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力還知道也有這個原因存在?既然覃力提到這個問題,他也得提個醒,「如果誰敢動我的人,那就是與我為敵,請你回去轉告你父親這句話。」當初若非,覃家對姜軼洋的安危步步緊逼,也不會發生今天的事情。

不用回去轉告,他就能回答紀澌鈞,「紀總,你讓姜軼洋出席董事會,是不是暗示,他以後要接沈氏的班?」

不是誰都稀罕錢跟權,「那是你們內部的事情,與他無關。」

無關?「他可是我六叔的親兒子,沈氏集團唯一的繼承人。」

門外的人聽到這句話,立即收住腳步,用力收緊手中的文件。

「紀總,你說這是我們內部的事情,和他沒有關係,那你能給我保證,他不會插手沈氏的事情,只要他能做到,那我覃力也給你立字據,我們跟六叔的爭鬥,絕不扯上他。」

「我能保證,希望力總也能兌現承諾。」

既然紀澌鈞那麼爽快,他也不含糊,跟紀澌鈞借了一支筆就當場給紀澌鈞立字據,將寫完的紙遞給紀澌鈞,「紀總,你放心,我覃力說話算數。」紀澌鈞已經要保姜軼洋了,如果要跟紀澌鈞合作,那就不可能動姜軼洋,索性就順水推舟給紀澌鈞一個字據。

「力總,我這個人是最講誠信,以後,你們沈氏的事情,就交回給你們內部自己處理,我不會再插手。」

紀澌鈞不插手?既不用得罪紀澌鈞,又能繼續跟三叔合作,魚和熊掌兼得的事情自然是最好的,「姜軼洋名下還有那麼多股權,怎麼處理?」

「物歸原主。」

「一股不剩?」物歸原主?那就是說,紀澌鈞聯繫上沈呈了?不然怎麼物歸原主。

「一股不剩,沒有代持股權,往後你們沈氏內部的事情,自己處理。」

他相信紀澌鈞不是那種不講信用的人,「紀總,謝謝你高抬貴手,我們內部的事情,以後會自己處理,不管是姜軼洋還是紀優陽,我都會看在你的面子上不會傷害他們。」赫戰洺跟傅存的合作,背後是紀澌鈞,按照這個推測,那梁帥肯定是平安無事了,日後他們還得坐上財團代表的位置,必定會跟紀澌鈞還有來往,沒必要鬧掰。

「請喝茶,不好意思,我們一會有義賣活動,我得整理東西。」

「紀總請便。」這一趟沒有白來。

高興的覃力在紀澌鈞起身,背對著這邊后,微微往後靠著的覃力想起什麼事,「紀總,我對你其中一個手下很欣賞,不知道紀總是否願意割愛相讓?」

從書架取出獎盃的紀澌鈞,面對這些領域傑出榮耀的證明,紀澌鈞絲毫沒有半分留念,直接就把東西放到箱子里,「誰?」

「跟在姜軼洋身邊,二十齣頭,生的皮膚白皙,長相帥氣,董事會的時候有一塊跟過去的一個小夥子。」

姜軼洋身邊什麼時候有這種人?

忙著找東西的紀澌鈞,一時間沒有時間去分析是誰,「你知道他的名字?」

當時差點就問到名字都是被姜軼洋的出現給打斷了,覃力正要接著說話,身後就傳來敲門聲,帶著律師進來的費亦行面帶微笑沖著覃力點了點頭。

轉身的紀澌鈞,將一本珍藏版書籍放進箱子,起身後,扯過一塊紙巾擦拭雙手,「你回來的正好,力總在找人。」

不用說,他知道是誰,擔心覃力反悔,費亦行還是先處理股權的事情,「力總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我把律師找來了,現在就可以簽字。」

被費亦行轉移了注意力的覃力,拿過費亦行遞來的股權轉讓書,擔心費亦行動手腳,又把股權轉讓書從頭到尾翻看一遍,確定是自己帶來的那份才簽上名字。

旁邊看懂費亦行小心思的紀澌鈞,默不作聲,將桌上這份集團發售限量版掛歷以及桌上一些,他認為都可以捨棄的東西全部放到箱子里。

費亦行瞥了眼這快清空的桌子,他家紀總,還真是捨得什麼都能「丟」,不過呢,他家紀總至少心裡還是珍惜兒子作品,是個好父親,不然早把寶少爺的東西也一塊拿去賣了。

接過覃力簽完的轉讓書,費亦行繞過書桌放到紀澌鈞面前。

紀澌鈞想找筆才發現,筆筒空了,他好像把所有的筆都放到箱子去了。

費亦行在心裡嘆了口氣,看吧,什麼都能拿出去,這下好了,一支不留。

對面的覃力笑著將筆遞給紀澌鈞,接過筆,紀澌鈞速度飛快簽下自己的名字。

字剛簽完,對面的覃力解決完一件事,心裡輕鬆時又想起另外一件要事,「費助理,我之前跟你打聽的那個人,叫什麼名字?」

「常亦遠。」

常亦遠?

