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眼眸里流淌著複雜的情緒,鐵牛嘆了口氣,把手臂搭上了秦琛肩膀。

「你先別激動,我也是無意看到的,是不是你父母還不能確定,但是資料顯示,這兩個人似乎是10年前才加入的黑網,那時候你應該也回來了,所以不清楚他們的存在也是正常的。」

「十年前?」那不就是自己回來的第三年嗎?那時候他徹底斷了和黑網的聯繫。

「嗯,不過還是謝謝你了。」秦琛冷淡說道,從面上看不出他任何情緒的起伏,滑鼠一動,毫不猶豫的就將那份文件拖進了垃圾箱里。

「你不查嗎?」

「我可以幫你的。」鐵牛愣住了,他沒想到秦琛竟然如此決絕。

「暫時不查了,我希望這不是他們,如果是的話……」

「我知道了。」

鐵牛沒讓他把話說完,誰心底都會有著別人不能觸碰的東西。

而且當務之急,是搞清楚隱世家族那邊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所有人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玉家那邊你打算如何做,除了技術支持,我還能幫你什麼嗎?」

鐵牛歪著腦袋想了想,看著嬈嬈緊閉的房門,心中忽然有了主意。

「這樣,你能幫替我照顧姑娘一段時間嗎?我想親自回玉家看看。」

「你親自回去?你該不會告訴我,這次嬈嬈來洛城,就只帶你一個人吧?」秦琛眼底不由得劃過一抹寒氣,這尼瑪也太兒戲了!

雖說自家媳婦暴走起來的殺傷力那是極其恐怖的,可只帶一個助理,也未免……

「是的,臨行之前和先生善良過,想著就是先來幫洛城軍方這邊把生物實驗室建立了就回去,可沒想到這不是如此巧合的就碰上你了,而且我們一直都有著監控龍家和你的勢力,姑娘在洛城應該是極其安全的,誰曾想著一來就是綁架的,還碰上個假冒偽劣產品,這隱世家族的信號又突然中斷了……」

秦琛:「……」

這經歷真的是像在演電視啊,都巧合到了這種地步了。

可世道如今,也不是讓他想巧合不巧合的問題。

落難公主復仇記 「行,那你回去吧。隨時保持聯絡,不過嬈嬈那邊要怎麼說,顯然,她現任信任你,比信任我多。」秦琛苦笑道。

這都是造的什麼孽!

鐵牛下意識的想點頭,冷不丁的對上秦琛冒著寒氣的臉,連忙道:「你說的哪裡話,只是姑娘這會失去記憶了罷了。至於理由嘛,我已經替你找好了,SR在世界各國不都是有生意嗎?你隨便編一個生意要進行會晤不就行了,比如M國啦,比如Y國了,或者F國,對法國不錯,那裡是浪漫之都,我在家裡的時候也無意間聽嬈嬈提起過,她對那裡和迪拜都是挺感興趣的。」

秦琛忍不住嘴角直抽搐:「編一個生意?」

「我只是舉例子嘛,而且這樣比較逼真不是?」

「你想想,著樣既可以讓主人不會是那麼懷疑我們,你又有了大量的時間和她相處,多麼好的一筆生意啊,我要是你,我就不會拒絕……不就是編個合作項目,多大點事,我相信憑藉SR集團現在國際上的地位,想要和你們合作的人,那是大把的吧?」

鐵牛丟給秦琛一個你能行的眼神之後,便愉悅的去找秦琛的屬下匯合了,只等嬈嬈蘇醒之後便可以開工忽悠了。

秦琛目送著他瀟洒的背影,自己卻是陷入了亂七八糟的遐想之中。

等他站在窗邊組織好語言回卧室時,嬈嬈已經睡著了。

清晨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照進了房間,溫柔的將床上兩人的剪影融合在了一起。

望著蔚藍的天際,奪目的紅色正在用力的驅趕著黑暗,黎明前的平靜,在秦琛看來更是像是暴風雨欲來的前兆。

8點十分,嬈嬈清醒了。

看到身旁坐著的秦琛,便是一愣。

「你不會沒睡吧?」她低頭掃了一眼床單,除了自己躺的部位,其他地方都是平整無比。

「嗯,昨天晚上公司有點急事,我就去處理了一下。」秦琛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說道。

