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後,得瑟的臉誇了下來:“但是他卻從來不阻止其他山神吞噬我們,在他眼裏,我們弱小就只有被吞噬的命。”

我看了眼轎子裏的人,他之所以不需要吞噬座下小鬼,那是因爲他派遣葉霜這樣的女鬼,去幫他到處收集活人,吞噬生鮮的陰靈。

帝國重器 這些老鬼,比不上生鮮陰靈更美味。

前面十米,是一座火紅的廟宇,比其他幾座破破爛爛,那座廟宇像經常翻修般,像新的一般。

小鬼看了前面那廟一眼,在看我,欲言又止。

我壓低聲音問道:“那是什麼鬼?”

小鬼把二胡往身後一背:“那座廟供奉的是風流鬼,那隻風流鬼有1千歲了,當年就是害風流病,年紀輕輕就死了。你小心一點,新送上來的女人,只要他看上的,紂絕陰王都會讓給他。”

“那些女人死的可悽慘了,先被他玩幾天幾夜玩死了,在從胸在到下面,四肢,麪皮……一點點的吃掉,我就看過一次,在也不敢看了。太慘了,那聲音悽慘的叫了三天三夜。你要小心一點,被他逮過去一定會被玩弄死的。”

我聽見小鬼的話,滲人的很,冷汗一下就冒出來,心裏緊張的很。

走過紅廟的時候,我故意遠離他。前方的轎子也是,路過他的廟門口步伐快了許些。大概是不想招惹他。

我暗想,原來紂絕陰還也有害怕的鬼。

到大紅廟門口,突然狂風大作,無數黃葉吹向我,困住我的氣壓支離破碎的消逝,我霎間站不穩。直直的往後倒去。

就當我快倒地時,一個紅袍俊俏公子哥從天而落,面兒生的白靜,模樣俊俏,頭上還插着一朵紅花。

他風度翩翩的飛下來,媚眼如絲,紅脣上揚淫笑着,大手想往我腰上一摟,把我接下。

結果剛觸碰到我,我們兩一齊摔倒在地上,那俊俏的公子哥握着手,在地上淒厲的哀嚎。

“啊……好痛,好痛。”

我從地上爬起來,不用想,他這手肯定是報廢了。

果不其然,手上幻化爲黑色,他左手捏着右手,神情很痛苦,不消一會,他右手變爲黑色星星點點,隨之消散。

他倒在地上拼命的打滾,頭上哪朵大紅花落在地上,頭髮全部沾滿了黃葉,面容沒有剛纔那番俊俏。臉上長滿了坑坑窪窪的瘤子,有的已經爛掉,流出黃色的濃瘤,發出陣陣惡醜味,薰得一條山道都是。

這許是他死前的樣子,我慌忙的往後退了幾步,簡直太噁心。噁心的想要吐。

前面轎子還在繼續行走,小鬼們回到原來的位置,地上那隻風流鬼見我要走,伸出手想拉住我,那隻手部分皮膚已經腐爛,露出深深白骨,我見了格外噁心,不只覺往後退去。67.356

他抱着手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左手就向我撲過來,我見了連忙往後躲。

他根本不想放過我,暴怒陰冷的聲音說道:“還本王的手來,本王要你血債血嘗。”

就當他快觸碰到我,轎子裏的人廣袖一揮,噗通一聲,他迅速摔倒在滿地的黃葉上。

紂絕陰半男半女聲音說道:“風流鬼,你這左手不想要了?”

“不行,本王絕不饒恕她,一定要她死,一定讓她魂飛魄散,以泄我心頭之恨。”

紂絕陰冷笑道:“呵,殺她?你覺得你能殺的了她?她不殺你就不錯了?”

