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陳十一連忙走過去拉開醫務室的門,扶著班長走了出去,只見外邊竟然一個人都沒有了,可能是讓老師趕走了,也可能是臭味飄出去,將人熏走了,但是兩個人一出了醫務室,雖然還很臭,可是可比室內好多了。

陳十一扶著班長走出走廊,走到前頭的一條水泥路上,只見遠遠的停著一輛車,車前頭體育老師正站在門前,一見兩人走出來,向兩人招了招手。

陳十一扶著班長很快的走過去,兩人一走到車前,老師就將後車門打開,讓兩個人坐進去,然後他也坐到了駕駛室。

老師一坐好,就發動車子,拐了個彎往校外走去。

陳十一往前一看,只見副駕那裡還坐著一個人,而前頭的車玻璃和一側的車窗也上了車擋,只見那人一直身,正是唐朗;「嚯,」唐朗叫了一聲道;「是有夠臭的……」

班長讓他這麼一說,臉紅的利害,連忙低下頭去,陳十一瞪了他一眼道;「哪裡還有臭味……」

唐朗笑道;「你們兩個這身衣服是完了,不洗個三五遍是沒辦法穿了。」

陳十一白了他一眼,道;「請將班長送回家。」

唐朗笑道;「我這不是正在送你們嗎?哈哈,我早就替你們想到了。」

班長抬起頭來看了唐朗一眼,奇怪的轉頭看著陳十一問道;「十一,他……他是誰啊?」 「我是公安部特殊事務調查組丙組的組長,我姓唐名朗,」唐朗自我介紹了下,接著道;「剛才也是我救了你。」

班長疑惑的看著這個老人,雖然打扮的像個打掃衛生的,但是看起來挺和善的樣子,而且他說他是什麼公安部的組長,那豈不是個大官嗎?她疑惑的轉頭看向陳十一,陳十一點了點頭,意思就是說,這老頭說的……確實是真的。

「那……」班長紅著臉道;「那真的是太謝謝你了。」

唐朗笑道;「沒什麼,你不用謝我,我們現在是一條戰線的,我們的對手很利害,也很狡猾,所以,你們兩個還要多多努力啊,哈哈。」

陳十一瞪著唐朗,這個老頭笑的真像是一隻黃雀。

沒用多久,車子停在班長家小區的大門口,唐朗道;「你們兩個上去吧,陳十一,現在你女朋友剛解完毒,身體弱,你可要看好了,可別再讓敵人偷了空。」

「可是……」陳十一還在猶豫,唐朗道;「你們兩個快點的吧,現在我的車上都已臭的不能獃人了,我得快點去將車裡除除臭去。」

陳十一瞪著他道;「行,你狠。」說著,他推開車門,走下了車,將班長也扶了下來,這個時候班長早已是恢復了,倒也不太用陳十一扶。

眼看著兩人往小區門口走去,唐朗在後邊道;「陳十一,你可看好你們兩個,最好是別再出什麼事情了,還有記得,有什麼事情,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說完也不等陳十一回答,對體育老師道;「快走快走,臭死了。」

眼看著這兩個人開著車跑了,班長氣的都快哭了,舉起自己的衣袖聞了聞,也真的是很臭,「哼」班長快步走到大門口刷臉的地方,刷臉開門,然後和陳十一一起往自己家走去。

雖然這是陳十一第一次進這麼高級別的小區,可是這個時候他可沒什麼心情看這小區的奢華。

他們兩個進了小區不遠,就到了一個很氣派的大門前,班長走到門前刷開了門,往裡就走,陳十一跟在後邊,這裡就是班長的家了,陳十一稍稍的四下里看了看,真的是超奢華的,左邊車庫都有好幾個,這小院正中一個帶著假山的水池,池岸和此時腳下的路都是大理石鋪成的,所有的空地上都是草地和花叢,這院子的大,氣派,豪華就不用說了。

正房是兩層式的樓房,樣式那叫一個精,一個巧,一看好看,但是陳十一可是沒什麼心情品味了,班長急匆匆的刷開門,一拉陳十一進了家門。

先是一個豪華的大廳,具體的豪華程度就不用多說了,反正是你能想像的奢華它都或有過之,樓梯在大廳的一側,班長取出兩對兒拖鞋,兩人都換上了,然後帶著陳十一上了二樓。

二樓分兩部分,一邊是班長的卧室,另一部分是她父母的兩個書房,一個廳房,還有大卧等。

班長推開自己卧室的門,讓陳十一進了門,反手關了門,對陳十一道;「十一,你先坐一會兒。」說著,她走到一個衣櫃前,取了一件連體的睡衣,頭也不回的衝進了洗澡間,很快的,「嘩嘩」的水聲傳了出來。

