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太太你先吃完早餐再去上班,這可是少爺特地給你準備的。」

「好。」

少了寶寶,顧錦也能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

和唐茗合作的項目也已經開始建設,儘管那邊有唐茗在監督,以前是她懷孕不方便,好不容易現在卸貨了,顧錦需要去現場看看。

工地現場,唐茗得知顧錦會來,便早早過來了。

「錦兒,工地亂,你來幹什麼?也不怕崴了腳。」

顧錦無奈的扶額,「你們一個個把我給緊張的,我又不是瓷娃娃,哪有那麼嬌弱?」

「聽人說你生錦諾的時候大出血,身體傷了元氣,雖然出了月子,但還是該好好休養才是。

放心,這裡有我,出不了什麼亂子。」

這個項目對唐氏集團來說很重要,投入這麼多資金,唐茗當然是想做得更好。

「我當然放心你,不過到底是兩家公司的合作項目,一年了,我也該過來看看不是?」

「行,你美你說了算,我帶你去參觀。」

這是一個大規模建設,四處都是叮叮噹噹的,唐茗偶爾會過來看看進程。

顧錦心中則是有些感嘆,一年多前還只是一張圖紙,現在已經慢慢成型。

「時間過得真快。」

「是啊,不過幾年時間就星河斗轉,這幾年正是發展的好時機。」

顧錦不可否認這一點,沿著安全通道緩緩行走,兩人聊著如今的情況。

「走了一上午你也累了,中午一起吃飯吧。」唐茗將安全帽交給一旁的人。

「好,這邊靠近厲霆哥哥的公司,叫他一起。」

「好不容易有個機會可以和你在一起單獨吃個飯,機會又泡湯了。」唐茗調侃道。

「茗哥哥難道不想見見諾諾?」顧錦知道他沒有其它意思,所以並不生氣。

「諾諾在哪?」唐茗眼睛一亮,果然那個小寶貝是所有人都喜歡的。

「厲霆哥哥抱著他上班去了。」

「真是難以想象三叔抱著孩子上班的場景。」

顧錦輕笑一聲,「我也沒想過,我給他打個電話。」

想著三年前的糾葛,那時候的司厲霆霸道狂傲,將唐茗逼到了絕境。

那樣高高在上的一個男人居然抱著孩子上班,畫面一定很美。

司厲霆確實很忙,林均相當於他的左右手,林均一走,司厲霆就忙壞了。

一邊要顧著看文件,一邊還得給寶寶換尿不濕。

得虧對方是司厲霆,要是換成其他不耐煩的男人,還不得將錦諾扔了不可。

辦公室里,司厲霆正在給錦諾餵奶。

「小不點,你快點長大,長大了就可以保護媽咪了。」

錦諾彷彿聽懂了什麼似的,停了一瞬看向他。

「乖,喝吧,爹地不吵你。」

捏了捏寶寶的臉,司厲霆的手機響起。

那是他給顧錦設置的特別鈴聲,所以鈴聲一響他就接了。

「寶貝。」

「厲霆哥哥,帶孩子辛苦嗎?」顧錦含笑的聲音傳來。

司厲霆輕笑一聲,「自己的寶貝就不辛苦了,再說諾諾很乖,還真的沒有讓我費太多心力,抱歉昨晚有點過火了。」

「哼,你還知道你自己過火啊。」顧錦控訴道,以至於累得她今天連司厲霆什麼時候起來的都不知道。

「要怪就怪我家蘇蘇太好看了。」

「嘴甜,厲霆哥哥一會兒一起吃飯吧,就在你們公司附近的……」

顧錦話還沒有說完,司厲霆便聽到一道男人的咆哮聲傳來:「小心!」

轟隆隆,司厲霆聽到電話那邊傳來彷彿天崩地裂的聲音。

嘟嘟嘟嘟……電話變成了忙音狀態。

「蘇蘇,蘇蘇你怎麼樣了?」

電話斷了,但再也沒有人回答。

恐懼從司厲霆內心中蔓延開來,這種恐懼不亞於顧錦當初親眼看到他墜海。

最後那道聲音是唐茗的聲音,也就證明她們是在一起。

司厲霆拿起手機趕緊撥唐茗的電話,撥號的時候他雙手顫抖,分明只有簡單幾個按鍵而已,然而他的手顫抖得幾乎連電話都拿不住。

左手壓著右手,向來淡定冷靜的司厲霆從來沒有這麼惶恐過。

全身上下不可抑制的發抖,他拚命在心裡道:「不會有事的,蘇蘇你不會有事。」

不管他再怎麼安慰自己,然而內心之中的恐懼猶如魔鬼一般飛快蔓延開來。

電話那頭傳來的是忙音,快接電話,快接電話!