聽到她的話,我摸起長在包裏的殺千刀,把刀削打開。捏着刀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他看見殺千刀,面上露出懼色,往後爬去,似想遠離我。

其實我心裏根本沒底,也沒殺過人,不,是殺過鬼。嚇嚇他而已,什麼風流鬼,不過是全身長了膿倉的噁心鬼。

我即將快走到他面前時,突然走不動了,紂絕陰將我身上看不見的氣壓又捆着我,我討厭這個氣壓,得想個什麼法子除掉不可。

紂絕陰尖銳的手指甲把白紗打開,看了地上的風流鬼一眼,在看着我。

漆白的臉色含着陰冷笑意,亦男亦女的聲音說道:“不要以爲是個女人,本王該讓給你,不要以爲對上凡人你就能一定贏,她,是你碰不得的。記住了。”

風流鬼倒在地上,憤恨的說道:“她到底是什麼人,到底是誰?”

“君無邪的女人,你也敢碰?本王只能說你活該,安心的去吧,本王會將你的千年鬼氣好好吸收,加以利用的。” 紂絕陰黑色寬大廣袖一揮,一股陰冷死氣撲來,我想往後退幾步,卻見被他困住無法動彈。

wWW▪ттκan▪¢ o

地上的風流鬼睜大惶恐的眼睛,看到一團死氣撲下來,拼命的往後退去,風落,滿地黃葉將他卷着,將他席捲到紂絕陰的繡着的黑色八卦袋中。

我見過那個八寶袋,葉霜就有一個,想不到葉霜的八寶袋是紂絕陰的,這恐怕是他的法寶了。

葉霜不僅僅幫他找女人生魂,還會幫他找厲鬼和怨魂,難怪有一身好功夫,一手捉鬼技巧。

不知道我還有沒有機會遇到她,要是有機會我一定將她抽筋剝皮,挫骨揚灰,讓她永遠不能輪迴。

現下,我只能yy而已。

唉……

到地山個廟的時候,廟門口站着一對男女,男的長了一臉鬍子,眼睛睜圓瞪着我,女的上身穿着肚兜,下身傳羅裙,露出肚臍眼,眼睛冰冷的打量我。

我瞧了眼帶二胡的小鬼,他朝我說:“這兩人身前是江洋大盜,身手很好,沒事別得罪他們。”

我瞧着他們不像剛纔那兩個廟的,不分青紅皁白就朝伸手:“這兩個還挺有眼力的。”

“那當然了,不看看他們以前做什麼的,這兩人表面上不動,玩的都是心機。封靈天宮王和風流鬼的慘叫聲,他們怕是也聽見了,不會貿然朝你動手。但是後面的鬼你可要小心了,都是餓死鬼。”

我一聽都是餓死鬼,整個人強打起精神,現在這時間怕是凌晨兩三點鐘。我在挨兩個小時到天亮,他們或許會有所收斂,最少不會這麼有恃無恐。

我問小鬼:“白天他們都出來嗎?”

“不出來,白天日頭大,陽氣太盛,損耗鬼氣重,他們都變回廟神。我們小鬼也不能出來,日頭一照,全部魂飛魄散。”

到廟宇最密集的地方,山路左右兩邊都是廟宇,一座座的連着,一直延伸到山頂的6~7層高的那座塔。

廟裏供奉的那些鬼全部出來,站在山道兩邊,伸出又黑又長的手,想觸碰我,卻不敢得罪紂絕陰。

他們男女老少都有,一個個面目猙獰,穿着古時的大褂子,破破爛爛的成爲碎布掛在身上。又黑又幹的手朝我伸來,眼睛裏充滿了對食物的渴望,嘴裏悽悽瘋瘋的喊着:“過來把,給點吃的……”

老餓死鬼,抱着孫子,可憐兮兮的我望着我:“大姑娘,給點吃的把,我孫子三天三夜沒吃過東西了,給點飯吃把。求你可伶可俐我們把。”

一個女餓死鬼,瘦成乾屍,雙頰凹陷,眼睛瘦的凸起,樣子很恐怖:“大姑娘,把手臂給我咬一口把,我就要餓死了。就個我咬一口把。”

雙胞胎女鬼朝我哭泣道:“嗚嗚……姐姐,把你的白饅頭給我們吃一口把,我們快餓死了,求求你了。”

黑瘦的餓死鬼對我流了一滴哈喇子,特別噁心:“大妹子,你白白胖胖的,給大哥我舔一口把,不會少你一塊肉。”

我小心翼翼的走着,不敢看他們,因爲剛纔看了一眼,無數的餓死鬼朝我伸出黑爪。他們像幾百年沒有清洗過,比在山下的封靈村那些鬼魂,惡臭味還重。

我朝小鬼問去:“爲什麼他們不敢過來?”

