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陽擦了擦嘴,轉身看向映霞導師,笑問道:「比起君老如何?」

「恐怕以後學校的塑形美食大師要易主了。」映霞簡短的回答道。

她這麼簡短的回答,將所有人心中最高的讚美說了出來。

這無疑是對馮小川這做菜的奇異手法給予極大的肯定。

「馮大師,這樣吧,等學校迎新典禮完畢,我幫你盛請一場宴會,拉攏一些老古董,可好?」沐陽卻是笑呵呵道。

「多謝沐陽老師。」馮小川聞言,自然是明白了他的意圖。

自己剛得罪了沈家這個宗族大家,要是他憑此結交一些老古董,老吃貨,那沈馬只會更加投鼠忌器。

那些老古董雖然對於生活飲食有了很大的免疫,但在馮小川這等美食麵前,恐怕沒什麼抵抗力。

「哈哈,馮老師,以後我就是你的常客,不知道可否?」沐陽乾癟的老臉上,笑容可掬。

「不行,小川鍋鍋的美食,很費錢的,不能吃免費的美味。」

「呃!」沐陽訕訕一笑,「我自然是不會讓馮大師虧本的。這是五顆塑形丸,以後還會陸續提供一下珍貴的奇花異草。」

「我也是被你這手段折服了,吃的好像不是美味,而是一種別有韻味的東西。」映霞導師本來就絕美的容顏上,露出巧笑嫣然兮的笑容來,「我不但會給馮大師報酬,自然還會帶來一些重要的客人。」