嘟嘟嘟……

司厲霆茫然的看著電話,他真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便在這時錦諾不知道怎麼了,突然莫名其妙哭了起來。 醫院。

司厲霆跑得上氣不接下氣,推開門,一眼就看到坐在病床邊的顧錦。

「蘇蘇,你沒事吧?」他焦急的聲音傳來。

顧錦才起身就被司厲霆狠狠攏入懷中,她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感覺到司厲霆全身都在顫抖。

他上氣不接下氣,可見這一路上是狂奔而來。

本來顧錦有很多話想說,到了嘴邊也只有一句:「抱歉。」

抱歉,又讓你擔心了。

「三叔,受傷的是我,你倒是正眼看看我啊!」躺在病床上的唐茗呻吟道。

司厲霆只記得電話那頭轟然倒塌的劇烈響聲,一路上都害怕顧錦出事。

要是顧錦真的出事,他都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

「還好你沒事。」他在顧錦的耳邊說了一句。

也許旁人聽來只是輕描淡寫很簡單的一句話,也只有顧錦才知道這句話裡面蘊含的意思。

她和他的想法是一樣的,如果他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該怎麼辦?司厲霆鬆開顧錦朝著唐茗走去。

「今天你救了蘇蘇,我欠你一條命,以後只要你開口,我義不容辭。」

有司厲霆的一句話,就和聖旨是一樣的,這輩子唐茗都會是他的恩人。

「三叔,你不用這樣,錦兒是我認識已久的朋友,當時情況那麼危機,我也沒想其它的。」

顧錦想到那時候的情景心中就一片后怕,她都要以為自己死定了。

當時她正在給司厲霆打電話,聽到唐茗突然叫她,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已經被狠狠撲在了地上。

接著就是震耳欲聾的崩塌聲音,原來是一塊鋼化玻璃在升起的時候繩子斷裂導致落下。

唐茗因為過度用力頭撞到了石頭,是因為這個原因住院。

「這條命我記下了。」

唐茗反而被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你還是酷酷的三叔吧,突然這樣我不習慣。」

唐家的人接到消息也紛紛趕來,「兒子,你沒事吧?可不要嚇媽,媽就你一個孩子。」

才進門唐媽媽就朝著唐茗奔過來,唐茗笑了笑:「媽,就是頭磕破了一點皮,沒事的。」

雖然沒有那麼嚴重,但也不至於像是他說的這麼簡單,他額頭包紮好的紗布已經有血跡滲出。

「阿姨,抱歉,茗哥哥是為了救我。」顧錦很是愧疚道。

畢竟都是父母生的,哪個父母願意看到自己兒子受傷呢?

「為了救你?溪溪,你沒事吧?你沒事就好,反而茗兒皮糙肉厚,不比你身體嬌貴。」

唐茗無奈:「媽,我還是你親兒子嗎?」

打從看到顧錦的第一眼唐媽媽就很喜歡這個丫頭,無奈唐茗不珍惜,最後被司厲霆下手。

現在再說這些又有什麼用?人家就和司厲霆看對眼了。

哪怕顧錦無法再當她的兒媳婦,在她心裡也相當於半個女兒。

「溪溪,你沒受傷吧?你說你一個女孩子,才出月子多久啊?不在家好好休息,跑什麼工地?出了事情怎麼辦?」

顧錦從小就缺乏母愛,被唐媽媽這麼在意的關照著,她心中還是很開心的。

「阿姨,以後我會小心一點的。」

「嗯,現在你也是有家室的人了,時時刻刻為家裡的人著想,千萬不要讓人擔心你。」

顧錦點點頭,「好的阿姨,這次是我的錯連累茗哥哥了。」

「看他精神奕奕的哪有事?傷了也好,這幾年他像是瘋子一樣工作,難得有休息的時間,趁著這個機會好好休息一下也好。」

唐媽媽無奈的嘆了口氣,唐茗在感情上受了傷,他便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

她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白小雨欺騙他這麼多年,他喜歡的顧錦又喜歡司厲霆,求而不得。

直到那以後唐茗再沒有和任何姑娘走得近,眼看著也是要上三十的人了,唐媽媽也是很著急。

「媽,我這又不是大傷,休息不了幾天。」

「茗哥哥,醫生說了這一個星期你都要留院觀察,不許離開。」

唐茗到底還是聽顧錦話的,「錦兒,你就饒了我吧,我公司還有一堆事情。」

「這一周我每天都會給你做飯帶過來,厲霆哥哥,可以嗎?」

要是換做以前,司厲霆肯定冷著一張臉直接說不可以。

這次是特殊情況,他也沒有拒絕,「好。」

他的心裡還有其它計較,這次玻璃墜落是意外還是人為?

