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邊站著四個彪形大漢,都穿著統一的黑色西裝和白色的襯衣,戴著黑色的墨鏡,身上的肌肉一個比一個多,看起來就特別的不好惹。

錢寧咽了咽口水,沒敢做聲了。

「對,這才乖嘛。」莫琰聳了聳肩膀,說道:「我都不敢輕易在這種地方撒野的,要知道有些地方,真的很恐怖呢。」

錢寧抿著嘴唇看著他們兩個,無奈地嘆息了一聲,憤恨地轉身,走到了甬道出口。

剛走到那幾個保鏢的身邊,他停了下來,轉身對他們兩個說道:「既然你們挑事,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要讓你們知道,我是做什麼的!」

說完,他消失在了幾個保鏢的身後。

那幾個保鏢望著莫琰,沒有行動。

莫琰往那邊看了兩眼,抱著肩膀對著保鏢點了點頭。

保鏢們步調統一的轉身,消失在了甬道的盡頭。

甬道和甬道之間有連廊,所以這一幕並沒有引起別人的圍觀,而剛巧今天這個甬道里只有這兩桌,不知道是金曦的手段,還是莫琰的手段。

錢寧前腳剛走,莫琰後腳就蹭到了傅歆的身邊,嘟著嘴巴特別可愛地望著她,兩眼含淚的說道:「姐姐,怎麼辦,我們好像惹了很大的事情,那個男人看起來好恐怖哦。萬一他對我們不利怎麼辦?」

喝!從小老虎變化到小白兔的過程,也太快了吧?

傅歆揚了揚右眼的眉腳,問道:「那你說怎麼辦呢?」

「不然我們同居吧。」莫琰信誓旦旦的說道。

傅歆差點被自己的吐沫給嗆死。

這劇情轉變得有點快,她完全跟不上節奏。

「你……說什麼?」她懷疑她的耳朵出現了幻聽。

沒想到莫琰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誰知道他會對我們做出什麼事情來呢?我覺得從現在開始,我們兩個要隨時的在一起才行。吃住都要在一起。我會負責保護你的,順道說,我會做飯哦。」

傅歆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

他也太有意思了吧?

一本正經的開玩笑,這樣的本事,她還是第一次見。

就金睿那個小子,根本不是眼前這位的對手,金睿每次想要開玩笑的時候,或者是做點小壞事的時候,自己都會忍不住的笑上一陣子,根本不會成功的。

特別是在傅歆面前,她大眼一瞪,他就自行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不出來了。

可面前這位陽光小少年,完全不是那樣的。

他正在一本正經的……規劃他們的將來?

傅歆無奈地敲了敲他的小腦殼,說道:「你是不是警匪片看多了?他能拿我們怎麼樣啊,他連我們是誰都不知道呢。倒是我剛剛聽他和他女朋友說話的時候,知道他叫錢寧。即便有什麼危險,那也是我們對他的威脅,他能怎麼樣呢?」

莫琰本來一臉期待的看著她呢,被她這麼一說,蔫噠噠的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不,具體的說,是騎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他像是騎大馬一樣的,在椅子上前後的晃悠著,瞪著無辜的大眼睛望著傅歆,好像她做了什麼欺負他的大事一樣。

如果這時候來個人,肯定會責怪傅歆怎麼欺負了這麼可愛的一個孩子呢!

她冤枉啊!

「歆歆,我發現你一點都不上道呢,要是我對別的女生說這樣的話,她們大概分分鐘都打包好了行李,準備和我浪跡天涯了。」莫琰不開心的說著,一邊說一邊前後的晃著椅子,發出「咯噠,咯噠」的聲響。

傅歆抬頭望了望在他們身邊打轉的那隻小白鯨,笑了一聲說道:「怎麼?這就不親切的喊姐姐了?」 她走近了他,抬手放在了他的頭髮上,不客氣地揉亂了他細軟的頭髮,笑著說道:「你也知道喊我姐姐哈,如果姐姐年輕個五六歲的話,說不定就真的跟你走了呢,不過現在,姐姐可是成熟的大人,你這套撩妹的手段,對我不管用。」

