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將郁方砸到了擂台之上,濺起了大量塵土。

見自己一擊建功,朱孔雀大喜過望。

他立馬飛身而下,就想補刀。

但是塵土消散之後,他居然發現郁方的身影消失不見了。

只有一個大坑證實着他方才那一拳並沒有打空。

沒看到郁方的影子,朱孔雀瞬間警惕起來。

神識直接覆蓋自身周圍,防止被偷襲。

正在他四處搜尋郁方位置的時候,突然一股真氣波動自他頭上傳來。

朱孔雀面色大變,抬頭一看,郁方一拳已經襲來。

他來不及躲避,雙手呈托天之勢硬抗了這一拳。

強大的勁力直接是將他半邊身子都打入了土中。

陷地五尺,朱孔雀一時也難以脫身。

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郁方怎會錯過。

他左手一翻,一塊藍色靈元石便出現在了手中。

沒有了天瀾碧波石,但是他還有極品靈元石!

水屬性極品靈元石的增幅作用甚至要比天瀾碧波石要更強。

在吸收完這一塊極品靈元石的靈力之後。

郁方的氣息陡然暴漲。

隱隱之間竟然突破到了凝神境!

雖然這力量只是暫時的,但是高手過招往往只需一瞬便能分出勝負。

這短暫的突破足以做很多事情了。

這一刻,江浪奔流訣直接瘋狂運轉了起來。

一個熟悉又陌生的招式出現在了郁方的腦海之中。

此時郁方突然抬起頭,雙瞳之間爆發出耀眼藍光。

原本蒸騰在身體表面的微波真氣全都收縮進了經脈當中。

全部真氣都向著郁方右拳涌去。

令人心悸的氣息在郁方右拳凝聚,磅礴的水靈力直接佔滿了這一方空間。

「十!浪!拳!」

郁方大喝一聲,右拳猛然轟出。

一股龐大如洪水般的拳意直接凝現而出。

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息,海中巨浪層層疊起!

正是歷代郁王的絕學,十浪拳!

郁方藉助著極品靈元石的力量,勉強打出了這令人聞之色變的強大神通!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馬紅俊的感悟來的快,去的也快,體內的變化更是悄無聲息。

他感覺過了很長時間,實際外界看來,他只是稍微愣了一會神,隨後就結束了。

這時,馬紅俊的目光才被蓮池中央亭子下,身著火紅交領襦裙的美少女身影吸引。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這一刻,馬紅俊心中,她就是眼前這蓮塘盛開的花中之王。

仙子臨凡,優雅端莊,高貴大氣!

當真是接天蓮葉無窮碧,人與蓮花相映紅!

而且她竟然穿的是馬紅俊信里給她描述過的交領襦裙。

她,一頭靚麗的水藍色長發,一身火紅色交領襦裙亭亭而立。

他,一頭靚麗的火紅色長發,一身水藍色交領道袍迎面而來。

我穿上了你的冰藍,你穿上了我的火紅!

心中的異樣情緒,開始迅速長大。

三歲時的偶然相遇,八歲時的擦肩重逢,兩年間的寫信來往。

一切的過往,如電影般一幕幕在他心中浮現。

「紅俊!」

馬紅俊痴痴的目光,讓水冰兒俏臉迅速布滿紅霞,心中的緊張和忐忑被打破,微微一笑,如同身邊這滿池的蓮花綻放,美不勝收。

馬紅俊獃獃的走到她近前,目光痴痴的看著水冰兒,一首無厘頭的打油詩脫口而出。

「昔別青陽古鎮中,又臨堡中花裡頭。

婀娜仙姿此中立,此生願同結伴遊。」

水冰兒聞聽馬紅俊這如吟遊詩人一般的言語,嬌軀微微一顫,過往的一幕幕湧上心頭。

母親的臨終遺言,數年間的苦苦尋覓。

五歲時的奇異相遇,八歲時的擦肩重逢。

冰火碰撞后,兩年間不間斷的寫信往來。

過去的點點滴滴,一幕幕從她心田如閃電般劃過。

水冰兒一雙清亮的藍眸,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水霧。

這一刻,她終於守的雲開見月明了!

