了進去。

等車開進了軍區,傅芊芊很快便找到了魏首長所在的辦公室。

傅芊芊進去的時候,吳名和曾月月倆人便在外面等候。

魏首長是一名五十多歲,頭髮已經禿頂的中老年人,臉上滿是歲月的蒼桑,看起來,好像六十多歲一般。

以前的紫車不止一次見過魏首長,她以傅芊芊和身份見魏首長還是第一次。

大唐地主爺 靳首長和魏首長倆這倆老頭一見面或是打電話的時候喜歡鬥嘴。

因為這位魏首長很顯老,靳首長總說,每次見到魏首長的時候,他都有一種優越感,以前是因為他們雲城市有紫車這位黑鷹突擊隊隊長,而且,紫車是他親手帶出來的最年輕的女上將。

她為紫車時,給靳首長掙了不少面子。

後面紫車沒了,靳首長還是覺得有優越感,因為,雖然他頭髮花白,可是,他有頭髮啊,魏老頭的頭頂一根毛都沒有。

每一次聽到倆人鬥嘴,傅芊芊都感覺這倆首長像沒長大的小孩一般。

看到魏首長,傅芊芊覺得很是親切。

可是,她現在的身份不再是紫車,她也不能用紫車的身份與魏首長相認。

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 她很恭敬的站在魏首長面前敬了一個軍禮。

「雲城南相軍區傅芊芊報到。」

魏首長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你就是傅芊芊啊,進來坐吧。」 「謝謝首長。」

傅芊芊走進去之後,恭敬的坐在了魏首長辦公室里的紅木椅上。

從傅芊芊渾身散發出的強大氣場,以及傅芊芊目光的精銳,魏首長能感覺到傅芊芊這個人的力量和智慧。

而從傅芊芊的身上,魏首長竟然再一次感覺到了從紫車身上感覺到的氣息。

而眼前這個女孩,才剛剛十八歲的年紀,就已經這樣優秀,比十八歲的紫車還更勝一籌。

將來,她的前途不可限量。

魏首長有些感嘆的看著傅芊芊:「沒想到,雲城南相軍區竟然人才輩出,看來,紫車後繼有人了。」

面對魏首長的誇讚,傅芊芊有些謙虛的表示:「魏首長,我只是略有所成,並比不上紫隊長,您謬讚了。」

魏首長看著傅芊芊輕輕笑道:「不錯,態度比以前的紫車要好。」

傅芊芊皺了下眉。

聽魏首長這意思,她以前的態度……很不好嗎?

「魏首長,靳首長打電話給我,說您有事想找我幫忙,不知,是什麼事呢?」傅芊芊開門見山的問。

重生劫:傾城醜妃 魏首長臉色凝重了幾分:「我確實是有事要找你幫忙,這次,W國特使一行人來我國進行友好訪問,並且,還是為了能夠促進兩國能加深貿易合作,這對兩國都是很好的一次建交機會,但是……」

傅芊芊淡定的坐在原處,等著魏首長說下去。

魏首長看著傅芊芊的臉,然後繼續道:「想必,你們之前在雲城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有一些危險分子,打算趁此機會,破壞兩國的邦交,而且,W國的特使一行人差點遇害,幸虧有你在現場,否則,W國的特使一行人,恐怕就會遭到毒手。」

「我已經得到了準確的消息,明天的京宮之行,那些人還會出現在現場,所以,我想請你協助我們京城的軍方和警方,打擊欲破壞兩國邦交的犯罪分子。」魏首長目光如炬的看著傅芊芊,裡面彷彿有火焰在燃燒。

那是屬於軍人的一腔熱血。

軍人的身上都肩負著保護國家和群眾的責任,也有維護國家和平的責任,他們就是為了和平而生。

傅芊芊立刻站定,雙腿併攏,恭敬的大聲答:「是!」

魏首長嘴角微勾的看著傅芊芊。

現在……真的是後生可畏啊。

魏首長看了一眼站在辦公室外面的吳名和曾月月:「你和你的同伴就只有三個人,這次的行動,我自然不會讓你和你的同伴孤身戰鬥,我們京城軍方也會派精銳人員參與這次的行動,讓他們配合你們,這次的行動過程中,他們全部聽你指揮。」

全部聽她指揮?