這個時候陳十一才有機會細細的打量班長的卧室,這卧室可真的是大啊,看這樣子都快趕上自己家的總面積了,進門右手邊是一個大大的書架,樣式新穎而又古樸,上邊擺著很多的書,還有小盆栽,綠盆栽。

書架的後邊是大桌案,那案子上放著個筆架,上邊掛著各樣的毛筆,還有一大摞宣紙,具體的這幾樣的東西的價值陳十一可是看不出來,但是,用腳後跟想也能知道,班長家裡可能就沒什麼便宜東西。

然後是班長的書桌,書桌上擺著本打開的書,一個樣式同樣古樸的筆桶,裡邊放著各樣的筆,一個筆記本電腦合起來放著。

再過去挺遠的放著一連幾扇的雕花屏風,屏畫四副是梅蘭竹菊四君子,看上去氣派而又典雅。

挨著屏風是張大床,那大床可是真的夠大的,不過鋪展的很整齊,被子也疊的很整齊,床頭還擺著好幾個大大的泰迪熊,大布狗等等。

影帝你還缺妹妹嗎 床的另一邊是兩個衣櫃,衣櫃後邊是一道花玻璃牆,一個花玻璃門關著,那裡邊陳十一看不見,那個玻璃房間挨著的就是洗澡間,或者叫獨立衛生間。

方向轉回來,挨著衛生間的還是兩個衣櫃,再過去,正對著床的是一個很大的大電視掛在牆上,電視下邊一個長長的電視桌,那上邊放著的是和這大電視配套的家庭影院,看那樣子,可比軒一南那一套好太多了。

挨著那套影院的是一張豪華梳妝台,只不過,那上邊放著的化妝品很少,想想倒也是,像是班長這種純天然的超級美女,化妝品對於她們來說只不過是污染而已。

再過去倒是很空了,但是,從梳妝台一直到門口,牆上掛著一溜的相框,那裡邊鑲著的當然是班長的照片了,從小到大,各各時期的都有。

陳十一打量了一周,再看腳底下,所有空著的地方都鋪著精美的地毯,看著這些陳十一的心裡不由得嘆了口氣,看來自己和班長不確定關係還真的是對了,這等級那簡直就是差的太多了,就自己家裡的情況只怕連人家的一個小角落都比不上,看看人家的大小,擺設,用度,怎麼比?只怕是自己的那個狗窩還沒有人家的洗手間大,這就是拍獵豹也趕不上的啊。

「嘩嘩」的水聲一直在響,陳十一無所事事的走到那一排像框前看著班長的玉照,從左到右,從小到大,可以看得出,班長從一兩歲就是那樣的美麗可愛,肉嘟嘟,粉嫩嫩,就像是小天使,而越大卻是越美,越漂亮,美的超凡出塵,讓人窒息,有一張最特別的是班長穿著一身白色的古裝,一手提著個花藍,另一隻玉手灑出一把粉色花瓣,那照片的拍攝角度又是六十度仰拍,這張照片簡直就是絕了,無疑班長是做散花天女狀,但是那種飄然若仙的樣子,可是比真正的仙女還美多了。

陳十一看著那張玉照,不由得是真正的看痴了,那張照片是那樣的美,美的攝人心魄,吸人神魂。

陳十一靜靜的站著,一直看著那張照片,都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一直到有一根玉指在他的胳膊上戳了好幾下,「哦」陳十一連忙轉頭看去,這一轉頭不要緊,目光是真的轉不開了。

只見班長正穿著一件寬鬆的睡衣站在那裡,一頭濕濕的頭髮披散在肩上,那剛剛出浴的樣子,真的是比六七月雨後的荷花都在出塵、嬌嫩。

陳十一這樣子的看反倒是讓班長先不好意思了,雖然陳十一的眼神里滿是對聖潔的崇拜,但是被一個男生這樣子看著……這也就是陳十一,換了別人,可能班長早就發火了。

「十一……十一……」班長一直叫了兩三聲,陳十一才回過神來,連忙將眼光錯開,剛剛練成的班長免疫大法,如今是崩潰的一塌糊塗。

班長用兩根手指拉著陳十一一直走到洗澡間門口,將門推開,她先進去將放著自己衣服的籃子提了出來,然後對陳十一道;「你快將拖鞋脫在門口,進去洗吧……」

「啊?」陳十一不由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急忙道;「可這是你的……我怎麼能用……我這還是……」