「這樣,那就多謝兩位了。」馮小川滿意的笑道。

而一旁的青小夢,圓圓的臉蛋上,露出一抹誠意十足的笑容來。

近水樓台先得月,這說的就是她這樣的人了。

她這個老師,拜的簡直太值得了。

一番餘味繚繞,閑談之後,所謂時酒足飯飽。

映霞導師卻是開口笑道:「不知道這位同學你怎麼處理?是讓她去沈家么?」

「我不去,我不要為那個人渣延續香火。」於秀麗啜泣道。

「學校不容許你留在學校。這樣吧,你就拜為馮大師的客從,留在學校。至於香火的事情,隨緣吧,大不了以後孩子跟你姓。」

「是啊,這位同學,目前只有按照映霞老師說的做,要不然學校開除你,還是會落在沈家的手中。」 縱寵將門毒妃 沐陽道。

「還請馮大師收下秀麗,秀麗甘願為你做牛做馬。」

馮小川微微一嘆,道:「你先起來吧。」

「大師答應我,要不然我就不起來了。」於秀麗執著的道。

「好,我答應你就是了。」馮小川點頭道。

隨即轉身對映霞導師和沐陽兩人拱手道:「秀麗的事情,就麻煩你們兩人去善後了。」

「哈哈,吃人嘴短,這些許小事,我等自然是幫襯著。」沐陽笑道。

「如此多謝。」

「那我等就先告辭了,各位。」沐陽道。

作為學院的老師,在此時,落座的眾人沒有誰因為老師學生的身份而顯得不適。

馮小川抱拳道:「恕不送!」 兩位學校的老師走後,屋裡的氣氛,反而一下變得沉悶起來。

「怎麼了?不會都還沉醉在美食中無法自拔吧!」馮小川嘿嘿一笑,率先打破了眾女的僵局。

他自然看出來了,這一屋子的女人,雖然認識彼此,卻是不熟絡,一個個都是裝得看起來像大家碧玉、小家閨秀那般。

生怕一個不小心,出了什麼差錯,被人比了下去。

馮小川不禁覺得有些好笑,心中也有些感慨,同時也很欣慰。

試想,自己前世就是一個孤苦伶仃的孤兒,理髮城上班的小**絲,時不時還遭人擠兌。

穿越過來,雖然是孤兒,可遇到的這些人,尤其是此時在身邊的這些女子,不但是大美女,而且心地都不錯。

是真的關心他,把他當做了朋友。而他也把這些人當做朋友,沒有因為自己成了學校的老師,二星塑形趾高氣揚。

忍不住狠狠地瞟了一眼眼前的陣勢,足以用『賞心悅目』四個字來形容。

當然這話,他只是在心底美滋滋的樂著,可不敢說出口,要是眾女發現他這點小心思,哪怕他現在有了二星塑形的頭銜,也會被聯手暴揍一番。

「這是老師讓我給你換的住處,你們搬出這老師公寓吧。」蘇瑾溪卻是丟出一張房契來給他。

「哈哈,瑾溪,你就是個及時雨啊。」馮小川接過來,出其的意外,卻是嘿嘿大笑起來。

「哼,沒臉沒皮,也不看看身邊還有這麼多人看著你。」蘇瑾溪佯裝厭惡的剜了他一眼。

「還有,老師讓我以後跟著你,不懂的地方請教你。」

「噶,你跟著我?」不知是欣喜還是驚訝,馮小川眼睛瞪得老大。

「哼,是不是怕我這個正牌女友阻擋你對別人下手啊啊?」瞟了一眼話語極少的柳蘇蘇,蘇瑾溪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輕哼道。

「撲哧!」

馮小川還沒緩過勁來,一旁的眾女人,全都笑得花枝亂顫,像是發現了什麼極為了不得的重大笑聞一般。

「咳咳,歡迎瑾溪同學加入我馮小川的大隊伍來。」乾咳一聲,馮小川立馬賤兮兮的笑道。

當然,他也在揣測,不知道這映霞導師到底是何意?

不過,瑾溪跟著他,這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

「老師說了,利用我的名氣,幫你吸收一批學生。」蘇瑾溪見他沒臉沒皮,瞪著他解釋道。

「哦,這個嘛,我收學生,不要多,只要精啊。」馮小川一愣,旋即問道,「不知在學校招收進來的學生,如何給分配?」

只是思緒一轉,他算是明白了。

映霞導師是怕她初來乍到,不懂學校的一些規矩,故意讓瑾溪留在這裡幫助自己。

二來是瑾溪和黃家的聯姻,那黃家的黃賭毒恐怕會來騷擾蘇瑾溪,正好給自己找機會幫瑾溪擋擋。

而他是老師,又是僅次於學校十大長老的存在,收一個學生,黃家即便知道,恐怕也不敢輕易動作,哪怕是皇朝有人,亦是如此。

轉瞬間,將事情想得大差不差,馮小川心裡暖融融的,這映霞導師還真是一個懂得報恩的人。

看來這映霞大美女還是一個有趣的人啊。

「學校這次收了有潛力的塑形師一白二十人,修習武道的卻是一千三百人有餘。除了畢業班級,十個班級,外加多收了你這個老師,一共十一個班級分配新生。」

「不出意外,學生們都會選擇其餘那十個班級,你這個班級可能會無人問津。」

「有這麼誇張么?」馮小川撓著頭髮,一副不置信的模樣。

「當然有這麼誇張,到時候,選擇學生都是由自己手下畢業留校的學生打著老師的招牌代勞,你沒有根基,而且還沒有機會當場發揮,畢竟,老師們都是要在一起做研討大會的。」

「你說的這種事情,也不見得啊,有一些學生實力低微,恐怕那些老師不會要啊。」

「這個你就想多了,那些老師除了搶實力天賦不錯的學生,就是一般的學生也是來者不拒,學生基礎多了,他們帶的班級,能出現厲害的學生幾率也就大。」

「好吧,這學校還真是奇葩多,之前我還以是分配,至於頂尖的學生,是老師們去搶的。」馮小川算是多少搞清楚了點現狀。

「恐怕你得罪了沈家,這沈馬可能會在背後搞事情,你不出面恐怕就只有青小夢一人而已。」

馮小川聞言一呆。

「先生,瑾溪說的問題不得不防。」玄瀾開口道。

一旁的眾人,也是紛紛點頭。

「的確如此!」馮小川稍微一思索,隨即又問道,「是不是明早就開始了?」

「是啊,明天早上開始。等學生們拜入門下,跟著就會舉辦迎新大會。」蘇瑾溪解釋道。

「看來事情還是挺迅速的,那咱們今晚就去新住的地方吧。」馮小川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態度來,開口道。