傅芊芊驚訝的張了張嘴:「呃,魏首長,您這麼決定,是不是太草率了?」

「我相信老靳的話,他說你能勝任,你便能勝任,還是,你怕你降服不了他們?覺得你自己的能力比他們差?」

傅芊芊皺眉:「當然不是!」

指揮作戰方向,她向來不認為有多少人可以比得過自己,特別是京城這些只會悶頭訓練的兵,與他們常在世界上跑訓練作戰,有了豐富實戰經驗的人,簡直有著天壤之別。

因為,訓練最重要的就是實戰,傅芊芊的指揮作戰,也全是在實戰中積累的經驗。

魏首長笑著點頭:「既然如此,這次的任務指揮權就給你了,至於與你合作的人,已經在校場等著你們了,去跟他們見面熟悉一下吧。」

「是,魏首長。」

從魏首長的辦公室里出來,傅芊芊便直接往校場的方向走去,吳名和曾月月倆人在傅芊芊離開之後,自然是跟在她的身後。

三個人除了吳名的年紀稍大一些,但是,吳名也僅僅只有二十歲,傅芊芊和曾月月倆人也不過都是十八歲的年紀,三個人的年紀看起來都不大。

校場上,杜希明和冉來慶兩個人已經領著數十名從團中挑取的精銳,站在那裡等著傅芊芊等人的到來。

作為一團之長的杜希明已經是上校的軍銜,而作為副團長的冉來慶也是中校軍銜。

在此之前,他們接到的命令,讓他們配合從雲城那邊過來的人執行任務,而且……他們要配合的人居然是一名只有上尉軍銜的女人,一接到這個命令,他們便以為,這是魏首長故意給他們難堪,否則,魏首長怎麼會讓他們配合一名只有上尉軍銜的女人呢?

就算是配合的話,也該是那個女人和她的戰友配合他們吧?也不該是他們配合他們。

越想他們兩個就越不服氣,便在原地等著傅芊芊他們出現,看看他們到底是有什麼三頭六臂,能讓靳首長親自下令,讓他們來配合她。

正想著間,三道人影遠遠的朝校場這邊走來。

站在杜希明和冉來慶兩個人身後的人出聲道:「團長,那邊來了三個人,應當就是首長說的那三個人了。」

杜希明和冉來慶兩個人朝傅芊芊他們過來的方向看去,兩人的雙眼都仔細的打量著傅芊芊他們三個人。

慕醫生,你老婆又闖禍了 為首的那個女孩身上穿著休閑套裝,腳上穿著運動鞋,長發紮成了馬尾在身後,雙手負在身後,渾身散發出一股強者氣息,但是,看那女孩的臉型有些偏娃娃臉,容貌更是出眾,可是,這樣年輕的臉型,配著她身上的氣息,明顯不搭。

女孩身後的一男一女看起來也很年輕,那兩個人看起來就沒什麼氣勢,一個個好奇的看向旁邊,如同沒見過什麼世面的鄉巴佬一般,有種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的即視感。

一看到這三人,杜希明和冉來慶兩個人馬上就對這三個人沒什麼好感。

乳臭未乾的三個人,居然要當他們的指揮官,他們怎麼可能會服?

吳名會左顧右盼,是因為想看看這邊的軍區與他們雲城軍區有什麼不同,看了一圈之後,他發現,這邊的軍區與他們那邊沒什麼兩樣。

曾月月純屬是好奇。

因為她從來沒有進過軍區。

當她打量完軍區之後,目光落在了杜希明和冉來慶的臉上,然後興匆匆的說:「咦,那兩個人……芊芊,好像有人不服你呦。」 在曾月月說這句話的時候,傅芊芊早就已經發現了杜希明和冉來慶倆人的目光,也將那兩個人臉上的不服氣看在了眼裡。

