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熒光棒後趙大寶可沒有陳陽的夜視能力,只能聽聲音。

一番掙扎兩人終於游上岸,都是累得渾身酸軟,癱倒在地上半天不想動。

「尼瑪的,這溶洞太不牢靠,怎麼一砸就塌,要不是有個水潭,小命不保。」趙大寶氣憤的感嘆。

「別罵了,知道怎麼出去嗎?」陳陽沒好氣的說。

「我哪知道,剛才起碼下跌幾百米,又被水流沖這麼遠,我早迷糊了。」趙大寶氣沖沖的說。

陳陽恨不得再將他丟水裡。早知道這傢伙不靠譜,我幹嘛信你的話追進這裡。

「現在怎麼辦,我們不會死這裡吧!你功力高深一定有辦法出去。」趙大寶反而來了精神,急切的詢問。

休息一陣陳陽已經恢復體力,他四周看一眼,發現這裡依然有多條溶洞,空氣也不像之前那麼悶,看來距離地面並不是很遠。

釋放出靈識向溶洞探查過去,現在他可不想再亂闖,必須先選擇好方向。

就在靈識探查到第二個溶洞時,忽然一股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 陳陽大喜,立即向第二個溶洞跑去,速度快得驚人。

「你跑什麼……等等我……哎喲……我看不見……」趙大寶聽到響動也是急切的站起來追趕,但根本追不上陳陽,反而因為看不見,連續撞牆。

直到他摸出一根熒光棒擰亮,這才恢復視力,幾百米后終於追上陳陽,卻發現陳陽正在石壁上挖掘什麼東西。

他用熒光棒照射發現只是一塊塊黑乎乎的石頭,既不是寶石又不是古玩,頓時沒了興趣,無聊的說:「急匆匆的跑過來,還以為你找到出口,原來是挖這種沒用的石頭。」

陳陽此時哪有時間搭理他,更不會告訴他這石頭的珍貴,這些都是靈石,而且品質還不低,隨便一塊都跟那次從君青山手裡搶來的差不多,屬於下品靈石,對修真者來說是至寶。

而且這裡的靈石不是一兩塊,光是洞壁表面又是十幾塊,誰不定這裡面還有靈石礦脈,那樣陳陽可就發了。

如今世界靈氣稀薄,可以開採的礦脈更是百年難遇,現存幾條有限的礦脈早被強大的修真門派佔據。

像藥王谷這樣的超小門派,頂多也就有幾塊靈石,門下弟子修鍊的資源極其貧乏。

即使一條最低級的礦脈,也足有使得藥王谷這樣的門派實力大幅提升,甚至能成為天下一二流的大門派。

岩石堅硬,陳陽為了儘快挖掘靈石,拔出青鋒劍賣力的開鑿,跟靈石比起來這把低級法器都不算什麼。

很快十幾塊靈石被挖掘出來,最小的都有拳頭大,最大的更是重達千斤,都被陳陽妥善的收進陰陽界。

隨後幾個小時陳陽還在對著洞壁挖掘,已經在那裡開鑿出一個三米多高三米多深的大洞。又挖出5塊靈石。

再往前挖竟然通了,到達另外一個溶洞,靈識里也感應不到靈石的氣息。陳陽一陣失望,這裡終究不是靈石礦脈,頂多只能算是個微小型礦坑。

但也不錯,收穫的靈石加起來五千多斤,一斤這樣的靈石在龍騰社區售價百萬,足有幾十億的財富。

確定周圍沒有靈石后,陳陽才想起趙大寶,發現他並不在身後,而是去了另一個溶洞,那個溶洞里有水,他正彎腰在水裡賣力的挖掘泥土,對著熒光棒仔細尋找。

「喂!你幹什麼?」陳陽好奇的問。

「陳陽快來,這河裡有金沙,我已經淘到幾十粒,最大的一顆竟然有蠶豆大小,哈哈哈……」趙大寶開心大笑。

陳陽走近果然發現他身邊的岸上放著一堆亮閃閃的金子。但剛剛收穫幾十億,再看這些陳陽哪裡提得起來精神,無聊的擺手說:「幾粒金沙能值幾個錢,別掏了,我們的趕緊尋找出口回去。」

「別呀!剛找到發財的途徑,怎麼就走?」趙大寶一臉不情願。

「我們已經進入這裡半天時間,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走出去,你肚子不餓嗎?賺錢也要有命花。」陳陽不客氣的說。

