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無塵道長甚至能夠憑藉着劍意殺人,輾轉之間,幾近無敵之象。

我這時方纔感受得出,他渾身都洋溢着一股凜然之氣,彷彿與大自然完美融合一般,讓人完全鎖定不住他的氣息在哪裏,這使得敵人根本就傷不到他,而與此同時,他還能夠源源不斷地從周遭吸收能量,融於劍身之上,迸發出驚人的力量來。

這就是地仙之位?

雜毛小道若有所思地望着眼前的這一幕,然而就在此時,卻聽到敵人羣中,一個被人叫做“theemperor”的男人一邊往後退卻,一邊高高舉着手中的權杖,厲聲喝了起來。

對方的語速過於快,又因爲是英文的緣故,讓我聽得不是很清楚。

不過我隱約能夠感受得到,這應該是在求援。

隨着他的呼喊,不遠處也有人在呼應,彷彿是在連聲頌唱着某種讚歌,過了沒多一會兒,眼看着無塵道長就要斬殺一片的時候,卻有一人持劍趕到。

那人一來,所有的劍主,不管什麼情況,居然都直接跪倒在地了去。

來的人,是個半大小子,十三四歲的少年,手中還提着一把劍。

然而他身上的威勢,卻散發着碾壓一切的氣度。

三十四層劍主。

我瞧見這一位,心頭一震狂跳,渾身都有些僵直。

我沒有想到,這一位大神居然直接就出現在了這裏,而且還是以真身的方式。

面對着此人,我甚至都沒有信心能夠接過他的幾招。

好在此人的目標,並不是我。

而是地仙無塵。

鐺!

三十四層劍主在出現的下一秒,手中的劍就落在了無塵道長的身前,止戈劍在這個時候,如有靈性一般擋住,結果兩人交擊,一股堪稱恐怖的氣息,如同爆炸一般,從交擊之處傳遞而來,轟然爆開,周遭交手的衆人都有點兒扛不住,紛紛往後退開,有人甚至直接翻倒在地去。

就連我們這相隔甚遠的地方,都能夠感覺到一陣熱浪襲來,就好像是十二級風一般撲面。

而接下來,兩人一陣拼鬥,叮叮噹噹,還沒有等我們反應過來,卻瞧見虹光一現,兩人都消失不見了去。

瞧見這一幕,我不由得心頭一陣狂跳,一個想法從心中油然而生。

正巧在這個時候,雜毛小道也朝着我這邊望了過來。

我扔掉手中木棍,順手撿起了雷擊木劍鞘之後,沒有再多猶豫,雙手結印。

大虛空術。

直接遁入虛空之中的我,瞧見兩個身影在未知的黑暗中拼鬥着,戰況十分激烈,這時我方纔知曉,這兩人居然從現實之中,直接戰到了虛空之上去。

而就在我關注着兩人的時候,更遠的地方,還有戰鬥的波動傳來。

我下意識地感應過去,卻給轟隆隆的力量轟擊給嚇住。

我的天,蚩尤和奎師那,居然還在打?

從虛空之中回來的我一腦門冷汗,而就在這時,卻聽到雜毛小道大聲喊道:“退,退……”

我下意識地擡頭,卻瞧見一張滿懷恨意的臉。

軒轅野?

原來在失去了無塵道長這位目標之後,跟前這夥人已經轉移了注意力,落到了我們這邊的身上來。

而軒轅野與我,則是十足的老冤家,他在感受到我的氣息之後,自然不會放過我。

鐺!

我擡手一劍,擋住了對方的衝擊,這才感覺得到,相比在荒域的時候,此時此刻的軒轅野,似乎直接提高了好幾個檔次,幾乎接近於當初千通王的水平。

什麼情況?