但是……這個世界上,向來是以強者為尊。

走向杜希明和冉來慶倆人面前的途中,傅芊芊背在身後的雙手輕輕的動了動,手指動的時候,骨節發出陣陣輕脆的骨響。

不一會兒,傅芊芊、吳名和曾月月三人便走到了杜希明和冉來慶一群人的面前。

傅芊芊以一種標準的軍姿姿勢站在了杜希明和冉來慶面前。

按理說,傅芊芊過來了,又是以他們指揮官的身份到來,杜希明和冉來慶倆人看到了傅芊芊,應當先向傅芊芊行禮。

但是,看到傅芊芊站在自己面前,杜希明和冉來慶倆人對視了一眼,誰都沒有說話。

吳名微挑了下眉。

很明顯,站在傅芊芊面前不遠的那兩個男人,就是這些人的頭兒,可是,這倆人見了傅芊芊之後都不說話,很明顯,是想給傅芊芊一個下馬威。

不過,給他家隊長下馬威可不是好給的。

她冰冷的目光掃過面前的所有人:「你們的負責人在哪裡?」

杜希明和冉來慶倆人再一次對視了一眼,然後目帶幾分嘲諷的看著傅芊芊。

「聽說,你們就是從雲城南相軍區派來的人?」

傅芊芊微眯著眼,一眼就將杜希明和冉來慶兩個人的身份認了出來,然後冷冷的道:「杜希明,今年36歲,上校軍銜,京城京北軍區二團團長,曾重大立功一次,破格升為上校,但是,你的重大立功任務差點因指揮不當全軍覆沒,這樣的功,還能破格晉陞?」

杜希明的臉色微變:「你!」

傅芊芊的目光落在冉來慶的身上:「冉來慶,今年三十五歲,中校軍銜,京城京北軍區二團副團長,與杜希明同時立功,晉陞為中校,你會晉陞,也只是你的父親是京南軍區的副首長吧?」

冉來慶:「……」

不得不說,傅芊芊兩句話,將杜希明和冉來慶兩個人全部都得罪了。

其他人都有些興災樂禍的看著傅芊芊。

她現在看起來也只十八歲剛成年而已,而且,還只是上尉軍銜,一個十八歲的黃毛丫頭,挑釁一個上校和中校,這不是找死嗎?

而杜希明和冉來慶兩個人果然臉色驟變。

杜希明咬緊下唇,怒看向傅芊芊:「口出狂言,無知者無畏,如果你現在向我道歉的話,或許,我不會計較你對我的侮辱。」

傅芊芊面無表情的轉過臉,一字一頓:「難道……我剛剛說的有誤嗎?」

杜希明冷笑出聲。

「傅上尉,你故意出言挑釁我們,是要付出代價的,不知道魏首長是為什麼會選定你來做我們的指揮官。」

傅芊芊輕飄飄的一句:「想知道?那就打敗我!」

杜希明眼睛眯緊。

他正想這麼說,可是,礙於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讓別人覺得他欺負一個小姑娘不地道,而且,人家又是遠道而來,他們算是地主,怎麼說人家也是客,主不能欺客不是。

可是,現在傅芊芊自己提出來,要讓他打敗他,那就不是他欺負她了。

杜希明的雙臂動了一下,手臂的關節發出了一陣響聲,那響聲里還透著一絲興奮。

「這可是你說的。」

傅芊芊的左手輕輕抬起,她身後的吳名和曾月月兩個人迅速後退,把空間讓給了杜希明和傅芊芊。

隨後,傅芊芊的左腿向左輕輕的邁出,身體已經做好了迎戰的準備。

傅芊芊看向杜希明,冷冷的三個字:「出手吧。」

杜希明道:「你先出吧,我是主,你是客,我讓你三招。」

「不需要!」傅芊芊淡漠的三個字:「全力出擊,否則,我動手時,你一招也迎不下。」

杜希明的眸光變了。

好狂妄的言詞,就如同她這個人的眼神一樣,裡面透著讓人不爽的狂傲。

既然她這麼說,那麼他就不客氣了。

杜希明迅速往前攻去,一拳捶向傅芊芊的心口位置,傅芊芊的身形輕輕一閃,便躲開了杜希明的攻擊。

而且,在躲開杜希明攻擊的時候,傅芊芊的雙手始終負在身後。

杜希明再一次連續朝傅芊芊攻擊了兩次,而且,攻擊的速度比剛才的更快。

只因一次杜希明的手差點觸到了傅芊芊的月匈部,所以,傅芊芊以肩膀狠狠的撞了一下杜希明的後背,使得杜希明踉蹌著往前跌去,差一點跌倒。

傅芊芊的一再閃躲,讓杜希明的心裡升起了一股不耐來,也激怒了杜希明。

同時,杜希明也發現,傅芊芊並不如他所預料中的那樣菜鳥,最起碼,她躲閃的功夫很厲害。

在杜希明又攻擊了傅芊芊三招之後,傅芊芊依然只是躲閃,沒有出手,杜希明便忍不住開了口。

「傅上尉,我看,魏首長看中的,也只是你的躲閃功夫厲害,畢竟……到時候有了危險,逃跑是能及時保命的。」

站長一旁的吳名,聽到了杜希明的這句子話之後,眉毛高高的挑起。

作死啊。

在傅芊芊的面前說這句話,完全就是作死啊。

他居然說他家隊長只躲閃,是為了以後能夠及時保命,嘖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