誘拐王爺回現代 “這些餓死鬼別看各自有廟宇,說好聽點是山神,說難聽點比我們還不如,我們還可以去尋些野味充飢,他們不能到處亂走動,不能出了自家廟宇三丈外,幾十多年沒有吃過供奉,此前封靈村到處鬧饑荒,也沒有多餘的錢財供奉他們。現在是他們最弱的時候,一個個都變成是死前模樣。”

說道這裏,他左右張望了一眼,壓低聲音神祕兮兮的朝我說道:“現在是收他們的最好時機。”

我白了他一眼,說道:“我根本就不會收鬼。唉,對了。爲什麼紂絕陰沒有把他們吞噬呢?”

他搖搖頭說道:“這個不知,大概是覺得吞噬他們修煉不了多少鬼氣,而且一個個瘦的皮包骨似得,又硬又沒肉,咬了嘮牙,難吃的很把……”

說到這裏,他迅速的把嘴巴捂上,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紂絕。

一路上,很多鬼朝我伸手,卻不敢離開自己三仗之地遠,鬼看見多了,我心理素質也好了。一步步走上臺階,往高塔走去。

後面無數的村民,一個連着一個,就在我們後面不遠處。

我很想把這些村民放了,可是我現在自身都難保了,如何能救他們。不知道下面等待的是他們如何的遭遇。

小鬼大概知道我心中的想法,嘆了一口氣朝我說道:“唉,都得死,全部都要被吞噬,至於是誰吃他們,我就不知了。”67.356

我揪着眉頭,問他:“沒辦法嗎?”

“有辦法我就先把自己救了……”說完後,他又冒出一句:“等把……”

等,多麼被動的字眼。

我也想等君無邪來救我,到現在這個時間,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他不可能來了。

高塔呈八角形狀,每個角都雕刻栩栩如生的飛檐,上面的顏料斑駁褪色,有的飛檐脫落,塔身的瓦毀壞一半,大致是漏風漏雨的緣故,最上面的塔尖不見了,或許在過幾年,這個塔就會倒掉,

我被帶到高塔二樓處,高塔長年失修,到處散發着黴味,溼氣很大,寒風從細小的角落出來,冷的我直打哆嗦。頭髮胡亂的飛着。

下面平臺上,架起一口大鍋子,裏面全部是滾燙燙的油,一股腥臭味撲鼻而來,我知道鍋子裏燒的是屍油。

鍋子裏的油熱泡翻滾,向四處炸開。我在二樓能感覺燒出屍油的炙熱感。

那些屍油都是燒來幹嘛的呢?

我直覺第三層樓上一股陰氣直泄下來,頭往上瞧去,從斑駁腐爛的縫隙中,紂絕陰站在三樓上面。

瞬覺情況不對,他到底想幹什麼。

我被氣壓捆着,這回是捆得死死的動彈不得。

剛纔和我聊天的那個拉二胡的小鬼,在我側面大柱子上,眼睛可憐巴巴的望着我,似乎想說什麼又不敢上來。

情況很不妙,我眼睛朝油鍋下望去,在看向他詢問,他能明白我的意思,衝我點點頭。

我瞬間臉色一下子白了,冷汗浸溼全身,紂絕陰這是要把我往油鍋裏面下嗎? 這怎麼可能,我有些不信,難道不是想用我威脅君無邪和那個未婚夫嗎?爭奪冥界地盤嗎?難不成他改變主意了?