既然做了學校的老師,他也不能像之前那般散漫,該有一個老師的樣子。

當前住的老師公寓,所用的東西到也少,也就是一些日常的生活用品,鍋碗瓢盆之類的。

除了於秀麗沒有須彌戒,其餘之中手上都是帶著戒指。大伙兒,各自將物品收入其中,匆匆朝新的住處行去。

此時,雖然是在黑夜中,但柳蘇蘇和他還都是蒙著面紗的,顯然她怕引起學校裡面有些男性生物的騷動。

「對了,新的地方在哪裡?是不是很豪華?」路上,馮小川忍不住在前面帶路的蘇瑾溪。

「去了就知道了,這可是老師……老師送給你的。」蘇瑾溪本來是想說老師看在我的面子上,送給你的。

卻是話到了嘴邊,還是直接說老師送給他馮小川的。

「你還吊我胃口啊。」訕訕一笑,馮小川卻是有意無意的和蘇瑾溪走近了些,接著幽暗的光芒看向她露出來的眸子。

感受到一股男性的氣息,蘇瑾溪給人的感覺是在生氣,但她心裡卻是沒有絲毫的排斥。

反倒是馮小川,聞著少女身上獨有的芬芳,在夜色中微微的沉醉。 風煙樓。

瓊宇樓閣,靜靜矗立也在夜色中,當藉助那微弱光線,看到散發著白光的三個大字,眾人心頭不免生出一絲不真實之感。

這就是映霞導師送給他馮小川的樓閣?

看著諾大的樓宇,馮小川輕輕的嘆了一口去,呢喃道:「好大的手筆。」

「這樣的樓閣在這完美學校有多少呢?映霞老師說送了就送了?」玄瀾歪頭看向馮小川所謂的女朋友蘇瑾溪,震撼的問道。

「這樣的樓閣,不下一百座。」蘇瑾溪倒是沒覺得有什麼誇張的地方,「至於多少我也不清楚。」

「走吧,咱們進去看看。」馮小川雖然心裡震撼,但此番他卻是鎮定異常。

誰也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反倒是眾人聽到他說進去看看,心思都在里風煙樓內。

走進古樸典雅的樓閣,蘇瑾溪帶著他們徑直到了客廳,裡面鑲嵌了許多發光的夜明珠和水晶。

這些水晶燈,看得馮小川再次為之一嘆。

此時,他面色鎮定異常,心裡的既視感,卻始終停留在那副『劉姥姥走進大觀園』的心態上。

眾女人誰也沒有閑著,全都朝二樓三樓奔去,顯然是各自挑選自己的房間。

就連於秀麗眼裡也是露著驚喜之色的挑選了房間。

黑夜從來都是孤獨的化身,而此番,風煙樓的人都是喜滋滋的。

馮小川在想,恐怕整個完美學校,也只有他這個二星塑形師所住的地方有這樣的景象。

帶著震驚、驚訝、暗自發笑的心情,風煙樓在很晚的時候,才悄然熄滅了燈火。

……

喧囂陣陣,吵得睡夢中的人微微睜開了眼。

透過窗戶看著熱鬧非凡的樓下,馮小川翻身坐了起來,快速的洗漱整理一番,徑直朝著學校的昭明殿走去。

聽蘇瑾溪說,今早他一定要記得去參加一個研討會。

而這個研討會,是這一屆招收學生十一個班級的老師一同研討。

還讓他注意,那些老師恐怕會質疑他這個二星塑形大師的能力。

像個沒事人的走到昭明殿。

此時,昭明殿里二三十人在裡面,皆是一臉不愉快的望向大殿的門口。

「二星塑形師怎麼了?竟然這般讓我等在這裡等他一人?」

「就是,他算什麼東西?」

「二星塑形恐怕不如我這個一心塑形師呢?」

「……」

「各位,稍安勿躁,既然馮大師引動了水晶記錄儀發生變故,想必是不平凡。」

只見坐在主位上漂亮得不像話的女子,對著在做的老師微微笑道。

「木兮教授,恐怕你提議這個直接晉陞為二星塑形師的傢伙名不符其實吧。」

「咳咳!」

當馮小川走進大殿,聽到這些人一副抱怨不滿的聲音穿了出來,輕輕咳嗽了一聲。

「在下初來乍到,這學校如此大,路上迷了路,故而來晚了些,各位見諒啊。」

「馮大師,無妨,這邊座位是你的。」只見那主位上漂亮得不像話的女子,聲音清冷的開口道。

這聲音?

馮下川卻是被那聲音的主人徹底吸引住了。

他被吸引住顯然是因為女子的聲音他聽起來覺得很熟悉。

再看二三十人中,男女幾乎各佔了一般,馮小川一一掃視了一遍。

史上最強狂帝 「好大的面子,竟敢讓木兮教授和我等等你這麼久。」

忽然,一男性老師盯著馮小川,神色不友善,語氣更是近乎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