她的手還壓在他的腦袋上,莫琰已經抬起了頭,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她。

傅歆很喜歡小動物,貓狗都特別的喜歡,只是之前生活的環境讓她無法養動物,早上她還在羨慕那個死變態有兩隻狗狗呢,這會兒就看到了莫琰的臉。

如果長出耳朵和尾巴來的話,他的耳朵這會兒肯定是耷拉著的,小尾巴輕飄飄的來回晃著。

他怎麼就那麼的像可憐的小狗崽呢,讓人下不去狠心。

「我可沒在撩妹。」莫琰可憐兮兮的說道:「我們學校那些女人都太膚淺,我就喜歡成熟的,我就喜歡你。」

他說完,笑著望著傅歆。

她全當他在開玩笑,根本沒放在心上。

不過現在這種發展,倒是讓她很滿意,畢竟今晚剛剛見過金曦,那位女強人對她那天晚上見到什麼,經歷了什麼,特別的感興趣。

傅歆沒跟金曦說實話,她覺得沒有必要對著她說出全部的經過,但是她知道的是,那晚在那邊的,是眼前這個小男生。

並且那天在夜店門口,他也親口說出來了——在不知道飯店房間里是她的情況下。

只要抓住這個小男生,她就贏了。

她必須要在顧家有一席之地,不然那件事情她永遠不會知道。

她是為了什麼目的回來的,她心裡清楚得很。

傅歆故意翻了個白眼,對著他說道:「你就得了吧,別在這裡忽悠我這個老姑娘了。哦,對了,剛剛你給了那個男人多少錢?我還給你。」

「怎麼?就那麼想要和我劃清界限嗎?」莫琰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再一次的要擠出水來了。

她無奈地哼唧了一聲,說道:「你還在上學吧?你那些錢不是家裡給的嗎?我只是不想和那個男人有什麼瓜葛,才讓你出錢了的,我得把錢還給你,我可不能佔小孩的便宜。」

莫琰趴在了椅背上,腦袋掛在那邊,瞪著大眼睛說道:「可是我就是想讓你占我便宜,想讓你心裡過意不去,想讓你整天想著我。錢對於我來說,根本不算問題,那些也就是我半天的生活費而已。」

「嗯,嗯,知道了,你是富家子弟,不缺錢。」傅歆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接著說道:「可是我不想……」

「哼。」莫琰嘟著嘴巴剛要發火,可是轉了轉眼珠子,又笑出了聲。

傅歆疑惑地看著他,真的不知道這位大少爺又是怎麼了。

他開心的再一次晃動著椅子,發出「咯噠,咯噠」的聲響,得意地說道:「你剛剛說,你不想跟那個男人有什麼瓜葛?你的意思是說,你想和我有什麼瓜葛,所以才故意看著我替你出頭,替你出錢的是不是?那我更不能要你的錢了,哎呀,我好開心呀!」

原來是這麼回事!

他的腦洞實在是清奇!

傅歆發覺,他真的跟不上他的思路,一下子就被甩出了一條街。

看他那開心得意的樣子,她覺得,她再解釋也是徒勞了,就乾脆無奈地閉上了嘴巴,什麼話都沒有說。

她的沉默變成了最好的證明。

莫琰開心的晃了晃椅子,結果由於浮動太大,整個人突然往前摔倒了過去!

斗羅之我千尋疾不能死 傅歆就站在那邊,順勢抱住了他,讓他沒有臉著地,磕掉個牙齒什麼的,以至於毀容。

倒是莫琰這個傢伙,得了便宜還賣乖,乾脆就在她的懷裡,裝死不動彈了。

「唔,你身上真香,是噴香水了嗎?」他甜膩膩的說道。

傅歆簡直快被他給撩瘋了,沒好氣地推開了他,說道:「沒有,我不喜歡噴那個東西。」

「那麼就是我們兩個氣場太和了。」莫琰信誓旦旦的說道:「我喜歡你的荷爾蒙味道。」

好吧,這個剛剛成年的小夥子,讓傅歆簡直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怎麼就有那麼多的鬼點子等在那裡呢?

傅歆無奈地嘆息了一聲,對著他說道:「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呢?」

莫琰歪了歪腦袋,想了想她這個問題,反問道:「對哦,我到底想怎麼樣呢?」

被他這麼一反問,傅歆想要打人的心思都有了,她真的覺得,此刻她根本不是為了刺激金曦,為了找個老太太口中的靠山才在這裡的。

她在這裡,完全是自己找抽啊!