「處理了一夜?」嬈嬈驚訝道,隨即臉上劉露出一抹著急。

「有沒有什麼我可以幫你的?嗯,如果是商業上的話,我不是很擅長,但是鐵牛可以,如果你是卻資金的話,這個好辦,我的個人賬戶里還有一些,應該足夠你周轉了。」

嬈嬈說著,就要去開電腦給秦琛轉賬。那真誠不做作的模樣比窗外刺眼的陽光更要溫暖。

「別忙。」秦琛伸手按住了她的手臂。

「賬上的資金還夠,就是有些事情需要我去現場處理,不過嬈嬈,你就這樣給我轉賬,不怕我拿了錢就跑了嗎?」

「跑?」嬈嬈眯著眼睛,下意識舔了舔嘴唇,那嬌憨的模樣,想是剛剛睡醒的波斯貓。

性感,嫵媚,在秦琛的心底輕輕的抓撓著,引誘著他犯罪。

蔥白的手指順著他的手臂一點點遊動到了他的脖頸,嬈嬈媚眼如絲。

「你敢么?」

女人的剪影在眼底無限放大,報道的嬌嗔悅耳至極。

如果說過去的嬈嬈是清純美好的,那麼現在小女人就是一個帶著無限誘惑力的小妖精。

分分鐘便能把你帶向犯罪的深淵。

秦琛覺得自己要是不做點什麼,好像都對不起這個「美好」的清晨。

「當然不敢,我的女王陛下。」

他認真的說道,修長的身影從上而下壓了上去。

嬈嬈本想掙扎,卻是在進與退之間徘徊不定。

這拉拉扯扯之間,不知怎麼兩個人就糾纏在了一起。

嬈嬈的眼底微光閃閃,眼神也變得迷離起來。

「嬈嬈……你真……」

「叮叮叮!」一段悠揚的手機鈴聲成功的將兩個人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秦琛黑著臉拿起電話,,正準備把電話直接按掉。

卻發現那號碼是自家孩子的老師打的。

當下只得壓抑著自己的興緻。

「喂?」低沉的男聲透著冰冷,把電話那頭的老師都嚇了一跳。

足足愣了幾秒鐘才懷著疑惑的語氣小心詢問道:「請問是秦瀚和秦思嬈的家長秦琛先生嗎?」

「是我,他們兩個又搗亂了嗎?」

秦琛陰沉的說道,隔著話筒老師都感覺到了絲絲寒氣。

原本想著那麼帥氣的一個男人,又是今天上了熱搜的,應該是個暖男什麼的,沒想到竟然如此兇殘。

果然他的女人和孩子都是與眾不同的存在,一般人哪裡受的了他啊!

女老師暗暗吐槽道,看著秦思嬈和秦瀚的眼神越發充滿了同情的色彩。

難怪兩個孩子這麼小卻是這麼懂事,原來是這當爹的太兇殘了啊!

「沒……沒有搗亂,連個了孩子表現都很好。」

「是這樣的,秦先生,今天是周末了,我們學校雖然也提供周末全托,但是我想著您本身就是洛城的,如果有時間的話,周末還是讓孩子回家把。畢竟學校和家庭教育是相輔相成的,孩子還小,也應該又屬於他們的童年……」

女老師迎著頭皮說道,心裡卻是直打顫。

明明只是照例和家長打個電話的事情,她卻覺得此刻自己的心情,那是比上墳都要珍重。

也不能秦琛回答,便扒拉扒拉的列舉了父母對孩子成長的重要性,聽的秦琛一頭霧水。

他是比較忙,比較嚴苛而已,但是好像也從來沒有不管孩子啊,怎麼這聽起來,他好像是十惡不涉了一般。

「秦先生?你在聽嗎?」

老師說的口乾舌燥,幾乎用上了她現在能想到所有台詞,可秦琛的沉默,讓她心裡全無底氣。

都說那是個閻王爺!果然如此啊!