班長道;「哎呀,你快去洗吧,都快臭死了,什麼你的我的,快點啦,」說著,將陳十一往門裡一推,將門關上,然後道;「十一,你快點將衣服先拿出來,我要洗啦……」

陳十一在裡邊道;「不了不了,我還是拿回去洗……」

班長道;「不行,不行啦,這麼臭,不洗怎麼穿,你快一點啦……」她說著,先提著自己的衣服推開了那扇花玻璃門,原來那是一間洗衣房,那裡邊全自動的洗衣機,掛燙機等等,一應俱全。

班長將自己的衣服全都倒進洗衣機,加水和加洗衣液都是自動的,只要打開開關就好。班長將衣服倒進去,蓋好蓋子,打開開關,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等了一會兒,她走到洗澡間的門外,洗澡間里靜靜的,沒有一點聲音,她敲了敲門道;「十一,你好了嗎?」

「呃……我……」陳十一還猶豫著呢,班長輕輕的一推門,門竟然開了,只見陳十一還站在那裡發著呆,「啊,你……你幹嘛呢,快點了,將衣服洗上,我還得清潔空氣呢……」

陳十一老臉紅紅的道;「可是……這是你的專用洗澡間,我怎麼能用……」

班長差點氣樂了;「誰說這是我的專用洗澡間了,再說現在是我讓你用的啦,你快一點了……我在你家不是也用你家的衛生間了嗎?」

陳十一道;「可那不一樣,我真的……」

班長道;「哎呀,你快點吧,要不我可真的生氣了……」說著,她嘟起紅紅的小嘴兒來。

陳十一看著班長真的要生氣了,只好點頭,但是接下來說在話卻讓班長差點笑噴了;「那……那好吧……可是……這東西我也不會用啊……」

呃,超尷尬的好不好。 班長跟陳十一說了那種淋浴的用法,然後才退了出來,又等了一會才聽到門內淅淅索索的聲音,本來陳十一穿的衣服也不多,很快就脫的只剩下一個內褲,其它的都放到一個籃子里,只聽班長在外邊道;「好了沒有啊……」

「呃……好……好了……」陳十一站將門開一道縫,自己站到門后,將籃子遞了出來,班長看著陳十一的這種矜持,差點沒有笑出聲來,伸手接過來,退了出來,順手將門帶上了,但是她用手指挑起衣服看了看,生氣的嘆了口氣道;「陳十一,你是該有多害羞啊,我都不怕,你怕什麼啊,你難道一會兒要穿著濕濕的內褲穿睡衣?你快一點全脫下來了,真的是很……」她想說墨跡,但是想想沒說出來。

這位陳大爺平時做別的事情挺爽快的,可是在女生面前怎麼就會這樣呢?還真的是大爺啊。

嘿,正想陳十一有點大爺呢,裡邊那位開口了;「呃,那個,我自己來洗就好了——」

「呃……」班長氣的甩了下頭,握著小拳頭用力的搖了搖,如果陳十一在面前的話,她倒真想打上幾拳,這位先生該是有多墨跡啊;「我的陳大老爺,拜託你快一點吧,我一起洗了,洗完直接燙幹了,要不你走的時候怎麼穿啊?」

門內的陳十一這一回真的是不好意思了,也聽出來了,班長也是氣的夠嗆,也確實是怪自己太不爽快了,可是他就是這個性子,怕是不好改了,此時那真的是,心一橫,將內褲也脫了下來,開門遞了出去。

班長用籃子接過來,順手將門帶上,不一會兒,「嘩嘩」的水聲傳了出來,班長的嘴角才溢出了笑容。

她提著籃子再一次推開洗衣間的門,打開洗衣機的蓋子,將陳十一的衣服一股惱的倒進去,一起洗了,不過她沒有發現的是她自己,竟然將一個男生的衣服和自己的衣服放到一起洗,而且還包括內衣,這是多麼的一個走心的不注意啊,這是不是其實她的潛意識裡已接受了這個男生呢?