「再讓我掏幾顆,再掏五顆就走。」趙大寶伸出胖手保證。

陳陽沒辦法,只能由他去,正好自己找出路也要一陣,便留他在這裡,繼續去別的溶洞探查,一圈下來其它溶洞沒有線索。

反倒是趙大寶這條溶洞,一直有活水流動,給了陳陽提示,漆黑的溶洞里順著水流走總能找到出口。

招呼趙大寶一聲,陳陽沿著溶洞搜尋下去。趙大寶雖然不情願,但看到陳陽真走,也只能無奈跟上。

這條溶洞很長,沿途不斷有支流加入進來,又有分叉出去,兩人始終沿著水流量最大的溶洞前行,不少時候還要潛水過去。

終於在個多小時后陳陽看到一絲亮光,兩人精神大振加快速度跑過去。光線越來越亮,水流也是越來越湍急。他們都無法在水裡奔跑,直接被水流一衝而下。

忽然衝出一個洞口,天完全亮起來,他們隨著水流下墜七八米,噗通掉進一個水潭中。這竟然是山中一處峽谷,陌生的環境兩人都不知道到了哪裡。

一隻肥貓出現在他們頭頂,在他的腳下踩著一具屍體,神氣的說:「你們怎麼這麼慢,本皇已經在這裡等了半天時間。」

陳陽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冷哼說:「你怎麼在這裡?」

「我追蹤敵人,發現這個溶洞里有不少靈藥,便一路採摘過來。」小黑神氣的說。

「靈藥呢?」陳陽追問。

「當然是被我吃了。」小黑得意的說,似乎意識到陳陽面色不善,跟著說道:「當然我還留了幾株靈藥,兩顆貓眼石,不會讓你空手。」

陳陽懶得跟他廢話,意念一動將小黑收進陰陽界,命令他自己去將靈藥移栽好。身邊有個不靠譜的趙大寶就夠了,再讓小黑跟著搗亂,自己豈不是要煩死。

「嚓!賤貓怎麼將老七殺了,只有他知道錢藏在哪裡,氣死我了。」趙大寶看到那具屍體,卻是氣憤的大罵。

不甘心的在老七殘破的屍體上尋找,卻是除了一部破損手機和一串鑰匙外,再沒有其它東西。

「挖個坑將他埋了。」陳陽卻是嘆口氣說道。

雖然這些人罪大惡極,但人都死了還有什麼好追究的。帶回去反而徒增麻煩。

兩人就在水潭邊挖個深坑,埋老七時,陳陽意念一動又送出來一堆白骨,這是老三的屍體。他在陰陽界里足足撓三天三夜,最後身上沒有一絲肉才死掉。

陳陽也是狠極老三,所以才讓死得這麼殘酷,其他那些人陳陽倒是沒有過多為難,之前在進入溶洞時,便沿途放了出去,送給後面來的警察抓捕。

雖然七星村已經被清剿,但後續的掃尾工作更複雜,陳陽可不想在參與其中,讓胡世軍他們去解決。

處理完這些,兩人沿著峽谷而下到山腳時,遇到一個農婦,一打聽才知道這已經是龍象山外圍,距離江都市幾十公里。

他們都是暗自驚訝,沒想到地下溶洞竟然將他們帶這麼遠,陳陽掏出電話,正要聯繫陳武讓他過來接人,卻發現手機里有多條未接電話,全是江新月打來的。頓時著急起來暗罵一句『我怎麼忘了這一茬……』 「新月,我剛剛有事電話不通……你現在哪裡?還沒下飛機……好好,你在機場等我,半小時准到……」陳陽連忙回電話,知道江新月還在空中,一顆心才放下。