「我在,一會我和他們母親一塊去接他們,讓他們等會吧。」

「啊……好的好的。」

雖然女老師掛電話掛的很利索,可秦琛還是聽到了一聲如釋重負的嘆氣聲。

他狐疑的放下手機,久久無法理解。扭過頭沖嬈嬈道。

「夫人,我長得很嚇人嗎?」 手機收音效果極強,以至於嬈嬈並沒聽到秦琛談話的內容。

歪著腦袋,抬起手本能的朝著秦琛額間探去,想要撫平那份褶皺。

「是瀚瀚和思嬈學校老師來的電話。」

「老師?瀚瀚和思嬈怎麼了?他們現在在哪,沒事吧?」自打上次秦瀚被綁架之後,嬈嬈一聽到學校就忍不住杯弓蛇影。

直接就坐了起來,心砰砰跳。

淡褐色的眼眸里縈繞著擔憂,她的手不自覺的攀援上了秦琛,秦琛順勢一用力,將她帶入了懷中。

「放心啦,他們沒事的,今天不是周末嘛,老師問我們接不接,那所學校也可以住校的!」

「接!當然接!瀚瀚還是頭一次和我分開這麼久呢。」嬈嬈說著,想到了自己兒子那性格,萬一要是在學校受了欺負可怎麼辦。

尤其是他還是那種就算疼和受傷都不會哭的,更不會表現出來的人。

嬈嬈想著想著,眼睛紅通通的像是兔子。

秦琛連忙低聲哄著,長長的手臂將她圈的更緊了。

「嬈嬈,別擔心,這所小學除了衛生間和換洗間都是有著二四小時監控的,而且口碑非常的好!升學率也很好。」

「你看,剛剛我為什麼問你那個問題,就是因為那裡的老師並不會因為思嬈和瀚瀚的父親是我就會放鬆對他們的要求,或者特殊照顧。而且,你看我剛才還被那老師教育了一頓呢!說我不能光掙錢,不管孩子。夫人,你說我冤不冤枉,我哪裡又不管孩子嘛……」

秦琛受傷的說道,拉起嬈嬈的手往自己的胸口放。

「嬈嬈,我這裡痛,要親親……」

陸嬈嬈:「……」

她怔怔的看著眼前這個在外人面前冷漠無情,甚至冷血的男人宛如智障一般在自己面前撒嬌。

就算是再冰冷的石頭,也都會開出溫柔的花朵。

她的眼睛彎成了一道弧線,忽然靠近秦琛,似有若無的香氣撩撥著秦琛的心弦。

在他的震驚中,嬈嬈竟然……

狠狠的在他的嘴唇上咬了一口。

「開心不?」嬈嬈笑得異常詭異。

這都多大的人了,竟然還學寶寶在這裡給自己要親親!

哼!要不是那老師打電話,她都不知道原來這學校是可以周接送的,差點就上了某男人的當,學校是要培養孩子們獨立性,讓孩子一個月回家一次!

愛情,命中註定 咬一口都算輕了呢!

雖然嬈嬈已然克制了自己的力量,但還是把秦琛疼的不輕,下意識舔了舔嘴唇,那血腥的味道便瞬間瀰漫在了整個口腔里。

若是一般男人,要麼就是生氣,要麼就是直接懟回去了。

再有那些愛面子,說不定就直接走了。

可臉皮這個東西吧,對於秦大總裁來說,那都是浮雲啊有木有!

「夫人……你欺負我……」

不僅沒有離開,秦琛反而又壓了上去,一點點從嬈嬈的耳朵開始啃咬。

他是這世界上最熟悉她的人,自是知道她身體最敏感和柔軟的地方。

幾下,掙扎的嬈嬈就敗下陣來。

媚眼如絲,流轉著情yu……

秦琛大喜,拿起手機準備調個靜音先嗨了再說。

然而還沒來得及碰到靜音鍵,Ken公式化的便清晰無比的回蕩在了整個房間的上空。

「總裁,車子已經準備好在大廳門口,您若是再不出發的話,就要趕不上周六小學的放學了,您還在極品翠園訂了桌,由於您說不暴露身份的緣故,我只用了黃金VIP卡,過號等位時間只有15分鐘……」

嬈嬈抬手輕輕拽了他的領口,眼底戲虐簡直不要太明顯。

霸道總裁:專寵私家甜妻 秦琛無語!

只能感慨這今天想要啪啪啪沒看黃曆!

瞧瞧這路程坎坷的。

「知道了,我這下去。」

秦琛陰沉著臉,戀戀不捨的從床上站了起來。

閑著沒事幹的他再次發揮了寵妻狂魔的屬性,就連嬈嬈對著鏡子梳頭,他也要在嬈嬈身後站著,然後不停的橧啊橧,橧的嬈嬈都是心猿意馬。

「秦琛,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嬈嬈索性頭也不盤了,回過頭瞪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