可是這個時候的班長可沒有想這麼多,她將衣服倒進去之後,出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抱著一瓶空氣清新劑跑到樓下,然後從門口一路噴著上樓,一直到自己的閨房,所有兩個人經過、呆過的地方都噴了三遍,然後打開抽風機又抽了好一會兒,用鼻子嗅了嗅,確定整個房子里沒有臭味了,才關了抽風機,但是還有點不放心,又將清新劑噴了一遍,才回到自己的閨房。

她坐到梳妝台前,取出吹風機,將自己的頭髮吹乾了,用一根皮筋紮起來,在腦後扎了一個馬尾,覺得清爽了很多,這時候,洗澡間里的水聲也停了,班長走到門口問道;「十一,你洗好了嗎?」

裡邊陳十一嗯了一聲,班長道;「你先等一下,我給你找一件睡衣。」

她一邊說,一邊去自己的衣櫃里取出一件天藍色的中厚棉絨睡衣,那正面還綉著一個大大的皮卡丘,這是她去年買的,買回來之後一穿,發現大了一些,就掛在那裡了,想著陳十一併不比自己高很多,所以他穿上應該剛好。

班長拿著睡衣走到門前敲了下道;「你開下門,給你睡衣。」門開了條縫,班長將睡衣遞過去,陳十一接過來,馬上又將門關上了。

班長覺得自己此時就像是一隻帶小女生回家的色狼一樣,這小女生對自己是那樣的防備,這樣一想,她覺得自己都有一些哭笑不得的意思。

又等了一會兒,只見陳十一穿著那件睡衣,別彆扭扭的,忸忸怩怩的走了出來,半乾的頭髮亂亂的貼在頭上,兩手直接沒地方放。

「呃……」班長走到陳十一的面前道;「十一,我又不是會吃小紅帽的大灰狼,你……你是男生哎,你怕我啊。」

陳十一抬頭看了一下班長,班長穿著的是一件粉色棉絨中厚睡衣,此時頭髮扎了起來,看上去是那樣的清爽,乾淨;「啊,沒沒,我怎麼會怕你呢,沒的……」

班長嘆了口氣道;「那,要不你隨便坐一下,我將衣服去掛起來……」

陳十一馬上道;「我來我來……」

班長笑道;「萬一你到時候又不會,不是還得我來……」

陳十一老臉一紅,更不好意思了,班長道;「嗯……要不我們一起吧。」

兩個人一起走進洗衣房,洗衣機好像是停了有一會兒了,班長先將掛燙機落下來,然後打開洗衣機的蓋子,將兩人衣服一件件取出來,是誰的就自己掛起來,剛才讓陳十一一起來的時候,她本來是想著這樣陳十一才不會尷尬,誰知道如今兩個人一起尷尬了,因為那些洗好的衣服里還有兩個人的三件內內。

當著一個男生的面,將自己的內內和胸罩掛起來,那可真的是一件讓人臉紅的事情,還好陳十一一看是敏感衣服,連忙將頭轉向了一邊。

班長紅著臉將自己的衣服掛了起來,然後將陳十一的衣服也一件件的拿出來,但是在拿出陳十一的褲子的時候,忽然覺得口袋裡挺重,好像是有個什麼東西,「咦,十一,你口袋裡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忘了拿出來……」

「哎呀」陳十一驚呼一聲,「我的手機……」說著連忙將手機掏出來一看,手機已光榮犧牲了,任憑陳十一怎麼按,再也不亮了。

「呃……」陳十一道;「明天再買一個好了。」

班長道;「不用買了,剛好我上一次送給你的還放在那裡,我一會拿給你,但是這一次你要是再不要的話,……我就永遠和你絕交,你以後再也不用管我了。行不行?」

「呃……」陳十一看著班長那堅決的樣子,道;「這個樣子,我欠你一份人情,那我以後會老覺得自己欠你的……」

班長嘟著嘴道;「那你一次又一次的救我,那我欠誰的?你可不能太自私,只顧著自己心裡好受,可你就沒有想到我心裡不好受啊。」

「呃……」陳十一一愣,好一會兒才道;「那好吧,可是……」

班長立刻笑道;「不用可是了,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你不用跟我客氣就行了……」說完,她覺得好像自己剛才那句有那麼一點毛病,不由得臉紅了起來。

