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七雜八的收入加起來。

僅僅一個星期,公司就入賬幾千萬。

隨著「太極俠」的熱播,相應的玩具會逐步推出,到時候利潤會更大。

衛安靜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陳墨。

她知道陳墨不懂這些商業術語什麼的,也不知道一部特攝電視劇的收入來自多少個方面,所以衛安靜簡單明了,直接告訴陳墨掙了多少錢。

「什麼,一個星期就掙了起碼五千萬?」

陳墨瞪大了眼睛,「那再過一個星期,我們這部劇不就回本了嗎?接下來就是純賺了。」

衛安靜笑盈盈的說道:「頂多再過三天,就基本上能夠收回成本了。」

「太極俠」前期就經過了火熱的宣傳。

現在上映之後,收視率頗高。

因為這部特攝的質量非常高,特效也非常良心,給人的視覺效果十分震撼。

這樣一來,也就導致網上的討論度很高。

討論度高了,也就說明收視率高,看的人多。

流量上來了,各種各樣的玩具周邊,也就好賣了。

這都是一環扣一環的。

何況,現在「太極俠」的質量一直很穩定,觀眾的評價都不錯,期待值都被拉滿了。

現在「太極俠」的熱度,一天比一天高。

別說一天了,就是隔一個小時再看,熱度都會有明顯的變化。

提升速度非常快。

照這個趨勢下去,再過幾天,就能夠收回成本了。

收回了成本之後,剩下的就是純利潤。

衛安靜以前,對這種幾千萬,幾個億的數目,是看不太上的。

她一年的零花錢,都有幾千萬。

這還僅僅是零花錢。

如果加上節日紅包,過年紅包之類的,她一年就有幾個億。

要是她找父母開口,只要不是大數額,要幾個億是沒問題的。

所以對於這種生意,衛安靜之前是看不太上的。

她出來工作,也從來都不看工資。

主要是出來體驗生活。

工資不工資的無所謂。

反正做一輩子,也沒有她的零花錢多。

但是現在,衛安靜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在這裡,她有了自己的事業,也有了自己的理想。

眼看著「太極俠」的成績越來越好,衛安靜心中的成就感也越來越高,心裡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當然,最大的滿足,還是因為得到了陳墨的認可。

看著陳墨瞪大了眼睛,以及眸子里那種驚喜,衛安靜也很開心,「監督這部「太極俠」的時候,我可是成天都守在片場,特效也都是我親自監督的,忙前忙后的大半年,現在終於成功了。怎麼樣,我做得還可以吧?」

何止可以。

簡直太可以了。

一個多億的投資,回本之後,還掙了五個多億。

這不可以,什麼才叫可以。

修羅嫡小姐:邪王逆寵小狂妃 要不是擔心自己的桃花債太多,陳墨都想將衛安靜給就地正法了。

可是理智告訴他不可以。

至少現在還不可以。

「安靜,你可真是太棒了,有你在,咱們何愁不能成為億萬富翁。」陳墨笑著說道。

「億萬富翁?」衛安靜搖搖頭說道:「我的目標可不止是億萬富翁,咱們要做百億富翁,千億富翁。到時候,你的事業起來了,就跟我去見我爸媽。」

「呃……」

陳墨倒不是因為被衛安靜的「理想」給震到,而是被她最後一句話給噎到了。

逆世狂妃:絕世神醫廢柴三小姐 「這……見你爸媽?見他們幹嘛?」

陳墨心裡發虛。

衛安靜立即道:「我們結婚之前,不該見見他們嗎?」

陳墨抹了一把額上的汗珠,說道:「確實該見,但事業這種東西,也不是說成就能成的。雖然現在一部「太極俠」賺了不少,但跟你家相比,還是要遜色很多很多,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呢!」 「哎。」

衛安靜嘆了口氣,說道:「我為什麼要生長在這樣一個富有的家庭。如果我是一個普通人的話,是不是你就不會這麼自卑了。」

陳墨聽得汗顏,但也沒有反駁。

他真不是自卑。

就是心虛。

「我有時候在想,是不是我跟父母斷絕關係,你就不會總是想這些有的沒的了。」

「別別別,安靜,你可別胡來。」聽了衛安靜的話,陳墨連忙擺手。

跟父母斷絕關係?

開什麼國際玩笑。

「我就是隨口一說。」衛安靜撇了撇嘴。

「說實話,我還是挺羨慕你的,不用奮鬥,就有百億家產可以繼承。」

陳墨看著衛安靜,發自內心的說道:「如果我有這麼多錢,肯定什麼都不幹,天天吃喝玩樂,混吃等死了,但你不一樣,你雖然家裡有錢,平時花費開銷也不小,但絲毫沒有那種千金大小姐的驕橫脾性,還踏實肯干,我就喜歡你這點,跟你家裡有錢沒錢沒什麼關係。」

「真的?」衛安靜淚眼瑩瑩,心頭極其感動。

這可是陳墨第一次跟她「表白」。

「真的。」陳墨認真地點了點頭,「話說回來,這次的「太極俠」收益怎麼這麼高?我之前拍的「生肖騎士」好像成績都沒有這麼好吧?」

之前的「生肖騎士」雖然收視率不錯,但是前期可沒有掙這麼多錢。

也是陸陸續續退出了電視劇和電影,最後才掙了點錢。

現在「太極俠」剛剛開播一星期,竟然就已經收入了大幾千萬。

不到半個月就能夠收回成本,這掙錢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重生之盲君 「之前你做「生肖騎士」的時候,知名度不高,而且剛開始做的是短視頻,雖然流量很高,但你沒有變現能力,也不做廣告,不賣玩具,收益自然不高。」

