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你就看一眼,如果我騙你,等會你就不用幫我,以後都不用!」程琳惠認真的說道,還不停的用手指戳著付乃心。付乃心無奈的抬起頭向門外看去。

是白藝珩,那個當初幫助自己在英語演講比賽里放鬆自己的學生會幹部。付乃心至今還是記得他對自己的好,於是付乃心站起,向他走了過去。

「好久不見啊!」付乃心微笑著和他打著招呼。

「是啊!」白藝珩也微笑著回應著。手上則遞過來一張帖子,問道:「你有興趣加入蘭芷文學社嗎?我和班裡幾個愛好文藝和詩經的同學創辦的,我覺得你可能也喜歡,如果能一起研究的話,有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也不錯的。」

「是嗎?可是我可以嗎?付乃心有點驚訝地問道。

「你考試的作文都被刊登在校報上了,而且我已經讀過了。文筆細膩,邏輯嚴謹,總之我很欣賞,加入吧!有了你,我們的社絕對是如虎添翼的。」白藝珩鼓勵的說道。

俠道至終 「可我……」付乃心總覺得這件事沒那麼簡單,有些猶豫。

「當我是朋友吧?就當是幫我個忙吧!我們社現在真的很需要像你這樣的人才。」白藝珩看出了付乃心的猶豫又接著勸說道,主打友情牌。

邪王強寵:至尊毒妃不好惹 「那好吧!,只是最近快期末考試了,我可能沒什麼時間。」付乃心說道。

「嗯,你只需要好好寫文章,其他事交給我來辦。」白藝珩打消了付乃心的顧慮,「而且如果辦得好的話,還可以加學分的!」

「學分有什麼用啊?」付乃心問道。

「可以讓你提前畢業,提前讀大學啊!」

「可我不打算提前畢業,我覺得順其自然就好。」

「我寫完文章就給你。」

「下午放學的時候,一起去我們的社看看吧!」

「還有專門的辦公的地方?」付乃心有著不敢相信,學校竟然會允許。

「對啊,就在圖書館裡面,以後你可以去那裡晚自習。哦,對了,你在學校里晚自習嗎?」

「在啊!我住校的,不過去那裡晚自習學校會同意嗎?」付乃心也正為了晚自習太吵而煩惱,又怕給程琳惠講解的時候吵到別人,如果真的可以的,這些就都可以解決了。

可上課鈴適時的響起了,白藝珩只來得急說放學再說就匆匆離開了。

李顧辰在教學樓梯樓裡面大口喘氣情緒極不穩定,呼吸困難四肢無力,冒虛汗,整個人處於無力狀態,身體的溫度迅速上升,他好像要說什麼,卻突然摔倒在地上。

「不行……不行……」

李顧辰幾鐘頭之前發給付乃心一條簡訊,說要自己先買電影票,到晚上會找付乃心,付乃心也正好有時間和白藝珩去看下社團。而程琳惠則是和李長宇一起回家了。

「嘿~」白藝珩在人都走得差不多后,來到了付乃心的班裡。「走吧!」付乃心還在想去哪裡找白藝珩,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嗯。」

白藝珩帶著付乃心向圖書館走去。

「現在社團有多少人了?」付乃心問著,想要多了解下社團的情況。也想多說些話,畢竟不熟悉的兩個人一起走一點話也沒有,氣氛多少還是會有點尷尬的,

「不多,包括你我也只有11個人,我們要等到下個星期就可以去每個班做宣傳了,到時候成員就會變多了。」白藝珩回答道。

「要不我給你介紹幾個吧!」付乃心想起了晚自習給程琳惠補習的事。

「可以啊!誰啊?」

「就5個,」付乃心在心裡數了個遍,看見白藝珩沒說話,便接著說道:「他們都是我朋友,有袁佳祥,李蒿,張梁玉,程琳惠,李長宇。」

「我應該都認識他們,行,就讓他們都加入吧!」

「你認識他們?是你太神通廣大還是他們太出眾了?」付乃心好奇的問著

「是他們太出眾了,李長宇,袁佳祥,李蒿是籃球隊的吧!順便說一句,我也是籃球隊的。」

「你也是?我有看他們搞訓練,怎麼沒有看到你?」

「我是替補,所以我經常偷懶不去。」白藝珩不好意思的撓了下頭。

「那程琳惠和張梁玉?那你是怎麼認識她們的?不會是看中了她們中的誰了吧?」付乃心推測著。

「喜歡你還差不多啦!我都沒和她們說過話。」白藝珩不經意的說著,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並不是一句玩笑話。自己真的是千方百計的想和付乃心的生活有交集。

「那?」付乃心好奇的看著白藝珩。

「張梁玉是我表妹。」

聽到這個回答,付乃心鬆了口氣。可能還真是怕張梁玉魅力太大,又多出個朋友要自己幫忙去追她呢!