再也等不及陳武來接,向農婦打聽到她家有輛摩托車,便掏出大把錢給她說:「大姐,我買下你的摩托車。」

農婦還有些不好意思,陳陽給的錢太多了,足有一萬多,她那摩托車才三千元買來的普通車輛,連正式牌照都沒有上。

「大姐不用推遲,你這是幫我忙,多餘的錢算是酬勞。謝謝!」陳陽態度堅決,將錢往她手裡一塞匆匆說一句,跨上摩托車就走。

趙大寶急切的跳上摩托車後座,隨著摩托車衝出去時連聲驚呼:「慢點……慢點……你去接人又不是拚命,不用著急……」

江都機場,江新月正在出站。

冷艷靚麗的身影頓時成為全場中心,那些衣著時尚青春靚麗的女孩子跟她比起來,頓時成了陪襯的小草。

不光男人看直了眼,女孩子更是羨慕嫉妒恨,心底里自嘆不如,很多女孩子都將她當成了人生的追求目標。

可惜此時她身邊正有一位玉樹臨風的男青年陪伴,他身高1.85米,一頭金髮,白皙的皮膚,輪廓分明的五官,同樣帥氣逼人,就像電影里走出來的大明星。

他是華人,但這一身洋氣的打扮卻將他的規格拉高一截,舉止優雅大度,很有西方貴族的風範。

此時他推著四隻巨大的行李箱,其中兩隻是江新月的,卻是輕鬆從容,顯露出他並不是文弱小白臉,而是有著男子漢的強健身體。

兩人走在一起絕對是金童玉女,讓多少男女暗自神傷。為什麼天下最好的人要在一起,就不能均分給普通人嗎?

「新月,我的車已經到了,一起回城。」李約翰優雅的說。他正是江新月在國外的同學,家族在西歐實力很強,他作為家族第一繼承人這次攜巨資回國投資,準備入股新月集團。

在江新月看來這只是一場生意,但他可不這麼想,投資十億入股新月集團對他來說只是小生意,更主要的還是想藉此親近江新月,追求到江新月。

在他看來兩人就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從上學時就認定江新月是他老婆最佳人選。

而他在江新月面前也一直表現的謙和有禮,睿智大度,就是個完美好男人。所以江新月對他印象不錯,很看好這次合作。

「不用,朋友會來接我。」江新月禮貌的拒絕,她自然知道李約翰對他傾慕多年,按說這應該是自己完美的男人人選,可江新月內心總有些怪怪的,對他生不出感情來。

在她心裡只當李約翰是個好朋友,正因為他太完美,反而讓她覺得不真實,所以幾年以來都沒給他機會,只是普通的好朋友。

現在也不例外,她這次邀請李約翰過來只是做生意,並不想牽涉私人感情。所以總是刻意跟他保持著距離。

原本陳陽來不來接機無所謂,但現在她卻是很希望陳陽過來,對她來說陳陽就是最好的擋箭牌。

「天色不早,要不一會兒請你朋友一起吃午餐?」李約翰還不想放棄,又建議說。

「約翰,你剛來江都市,今天就別再操勞,先去酒店好好休息,明天我請你。」江新月展顏一笑,連陳陽都很少能看到的笑臉,卻是拒絕人的手段。

「也好,你這幾天在寧海市也是累了,先回家休息。」李約翰體貼的說,他從來不會違背江新月的意願。

兩人說著話走出大廳,此時正門口正有一輛沒牌照的摩托車停在那裡,陳陽和趙大寶剛下車,正站在那裡用袖子擦汗,目光在眾多時尚女孩身上留戀,倒是沒注意到江新月一行。

一輛加長版凱迪拉克緩緩駛過來,被摩托車擋住正門沒辦法停到位,車窗搖下來,印度司機伸出頭招呼說:「朋友請讓一下,我要接重要貴賓。」

「快走!快走……這裡怎麼有沒牌照的摩托車。」兩個助理一路小跑過來,厭惡的呵斥,他們並不是機場保安,而是跟隨凱迪拉克而來,他們乘坐的商務車此時停在外面。

趙大寶頓時不高興了,頭一昂不客氣的說:「機場又不是你家開的,你能停我們為什麼不能停。」

陳陽倒是很客氣,無所謂的說:「讓讓沒什麼,能停摩托車的地方很多。」推著摩托車往前走了四五米。

凱迪拉克緩緩停到正門口,江新月兩人也正好走出來,兩個男助理連忙迎上來說:「少爺,本地豪車不多,只能租到這樣的車,您請見諒,明天我們自家的車就會開過來。」

李明翰卻是搖頭說:「不到兩百萬的禮賓車,好在有九成新,勉強湊合坐。但是你們剛才的行為不對,公共場合我們也是普通人,不能看不起騎摩托車的人。」

「是是,我們以後一定注意。」助理嚇得連連點頭。

「不過這裡環境確實不好,公共次序太亂,比西歐差多了。」李約翰高深的感嘆一句。連炫耀都這麼優雅讓人挑不出毛病。

他卻沒有上車,而是站在原地問江新月:「你朋友還沒來?」

江新月有點鬱悶,恨不得全當陳陽是空氣,讓你接機你怎麼如此一副模樣,故意拆我台嗎?