原來那小冬瓜叫常亦遠,這個名字還真不錯,「紀總,這就是我跟你提到的那個人,我很欣賞他的能力,希望紀總能把他讓給我。」

呵呵,他訓練了那麼久,過五關斬六將才選出來的人才,就這麼讓覃力白撿便宜了?想得美,在費亦行想拒絕時,一旁的紀澌鈞率先說道,「這我可真沒辦法,他是費亦行的人。」

「這些都是你的手下,還不是你一句話的意思。」紀澌鈞這是捨不得人?故意拿費亦行來搪塞他?

放下筆的紀澌鈞,撿起桌上的轉讓書遞給旁邊等候的律師,「我想你並不了解我跟費亦行的合作模式,我只是聘請費亦行做我助理,其他人都是他帶過來的人,我沒有權利處置他的人。」

他家紀總自從遇到太太以後,就被激發了內心深處那為數不多的善良,每每到了關鍵時刻,那護短的樣子,都會讓人感動,「力總,紀總說的沒錯,我們都是自帶班底過來的,紀總從來不管底下的人。」

原來是這麼回事,剛剛他跟費亦行氣氛還不錯吧,覃力笑著,左手握住右手掌心,摩擦了數下,「費助理真是有能耐,培養出那麼優秀的人,這樣,你把人讓給我,我絕不會虧待他,你培養他的費用,我出雙倍。」

他為了培養出一個繼承人,花費的錢豈止這雙倍,花錢能買,他倒想買個千百個,「不好意思力總,我跟他簽的是終身長約,你知道,做我們這行的,誠信和忠心是第一位,所以,很抱歉,這個忙,我幫不上。」

嘿——

剛還稱讚費亦行識趣,怎麼調頭就腦子被門擠了,居然不給他面子,不就是一個常亦遠,至於那麼寶貝?比他覃力還重要?

見覃力笑著時,眼神並沒有笑意,費亦行就知道覃力絕對是在心裡罵他。

可實在是對不住,他費亦行這輩子,只有無條件的給紀總臉面,其他人,呵呵……,「力總,不好意思,紀總待會有事情要忙。」 雲夢恬笑眯眯的拿著筷子,就打算吃飯。

雲彬柯是先打開雲夢恬午飯的,所以,雲夢恬覺得還挺豐盛。

只不過,當她看到藍銘晟和雲彬柯的午飯後,她差點暴跳如雷。

她立馬把筷子放下來,一臉的不開森:"為什麼你們的午飯看起來那麼好吃,而我的一點味道也沒有!"

雲彬柯笑的像只狐狸:"剛才不是還說很香嗎?怎麼這麼一會功夫,就吐槽一點味道都沒有?"

雲夢恬眉頭皺的厲害:"你難道不知道,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嗎?明知道我不能吃刺激的,還給你們弄得色香味俱全,還要跟我一起吃午飯,你這不是折磨我嗎?"

藍銘晟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雲彬柯,對他的惡趣味,簡直無語。

他無奈的看著雲夢恬:"小夢,你臉上有傷,不能吃辣椒,別鬧彆扭了,好好吃飯!"

雲夢恬賭氣的扭過臉:"我不吃!"

藍銘晟給了雲彬柯一個白眼,耐心的哄道:"讓你哥一個人去吃吧,我陪你吃清淡的!"

聽到藍銘晟要陪著雲夢恬吃清淡的菜,雲彬柯頓時笑了起來:"小夢,你看,不怪我不給你買,有人要給你獻殷勤,我要是不這麼做,豈不是連他這點小小的要求都滿足不了嗎?所以,你要這樣想,我這樣做,是為了你們好,你看,吃清淡的不僅對你傷口好,而且,還對身體健康好,說起來,我完全都是為了你們,你可別辜負我的一片用心良苦啊!"

雲夢恬吃了一口菜,沒忍住笑出來:"哥,你還是別說話了,我害怕自己笑場!"

雲彬柯嘴角帶著些許笑意:"你啊,我看你為了維護某些人吧!只不過,看在你受傷,某人比我趕過來還快的份上,我就暫且原諒你向著他說話吧!"

雲彬柯的話說的其實已經很清楚了,雲夢恬頓時有些不好意思。

她瞪了一眼雲彬柯:"哥,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啊!"

雲彬柯挑眉:"我可沒胡說八道,我都是實話實說!"

雲夢恬無語:"好吧,我對你徹底沒話說了,你趕緊吃飯吧,希望吃飯能關上你的嘴!"