莫琰趴在椅背上,望著傅歆一會兒紅彤彤,一會兒又焦急的小臉蛋,真的覺得,她非常的有意思。

比他們學校里的那些女人,有意思多了。

他根本不在乎年齡的問題,因為他覺得,年輕什麼的,真的是個很奇怪的東西,只要兩個人在一起相處的好就可以了,不是嗎?

他覺得他和傅歆之間,似乎沒有什麼隔閡存在,她非常的平易近人,好相處。

如果說這幾天,他沒有去調查她的背景,那是假的。

他知道她是顧家的孩子,知道她的身世,知道她背負著什麼。

莫琰想要幫她。

可是他實實在在的知道,他還沒有這方面的能力,對於傅歆來說,他就是個孩子,沒錯的。

毒妃傾天下 而傅歆現在,完全沒有時間,或者是沒有義務,來面對他這個孩子。

莫琰曾經想過這麼一個問題:為什麼兩個相差幾歲的人在一起,一個十幾歲,另外一個二十幾歲的時候,大家都會覺得,兩個人在一起是相當不合適的。

可是當另外一個追到二十幾歲,而那個年紀大的,還沒有到三十歲的時候,大家又會覺得,唔,兩個人似乎是沒什麼問題的。

到底年齡這個問題,有著多麼大的界限呢?

莫琰不知道,畢竟他是個男生,而對於愛情來說,他是無所畏懼的。

當然了,很多女人對於愛情來說,也可以是勇往直前的。而她們如果是年紀大的那一方時,承受的壓力,小男人永遠不會懂。

好比現在,莫琰覺得,傅歆是有意思的,比起學校那些個只會打扮和八卦的富家小姐來說,她是有很多內涵的。

懂得多,見識得多,喜歡笑,喜歡運動。

她的生活是多麼的充實,哪怕她現在背負著的是一個叫做命運的東西。

莫琰真的很想要和她說,他會幫忙的,他會保護她的。

可是他知道,現在他說什麼都是沒用的,她不會相信的。

好吧,一步一步來嘛?

有了這個想法的莫琰,突然打了個寒顫。

他以前對那些個花枝招展的女人,幾乎是沒什麼興趣的,身邊的女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在她們身上,他得到的是厭倦,而她們也根本得不到他任何的東西。

雖然表面上很陽光,各種運動都非常的拿手,但是他在感情問題上的風評,在學校里卻是不怎麼好的。

很多和他交往過的女生,基本不出一個月就會被甩掉了,她們一定會湊在一起,說他的壞話。

比如,他是不是,在某些方面,不行呢?不然怎麼會對那些女人,碰都不碰一下?

女生之間的八卦是很厲害的,這就造成了有人背後笑話他,人前躲著他,而有的女人卻喜歡挑戰他,以此來證明自己有多麼的厲害。

所以此刻,莫琰真的有些發愣。

在沒有遇到傅歆之前,他也沒有發覺到,自己竟然是如此性格的人。

在學校里那麼的陰暗高冷,在她面前,卻成了一個會撩妹的笑嘻嘻的高手。

那天早上早餐店的見面,他第一眼就知道,眼前那個女人,和別人絕對不一樣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總會撩她,彷彿那就是他天生的技能。

他想要怎麼樣呢?

他得不到答案。

本來他在這裡遇到了她,還覺得特別高興呢,現在回想起心情的那份悸動,他反倒是有些害怕了。

他真的喜歡上她了不成?

一見鍾情?

天吶!

一見鍾情!!!