「還想知道我怎麼認識程琳惠嗎?」

付乃心猛地點著頭,不過根據程琳惠稱他為帥哥而不是名字,那麼程琳惠應該是不認識白藝珩的。

「我一哥們跟她表白,結果沒罵了一頓回來。跟我訴苦的時候,我就好奇的和我哥們去看了下她,所以就認識了。不過真沒想到你會和她玩得那麼好」。

「原來是這樣啊!」

大家也是有緣,不論什麼原因,大家終究是認識了。

「這裡就到了。」白藝珩推開圖書館二層的一扇木門。

不算太大的房間,差不多就是一間教室的大小,裡面有書櫃和書桌,還有一張大圓桌。由於窗帘遮住了陽光,房子里顯得有些暗。

「剛把東西給買齊了,還沒來得急收拾,收拾完就顯得好看了。哦,對了,還差幾台電腦和沙發。」白藝珩環視著房間。

「要不我們現在就一起收拾下吧!反正現在你應該沒什麼事吧?」

「不介意的話,我們就開始吧!」白藝珩抄起袖子就開始幹活。

白藝珩負責擺放書櫃和書桌這類的,付乃心則拿著抹布將有灰的地方抹乾凈。最後白藝珩和付乃心一起拖地。

「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地盤了!」白藝珩對付乃心說道。

「真的嗎?我真是越來越喜歡這裡了,如果書柜上還有幾本我喜歡的書的話,我真的能把這裡當家了。」不知怎麼的,付乃心真的是很喜歡這裡,以後這裡就算是家了。

「這簡單啊! 慕嫡 這裡需要什麼書,由你來決定!」

「對了,這裡的東西是誰買的啊?」付乃心覺得學校應該是不會出這個閑錢的。

「我買的。」看著付乃心驚訝的臉又接著說:「是劉飛集團資助的。」

聽到這個回答,付乃心倒也不覺得訝異了。

「啊!累啊!」付乃心倒在了沙發上。

「要不要晚上一起出去玩?聽說最近有部電影很好看的。」白藝珩建議的說。

「啊!可能不行啊!」付乃心突然想起了和袁佳祥的約定,拿出電話一看,都八點多了。

「怎麼了,就算是學習也要勞逸結合啊!」白藝珩以為付乃心要趕回去搞學習。

「我約了人了,我得走了,下次再和你出去玩啊!」付乃心沖白藝珩搖搖手,邊打電話邊離開了社團部。

教學樓梯前。

李顧辰大口喘氣情緒極不穩定,一晃一晃站起來,抬頭大喊一聲:「給我滾開啊!她對我很重要……啊……」

付乃心從身上掛著的黑色四方小包拿起來手機,給袁佳祥打電話,付乃心忽然又覺著自己可真夠緊張的。

「喂,我剛剛在忙,對不起啊!」付乃心連忙的道歉著,就聽見裡面袁佳祥喘氣的說著:「乃心,你……你等一下我,我……很快就會過去,你在哪裡,天氣變冷了。你需要多穿衣服。」

「我在圖書館門口。」付乃心聽到袁佳祥如此的關心自己,心裡一陣溫暖。電話里聽見袁佳祥喘著粗氣,付乃心老覺得袁佳祥有事。

「嗨!~」付乃心對著像只小兔子一樣蹦上來的袁佳祥愉快的打著招呼。

「我說,我們是要離開學校而不是去圖書館,你就不能下來嗎?非得我上去?」袁佳祥終於來到了圖書館的正大門,氣喘吁吁的抱怨著。

「額……不好意思啊!就光顧著看你了,忘記了下去,嘿嘿。」付乃心這才意識到自己是有多麼的白痴。

「算了,既然我貌若潘安,也就不能怪你看得如此如痴如醉了。」李顧辰半開玩笑的說道。

「走吧!潘安美男子。」付乃心也不做反駁,拉著李顧辰離開了圖書館。

一路上說說笑笑的,時間過得飛快。由於第一中學坐落於繁華的街道,付乃心和李顧辰只需十幾分鐘的步行就可到步行街。現在已經初入寒冬了,天黑的比較早。 既然是初入寒冬,氣溫就早已沒了夏日的燥熱,平添了幾分蕭素和清婉。一陣風過,不禁打了個哆嗦。