遺忘國度之德魯伊 我有些心驚,不知道他在身受重傷之後,又遭受到了什麼樣的奇遇,殊不知此人卻是個嘴碎的性子,又或者是因爲被我壓得太厲害,所以反彈得越發厲害:“陸言,陸言,想不到吧,我又回來了,這一次,我要讓你死,讓你知道失去一切的痛苦滋味……”

我猛然擋住對方,瞧見其餘人居然也開始朝着我們這邊包圍而來,下意識地往後退,結果卻給軒轅野死死牽扯住:“你知道害怕了?不過你覺得你能跑得了麼?來,感受一下龍脈之氣的力量吧!”

龍脈之氣?

當他說到這一句話的時候,我的心頭一震猛跳,終於想明白了前因後果。

龍脈之氣,這個傢伙既然能夠用上了龍脈之氣,說明被轉移過來的龍脈,已經能夠被利用上了,也就是說,三十三國王團的七神計劃,也即將成功了。

這……

我的心頭一陣驚恐,而同一時間,在火焰與濃煙的掩映之下,敵人已經朝着我們團團圍了過來。

當無塵道長被三十四層劍主引走之後,越來越多的敵人開始加入這一場戰鬥。

我的餘光處,能夠瞧見無數的兇人殺來。

衆人開始往後且戰且退,而軒轅野卻死命地將我給纏住,讓我無法掙脫,這事兒讓我無比的苦惱,兩人正在糾纏之中,我突然間感覺到身後一陣發涼,下意識地往後一斬,卻瞧見來人居然是三十三國王團的死神,這個腳不沾地的傢伙揮出了一鐮刀,想要悄無聲息地偷襲於我。

那傢伙手中的鐮刀,彷彿浸潤了世間至陰至毒之物,冰寒無比,讓人心頭髮寒。

我好不容易避開了死神的偷襲,軒轅野卻猛然一劍斬來。

去死。

他大聲喝着,我舉劍迎擊,卻感覺到一股力量如山巒崩塌一般,差點兒就要將我的青蒙劍斬斷。

好在我前些時候吸收了一些劍主的九州鼎,此刻將氣息引導,卻勉強穩得住場面。

就在這個危急關頭,卻有一抹綠意,從敵羣之中浮現,然後化作一道勁光,落到了軒轅野的身後去。

唰!

隨着那破空之聲響起,全力對抗我的軒轅野一聲慘叫,猛然一翻身,手往耳邊摸去,鮮血如注,卻是半邊耳朵給削落下來。

我這時方纔來得及抵擋身後的死神攻擊,然後往軒轅野的身後望去,卻瞧見出手幫我的人,居然是安。

豪門獨寵,誘愛小嬌妻 她越發地瘦了,小臉兒慘白,穿着一件綠色素衣,完全沒有再荒域爲王之時的雍容華貴。

而此刻的她,在傷了軒轅野之後,退在了一角,用牙緊緊咬着毫無血色的嘴脣,然後用複雜的神情望着我。

混亂的戰場之中,她就那麼直勾勾的望着我,彷彿世間再沒有別的一切。

我與她那小心翼翼、如同鵪鶉一般驚恐的眼神微微一對視,頓時就浮現出一種說不出來的心痛。

總裁的廉價小妻子 “賤婢……”

受傷的軒轅野如同猛獸一般,厲聲一喝,然後猛然回身,朝着一臉絕望的安撲了過去,大聲喊道:“你還是忘不了他,既然如此,留你何用?去死吧……”

他殺氣騰騰,而安卻在出手之後,一臉哀傷地看着我,彷彿對於所有的危險,都毫不在乎一般。

眼看着軒轅野揮出的劍,即將落到了安的脖子處時,她突然間笑了。

她的眼神之中,浮現出了幾分淡然,甚至解脫的暢快。

這一世,我走錯了路,累了,也倦了。

不如一死吧。

我讀懂了她的心思,腦海裏掠過了與安無數的過往,那種求而不得的痛苦浮現在了心頭,眼淚在那一刻,忍不住流了下來——我與安,談不上誰的錯,只是兩人並無緣分,如此而已。

只是,不是誰的錯,才叫人難過。

不過,安,我曾經答應過你爺爺照顧你,又如何能夠讓你在這裏死去呢?

