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北羽明白她的心思,她只是單純的想留在江南身邊而已。於是,大方的對她說,既然來了就別走了,你自己一個人也沒有照應,從今天開始就住在這吧。我回雙雁了,白天也不在家,萬萬一個人挺無聊的,你正好跟她做個伴。

萬里很懂事,也欣然同意,一邊給她夾菜一邊說,是啊是啊,我平常一個人也沒意思,你過來之後咱們倆一起照顧江南,總不能讓阿姨來往這跑。

江母是知道白骨和江南關係的,也知道白骨之前的身份,她無法對這段關係做出評價,卻能感覺出來白骨是個好姑娘。而且見她這副模樣著實可憐,再怎麼說也是為了自己的而已,想及此也就跟著一起勸說:留下來吧,醫生不是說外界的刺激對南的病情有幫助么,也許他很想見到你呢。

這句話或許才是白骨最想聽到的,她綻放出久違的笑容,點頭答應下來。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沒笑過了。

王爺寵妻狂:廚神王妃忙種地 可能是心情好轉的緣故,白骨主動問了問張北羽最近四方的情況。其實一些大事她都是知道的,但張北羽給她講了很多小事,還開玩笑的問她,什麼時候能重新煥發「四方女戰神」的光彩。

提起這個話題,白骨好像陷入了回憶中。不知道她會不會懷念那個曾經在戰場上與男人搏命的英姿?

或許吧,但那對白骨來說已經完全是過去式了。她搖了搖頭,對張北羽說,北哥,我的狀態你也看到了,我想…恐怕這輩子我都回不去了。

這話說的又有點傷感了,張北羽馬上岔開話題,說起江南的病情。他說,范洪現在每天來給江南針灸,說不定哪天就能醒過來,興許就在明天呢。

……

這個家為白骨帶去了些許生機,而她畢竟也是個人,同樣讓這個家熱鬧了一點。

只是,幾個人現在都想不到,正是今天讓白骨留下來的這決定,再次釀成了不久后的大禍… 「王勇是吧!聽說挺能打啊,就讓我會會你!」

青年嘿嘿一笑,左拳虛晃一下,右拳猛地打出,直取王勇的面門。

「來得好!」

王勇揮起一拳直接直接就迎了上去。

啪的一聲,兩拳相撞,各退一步,平分秋色。

「爽!再來!」

王勇大吼一聲。

「嘿嘿!」

一時間兩人戰在了一處。

王勇的拳路,大開大合,虎虎生風。

而對面,出拳很叼,總是劍走偏鋒,總體上實力差不多。

上官浩的哥哥上官偉眉頭一皺:「你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話音一落,青年嘿嘿一笑。

猛的一低頭,一隻箭從脖子處飛速而出,王勇根本來不及反應,前胸就被打中了。

鮮紅的血液頓時流了出來。

青年嘿嘿笑著,一腳過去,王勇應聲倒地。

青年回過頭來,扭了扭頭,看著地玉四人。

「接下來該你們了!本來一隻手就行了!現在嗎,就是兩隻手了!嘿嘿……」

青年的一個眼神,透著血腥無情。

兩個女孩子嚇壞了:「我們跟他倆不熟,才認識的,真的不關我們的事啊!」

一邊說著,兩個女孩子還掉眼淚了。

上官浩在上官偉的耳邊說了幾句。

上官偉擺了擺手:「女孩子是用來愛的,我不會對你們下手,來來,來這邊,讓我們兄弟倆好好陪陪二位妹子,相信我們的技術會讓妹子們有個愉快的體驗的!」

小美和小霞一聽臉色就是一紅。

上官偉面色一凝:「機會只有一次!我數三聲!一……」

小霞和小美哭的更狠了。

「二……」

上官偉眯著眼睛看著這邊。

小美和小霞慢慢地站了起來。

「不要過去!你要過去,我們就完了,我們就徹底完了!」

錢多大聲吼道。

話還沒說完呢。

那個青年過來就是一腳把錢多踹到了地上。

小霞和小美嚇得就是一哆嗦,趕緊跑開了。

來到上官偉和上官浩的身邊。

兩個公子哥哈哈一笑,一人伸出一隻手,一把就把兩個妹子攬進懷裡了。

「放心,以後跟著我們,不會讓你們吃虧的!看在你們倆美女的份上,那就把他們的手腳都打斷吧!哈哈哈!」

小霞和小美一聽嚇得就是一激靈。

小美看了看地玉,不禁暗自慶幸,幸虧是和他倆不熟悉,要不然自己就慘了。

小霞心裡也是不忍,但是沒有一點辦法。

小霞心裡明白,走出了這一步,自己和錢多是真的完了。

但是轉念一想,好像也不吃虧,現在身邊得這二位比那邊二位好像牛了不少啊。

「來來來!我們喝酒!哈哈哈!」

上官偉揮了下手,「廢了他們的手腳吧,省得以後礙眼!」

青年一步步向著地玉走了過來。

來到地玉近前,就想動手。

一個黑影猛地把青年抱住了,大聲喊道:「玉哥,快跑!今晚又連累你了!快跑,我拖住他!」

青年一看是錢多,臉色一黑。

「你是找死!那就先拿你開刀。」

錢多死死地抱住青年,「想動玉哥,那就從我身上踏過去!」

「那就成全你!」

青年怒了,兩隻手抓住錢多,一用力,就把錢多的雙手拉開了。

然後猛地一甩,錢多直接就趴在地上了。

青年轉過身去,就要下手。

小霞和小美趕緊把頭低下了。

「啊……哎呦……不……」

一聲聲慘叫傳了過來。

上官浩和上官偉對視一笑,看樣子很是滿意,喝一杯酒,在妹子身上抓一把。

彷彿那聲音不是慘叫,而是悅耳動聽的音符。

「少爺救命!快救救我!」

上官浩和上官偉就是一愣,急忙轉頭去看。

只見青年成大字型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地玉的手指頭正在往青年身上亂點,每一次輕輕地接觸,都會傳出骨斷的咔嚓聲。