李顧辰原本還在觀察路上各種牌子的車子的眼睛已經注意到了付乃心打著哆嗦,「不是讓你加穿衣服啊!」

付乃心不想傻傻的穿著校服和李顧辰出來逛,於是便脫下了厚厚的秋季校服,只穿了件薄薄的襯衫。

「我忘了。」

「哎喲喂!你都這麼大個人了,都不會好好照顧自己。小心感冒啊你!」雖然責怪是責怪,但李顧辰還是十分好心腸的脫下自己的大衣給付乃心蓋上。

「你也穿得不多,我不冷的。」付乃心著急的要把大衣脫下還給李顧辰,怕他感冒。

「沒事哦!男孩子的身體總是比女孩子好的,再說再過一條街就可以逛服裝店了,還怕沒有衣服穿?」李顧辰執拗的替付乃心披好衣服,自己則身體緊抱著。

「嗯,那我們走快點吧!」付乃心只想著別讓李顧辰感冒了,一個勁的扯著李顧辰快走,都沒注意到一輛車子駛了過來。

一陣車鳴聲,李顧辰用手將心不在焉的付乃心扯進懷裡,很霸道的說:「喂!走路別那麼急,看你差一點被車撞了。這次是我扯著你,下次可沒那麼好運氣的。」

付乃心也被車鳴聲嚇得心神不定的,聽見袁佳祥這麼說,忙點著頭。

「別只顧著點頭,要記住!」李顧辰寵溺的撫摸著付乃心的頭。

付乃心有些不好意思,之後不去看李顧辰那清澈明朗的眼睛,轉頭裝作在看車子。然後拉著李顧辰過了馬路,來到了繁華的步行街。

城市的夜晚或許才是繁華的開始。因為步行街仍舊是人頭攢動,尤其是有酒吧的那條街更是年輕人的天下。打扮入時的時尚男女,或歡快的結伴同行,或故作憂鬱的一人緩緩走進熱鬧的酒吧。

「走吧,我可冷得不行了!」李顧辰拉起了付乃心的手,大手拉小手,帶著付乃心走過了人行道。

跟著李顧辰進入了耐克*店,付乃心這才覺察出李顧辰的衣服大部分都是耐克的。他應該是很喜歡耐克的吧!付乃心竊喜著自己又多知道了他的一個愛好。

「覺得哪件比較好看?」李顧辰詢問著,不時的用眼神瀏覽著各式各樣的衣服。「要不試試這件吧!」李顧辰指著一件米白色的運動裝,示意導購員拿下來。

「可那是女式的!」付乃心以為他是給他自己買,而後才發現自己的傻氣。

「怎麼還想霸佔著我的衣服不還我啊?」李顧辰接過衣服轉手遞給付乃心,「試試吧!」

付乃心乖乖的接著衣服穿上,找面鏡子瞧瞧。嗯,白色是百搭的,所以還算不錯。

「怎麼樣?」李顧辰問道。

「不錯,就這件吧!」付乃心準備拿錢付賬,可袁佳祥卻先自己一步,拿出信用卡給了導購員。

「不好吧,我自己有錢的。」付乃心抗議著。

「有什麼不好,給自己喜歡的人買衣服,如果不是陪我出來,這時間我應該在家裡悶死了,嘿嘿。」李顧辰說著。

「你又貧嘴了,呵呵。」不過如果有這麼體貼又很霸道的男朋友真的好啊!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付乃心在電影院里買票,這時,三個渾身痞像的猥瑣男走了過來「這麼晚,小美女是不是漫漫長夜沒人陪啊!來哥哥們這~」還對付乃心猥瑣的笑著。付乃心此時腦海里唯一的想法便是,相由心生,這個人是壞人。

看著三個猥瑣男一步一步朝著自己逼近,付乃心也嚇傻了,自己活了將近16年,可是從來沒有和混混打過交道的。然後下一秒,李顧辰一個箭步就來到了付乃心的身邊,一把抓住付乃心的胳膊,溫柔的說:「沒事,不要怕,有我在保護你。」