深吸了一口氣,不顧身後死神的重重鬼影,我將手往前方一拍。

大虛空術。 九字真言,內獅子印。

在此時此刻,我沒有再有任何的隱藏,當下就是先結手印,然後遁入虛空,在那一瞬間,出現在了軒轅野的身側。

虛空之中的戰鬥在不斷持續,而三十四層劍主顯然並沒有時間來理會我,所以讓我沒有太多的顧忌,只是軒轅野似乎也對我的這一招顯得爛熟於心,當我浮現的一瞬間,他手中的劍,就已經刺了過來。

而我早已蓄積的內獅子印,在這一瞬間,也陡然迸發了出去。

r閃。

萬物之靈力,任我接洽。

一印會!

狂涌而來的天地靈氣在這一瞬間,隨着內獅子印陡然衝出,儘管隔着半個身位,但軒轅野也還是被內獅子印的印法波及到,而緊接着我的青蒙劍,也在同一時間斬了出去。

軒轅野的身子猛然一定,僵硬了一下,隨後刺來的長劍也沒有攔住我的長劍。

我的心中滿懷恨意,自然是沒有半分留手,長劍揮出的那一刻,兩代一劍神王都從我的身後浮現出來。

身、形、意,三位一體。

鐺!

青蒙劍帶着來自千年前的意志,陡然斬出,與軒轅野的長劍差之毫釐地錯過,重重斬在了他的腰間。

我本以爲能夠將其一劍斬殺,卻不曾想從他的脖子上居然浮現出了一道金光來,將他周身罩住,青蒙劍斬在金光之上,彷彿落到了金鐘表面,發出了“咚”的一道回聲,我感覺到了一股強而有力的反饋,頓時就心中一頓。

這傢伙居然還有防身的法器?

小佛爺對他還真的是夠可以的,這種東西都捨得給出,讓人羨慕得很。

不過有護罩,就能夠避開我的殺招?

我眯眼打量着面前這個有些驚慌、又有幾分猙獰的臉孔,手中的長劍一變,猛然又斬了一記。

鐺!

又是一聲炸響,緊接着他的脖子處卻傳來了玻璃一般的碎裂之聲,金粉簌簌下落,那護身法器卻是被我第二劍給斬破了去。

陡然而來的兩劍讓軒轅野心慌意亂,而下一秒,從我的身後,卻傳來一陣煞氣來,徑直衝向了這邊。

這是?

我的心中有些疑慮,再一次地結印,然後又遁入了虛空之中去。

這一次我沒有立刻浮現,而是停頓了一下,卻瞧見那煞氣卻是被我攔在身後的安所發出來的,此時此刻的她,身上居然浮現出了一對炁場凝結的碧綠翅膀,而雙翅一揮,卻有無形鋒刃一般的勁氣,朝着軒轅野射來。

軒轅野緊緊抓着手中的古劍,猛然一旋,想要抵擋住安的這一擊,卻不曾想那勁風卻透過了長劍的劍身,落到了軒轅野的身上來。

噗……

兩道口子浮現,鮮血迸射而出,軒轅野怒不可遏,大聲吼道:“你這個裱紙,我要殺了你,殺了你那個孽種,殺了你……”

他怒聲狂吼着,顯然是被安的背叛而弄得失去了理智。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再一次浮現,又拍出了一記手印——內縛印。

敵人的心,全部都在我的心上。

總裁住對門:不撩自來 供養會!

轟!

即便是憤怒到了極點,極好的素養和習慣讓軒轅野幾乎是下意識地又攔住了我,不過卻不曾想打出法印的那一瞬間,我也對於軒轅野的想法摸清了一個大概。

我甚至能夠感覺得到,他下一秒即將要做的事情,以及他揮出的劍,到底會往哪裏出。

他所有的判斷和可能,都在我的心中。

這是一種十分奇妙的感覺,與一劍斬攀升到了最巔峯的狀態時,是很相像的。

在這樣玄之又玄的境況下,我揮出了第三劍。

這一劍,比先前的兩劍要輕鬆許多,彷彿只是簡簡單單的一下,沒有任何刻意的兇狠,反而是多出了幾分愜意和樂趣來。

這,就是劍道的極致,也就是心靈的碰撞麼?