「四個人,十六隻手腳,非常好。歡迎來到地獄,這裡是碎骨地獄!」

青年一動不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地玉動手。

青年的腦子可是非常清醒,每一次骨頭的斷裂,都是鑽心的疼痛,這樣的折磨,青年簡直就要瘋了。

「十六根!」

隨著地玉的最後一句話,青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就像一堆肉泥。

青年頭髮也變成了白色,彷彿剛才那短短几分鐘的時間,是幾十年一樣,整個人徹底的衰老了。

地玉閉了下眼睛:「這吞天訣真是不錯,現在吸收生靈能量,越來越簡單了!」

上官偉和上官浩有點懵,「咦!和想象的不太一樣啊!話說我這保鏢也挺猛的,十幾個特種兵也近不了身的,怎麼一會的功夫讓人廢了,關鍵還沒還手!」

「你到底是誰?」

「我是地玉啊!」

「地玉? 總裁前夫別放肆 哪個地玉?」

上官偉腦子中猛地出現了一個人,難道是他?

前幾天上官家的二號人物上官青帶著一幫高手要去壓服地家。

後來人回來了,聽說不順利。

後來傳下話來,這些天不要與地家為難,尤其是一個叫地玉的。

聽說此人很神秘,實力很厲害,威脅程度高過地家家主。

族長的意思好像是想要拉攏他。

今天上官浩找到上官偉讓他給自己出氣,只說是兩個學生。

可是萬萬沒想到會是地家的地玉。

上官偉清楚,自己的這個保鏢也算猛人了,但是看看現在的下場,這個地玉確實厲害啊。

「你!你是地家的那個地玉!」

「如假包換!你有意見嗎?」

上官偉使勁在臉上擠出了一個笑容。

「我是真不知道是你,如果知道是您,哪裡還有這檔子事!那什麼,你先忙!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上官偉說完,一轉身就跑了。

座位上的小霞和小美臉上沮喪得要命。

兩人想張口說點什麼,可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哈哈!真是英雄出少年!玉少爺好俊的功夫!佩服佩服!」

說話的人是這間酒吧的老闆,王勇。

胸前的傷口已經簡單處理過了,不過還是往外在滲血。

地玉是第一次來這裡,並不認識任何人。

但是這個王勇給地玉的印象不錯,有原則,是個漢子。

「給你添麻煩了!」

地玉微微一笑說道。

「哪裡哪裡。要是玉少爺方便的話,請去雅間,能賞個臉嗎?」

「請!」

爹地盛寵,媽咪無節操 「哈哈哈!痛快!我宣布以後玉少爺和他的朋友來這裡,所有消費免單!」 吃過晚飯,送走了江母之後,張北羽回來便準備休息。

卧室里,萬里輕聲對他說:「北哥,我看小白真的很可憐。尤其是她看江南時的眼神,我感覺她真的已經生無可戀了。」

「是啊…」張北羽嘆了一聲,「說實話,小白的取向本來就不正常,她的心理肯定也多多少少跟我們不太一樣。如今經歷了江南這麼一遭,以後很難恢復過來了。」

萬里默默點頭,沒有作聲。她也清楚,哪怕是江南醒過來,哪怕兩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白骨也未必見得回像從前一樣,她這一生恐怕都要在陰鬱之中度過了。

一個「愛」字說起來簡單,但其中飽含的深意,恐怕窮極一生也無法參透。

……

在張北羽回到雙雁之後的第三天,該回來的人也終於回來了。如果再不回來,F.S恐怕真的就沒了。

上午第二節課的時候,張北羽收到了這個消息,是趙雨橋發了條微信過來。他想了想,這是大事,必須用最快的速度決定處理方式。反正雙雁也沒有課堂紀律這麼一說,他把長谷川叫出教室,兩人在走廊上商量了一下。

長谷川道:「這次他們一定不是主動回來的,而是被動。」

張北羽點了點頭,剛剛他也考慮到了這一點。江山一定是得到了雙雁的消息,覺得再不回來不行了,不然哪有這麼巧的事。這邊剛行動,那邊就回來。

「全都回來了么?」長谷川又問了一句。

「嗯,除了七喜之外全都回來了。」張北羽答道。

長谷川雙手扶在窗檯,向下張望,想了一下之後開口說道:「江山受的傷不輕,提前回來肯定打破了他的原有計劃,但他必須這樣做。他提前回來的唯一目的就是穩定軍心,如果真的讓他做到了,那我們做的一切就沒有意義了。而且據我了解,江山這個人應該很擅長煽動人心,他甚至會把整體的氣勢扳回來,如果這樣的話,甚至我們在西郊墓地的勝利都會白費。」

之前張北羽還沒想到這麼多,但是聽長谷川這麼一分析,還真的有道理。他是了解江山的,這人的確是會鼓動人心,而且他被F.S眾人視為神靈,說不定他提前回來會有不同凡響的作用。

既然是這樣,那就一定得阻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