聽到雲夢恬和雲彬柯鬥嘴,藍銘晟眼底帶笑,忍不住勾唇。

雲彬柯扯了扯嘴唇:"算了,都說女生外向,我今天算是看出來了!"

雲夢恬明知道他是在說笑,故意打趣自己,可是,還是有些惱羞,不知道是被說中心事了,還是感覺藍銘晟太煩人了!

她氣的哼了一聲:"哥,你不要胡說八道了,好嗎?"

雲彬柯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點點頭:"當然好啊,我家小夢說什麼,自然都是好的!"

雲夢恬徹底無力吐槽。

藍銘晟看不過眼,知道雲夢恬可能不是雲彬柯的對手,他忍不住開口:"雲彬柯,讓小夢好好吃頓飯,你沒看見,她還沒吃幾口嗎,你一個勁跟她鬥嘴,她現在連飯都不吃了!"

雲彬柯聽到藍銘晟的話,頓時樂了:"喲呵,這是現在就護上了,我沒看錯吧!"

藍銘晟知道雲彬柯耍寶,就愛故意說這些。

他也犯不著跟雲彬柯互懟,他非常淡定的點頭:"是啊,這就護上了,而且,我不是護著她十幾年了嗎?你又不是第一次知道!"

這話說的,雲彬柯頓時不吭聲了。

因為藍銘晟說的是實話,從小到大,雲夢恬在神農莊園能住一半時間,就能在南希市住一半時間。

所以,說論起親近,護著雲夢恬的話,自己可能還真不如藍銘晟。

只不過,這也沒辦法啊,雲夢恬從小就粘著藍銘晟,他這個親哥哥排不上號,他也只能默默的看著啊!

想到這裡,他無比幽怨的看了一眼雲夢恬,又看向藍銘晟,憤憤不平的來了一句:"知道你們好,別在我面前秀了,我心臟不好!"

藍銘晟勾了勾唇,故意道:"心臟不好就少說話,不然,對身體不好,你不知道嗎?"

雲彬柯給他一個無語的眼神:"你不氣我,我身體立馬就能好起來! 作女嫁禍

藍銘晟立馬換了一副看小朋友的表情:"嗯嗯,我不氣你,你趕緊的,身體早點好起來唄!"

雲彬柯徹底不想跟這人說話了:"你還是別說話了,吃飯吧!"

藍銘晟笑呵呵的給了三個字:"你也是!"

雲夢恬沒忍住,直接噗的一聲笑出來。

她沒想到,藍銘晟的戰鬥力這麼強悍,自己跟老哥說了半天,被她懟的說話的心情都沒了。

結果,藍銘晟出馬,分分鐘扳回一局,心情倍好。

她輕哼著曲子吃飯,雲彬柯的俊臉都黑了:"你們倆夠了,合起來欺負我都沒完沒了了!"

雲夢恬心情好,也不跟她哥計較,她拿出筷子,趕緊夾菜給雲彬柯:"哥,你不生氣哈,吃口菜,心情好!"

雲彬柯裝出一副惡狠狠的模樣,將雲夢恬夾的菜吃進嘴裡,裝出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生生的嚼碎了。

雲夢恬心情好的不得了,嘴角都要咧上天了。

藍銘晟眼睛微眯,眼角帶笑。

雲彬柯不服氣的輕哼了一聲:"我說小夢,小心點笑,別把傷口再扯開了!"

雲夢恬頓時氣得吹鬍子瞪眼睛:"雲彬柯,你到底能不能好好吃飯了!"

雲彬柯立馬回了一句:"是你們倆先讓我不能好好吃飯的!"

雲夢恬頓時跟藍銘晟面面相覷一眼,異口同聲:"我沒有!"

雲彬柯就差翻白眼了:"嘖嘖嘖,這默契,我就不說什麼了,你們自己掂量吧!"

雲夢恬低下頭,臉蛋紅紅的,不好意思看藍銘晟,直接給了雲彬柯一句:"掂量毛線啊,雲彬柯,你真的別說話了,不然,我這頓飯今天就吃不下去了!"

雲彬柯點點頭:"得得得,我不打攪你了,趕緊好好吃飯吧,你就當我剛才啥話也沒說!"

雲夢恬看了他一眼,沒好氣的搖搖頭,最終成功裝聾作啞。

這頓午飯,總算是平靜的吃完了。

可能是因為雲夢恬受傷了,也可能是因為今天中午,雲夢恬跟藍銘晟的這個對話,讓兩個人都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這頓飯之後,雲彬柯能清楚的感覺到,這倆人的關係,終於不像以前那麼彆扭了。

雲夢恬在醫院呆了一下午,晚上,她就跟藍銘晟一起回別墅了。

雲彬柯當時還嘲笑他們,你們兩個病號,到底是誰照顧誰啊!