如果他改變主意,我豈不是死定了。

重生三國之財色雙收 不,不,不……

我還不想死啊!尤其是下油鍋這麼殘忍的死法。我淚水一下被嚇出來了,落在地上。

君無邪,你在那裏。

快來救救我,我要死了。嗚嗚……

下面,幾百村民被趕上來,巨大鐵鏈一個連着一個,就像古時毫無人權的奴隸。

他們臉上個個看不出表情,大概想到自己快死了,快魂飛魄散了,面如死灰,黑洞洞的眼框子,很麻木,很茫然。

在人羣裏,我看到走在最前面的是三叔公,他背弓着,顯得格外矮小和瘦弱,張睿攙扶着他。

後面是三嬸,三叔,張嬋和張昕,枕頭當娃的大嫂,帶着孫子的大娘……

他們沒有發出任何響動,偌大黑鐵鏈帶着黑氣將他們纏繞,死死的纏着。

在他們身後,每座廟宇的山神全涌上來了,我看見滿臉是流膿的風流鬼,還有肚子爛個洞,掛着一條蛇的封靈天宮王,還有那對男女鴛鴦大盜……

還有更多叫不出名字的鬼魂,餓死鬼,吊死鬼,吸毒鬼……

他們鬧哄哄的上來,有的山神對着村民流哈喇子,還有的山神想去撲村民,把他們撕碎,塞入嘴裏。更有的山神,已經妄想從鬼鏈中把村民撕扯出來。

一時間場面混亂,各種尖叫聲驚起。

紂絕陰的小鬼迅速下去把鬼魂拉開,五六個小鬼一起,守着我左右兩邊的小鬼都下去。

拉二胡的小鬼迅速朝我走過來,我焦急的衝他說道:“我是不是要死了,紂絕陰是想讓我下油鍋?”

小鬼嘿嘿笑了兩聲:“小鬼我那裏知道大王心裏的想法。”

我嗔了他一眼,生氣道:“你嚇我的?死小鬼?”

他面色不太好,懨懨的說道:“大王應是油炸村民給各個廟裏的山神惡鬼們吃掉,把村民收拾完後,應是撤離這裏,只是我們這些小鬼會不會和村民同樣的命運。”

我一聽,面上大駭:“爲什麼要油炸村民?”

“問這麼白癡的問題。以前山神都是吃美味的供奉,現在吃這些村民味道極爲噁心,且不說村民們以蛆爲食,就連骨頭都發黑了,極難下嚥,不炸脆一點,他們能如何下口。陰靈下油鍋,在古廟是很平常的事。”

原來是這樣,可這些村民何其無辜。我情緒瞬間底下,現在自身難保,想救他們是不可能的。

如果我是道士就好了,哪怕是陰陽師,巫師也行啊,我一定會把他們救出來,人羣中有三四個老人,被鬼鎖折磨的不成人樣,身上的骷髏架子幾乎碎掉,黑色的陰魂顯現出來,陰魂越來越透明。

我知道這是魂飛魄散的前兆,對鬼魂來說,是最絕望的事情,眼下即便沒有魂飛魄散,也會下油鍋。

殘忍,實在太殘忍了。

三樓處,紂絕陰半男半女陰厲的聲音說:“今日,本王決定搬離古廟,封靈村的鬼魂已全部逮捕來,準備下油鍋給各位享用,以後橋歸橋路歸路,大家好聚好散。”

聽到紂絕陰說離開這裏,鬧哄哄的山神們立即安靜下來,除了油鍋冒泡聲,聽不到任何響動。

風流鬼指着我,朝紂絕陰惡狠狠的說:“本王不管你要去那裏,把剛纔那個小賤人給我交出來,不把她抽筋剝皮,刺骨錐心,這口惡氣咽不下去。”

封靈天宮王也站出來,銅眼鼓的很大,咆哮道:“給本王把那個小娘子交出來。”

我一聽這兩人要找我麻煩,嚇的往了。我不怕兩人對我怎麼樣,因爲他們不敢觸碰我,卻怕把我下油鍋給炸了。

我瑟瑟發抖時,小鬼似乎在安慰我:“快四更天了,很快就天亮了。”67.356

“天亮了,這些鬼都會回廟裏成爲雕像嗎?”