先不說自己的高冷麵癱老幹部哥哥,沒辦法給他什麼主意,就他那個玩世不恭的媽媽,肯定會樂呵呵的讓他把人領回去,她好好的看看。

對於他的媽媽來說,哪怕他領回去一個七十歲的老太太,只要和媽媽說,這是真愛,她肯定會鼓掌同意的。

傅歆真是不知道要如何應對這個小男生了,可是錢么,不還給他又是不好的,怎麼說她現在都欠著他一個人情呢。

沒等她開口說話,莫琰先說道:「嗯,既然你那麼的想要還我這個人情和錢,這樣吧,明天是周末,你陪我玩一天,我就讓你把錢還給我,人情也還了,你覺得怎麼樣?」

「周末啊……玩……去哪裡?」傅歆問道。

莫琰微微一笑,露出特別好看整齊的牙齒,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他對著她眨巴了幾下眼睛說道:「這個問題我還沒想好,這樣吧,我想好了會聯繫你的。」

見傅歆蹙著眉頭的樣子,他笑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抬手抹平了她的眉頭,在她耳邊說道:「唔,沒錯,我就是要你一整晚都想著我的事情,然後明天一早,早早的起床等著我。如果再刻意的挑選衣服,打扮一下的話,就更好了。」 「解除婚約吧。」

書房內,中年男子坐在書桌后的黑色皮革椅子上,雙手交疊在腹前,用像是討論天氣一般平淡的語氣開口道。

有那麼一瞬間,傅歆以為自己的聽覺出了問題。

解除婚約?

她一雙澄澈的眸子平靜的看向父親,難道金家要破產?或者說要將她打包賣給其他家,換取更大的利益?

傅肇新見她半天不說話,情緒更加糟糕,「怎麼,我記得你不是一直不喜歡金公子,想要解除婚約么。」他一邊說,一邊拿起桌邊的簽字鋼筆不輕不重的敲打著實木桌面。

「這麼好的聯姻對象都不樂意,簡直不知所謂!你說聲同意,到時候金家老太太問起來,大家面子上好過,否則——」

傅歆眼神中的那點光芒漸漸暗淡下去,眼眸微微低垂,盯著父親手上那支鑲著藍寶石的萬寶龍。

黃花梨木雖然貴重,但和寶石相撞,還是會被寶石鑿出一個坑吧?

更何況她這顆毫無倚仗的卵蛋?

父親的意思她明白,不過是因為她無意間得了傅老太太的青眼,害怕忽然悔婚惹的老太太發怒罷了。眾所周知,霍董事長可是個待母至孝之人。

金家她惹不起,父親,她更無力與之對抗。

擺脫了個註定是渣男的未婚夫,對她來說也不算是件壞事,最起碼不會比之前的狀況更壞。

靜默了三秒鐘,傅歆淡定的抬起頭。

「我同意。」

傅肇新微微坐直身體,「如果金家責問起來……」

「我會為你周全,誰讓你是我女兒呢。」

傅肇新滿意的介面,稍稍舒了一口氣,神色終於不那麼陰沉,「難得回來一趟,一起吃個飯?」

如果他這個女兒肯乖乖聽話,他也不介意做一個慈祥的父親。

「多謝父親好意,我還有事。」

懶得配合這場父慈女笑的場面,傅歆扯動嘴角,微微點頭致歉,這才低頭退了出去。

白皙纖細的手指拉開書房門,傅歆對上門口那張再熟悉不過的面孔,心中那根叫做自尊的神經真的有些被激怒。

「嚇我一跳!」傅曦直起身子,一副受驚不已的表情拍著胸口抱怨道。

整個人沒有絲毫偷聽被撞破的羞愧,用畫著精緻眼妝的眼睛沖傅歆翻著白眼,公主風的美甲亮片隨著動作晃來晃去,看得人莫名的有些焦躁。

傅歆垂下眼,不動聲色的朝旁邊走開一步,繞過傅曦繼續向前走。

「喂,我跟你說話呢,你聾啊!」見自己居然被無視,傅曦忙快走兩步攔到傅歆的面前。

傅歆無法,只好停下來,好整以暇的看著傅曦,平板無波的說道,「好,我聽著呢,你說。」

「哎呦,姐姐,不要這麼沒耐心嘛! 大唐南皇 剛才爸爸和你說什麼呢那麼神秘,難道還要對我保密啊?」傅曦濃密的假睫毛微微眯起,伸手狀似親熱的拉著傅歆的手臂。

就是這麼一副死人臉!明明就不討人喜歡,處處都不如她,整天在她面前裝什麼清高!

傅曦心中發狠的想道,聲音卻如蜜糖一般,甜得發膩。

想起剛才聽到的消息,唇角的笑意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