將衣服都掛好了,打開了開關,道;「好了,我們出去吧,等你要走的時候來取衣服就好了。」說著,她將陳十一的廢手機隨手丟到了垃圾桶里,拉著陳十一一起走了出來。

看著陳十一頭上的頭髮還那麼亂亂的半干著,班長道;「哎,十一,來你坐到這裡,我給你將頭髮吹乾吧,快來,濕頭髮對身體不好的。」

陳十一用手隨便划拉了一下道;「沒事,一會兒他自己就幹了。」

班長硬拉著陳十一坐到梳妝台前,將他按到椅子上道;「你要是再這麼總跟我客氣,那我可就真的生氣了,你想一想,那一次去公園,都是你將我一路背回來的,我也沒跟你客氣啊。」

陳十一小聲的道;「但是……背你……我願意。」

班長笑道;「那……這樣服侍你,我也願意,」說完,她不由分說,就拿起了吹風機。

堇色未央 班長先用左手將陳十一的頭髮抄起來,右手的吹風機才好吹,陳十一的發質十分好,不柔也不很硬,又黑又亮,摸起來很舒服。

可是,班長這麼一來,可讓陳十一有些難受了,大家都理過發,理髮師理髮的時候都是緊挨著顧客,因為人的胳膊長度有限,誰也不可能一直伸直著胳膊幹活,但是,真正理髮的時候,鼻子里都是理髮店裡那種特殊的髮油味道了,再說,陳十一理髮一般都是那種大爺級的老爺傅店裡。

如今這班長圍著陳十一轉著圈兒的給他吹頭髮,身體就不免的會有輕輕的挨挨擦擦的,特別是班長那高高的胸,有那麼兩次,班長就站在陳十一的面前,胸都觸到陳十一的臉了,雖然很輕,可是陳十一可不是個柳下惠,他也是血氣方剛的少年。

再加上班長洗過之後身體散發著的一種少女特有的清香,那香味一陣陣的鑽進陳十一的鼻孔里,抬眼處是那被高高的胸頂是變了形的伽菲貓,陳十一的心神一陣一陣的飄了起來,腦子裡不由得暗想班長那件睡衣下面的玉體會是個什麼樣子,這樣一想,就覺得小腹發熱,小兄弟竟然要抬起頭來。

陳十一嚇了一跳,連忙收攝心神,暗念道德經;「道可道,非常道……」強自將自己的邪念壓了下來。

卻說班長,吹得快乾的時候,她好像是忽然發現了什麼,拿起一把梳子,挑著頭髮給陳十一吹出個四六分的髮型,等吹完了,班長後退兩步,一看,她自己都不由得呆住了。

「哦……」班長驚嘆了一聲,這……這還是陳十一嗎?怎麼只是換了個髮型,他就像是完全變了個人一樣呢?

「十一」班長像是一個發現了新大陸的小女孩兒一樣驚喜的叫道;「你看看鏡子里,那個人你認識嗎?」 陳十一往鏡子里一看,他自己也不由得呆住了,只見鏡子里那人麥色的皮膚光滑而細緻,光感十足,劍眉微微上挑著,大大的虎目,鼻不大,卻很挺,嘴不大卻很飽滿,稍微有一點尖下巴,整個臉形不寬,加上如今梳著一個帥氣的四六分,整個一二次元里走出來的花樣美男有木有。

「這……」陳十一也是一愣,如果不是還穿著那件藍色的皮卡丘睡衣,他真不敢相信這就是自己,他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摸了摸臉,鏡子里的美少年也同樣的摸了摸臉,他不由疑惑的道;「這……真的是我?」

「哈哈」班長興奮的跳了起來,兩胳膊一舉,兩個肥大的袖子往下一落,露出一段如春蔥,似玉雕一般的胳膊,一下子摟往了陳十一的脖子,像一個幾歲大的小蘿莉一樣高興的跳著,笑道;「你也很驚奇是不是,陳十一,你也很驚奇是不是?……」

她這一摟,高高的胸緊緊的頂著陳十一的胸,再這麼一蹦跳,那滋味,真是有夠讓人心跳兩百的,但是現在的班長,完全沉侵在發現新大陸的興奮心情里,可沒想很多,主要是她對陳十一早就沒有了心防,一高興,哪還有什麼顧忌。

班長跳了一陣,忽然鬆開了陳十一,道;「來,你先坐著,」一邊說,一邊將陳十一重新按回到椅子上,拿出手機來,打開自拍,先在陳十一側前,試了試,不怎麼好,想了想,又來到陳十一背後,將下頜放到陳十一的肩上,另一隻手扶著陳十一的肩,這一回角度挺好,班長美美的來了好幾張自拍。