李顧辰還對那群混混警告,付乃心是自己的女朋友,然後就準備拉著付乃心離開這是非之地。

「唉,想走啊,沒那麼容易,你說她是你女朋友就是你女朋友啊!我還說她是我女朋友呢!看你樣子都不像個好人,不準把人帶走。」擋住了李顧辰離開的步伐。

「小妹妹,這個點應該去睡覺啊!來哥哥們家睡覺啊!」那群混混絲毫沒有讓開的架勢。

李顧辰也沒有回話,拉著付乃心的手,就朝電梯衝去。可惜電梯還只停在2樓的樣子,李顧辰只好轉移方向,帶著付乃心沖向樓梯。

那群混混似乎發現他們準備逃走,也不急著跟去。而是好像在向裡面吆喝著。付乃心也不管那麼多,只管跟著袁佳祥沒命的逃。

於是兩人從4樓一路狂奔到了一樓。付乃心已然是氣喘吁吁,當付乃心準備出去的時候,李顧辰攔住了,然後慢慢的推開門往外看去,而後又更加輕動作的關上門。

「他們在外面守著。」李顧辰極小聲的說著,腦子則是在飛速的運轉著該怎麼辦。外面已經不是三個人了,而是一群了,都是些流氓樣,大約有10幾個的樣子。直接過去打,硬拼肯定是會吃虧的。

「那該怎麼辦啊!」付乃心也十分擔心的問著。

「沒事,我們現在就報警,還有給李蒿打電話叫他過來幫忙,然後安安靜靜的在這裡等著。總之能等多久就等多久。」

付乃心不多做啰嗦就拿出手機,朝著樓上走去。而李顧辰則靜靜的待在門的旁邊,聽著對方的動靜。

外面的人好像有些等得不耐煩了,有些人提議要上下包抄。李顧辰於是小聲的對已經打完電話的付乃心提議往上走。這樣還可以多拖延點時間。

一個男人說:「走,別跟他們玩捉迷藏了,我們一樓樓地搜還怕搜不到他們?」

李顧辰就示意付乃心衝出去。原本還在聒噪的人,突然發現付乃心朝他們沖了出來。然後就擋住了出路。

「打架是吧!先讓你走。」李顧辰的臉變得冷冽,稜角分明的臉也讓人覺得有股撒旦的氣息。

「這不是跟你們討價還價,這是爺的地盤,規矩由我說了算。」一個混混一臉不可一世的望著李顧辰。只是他比袁佳祥矮,沒有了霸氣,反多了些猥瑣。

打架一觸即發,但打起來肯定是輸定了,付乃心十分擔心的望著袁佳祥。

李顧辰只是沖自己微微一笑,像是再說,別擔心。因為有了袁佳祥這個微笑,付乃心緊張的心也稍微的放下了。

「喲,還不忘笑啊!,等會叫你還笑得出來。」他們朝李顧辰又走近了些,用拳打著李顧辰的臉,然後李顧辰就是一拳擂了上去。

打架不離親兄弟,這時候正好李蒿他們趕過來了,李蒿見狀立刻也沖了上去。

付乃心被嚇得不敢動,李長宇也沖了上去。過了一會兒,隨著警笛響聲,是警車來了,那群混混們就一鬨而散了。

付乃心本來準備留下等警察的,結果李顧辰拉著付乃心又是一陣狂跑。當付乃心不解的看著袁佳祥時,李顧辰無奈地說道:「你不會想要驚動學校和家裡吧!人沒事就好。」

不過袁佳祥說得還是很有道理的,除去袁佳祥有些負傷之外,事情以比較好的結尾結束了,然後李蒿李長宇回去了。

只是現在才晚上10點多的樣子,兩人像孤魂野鬼般遊盪在寂靜的街頭。然後再進了電影院。

接下來的時光,付乃心嚇得只想閉著眼睛,可是李顧辰卻混蛋的時不時的嚇著付乃心。

袁佳祥的口味確實很重,愛看《釜山行》系列喪屍片。 別當我是戀愛腦 一具具已經死亡的屍體又復活著想要吃活人,噁心的畫面和令人緊張的配樂都使付乃心覺著害怕。影院黑漆漆的環境,在順便伴隨著幾聲刺耳的女生尖叫,真是看恐怖片的最佳場所啊!

「啊!~」付乃心也被嚇得尖叫,不小心咬了李顧辰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