你那輛邁凱倫不是挺好,居然不開過來,偏要騎輛破爛摩托車,更可氣的是身上衣服還是破的,不認識的還以為你是從拆遷工地出來。

「新月這邊,緊趕慢趕還好沒有遲到。」陳陽那邊卻是一邊招呼一邊小跑過來,一臉的喜悅。

「呃……」江新月更是滿頭黑線,這下想當他是空氣都不行。

「你幹什麼?不準靠近少爺、小姐。」兩個助理卻是上前攔住,一臉嫌棄的瞪著陳陽。

「滾一邊去,我找我老婆。」陳陽哪會鳥他們,雙手一分兩人便飛跌向兩邊,根本擋不住。

「不好!保護少爺。」兩人能力不行,叫聲卻不小,急切的沖回來,還要撕扯陳陽。

「新月小心!」李約翰也是臉色一沉,伸手要將江新月拉到身後護住,一副英雄男子漢氣慨。 江新月卻是優雅的往旁邊一閃,並沒有接受李約翰的保護,反而距離陳陽更近。

陳陽一步跨過來兩人便肩並肩站在一起,江新月略微靠後,反而像是受到陳陽的保護。

李約翰大驚,急匆匆的想要衝過來,心裡還在埋怨江新月,你怎麼不聽保護,反而送到壞人手裡。

「約翰誤會了,他就是我朋友陳陽,來接我的。」江新月此時已經恢復鎮定,從容的介紹說。

「什麼!他是你朋友?」李約翰差點驚落一地眼球,怎麼也想不到會是這種結果。

江新月高貴如九天仙女,怎麼可能跟眼前這個農民工做朋友,她腦子有問題了?

「他是誰?」陳陽也在問江新月,這個高富帥還是讓他蠻有壓力。

「李約翰,我的同學加合作夥伴,你們認識一下。」 總裁的神祕戀人 江新月介紹說。

「幸會幸會,我叫陳陽。」陳陽立即向李約翰伸出右手,一臉熱情。

「你好!」李約翰努力保持著鎮定,伸手跟陳陽握在一起。

要是換在其它場合,他只會對陳陽不屑一顧,更不可能跟他握手。可是現在有江新月在場,他必須表現出謙謙君子作風。

準備跟陳陽手碰一下就放開,沒想到陳陽卻是一把抓住,使勁的抖動。

豪爽的招呼:「新月的同學就是我的同學,歡迎來江都市,有什麼需要儘管招呼。」

「謝……謝謝……我有後勤團隊,沒什麼需要。」李約翰被動的應付,足有半分鐘才掙脫陳陽的手,卻是手掌發麻,心裡暗罵:「粗人就是粗人,握手都用這麼大力……」

「李總沒嫌我大老粗吧!」 魔幻科技工業 陳陽依舊熱情。

「沒有……沒有……陳先生客氣。」李約翰無奈回應。

「哈哈,那就好。」陳陽大笑,轉身對江新月說:「你同學真是好人。」

江新月此時也正看著他,搖頭說:「你怎麼穿成這樣?」這不是責怪,而是一種關切。李約翰看得又是鬱悶。

「嘿嘿,剛做了一筆幾十億的大生意,時間匆忙,只好臨時買輛車跑過來接你。」陳陽憨笑。

「成天沒個正經,你當大買賣隨便撿。」江新月都忍不住白他一眼。

那嗔怪的表情更是讓李約翰抓狂,認識江新月多年,她一向高冷嚴肅何時有過這麼小女兒的神態。

一直以為她就是冷艷的性格,現在才知道她同樣溫柔活潑的一面。偏偏卻是對著這個邋遢的窮小子。

「猜對了,我這幾十億真是撿的。在這裡說話不方便,先回家做幾樣你愛吃的大菜,我再詳細告訴你。」陳陽一點不慚愧,很享受她的嗔怪.