雖然,雲彬柯清楚的知道,藍銘晟的腿瘸是裝的,可是,打趣雲夢恬和藍銘晟的機會,他是一個都不想放過。

藍銘晟當時給了他一句,不管誰照顧誰,總歸是相互照應,不像你,孤寡老人一個!

雲彬柯差點氣的吐血,他當即就在心裡默默的想,藍銘晟啊藍銘晟,你丫的等著,現在都敢這麼跟我說話了,有種你這輩子別娶我家小夢,不然,你遲早要給我服軟低頭。

只不過,這個都是后話了。

雲夢恬跟藍銘晟回去的時候,是藍銘晟的司機送他們回去的。

回到家裡。

雲夢恬想上樓,卻被藍銘晟喊住:"小夢,你等等,我有話跟你說! 御君有術,重生嫡女不打折

雲夢恬不解,只不過,她還是說了一句:"我們該說的,今天中午不是都說了嗎?"

藍銘晟一愣,頓時有些沒好氣:"我要說的,跟你說的那都不是一回事,我想跟你說,明天不許去上班!"

雲夢恬的眉頭皺起來:"為什麼啊,藍銘晟,你這也太霸道了吧,我為什麼不能去上班,你要知道,我現在剛剛進入公司沒多久,有多少工作積在我手上,我忙都忙不過來,哪裡還有時間休息啊,你就別逗我了,我明天要去上班!"

結果,藍銘晟的態度異常堅決:"我說不許去,就是不許去,你要是不聽我的,我可以聯繫你家裡人,你看看他們會不會同意你今天受傷,明天就去上班,你放心,我這幾天哪裡都不去,就陪著你在家養傷,直到你臉上的傷口恢復為止!"

雲夢恬的小臉耷拉下來:"不帶這樣的啊,藍銘晟,沒必要搞得這麼興師動眾的吧,我感覺……我這臉現在都不疼了,就算是去工作,也不會影響什麼的啊,而且,我爸媽也不想把我養的那麼經不起事,我想,他們也會同意我去上班的,你就別告訴他們了!"

藍銘晟沉沉的看著雲夢恬,突然開口道:"那我能說,他們允許你去,我不允許嗎?"

雲夢恬頓時愣住了,她曉得不自然:"你為什麼不允許啊!"

藍銘晟的表情,變得異常認真:"因為我不想你帶傷去上班,因為我很擔心你,你明白嗎?"

雲夢恬看著藍銘晟,表情有些傻,還有點難以置信,只不過,她最終還是笑了笑:"我明白的!"

藍銘晟看著她這個表情,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真明白,還是假明白。

他無奈的搖搖頭:"反正,你也別多想了,我這幾天不會去醫院的,我就在家裡陪著你,你好好養傷! 婚情撩人:狼性總裁嬌寵妻

雲夢恬忍不住為自己小小的爭取一下:"那個……就算是養傷,養的差不多就行了吧,也沒有必要非要徹底恢復吧,對不對啊? 先歡後愛:惡魔少爺在身邊 " 祖仙域,青域天庭成了最大的勝利者!

十大天驕,完好無損,斬殺數百敵對天驕,一戰震動各域,也徹底扯下了各域的面罩,讓這些域的敵對態度完全暴露出來。

倘若是沒有這次,一些域的突然出手,必然讓天庭措手不及,而今反倒是不錯。

三十域的天驕,順利進階。

天庭為首的下界飛升者勢力佔據十三席,那些不曾參戰保持中立態度的佔據十四個席位。

而之前被殺的完全潰敗的原住民勢力天驕,只佔據三個席位!

這個結果,再度讓一群人臉色難看的嚇人。

要知道參與對天庭等人圍殺的各域,不乏頂級強域。

仙界排名前十的大域,有著六域對天庭動手。

其他數十域,全部加在一起,也只佔據了三個名額,可想而知這其中的落差有多大。

失去這個進階名額,也就意味著他們各域的仙緣大會走到了盡頭。

各域的天驕再也沒有其他的機緣造化了,可以打道回府了。

而晉級者,則會進行神府之中!

而後,再有他們之中選出這次表現最好的三域,得到這次仙緣大會最大的機緣造化獎勵!

都和他們無關了!

晉級者,自然一個個欣喜不已。

淘汰者,一個個帶著不甘,帶著極大的怒容。

尤其是,看向天庭等人所在方向,充滿了濃濃的仇恨之意。

而後,一位位憤怒的強者帶著各域之人紛紛離去,臨行前自然少不了對天庭的巨大仇恨的眼神。

這個仇,結大了!

這些的離去,並不會代表著結束……

順利晉級,這一點並沒有什麼意外。

對於神府,林楠等人同樣充滿了期待。

祖仙域,是規則方面的特殊幫助,對於修鍊者而言,意義非凡,各域天驕拚命想要進入各域的仙緣大會名單,便是想要進入祖仙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