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一凡所教授他的每一部功法。

哪怕放到高級修真國。

甚至是紅塵仙人中。

都是要拼破腦袋去搶的!!!

可他卻如同甩大白菜一樣,一樣接著一樣的甩給自己。

這是有多麼可怕的底蘊啊?

良久。

運行完功法的鐵念凡,跪在了地上,虔誠的道:

「徒兒拜見師父!」

鹿一凡點點頭道:

「也罷,我便收你為徒。

讓你代替鐵牛,重建地府!

以後,你便是地府天君之下,第一人!」 傳功結束后。

鐵念凡跪在地上磕頭道:

「多謝師父!」

「嗯。」

鹿一凡點點頭,表情並無波動。

就彷彿創造一個洞虛境的強者,如同創造一個大白菜一樣。

「師父……」

鐵念凡有些猶豫,最終還是開口道:

「您老人家手眼通天。

那麼,我的父母,您能否幫忙復活呢?」

在鐵念凡看來,鹿一凡已經是無所不能的那種神仙了!

說不定,他可以復活自己父母!

「若是他們死的一周之內。

我還有辦法從地獄里將他們的靈魂拽回來。

可惜啊,已經三年過去了。

他們早已入了六道輪迴,投胎轉世,再次為人了。」

鹿一凡嘆了口氣道。

「這樣啊……」

鐵念凡有些失望,但並未多久便恢復了正常。

畢竟自己父母投胎轉世了。

或許,這一世他們能活的不那麼辛苦,不那麼累。

彷彿看透了鐵念凡的心思。

鹿一凡笑著道:

「你放心吧,十殿閻羅會看在我的面子上。

讓你父母投胎在一個好人家的。」

聽到這話。

鐵念凡先生一愣。

然後心中再次掀起一陣驚濤駭浪!

十殿閻羅都要聽自己師父的話?

那他是什麼身份?

地藏菩薩?

還是玉皇大帝?

「今晚,你就安安靜靜在這睡下。

明日,我帶你去打遍鐵家人的臉。

殺遍羞辱你的人!」

說完,鹿一凡的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只留下鐵念凡一人,如同做夢一樣,檢查著自己的身體。

此時。

他聽到了外面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他趕忙躺下。

門打開了。

只見鐵家大管家打開燈看了一眼鐵念凡。

見他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如同一具屍體。

他鬆了一口氣。

然後嚴肅的吩咐道:

「你們幾個!給我看好這個廢物!!!

明日就是鐵猛少爺和蘇海媚小姐訂婚的日子了!

我不允許有一點差錯!」

「是!!!」

「等過了明日。

直接把這個廢物宰了,扔去喂妖獸!」

大管家冷哼一聲,不屑的離開了。

彷彿這裡關的是一頭待宰的骯髒豬玀。

他多呆一秒鐘,都會渾身不自在。

「嘿嘿,這個廢物慘咯!」

「神仙也救不了他!」

「昔日鐵家大少爺,鐵家家主的繼承人竟然淪落到這種地步,真是可笑!」

「誰讓他自己無能呢!」

「……」

外面的守衛關上門后,七嘴八舌的調侃著。

鐵念凡拳頭攥的緊緊的。

腦子裡,環繞的全是鹿一凡臨走前說的那句話。

……

……

江東市。

皇冠大酒店前。

鐵念凡跟隨在鹿一凡的身後,抬頭看了一眼閃爍著炫光的名字,雙手不由緊握攥起。

深吸一口氣,鐵念凡揮之不去的都是自己的親戚那副丑兒的嘴臉!

以及蘇海媚那不屑和挑釁的笑容!

親人的背叛,未婚妻的叛變!

都如同刀子一樣狠狠的刺激著鐵念凡的心臟,讓他的情緒大幅波動了起來。

這麼想著,鐵念凡跟著鹿一凡毅然踏入了酒店。

整個酒店,此時已經被鐵家人給包了下來。

一樓是流水席。

隨便坐!

鐵家人豪氣萬丈!

竟然要效仿古代的達官顯貴,大開三天豪華流水席,宴請天下百姓!

要知道皇冠酒店可是五星級酒店,一桌菜已經頂的上一個工薪階級一個月工資了。

可謂相當奢侈!

一進門。

鐵念凡就看到了自己堂弟鐵猛和蘇海媚兩人的形象豎牌。

兩人來到了頂層。

隨便用了點迷幻術,就躲過了檢查。

此時,十八樓頂層的宴會廳里,已經來了不少與鐵家,蘇家交好的上流人士。

所見之處,到處一片攀交的歡聲笑語,顯得十分熱鬧。

擺放著的五十多桌宴席,每一桌上也都坐滿了人。

從他們的穿著打扮可以看出。

他們每一個都地位顯赫!

鐵念凡穿的倒挺正式。

倒是鹿一凡,隨意的穿著搭配,與宴會廳盛裝出席的男男女女仙幣,顯得格格不入。

鐵念凡的眼眸中,早已升騰起來了濃濃的殺意。

而鹿一凡,卻是風輕雲淡的坐在鐵念凡的身邊。

倒了一杯茶,輕輕的品了起來。

彷彿一切,都與他無關。

「這位先生,能幫我個忙嗎?」

這時,鹿一凡的身後,一道嬌柔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讓他渾濁的雙目,迅速恢復了精明。

轉過身來。

一張傾國傾城的絕美容顏。

彎月般的柳目中,攝人心神的美眸正緊緊的看著鹿一凡。

一襲紫色的禮服,凹凸有致的身材,嫵媚到了極點的五官,讓宴會廳內的不少男人看一眼,就難以將頭轉過去。

美!

面前的這個女人很美!

無論是臉蛋還是身材,都是無可挑剔的美!

只可惜,在她如此美艷動人的外表之下,卻有著一絲聖潔的高傲。

簡單看了一眼眼前美艷的女人,鹿一凡輕輕祭出那根妲己留下的絨毛,試了一下。

沒有半點反應。

鹿一凡沒有半點猶豫,異常乾脆的搖了搖頭道:

「抱歉,不能!」

默然拒絕後,鹿一凡便將目光再次投入了宴會廳中的人群之中,沒有多餘的語言。

歐詩漫愣住了!

甚至,她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剛才?

這個男人拒絕了她?

她好像連什麼請求都沒說吧?

就被這麼直接拒絕了?

這怎麼可能?

歐詩漫是第一次對自己的身材和外表有了懷疑。

要知道,她那令無數男人蠢蠢欲動的魅力,可是讓江東無數高階修真者都排著隊想獻殷勤。

卻被她一一拒絕。

而這個男人倒好,居然如此冰冷的拒絕了他!

「我知道了!」

歐詩漫從這個男人掃視的眼眸中,彷彿找到了答案!

他所看的,全是男人。

女人連看都不看一眼。

再結合剛剛他對自己的態度。

歐詩漫可以斷定——這傢伙是個gay!!!

「是個gay更好。

幫了我這個忙,給你點兒錢就罷了。

省的以後再來糾纏我。」

歐詩漫這麼想著,眼睛越發明亮了。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