如果是人為,顧錦暫時就處於危險之中。

兩人又呆了一會兒才離開,顧錦離開之時還刻意吩咐了很多:「茗哥哥,我明天就來,你不許亂動。」

「是是是,我不動,就躺在床上行了吧?」

司厲霆只說了一句:「你好好休息。」

言語之中的誠摯唐茗能清楚的感覺到,司厲霆這種性格的人和那種表面上話很多的不同。

穿書不做炮灰 他要決定做什麼,絕對不會多說什麼,認定了就干!

自己無意中救了顧錦,卻讓他將恩情銘記在心。

離開醫院上車,司厲霆將顧錦緊緊攬入懷中,「蘇蘇,以後不要再嚇我了。」

剛剛有唐茗等人,司厲霆收斂了很多。

其實他在聽到聲音的時候,三魂七魄被嚇走了一半都不是假的。

當時他拿不住電話,背脊發涼,滿腦子都想著一件事,他的蘇蘇怎麼樣了?

「對不起厲霆哥哥,我……我再也不會了,這次是意外。」

「意外……」司厲霆眼眸暗了暗,他根本就不相信會有這麼巧合的意外!

「當時是怎樣的情景,你給我講一遍。」

雖然已經讓人去調查,現在調查結果還沒有出來。

顧錦便將事情的始末完完整整講了一遍。

司厲霆表情看不出什麼,從顧錦講的來看也聽不出有問題。

但很多真相都是潛伏在平靜的水面之下,這件事究竟巧合還是蓄意為之?

他暫時不會下結論,不過要是有人害顧錦,他一定不會輕饒。

「蘇蘇……」

千言萬語都匯聚成她的名字,顧錦反手擁抱著他,溫柔的寬慰。

「厲霆哥哥,你對我這麼好,我不會離開你的,一定不會。」

錦諾早就被司厲霆給送回了家,一回家顧錦先是抱著錦諾親了好一會兒。

劫後餘生,她在司厲霆身邊一直都裝得很平靜。

她不敢泄露一絲害怕,因為她越害怕司厲霆就越是心疼。

「寶貝。」她輕喃著,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當時她以為天都塌下來的感覺。

她以為自己和司厲霆、錦諾陰陽相隔,她連道別都沒來得及。

抱著軟軟糯糯的錦諾,顧錦這才有一種她還活著的真實感。

「太太,不知道小少爺怎麼了,回來就不太高興呢,也就你回來的時候他消停了一會。」

錦諾的眼眶紅紅,應該是之前哭過。

顧錦覺得這種感覺很奇妙,難道錦諾和她有感應么?知道她有危險所以著急。

「諾諾,媽咪回來了。」

錦諾這才對她微笑,司厲霆站在門邊靜靜看著這一切,然後悄然去了走廊上。

一個男人半跪在黑暗中,「我去現場查過,不是意外,有人割斷了繩子,如果不是太太命大,今天已經沒命。」

他遞過來一些照片,司厲霆看到照片上那醒目的玻璃碎片。

事發當時,唐茗的反應速度很快,將顧錦撲倒在一旁的安全通道裡面。

玻璃砸在了臨時搭建的安全通道上,不然那麼大的勁,就算沒有被砸死,也會被碎掉的玻璃所傷。

司厲霆看到那觸目驚心的畫面,顧錦完好無損的出來,這已經是一個奇迹。想到這裡他的背脊發涼,差一步,他就要徹底失去顧錦! 這些天他已經在嚴加防範,愛麗絲那邊有人看著,她應該還沒有發現才對,這次的意外完全沒有一點預料。

「是不是愛麗絲?」

「美國那邊的人我已經聯繫過,百分之九十不會是她,以愛麗絲的智商應該做不出這樣的事情還不被人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