我在那一刻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悅,這種愉悅是建立於掌握到敵人一切的基礎上存在的,而我感覺到它並不只是一種幻覺,而是當你站在了極高的巔峯之時,俯瞰大地那種前所未有的開闊、或者說,波瀾壯闊。

唰!

得到了龍脈力量補充的軒轅野是強大的,然而在強大的人,終究還是有弱點所在的。

就如同一架橫跨兩岸的鋼橋,總會有某一處共振點,只要達到了,所有的堅強與穩固,都在瞬間崩潰一樣。

伴隨着一陣破空之聲,青蒙劍再一次地與對方的長劍相差毫釐的掠過。

我扭身避開了對方的一劍,而青蒙劍則如同灼熱的鋼條切豆腐一般,掠過了軒轅野的腰間,將他給直接斬成了兩截。

啊……

腹部傳來的劇烈痛楚讓軒轅野痛苦地大聲叫喊了起來,儘管被腰斬,但人卻並不會立刻死去,他一邊揮劍,想要儘可能的傷到我,一邊難以置信地喊道:“怎麼可能?我可是天命之人,我纔是主角,我纔是完結一切的存在,爲什麼會這樣?”

他起初的幾劍格外兇猛,但那不過是迴光返照而已,隨着時間的持續,他的生命力迅速流逝,長劍也變得軟弱無力起來。

我一劍擋開他的攻擊,然後上前一腳,將他的上半身給踹開,然後平靜地說了一句:“屬於你的舞臺落幕了,請結束你的表演。”

我沒有給他太多的希望,猛然一劍,刺穿了他的頭顱,勁氣吐發,將人擊斃。

軒轅野,終於死了。

不過這並不是結束,當軒轅野倒下的那一瞬間,一直對我如影隨形的死神也朝着我發動了最猛烈的一擊。

陡然之間,我感覺方圓十幾米一片沉沉死氣,無數陰寒浮現,彷彿鬼蜮一般。

與此同時,還有結界在瞬間形成。

很顯然,死神盯了我許久,此刻趁着我與軒轅野糾纏之際,就要將我擊斃於此處。

然而沒有了三十四層劍主和奎師那的專門盯梢,沒有誰能夠再攔得住我。

大虛空術。

我再一次消失在了半空之中,然後落到了死神身後去,朝着他猛然拍了一掌。

智拳印,時空控制。

這是一個讓我感覺到把握不住的傢伙,對付他的唯一辦法,就是將他周遭的時空,都給控制住。

嗡……

一聲敲鼓般的響聲出現,死神陡然回身,露出了一張滿是爛肉的骷髏老臉來。

緊接着在下一秒,他卻是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跑了?

我有些錯愕,緊接着遞出的青蒙劍都遲緩了數分,而下一秒,從右邊的方向卻是衝出一人來,瞧見了我,厲聲喝道:“小子納命來。”

我扭頭一看,卻見來着並非旁人,卻是孔雀聖母蛇仙兒。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此刻的她遠沒有之前的盛大排場,卻有着滿滿的憤恨,再出現的一瞬間,就鎖定住了我,然後陡然衝來。

我看了她一眼,又將目光轉到了別處去。

然而我卻沒有再瞧見安的身影。

此時此刻的戰場一片混亂,到處都是廝殺,而其中最爲突出的,並不是我,而是雜毛小道,他憑藉着一己之力,硬生生地扛住了無數強者的攻擊,而他的身後,朵朵、小妖和包子等人也是結陣以待,且戰且退。

不過相比於無塵道長的輕鬆愜意,雜毛小道此時此刻,卻顯得有幾分凝重和勉強。

很顯然,敵人實在是太過於強大,讓他實在是沒辦法輕鬆起來。

而此刻趕來的敵人越來越多,除了孔雀聖母,我甚至還瞧見了千通王,那傢伙居然也露面了,正朝着雜毛小道那邊悄無聲息地潛伏而去。

鐺!