“這次,他們已經離開廟門三尺,太陽一出來,就算供奉吃的在多,他們鬼氣消逝,被打回原形。你看有幾個山廟,常年失修,屋頂透光的山神早已魂飛魄散了。”

這個,我到是沒注意到,反正現在是凌晨四點,在熬兩個小時,等待天亮。

下方,滿身濃瘡風流鬼和封靈天宮王不依不饒,要是紂絕陰不把我放下去,兩人便慫恿衆鬼鬧上來。

上方,紂絕陰突然飄到半空中,懸空而立,二人無賴樣似把他給激怒。他陰鬱深邃眼怒視兩人,黑色廣袖一甩,陰風大盛,黑袍獵獵飛揚。

陰風太大,束縛我的氣壓瞬間被吹散,我能動了,四肢似能活動自如了。

小鬼看着我,朝我眨了眨眼:“噓,別讓他知道,你裝着被束縛。”

我暗暗的朝他點頭,這個他,小鬼是指紂絕陰,小鬼好像有意無意在幫我。

他看起來不過十歲孩童左右,比我稍矮一些,神祕兮兮的朝我說道:“一會有好戲看了。你等着。”

我順着他目光往下望,巨大陰風把風流鬼和死胖子二人捲起,往油鍋裏摔去。

嘭——

一聲巨響,油鍋裏瞬間開了花,把密密麻麻的油泡子在鍋裏炸開,不停翻滾,滋滋的響。周圍不少油粒子全部泄了出來。

傲嬌王爺求合作 啊……

風流鬼和封靈天宮王驚天動地的淒厲慘叫聲,那種叫聲太滲人了,鬼哭狼嚎的聲音很尖銳,極爲刺耳。

最後氣息愈來愈弱小,沒有聲音時,紂絕陰命小鬼將他們撈出來。

風流鬼和死胖子往地上一丟,兩人還未斷氣,但已經炸的面目全非,看不出半點人形。死胖子肚子裏的蛇,炸的跟麻花一樣,盤在一起。

看到這一幕,我別過頭去,不忍心看,太駭人了。

下面全部是咽口水的聲音,其他廟裏山神看到炸成這樣,似乎看到極爲美味的東西,只消紂絕陰一聲令下,他們一定會撲上去將兩鬼撕碎,吞入腹中。

七十八章

果真,紂絕陰廣袖一揮,黑色鬼氣將兩人捲起往山神堆裏丟去。所有惡鬼都撲了上去,奮進全力的廝咬。

他們還沒死透,卻喊不出聲來,只得活生生的被其他山廟的鬼魂給撕碎吞噬。

小鬼笑嘻嘻的拍手說道:“這兩鬼生前作惡多端,自己沒想到死的這麼悽慘,活該。” 他眉開眼笑道:“不知道,不過不用擔心。”

我撇撇嘴,見他怎麼不把自己當回事,不知道說啥好了。只是把這兩隻老鬼炸了後就要輪到村民了。

我心裏着急啊。

尤其看見三叔被衆鬼推搡跌在地上,張睿想把他給扶起來,卻彎不下腰去。我知道他的脊椎骨被葉霜給打碎了。

不一會,那些惡鬼分食了風流鬼和封靈天宮王,兩鬼連個陰魂碎末都沒有留下,衆鬼許久沒吃到東西,現在吃到了鬼氣恢復不少,瘦的皮包骨的臉上逐漸恢復過來。

這會兒,小鬼急了,但並不是因爲村民被炸着急,而是怕那些山神鬼氣恢復着急:“完了,這些惡鬼吃了兩鬼的靈魂,吸收了鬼氣,連兩鬼生前的供奉都吸收了,待他們把這些村民吞入腹中,就算在法術在高強道士來收也無濟於事。”

眼下發生的一幕卻令我們萬萬沒想到。

剛纔吞噬兩鬼的山神大約二十幾人,這些人尚未吃飽,眼眸散發幽光望着一排排被捆的村民,留着哈喇子。

卻在這時,紂絕陰廣袖一揮,大聲喝道:“將村民放入油鍋。”

後面小鬼聽令,將三叔一家子像螞蚱一樣串着吊起來,準備往油鍋裏放去。

下面那二十幾個山神,卻被紂絕陰蕭陰風捲起,他們身上陰寒鬼氣源源不斷被紂絕陰吸收,那二十幾名山神鬼泣大泄,身體拉成長型,發出驚天尖叫,鬼氣逐漸稀薄,鬼魂變得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