江新月看著破爛摩托車一臉無奈,她哪裡坐過這種車,感覺不太安全。

陳陽已經過去搬她的行李箱,走到李約翰面前說:「李總請讓一下。」李約翰嚇得連忙後撤,生怕又被他大力撞到。

陳陽便從他身後的行李車上搬走江新月的兩個巨大行李箱,摩托車後座上正好有幾根綁帶,他解下綁帶將行李箱往上一放捆綁起來。

這就是個農民工,你看他用摩托車搬行李箱的熟練樣子,顯然經常干這事。

李約翰實在是忍不住鄙夷,關切的對江新月說:「還是乘我的車走,坐摩托車太不安全了。」

「哈哈哈,誰說不安全,我們剛才一路騎過來穩妥得很。這位兄台你要是不信,我騎車帶你兜一圈。」趙大寶笑著走過來,倒是對李約翰很親熱。

李約翰一驚,連忙後撤搖手說:「我不習慣……」這個趙大寶比陳陽還邋遢,上衣破半邊肚子都露在外面,跟這種人說話都丟面子。

被趙大寶這麼一打岔,陳陽那邊已經綁好行李箱,向江新月揮手招呼:「新月快來,我們走了,好同學再見……」

江新月似乎沒聽到李約翰的話,高冷的走向陳陽,在陳陽指點下側身坐在摩托車后架上,右手自然挽住陳陽的腰。

尼瑪的,她怎麼可以跟他靠這麼近,還挽著他的腰,我追求你好幾年,都沒有這種待遇,甚至連手都沒碰一下。

李約翰直接抓狂,嫉妒得眼睛都紅了。

「新月……」李約翰急切的招呼,只想將兩人攔下。

轟轟轟,陳陽啟動摩托車,一團黑煙冒出來,熏得李約翰連連後退,雪白的襯衫上滿是黑點,臉更是黑得嚇人,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蒙上黑灰。

「喂喂,別走!你們走了我怎麼辦?」趙大寶也很著急。

「自己想辦法回去,或者我晚上來接你。」陳陽拋出一句話,摩托車牛吼一聲沖了出去,慣性太大嚇得江新月驚呼一聲,連忙雙手抱住他的腰。

李約翰一張臉黑得跟鍋底一樣,再也顧不得形象,對著助理怒斥:「趕緊去查,這傢伙什麼來頭?」

「哈哈,李總哪用費這個勁,陳陽的情況我都清楚。」趙大寶湊上來賤賤的說。

「你不是他朋友?」李約翰一愣。

「見色忘義的傢伙,我跟他絕交,當然李總要是能支付一些諮詢費就更好了。」趙大寶笑得更真誠。

「你說,錢不是問題。」李約翰氣憤的說。

「這個說起來就話長了,那是你的車吧!我們先上車,在回城的路上,我慢慢跟你說。」趙大寶一邊說,一邊走到凱迪拉克旁邊,拉開車便坐了進去。

李約翰一臉嫌棄,可為了得到消息也只能忍耐,手絹握著口鼻上車,卻發現趙大寶真是一點不客氣,上車便倒了一杯紅酒喝起來。

「李總,我跟你說陳陽是一個沒落的貴族子弟,窮鬼一個卻是脾氣挺大,唯一的優點就是會哄女孩子,尤其燒得一手好菜……」趙大寶一邊喝酒一邊吹噓起來。

李約翰聽得即氣憤又擔心,這樣一個人怎麼能跟江新月做朋友,我必須阻止他。

一路上不停的詢問,趙大寶也不停的說,連陳陽上學時偷看女生日記的事都抖出來,確實提供了大量詳細的情報。

等到進城趙大寶在一個路口下車時,李約翰滿意的支付了2萬諮詢費,那瓶幾千元的紅酒沒喝完,也是送給了趙大寶。趙大寶又順手將車裡的水果捎走一大袋,一點沒有出賣陳陽的慚愧感,招手攔下一輛計程車,向江苑小區而去。 江新月騎過摩托車,但坐別人摩托車絕對是第一次,而且還是這麼破舊的低檔摩托車。

減震差得要死,噪音更是吵得人發昏,偏偏這傢伙還跑得如此的快,比自己平時開車都要快,風吹得她都打不開眼睛,不得不將臉貼在他後背上。

眼看著離開機場前面是一個小鎮計程車多起來,江新月再也忍不住大叫起來:「前面路口停車。」

連叫兩遍陳陽才聽到,稍微放慢車速問道:「幹嘛?」

「我坐計程車回去。」江新月一臉不滿的說。

「這樣好好的幹嘛又坐計程車,要不了多久就能到家。」陳陽不解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