嬌軀輕顫,美眸痴痴的看著馬紅俊,因為地域風氣的差異,加上從小受到的病痛折磨,她沒有如一般女子般扭扭捏捏,欲說還休,羞澀而逃,反而養成了清冷恬靜,冷靜果斷,敢愛敢恨,異常大膽的性格。

此時聞聽馬紅俊言語,沒有半分遲疑,聲音清脆悅耳、堅定果斷的順口說道。

「翩然相顧,願與君千山同往,看日月升暮。

此生初心不負,一笑而諾,願與君共看歲月榮枯。」

這一刻,兩人之間,終於打破了以往那層朋友之上,戀人未滿的奇異關係。

「冰兒!」

「紅俊!」

身軀同時一怔,目光痴痴的看著對方,輕輕呢喃著對方的名字,隨著馬紅俊越走越近,兩顆心之間也越靠越近。

很自然的,馬紅俊輕輕將水冰兒的嬌軀擁入懷中。

身軀微微一緊,水冰兒隨即徹底放鬆下來,一雙玉手輕輕穿過馬紅俊的腰間,緊緊的將他抱住。

兩顆心彷彿在這一刻合二為一,跳動頻率奇異的重合在了一起,一股神秘波動由此而生,兩人如同一心,在這一刻,彷彿沒有了彼此的分別。

更加奇異的事發生了,水冰兒胸口的五彩石,在這一刻散發出淡淡的青赤黃白黑五色光暈,一縷神秘的波動,由五彩石而生,似乎將兩人的命運奇異的連接在了一起。

一層淡淡的五色霞光濃罩在兩人身上,蓮池外,一個不引人注目的角落,一雙美眸躲藏在暗中,羨慕的看著這溫馨而神奇的一幕。

可惜,她給那人寫了很多封信,卻絲毫不見那人的迴音。

捏了捏白皙粉嫩的小拳拳,水月兒下定決心,一定要跟她姐夫問清楚戴沐白的情況。

輕輕相擁,馬紅俊和水冰兒誰也沒有說話,默默體會著這一刻的溫馨和那種奇異的狀態。

良久,五彩石的光暈沉寂下去,兩顆重合在一起的心,也恢復了各自的跳動頻率。

水冰兒母親的臨終乩語,似乎在這一刻,開啟了它神秘的齒輪,緩緩開始轉動。

這時,水冰兒抬起黔首,冰藍的美眸,注視著馬紅俊那張已經不如以往的俊臉,微微一笑說道。

「你知道了?」

聲音清脆柔和,帶著一絲淡淡的清冷,讓馬紅俊想到了前世所說的幽居深谷,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嗯,你家侍衛喊你大小姐的時候,我就猜到了!」

馬紅俊笑了笑,很自然的抬手颳了一下水冰兒的小瓊鼻。

「說說吧,為啥要扮做兩個人和我聊?」

被馬紅俊這猝不及防的親密動作襲擊,紅霞又迅速爬滿水冰兒的臉頰,抽了抽可愛的小瓊鼻,似乎很不習慣這樣的動作。

但是她心中並不討厭,反而感覺很甜蜜,她,很喜歡!

「那年一別,你我才不過三五歲,五六年不見,誰知道那個臭屁的酷酷小男孩變成啥樣了?」

「第二次再見時,是你眼瞎撞的我,卻又出言不遜,無禮在先,我不試探考察一下你,怎知你為人,怎和你相認?」

馬紅俊翻了翻白眼,心道果然,他就猜到會是這樣,不過這眼瞎,總算被水冰兒時隔多年報復回來了。

「我武魂覺醒那一年就碰到了我的老師弗蘭德,沒多久就跟他走了,後來在諾丁學院上學沒多久,就傳來了我爺爺去世的消息。」

「臨走的時候,我爺爺叫我不累就不要回來,我答應了他。」

「當我從諾丁學院畢業,返回史萊克,路過青陽鎮的時候,我想起了我爺爺,也想起了你這個我人生中遇到的第一個小夥伴,所以當時心情不佳,精神也有點恍惚,因此才會撞到你,對你出言不遜,真是對不起!」

馬紅俊對水冰兒簡單的說了一下他當時的情況。

「嗯,你當時道歉后我就已經原諒你了,看你盯著五彩石獃獃的目光,我就猜到,你可能就是當年那個臭屁的酷酷小男孩。」

「你說你那時想我了,那你當時在想我什麼?」

水冰兒笑了笑,指了指胸口的五彩石說道。

「還能想啥?」

「我就是想你身在何方,有沒有覺醒魂力,覺醒的武魂怎麼樣,這些年過的如何。」

馬紅俊沒好氣的說道。

「就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