然後打開修圖功能,將兩個人的露出的睡衣修掉,又加了一個挺二次元的相框,將修好的圖伸到陳十一的面前道;「你看,是不是很好看?」

看著快樂的小女孩兒一樣的班長,陳十一點了點頭,照片上陳十一一臉的平靜,可是班長卻笑的那麼開心,那笑容是那樣的美,那麼有感染力。

陳十一點了點頭,班長拿到自己眼前又看了看,忽然道,「你說,我如果將這張照片發給軍丹,她會不會認出是你?」

陳十一嚇了一跳,連忙道;「你可別,她正愁沒有證據呢,你這豈不是給她送證據嗎?」

班長道;「你怎麼知道她就一定能認出來呢?你看連你自己都嚇了一跳不是嗎?」

陳十一搖頭道;「我覺得她太精明了,什麼事情都要推理個一二三來,我們還是不要招惹她吧。」

班長搖了搖頭,看著陳十一道;「我就不信了,這一次,我非讓她看不出來,哼哼。」

看著班長的神情,聽著她還冷笑兩聲,陳十一的心裡忽然哆嗦了一下,好像要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絕世雙驕:邪帝,求放過 只見班長在屋裡轉了兩圈兒,點著可愛的小腦袋想了想,忽然打了個響指,笑道;「有了,來」她讓陳十一坐到床邊,自己則搬了一把椅子放到陳十一的面前,並且回身從出梳妝台的下層抽屜里取出一個精巧的小盒子來,拿著坐到陳十一的面前,道;「十一,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模特,我不讓你亂動你可不許亂動哦,知道嗎?」

陳十一心裡的預感越來越不好,但是看著眼前如花般的嬌顏,他真的不覺得自己有勇氣說不好,那不敢說不好,只能說好了,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班長「嘻嘻」笑了下道;「那可說好了,反悔是小狗哦。要不拉個勾?」

陳十一道;「不用了吧,我不反悔就是了。」

班長嘻嘻笑著打開那個精巧的盒子,裡邊的東西挺多,不過陳十一都不認識,但是看樣子應該是化妝用的。

此時班長的心情是老好了,真的就像是一個發現了好玩具的小女孩兒,她取出盒裡的東西,又是粉又是黛的先在陳十一的臉上搽了一遍,然後又拿出一隻眉筆,但是仔細看了看,自語道;「眉已夠修長的了,也還可以了,哎,這裡……」

她放下眉筆,取出一個很小的小水晶盒,打開取出一個好像是小毛刷一樣的東西,要往陳十一的眼皮上弄,這可是個精細活兒,離得遠了,貼不好,看不清,班長只好一條腿跪在床邊上,另一條腿站在地上,緊緊的靠著陳十一,高高的胸一下又一下的頂到陳十一的下巴上,這情形真的是相當曖昧了,陳十一的心裡一陣一陣的心悸,頭髮稍都快立起來了,小腹發熱,下邊又有抬頭的趨勢,這還是陳十一極力的剋制著自己呢。

所以,陳十一隻好往後躲,他躲,那班長就得往前追,沒幾下,班長彎著腰覺得不得勁兒,她站直了身體瞪著陳十一道;「哎呀,你能不能坐直啊,你老往後躲什麼啊?」

陳十一道;「啊,這個……那個……」班長兩手扳著他的肩,讓他坐直了道;「就這樣,別再動了。」

「哦哦」陳十一隻好嘴上先應著,班長彎下腰,伸著頭到陳十一的臉上,不過,她的注意力可都在貼那小小的刷子,可沒往別的任何地方想。

陳十一鼻中滿是班長那呼出的如蘭花般的香氣,只能是眼問鼻,鼻問口,口問心,靜下心來,清靜六識。

班長貼好了兩個小小刷子,又拿出只粉色口紅,一隻手按住陳十一的後頸,另一隻手開始往陳十一的唇上塗,就這麼的,班長是畫好了看看,不滿意的再重來,擺弄了差不多有半個多小時,覺得差不多了,最後拿出個假髮也給戴了起來,又弄了好一會兒,覺得差不多了,拿把梳子將假髮的劉海兒梳了梳,將後邊長長的頭髮往後攏了攏。

「嗯」班長後退了兩步,左看右看,然後一拍手笑道;「完美,哇,十一姐姐,你好漂亮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