衛安靜停頓了一下,又接著說道:「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有「生肖騎士」奠定了基礎,現在的這部「太極俠」早就做好了全面的產業部署。在電視劇開拍之前,我就已經規劃好了產品線,玩具開模製作,周邊設計,產業鏈規劃等等等等,都已經做好了全面準備。等到「太極俠」上映,這些產業線一起發力,立即就能夠將收視率流量轉化,給我們帶來利潤收入。」

聽完衛安靜說的這些,陳墨咋舌。

這樣那樣的部署,聽起來就很複雜。

幸虧有衛安靜,要是讓他來,他真的是兩眼一抓瞎。

之前拍攝「生肖騎士」的時候,可沒有這麼多事。

只需要將視頻給拍好,將特效給做好,然後就沒有其他事情了。

沒想到,衛安靜做「太極俠」,竟然考慮了這麼多,變現這麼快。

「聽說陸十三的電視劇還沒上架?」陳墨詢問道。

「應該是在調檔期吧。」衛安靜倒是知道一些,「現在電視台的檔期,都是要預定的。她應該是在等著排更好的檔期。畢竟,她的那部愛情偶像劇,跟我的特攝劇並不衝突。」

「陸十三現在的壓力應該會很大,畢竟「太極俠」的成績太好了,她又存著跟你競爭的心思,肯定一心想著超越你。」

陳墨也不知道這樣的競爭到底是好是壞。

你說好吧,她們競爭得太激烈,現在還搞得老死不相往來,不太合適。

你說壞吧,兩人現在這樣競爭,其實還是挺不錯的。

畢竟,有競爭,才會有提升。

陳墨也不希望陸十三過的太安逸。

這樣她會忘了自己是誰,要幹什麼。

現在這樣,其實還是很好的。

一時之間,陳墨也不知道要怎麼權衡利弊。

「她壓力大可不關我的事。」

衛安靜撇撇嘴,「我只管做好自己的事,其他的我可管不著。」

她當然是存著跟陸十三的競爭心理。

她可不想輸給陸十三。

現在「太極俠」首播的收視率不錯,而且玩具和各種周邊的銷量都很高。

這樣一來,衛安靜就走在了前頭。

陸十三現在的新劇還沒有播出,壓力可想而知。

畢竟衛安靜的「太極俠」珠玉在前。

想要超越,談何容易。

主要還是盈利方面的壓力。

收視率這種東西,現在雖然也很重要,但是叫好不叫座也沒用。

不能給製作公司帶來收益,你再多人看有什麼用。

說到底,其實還是「轉化率」的問題。

如何將這些所謂的「流量」給轉化成「利潤」。

這個是難題。

而衛安靜在這方面,就做得很好。

現在,「太極俠」的各個產業鏈就已經完成的非常好,能夠有效的將「流量」作轉化,在各個渠道變現。

但是,陸十三這邊,有先天劣勢。

因為她做的是都市偶像劇。

這種劇,想要掙錢,主要還是賣廣告。

比如劇中的品牌代言?

手機品牌,化妝品品牌,服裝品牌,首飾品牌,甚至汽車品牌等等等等。

這些可都是潛在的收益。

當然,廣告的植入,也不能太過刻意。

如果太過刻意,觀眾會齣戲,也會讓他們覺得反感。

如何隱蔽的做好廣告,也是很多電視人所追求的。

除了劇中的廣告之外,劇外廣告,也是一大筆收益。

無論是在電視平台,還是在網路視頻平台,劇集在播放過程中,肯定都有會廣告插播。

這些是主要收益來源。

收視率越高,這些插播廣告的價值也就越高。

陸十三對自己的電視劇收視率是有信心的。

起碼不會比衛安靜的「太極俠」差。

但是變現能力,卻是比「太極俠」要差的多。

一部特攝劇火了,他的玩具和各種衍生的周邊,銷量會激增,而且在很長一段時間,能夠為公司帶來持續性的收入。

君不見七龍珠和高達,他們的玩具和各種周邊,一直都是香餑餑。

八零福寶小神醫 幾十年來,銷量絲毫不比現在很多火熱的產品要差。

「太極俠」現在的變現能力,也是十分的強大。

雖然沒有辦法跟七龍珠高達這些巨頭相提並論,但能夠拿到的利潤也是非常非常高了。

但是,一部愛情偶像劇火了,可沒有那麼多周邊產品。

頂多就是一些海報,一些劇中人物的首飾等等小玩意兒。

基本不是死忠粉,都不會去買。 這愛情偶像劇能夠賺的錢,除了廣告,和後面的影視播放版權之外,就是能夠捧紅一些明星。

這些明星紅了之後,興許還能為公司掙點錢。

當然,如果這些明星壓根就沒跟你公司簽合同,那他火了,收入多少,也與你無關啊!

陸十三跟這些新人演員,可都是簽了經紀合同的。

畢竟,她的電視劇,找的都是年輕的演員。

這些年輕的演員,潛力無窮,而且她的電視劇又基本都很成功,這些新人演員有很大的概率會火。

陸十三怎麼可能放過他們。

當然要先簽訂經紀約了。

不然幹嘛要捧紅他們?

這世上,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虧本的生意可沒人做。

目前為止,陸十三已經簽訂了不少的藝人演員。

這些演員,目前都已經開始進行商業活動,為公司帶來了不少的營收。

陸十三現在已經在做經紀公司了。

集團里有專門的娛樂部門,就是主管這事的。

這些新人演員,或許短時間內不能夠給公司帶來收益,但是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一定可以為公司賺到錢。

先投入,再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